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刀';?>

首页 / 美文

专访周冬雨:想做自由自在的21世纪性感女神

By 给我一刀 •  2019-03-13 21:04 •  8次点击 短消息


电影《喜欢你》中,鬼马精灵的创意大厨周冬雨隔着一扇门傲娇喊话金城武:你说我是不是世上最性感的人?

 

不得不说,那一刻溢出银幕外的清新和灵气,没人能否认“鱼片儿”身材周冬雨的“冬式”性感。

 

就像没人能否认周冬雨是少有的演技和流量的双面担当。

 

从顶着超高期待的“谋女郎”出道,到“金马影后”标签锐利鲜明,现今,自称文艺片出身,对文艺片有某种情结的周冬雨又多了“出品人”一角的身份加持。但她,还是那个天马行空,没有固定模式的创意型选手。

 

你要正经和她“聊人生”,她反手给你一个“周冬雨”式的回答轻松消解正经。比如论表演的重要性,“我是个没有感情的高冷女演员”,“表演对于我来说是赖以生存的技能吧,除了这个我就只能靠卖萌混饭吃了。”


而假如不做演员,“我希望自己能在家躺着数钱”。毕竟,多年之后,周冬雨可希望自己是以“21世纪性感女神”被写进历史书的人。



《阳台上》没给出品人开过小灶


八年前,一部《钢的琴》让导演张猛一鸣惊人。而《阳台上》是张猛自《钢的琴》后,再次面向大众推出的胶片电影。它以上海老居民区发生的故事为背景,讲述了一直生活在家庭庇佑下的青春期男生张英雄决心为父报仇,却对仇人女儿陆珊珊产生了复杂情愫的故事。

 

“未完成的复仇故事”和步入社会后的成长之痛命题,让《阳台上》自带文艺和小众市场属性。周冬雨却笑称,“钱乃身外之物”,张猛是自己心中很厉害的导演,也为了支持胶片电影。作为出品人,其他的“没想那么多”。

 

而在《阳台上》,周冬雨的戏份也不多,不同于以往古灵精怪的角色,她饰演的陆珊珊,是一名生理年龄20岁,心智却与10岁儿童相差无异的女孩,所以不需要展现灵气,“越简单越好”。



周冬雨自述,这个角色于自己而言,走路的每一场戏都是挑战,因为要走出那种“看似正常又有点别扭的感觉,太难了”。

 

最大的难点,来自于没办法“感同身受”。因为之前自己没有接触过类似群体,加之人物的特殊状态,台词基本没有,主要靠神态和肢体动作传递情绪,所以给镜头表达带来不小挑战。

 

因此,拍摄期间,周冬雨靠相关的纪录片来揣摩角色的神情、动作和体态。“循环播放,不断学习”,她再挖掘出自己小时候住在快要被拆迁的居民楼里的情感经验,用在这次对陆珊珊的诠释表达上。周冬雨说,每天不同程度和样式的走路戏份,一度让她拍完戏后“不会正常走路了”。



而曾以联合出品人的身份参与电视剧《春风十里不如你》《幕后之王》的周冬雨,被问到此次与电影《阳台上》的结缘契机。“我是文艺片出身的,对文艺片有特殊的情结。”但她同时也表示,自己的主业仍旧是演戏,“能把戏演好了也是一件挺难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导演张猛直到《阳台上》发布会时看片花字幕,才知道周冬雨是出品人。对于这一点,周冬雨表现得“可不服气了”,惯常的“周冬雨”式答记者问再度上线:“我在拍戏过程中没啥特别大的感受,还是一样的盒饭,剧组并没有给我这个出品人开小灶,我是不是应该让他们给我补回来?”


相比“突破”,变胖更有危机感


“我们家没有一个人是做电影的,我觉得特别光宗耀祖,真的。”

 

24岁勇夺金马影后,周冬雨在领奖台上语无伦次。相比于外界赋予的“天才型演员”“下一个周迅”,周冬雨自认是“幸运型”。

 

从6000多个女孩中被选中,周冬雨以最清纯的“谋女郎”身份出道,凭借《山楂树之恋》中的静秋一角深入人心,而“静秋”的标签,也贴在她身上很多年。

 

也许,每个硬币都有两面。《山楂树》之后,周冬雨饰演的《湘江北去》善良单纯的杨开慧;《倾城之泪》乐观坚强的正能量少女;《宫锁珠帘》无公害的宫女沉香;《同桌的你》文静秀气的女学生等,气质多少都和“静秋”一脉相承,似乎也没留下太多惊艳的印象。在外界认知中,依她的形象,好像只能演这种清纯挂角色。



