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无盐';?>

首页 / 美文

郑云龙退赛《歌手》:流量为王的时代,我依然属于我自己!

By 淡无盐 •  2019-03-16 00:03 •  9次点击 短消息



转载自 丨 枕边音乐(ID:vipgequ)



《声入人心》的开播,一下将“高大上”的美声拉入了寻常百姓家,西装革履的小哥哥们放声高歌,每周都要刷新好几次群众们的热搜。


其中风头最盛的,便是号称“音乐剧骑士”的郑云龙——


所谓“始于颜值,忠于实力”,郑云龙与阿云嘎声音相互衬托产生了美妙的化学反应,少女的芳心被“云次方”CP疯狂收割;


由他主演的音乐剧一票难求,很多人晒出了票根表示为他而来;


与另外三人组成的“声入人心男团”更是在高手云集的《歌手》大展拳脚,微博相关词条阅读量猛超20亿。



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一脚踏入了顶尖流量的领域。可就在此时,郑云龙通过微博发长文宣布退出《歌手》比赛,并称:


“感谢《歌手》,我真的很想跟你们一起走下去,不过没关系,我的心永远与你们同在!”





“我是音乐剧演员,郑云龙。”


即便粉丝数量以每周十万单位级增长,即便已是聚光灯前的绝对C位,《歌手》舞台上的郑云龙依旧像首次出现在《声入人心》中那样,自我介绍道,并从不更改。


而此次退赛,也是因为与音乐剧巡演的上海站时间冲突。不熟悉音乐剧的朋友可能不太了解,郑云龙做出这个选择意味着什么。



中国音乐剧发展了30年,依旧没能形成浓厚的观剧土壤。大多数时候是台上的人呕心沥血,台下观众稀稀拉拉,剧票半卖半送也无人问津。报考音乐剧的学生更是越来越少,全靠老一辈憋着一口气死撑。有业内人士说过:音乐剧人聚餐的时候会突然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以《歌手》为代表的综艺节目,是娱乐的中心点,是聚光灯永亮之处,节目背后是无数资本大鳄与粉丝经济带来的顶级流量。


十字路口前,向左任重道远,向右星途璀璨。


郑云龙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或者说,早在多年以前他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玫瑰绽放着火红色属于春季,那湖水荡漾着天蓝色属于夏季,我不再屈从我的命运,我属于我自己”


一首《我属于我自己》,原本是《伊丽莎白》中的唱词,被郑云龙重新演绎以后,与他的人生倒是充满了契合。


玫瑰绽放,春日降临,一切的开端源自14岁那年与音乐剧《猫》的偶遇,从此,郑云龙心里爱上了一个人,她的名字叫音乐剧。天赋与家学令郑云龙在仅有三个月基础的情况下进入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专业,与他同期的,是一个来自蒙古族的康巴汉子,阿云嘎。


进入了学院的大龙就像重新找回了自己,从早到晚一天十几节课依然不能磨灭他表演的热情。他是一块陨铁,不断熔炼,不断敲击,逐渐开出了铁之花的模样。



肖杰:“我觉得大龙(郑云龙)是比较聪明的,他能够从一个角色的身份、兴趣爱好等出发,自己去分析和设计,然后从这些细节上建立这个人物的整体感觉,再跟自己本身去做结合。”


表演是个自我重铸的过程,将自己掰开了揉碎了,重新铸造成角色的样子。而郑云龙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大四出演毕业剧目《RENT(吉屋出租)》更是一战成名,自此拉开了他永恒A角的演绎生涯。


“只有穿过沼泽绝望的窒息,才发现生命的意义”


