海风默然';?>

首页 / 美文

陈粒|一枚“Anti-Folk”的糖果炸弹

By 海风默然 •  2019-06-12 18:05 •  7次点击 短消息

也许每个梦想家最初在大家的眼里都像“空想家”,他们说我要成为怎样的人,我要成为什么样的画家、音乐人、导演,周围的人嗤之以鼻。然而,逐梦的人总是相信,每道乌云都镶有金边。


21岁那一年,很多人都还处在少年与成人“青黄不接”的迷茫期,然而,那时候有一个姑娘已经清晰得知道自己要什么。21岁的陈粒,和其他成员组成了“空想家乐队”,担任乐队主唱。




看起来青涩的年纪,但那时的陈粒,已经显露出让人难以置信的娴熟的舞台技巧与现场驾驭能力。对于这一点,我在看她的现场之前,一直对网上这些相似的评价持怀疑态度。直到在某一年的音乐节上看到她的演出,被她的台风和舞台表现力打动,才信服了粉丝们对她方面的赞誉。


那个在舞台上“易燃易爆炸”的陈粒,总能在每一次音乐现场第一时间点燃台下观众的音乐荷尔蒙。



但是,一个音乐人,仅仅靠现场的感染力当然是不足以支撑的,从《如也》到《在常玉的房间里》,陈粒始终会给期待她的耳朵带来惊喜,在出品方面不断突破过去的自己,不断精进。


《在常玉的房间里》之前,有朋友问起我对陈粒的评价,我的原话是:声音条件很棒,辨识度非常高,但在创作方面,可以上升的空间还有很大,作品够抓耳,但还不够惊喜。


直到和姚谦合作了常玉主题画展的配乐作品《在常玉的房间里》,让我看到了一个上升的让人惊喜的陈粒。




积蓄“粒”式奇妙音乐能力


2014年,陈粒随空想家推出乐队首张EP专辑《万象》,收录了包括《走在通往明天的路上》等在内的6首歌曲。


这一时期的陈粒,没太多人知道,也还没有完全绽放属于她的光彩,像是在默默积蓄,等待爆发能量的那一刻。就像某次音乐节上,她动容地讲了关于蝉的一段话,大意如此:蝉这种东西如果想飞到大树枝头鸣叫、歌唱,它需要在黑暗的地下待十年的时间,十年的蛰伏,只为了那一个季节的放声歌唱。


幼蝉的生活期特别长,最短的也要在地下生活2-3年,一般为4-5年,最长的为17年。而它们蜕化为蝉以后,寿命不过六七十天。但即便如此,它们依然在地下默默积蓄力量。


那一刻,我觉得陈粒想讲的其实是她自己,是她最敬重的一种人与动物身上都该有的品格。



2014年10月,陈粒退出空想家乐队开始单飞,执意选择独自做自己的音乐。这一年,她像不分白天黑夜放声歌唱的蝉一样,不知疲倦地奔走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多场个人巡演 ,并最终在这一年的年底凭借歌曲《奇妙能力歌》获得“网易原创榜”冠军。


你热情尽焚,策马扬云


陈粒有一首歌叫《五言》,里面有几句特别令人动容的歌词:“你只留余温,你热情尽焚。爱比烈酒醇,醉了两个魂。”她的歌词,她的声音,总是给人极致的感觉。如同苍穹之下的葵花,不放过每个汲取阳光雨露的机会,活一次,唱一次,一定要以极致的姿态绽放。


糅杂多变的曲风总是一再颠覆你对她的认知。2015年陈粒出了新单曲《爱若》的时候,每个人都说这首歌“特别不陈粒”,风格和之前变化极大。


我很难苟同这种言论,一个真正喜欢音乐的听者,不应该自私的让喜欢的歌手去不断重复他自己喜欢的创作和演绎风格,音乐人的创作方向也只应该对自己负责,而非以市场和粉丝喜好为导向。音乐原本身就该是包罗万象、千变万化的。因为总有新鲜的东西,她才成为我们喜欢的陈粒,而非别人。


“她走在马蹄的余声中,夕阳燃烧离别多少场。”——陈粒在经典作品《历历万乡》里其实勾勒出了一个她自己的形象一种孤绝而坚定的姿态,像古代的女侠客一样,怀揣滚烫的爱情,藏起别离的枯寂,不言不语,策马扬尘,云深不知处。


她的作品胜就胜在有张有弛,有深情亦有决绝,有暴烈亦有沉静。当你以为她的作品从歌词到曲子都太过感性和情绪铺陈太多的时候,她用一张《小梦大半》告诉你,她的音乐也可以有理性的魅力。



纵观国内现在的音乐市场,独立女音乐人正在以爆发式的数量增长。但很多音乐人致命的共同的缺憾是作品太过于重复,缺乏辨识度,亦步亦趋,缺乏独特的风格。而陈粒,在这样的大江大海里,就算是要做一条特立独行的回游的鲑鱼,姿态也比别人更潇洒更恣意。



珍妮特·温特森在《给樱桃以性别》里曾如此描写:她就像是一个数学公式,总是存在那里,但不能反驳。陈粒,也是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音乐公式,即便你不是她的粉丝,也很难说她的歌是难听的。


草莓喂你吃下一枚“Anti-Folk”的糖果炸弹


陈粒有很多面,所以把她钉在任何一个位置上,随意贴任何一个标签都是片面和不恰当的。她的作品,可以深情、可以甜蜜、可以奇幻、可以侠骨柔肠、也可以诡谲魅惑……


《如也》推出后,陈粒说自己是“Anti-Folk”签,在我的理解,所谓的反民谣不是为了推翻而推翻,也不是哗众取宠,更不是刻意要树什么旗帜。就创作本身而言,她只是极力在冲破民谣有限的音乐表现形式,希望自己能走在创作革新和突破的道路上,把音乐弄得越来越好玩儿。


她还知道如何在商业化和消费经济的时代不让自己被牺牲、被包装和过早被消费掉。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坚持什么,如何突破。这也是为什么姚谦当时会选择她来合作创作常玉绘画主题展览的音乐。


第一次办个人专场,所有场次就全部售罄,第一次出个人专辑,三千张一上线便被抢购一空——她是一枚绝不甜美却魅惑的糖果炸弹。


这个夏天,陈粒在长沙草莓等你,用音乐为你制造一片“圆形的海”。



本文作者


梦  醒

 


乐评人 | 不自由撰稿人


原名孟醒,1990年3月生于河南叶县。试图在音乐和文字的一方天地中寻得辽阔的自由,希望自己的写作能联接听者和歌者。





作者: 梦醒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品方: 诗想者

出版年: 2019-1

 

本书通过对张楚、老狼、李建傧、张浅潜、丁薇、筠子、姜昕、尹吾、莫染、周云蓬、左小祖咒、李志、赵雷、陈粒、陈鸿宇、苏阳、旅行者、万能青年旅店、李寿全、草东没有派对等四十多位音乐人和乐队的叙述,与读者分享好歌曲,追忆一代人青春往事。


扫描二维码,购买本书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