直到《心花路放》里一口塑普,满头爆炸黄毛,毫无违和感的杀马特女孩周丽娟出现。这也是《山楂树》之后,周冬雨第二次试戏而拥有的角色。也因为“杀马特”,周冬雨才拿到《七月与安生》影后的“号码牌”。

 

和此前多次在电影里温婉、软糯的形象截然相反,《七月与安生》中,周冬雨扮演了一个冷冽清脆又洒脱不羁的叛逆少女安生。她身上的标签终于不再是“静秋”。

 

安生之后,周冬雨在《春风十里不如你》《喜欢你》《后来的我们》里都是满身灵气,她对这类角色似乎驾轻就熟,每每真性情、凭直觉“释放”。同时,另一种声音也浮出水面:周冬雨是不是总“靠天性演戏”,太依赖老本了?

 

所以,被问到是否是勇于走出舒适区,有野心的演员,周冬雨坦荡作答,“我是挺幸运的,但我其实没什么野心,也没有给自己划分过舒适区和非舒适区,就没想那么多。”


▲凭借“安生”一角,周冬雨成为首位90后金马奖最佳女演员


就像她曾经在采访中表示,相比于“突破”,“变胖”这个事情真正让她有危机感。在周冬雨看来,演员其实很被动,接什么戏,走什么路,真靠“缘分”,尤其所谓戏路并不适合计划,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而自己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计划的人。

 

而她也自醒“不是每种角色都适合”,曾经推掉一个古装世纪美人的角色邀约。所以,周冬雨说,尽管作为演员想演更多不一样的角色,但会在自己可驾驭的范围内尝试。

 

出道近十年,周冬雨也不是没有不尽如人意的演绎,“我拍了一个片子大家不喜欢怎么办?我辜负大家的期望了怎么办?”她向田壮壮请教,对方用“哪个导演没有拍过烂片?再好的演员每部戏都是成功的吗?”一下解开了她心里的结。


“石家庄之光”现在越来越“懒”


从“谋女郎”到“金马影后”到“出品人”,历经张艺谋、陈可辛、徐克、宁浩等导演的调教,当大众一直惊叹于周冬雨的“锦鲤命”时,她还是常常想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大喊“恩人”致谢。

 

一“锦鲤”,一“恩人”,现代网感和传统道义常常可以并存于同一体内,且完美自洽融合,周冬雨也不例外。

 

出生于河北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因为母亲的管教特别传统和严格,周冬雨从小就敏感而害羞,不喜欢张扬,享受自我“隐形”,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胆小,慢热还特别怂的一个人”。

 

刚出道时,周冬雨很怕大场面,几百人的场子,她上台就会哆嗦,连简单的采访也难以应对。管记者们叫叔叔阿姨,也曾怯生生对媒体说,“你们不要笑我,不要这么说我,我还小。”



直到现在,在某些大的场合说话,周冬雨还是轻声细语,话说完毕会不自觉在末尾附上“对对对,昂昂昂”。虽然看起来似乎已率性面对媒体,周冬雨也不免道出实话,“只是装不紧张的样子,其实还是不太擅长(讲话),压力大,怕答不好,慌。”

 

另一方面,生活中跳脱活泼的周冬雨自带网感,在网络的海洋里遨游,用自己的黑图,和网友互动抖机灵,无论“冬叔”还是“小黄鸭”,“动如脱兔”的周冬雨玩得飞起。

 

“早些年我还年轻的时候特别怕别人黑我,后来习惯了就好了。”周冬雨用一句话轻描淡写这种成长和蜕变。

 

现在,无论生活还是演戏,周冬雨相比以前也自信很多,她说,不断学习就会有不断的进步,不断的进步才能建立自信。



“演员本质上还是一个工作,要正确地看待这件事情”,周冬雨表示,以前还会不好意思(被打量,被注视),现在更能正面平静地面对,因为“演员就是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要把演员特殊化”。所以,想撸串,想吃火锅,哪里新开了密室游戏,她都会热络追逐,从心出发。

 

周冬雨说,以前会很有压力,想当“石家庄之光”,现在自己则越来越“懒”,因为经历意想不到,很多事情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凭直觉演戏,也凭直觉生活的周冬雨,用“自由自在”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并且希望机会来临时“努力突破”。

 

能严肃,能轻松,很自在,27岁的周冬雨越来越自信,想事情也越来越明白。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