即便是天选之子,表演路上也不会一帆风顺。2013年5月27日晚,北京世纪剧院,1600名观众,土耳其大使入座,人生的第一场商演,郑云龙中途失声了。



后台一片混乱,统筹满脑门的汗,心里一阵阵地发毛,时任团长的肖杰拽起观众席上的替补B角临时顶上,好歹撑住了后半场。直到灯光黯淡,人流散尽,都没人能找到郑云龙。


没人知道那晚的夜有多黑,地有多凉。熬过了仓库排练的闷热与寒冷,熬过了一遍一遍沉浸角色情绪的悲痛,最终还是没能熬过自己。月色寒凉,前路荆棘。


“时光缓缓流动带我走进回忆里,看见我茫然的听不见任何真理,只想他爬上世界的山顶,寻找最初的心,冲破牢笼为自由寻找氧气,才能够自由的呼吸”


巨大的心理压力令郑云龙不敢再次登台,谁说都没用。肖杰拨开人群,用手指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如果你今天不敢上台,你这辈子都干不了这行。”



肖杰知道大龙的能力,大学四年一步步走来,这个五官清晰的男孩经过不断的磨砺已经是能在舞台上收获所有目光的宝玉,而这次意外只是演绎生涯上的一缕蒙尘,倘若不敢拂去铅华,便永远只能是被束之高阁的标本。


沉默片刻,郑云龙穿好戏服,走进了等候区,幕布还没拉开,而大龙,已经彻底准备好了。


加入松雷剧团170场巡演在连绵空座前依然放声高歌,抛弃一切在上海重新出发只为突破自我,已经酝酿了近十年的情感,全部挥洒在舞台之上。




“即使布满荆棘我寸步难行,也不会去选择放弃;那月色 多美丽 皎洁的挂在夜里;那银河 璀璨着 流淌着无边无际;我大声对命运 呼喊着 因为我 属于我自己 ”



参加《声入人心》郑云龙是犹豫的,他不属于那个陌生的地方,音乐剧所拥有的魅力也不是短短一首歌能够概括的。最后,阿云嘎一句“可以宣传音乐剧”打动了大龙。


长久以来,音乐剧一直是国内的小众文化,小到甚至有有人调侃:“今天表演下面人挺多,仔细一看,嘿,全是同行。”如何将音乐剧带进千家万户,一直是众多音乐剧人为之努力的事情。


这是我深爱的舞台,我愿不惜一切分享她的美。


这份赤诚之心,在一个全然陌生的舞台,随着他走过《诗人的旅途》,哀叹着《美女与野兽》《最远的距离》,《偿还》着《就在这瞬间》的《生死对决》,当观众们为《The Greatest Show》疯狂鼓掌时,这个眼神忧郁的男人,化身《我,堂吉诃德》,轻声和道:“《我属于我自己》。”



人活一世,最难便是不忘初心,生活与世俗很容易成为牢笼,从此一生柴米油盐,记忆中的风景只能成为年老时遗憾的“想当初如果”。而大龙用歌声回答:没有当初,此时此刻,我的心为音乐剧跳动,我的血液为音乐剧而奔涌。


滚滚而来的热情与爱意,感染了无数人。回应他的,是中国音乐剧30年历史以来,第一次剧场票在一分钟内全部售罄,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报考人数同比增长43.1%,大量年轻观众走进剧场,更多资本开始关注这片演绎的蓝海……



这是郑云龙踏出一步,也是无数音乐剧人呕心沥血踏出的一步。


那月色多美丽,是无数人对他的肯定;那银河多璀璨,是无数拥趸与巨额收入,只要他再往前一步便能拥有更多。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有一期《变形记》,农村孩子享受着城里优渥的生活,正在节目组担心孩子就此迷失时,他突然选择回家,着急的节目组问及原因,他只说道:“家里的麦子熟了。”


是啊,家里的麦子熟了,要回家了。大龙正如那个农村孩子,这功名利禄不过一眼遮布,无事时带着消遣娱乐,而如今“麦子”熟了,他要回家唱歌了。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大龙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音乐剧,为她登上完全陌生的舞台,又为她激流勇退,年少相遇时内心的悸动,依旧鲜活地在胸腔里跳动。


我大声对命运呼喊着,因为我属于我自己。



视频、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