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无盐';?>

首页 / 美文

【Mirror头条】难破的“冷案”,让这部剧拍出了悲悯的味道

By 淡无盐 •  2019-03-12 04:57 •  4次点击 短消息

文|铁皮小鼓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冷案”可能是个不太熟悉的刑侦学名词。但是提到华人“神探”李昌钰,大家可能都不陌生。

这个参与过肯尼迪刺杀案、尼克松水门案和辛普森杀妻案的刑侦奇人,在如今80岁高龄的情况下,仍然活跃在办案一线。而他目前的工作习惯就是,只接“冷案”。

什么叫“冷案”?刑事案件的侦破,有72小时的破案黄金期。三天以内的案件叫“热案”,超过三天就进入“温案”期,如果超过一个月还没有破案就成了“冷案”。

一般来说,“冷案”的侦破难度最大,过程也最漫长、枯燥。既然如此,李昌钰为什么还要专攻冷案呢?他给出的答案是:“被害人的家属常常失去希望,对司法失去信心,所以我们给他们带来一点希望。”

简单一句话,讲透了“冷案”重启背后暗藏的悲悯味道。

最近,在腾讯视频刚刚开播的新剧《冷案》,选择的恰恰是这么个在国产刑侦剧中少见的切口。这部剧以刑警队档案科的四位女警为主角,串联起了四件尘封大案的重启与侦破过程。

笔者在开播首晚便一口气看了8集,整一个案件。在经历了憋屈、疑惑、惊异、唏嘘的情绪过山车后,深感此类题材与一般刑侦剧的差异。几点感想不吐不快,遂成此文。


“冷案”:“堵”字当先


“憋屈”,这大概是很多观众看《冷案》前两集最大的感受。

这并不是说节奏铺得慢或情节容量少——事实上,《冷案》用不到一个半小时的篇幅,就把从四位女警各有来头的出场戏,到由一场探望引发的林慧案重启;从和头号嫌疑人王良的首次交手,再到初勘现场时得到的“凶宅”“鬼火”之说,诸多情节铺陈得妥妥当当。

之所以憋屈,是跟“冷案”的性质有关。

在不乏暴力与死亡元素的刑侦剧中,我们习惯了由犯案现场带来的心惊肉跳和嫌疑人追击中的血脉偾张。

“冷案”的侦办却不是这样的。现场已经没有了,只有卷宗。主角们能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去现场勘查、推理解疑,而是要去把过去办案人在调查中走过的路,重走一遍。

而这些路,基本条条是死路。

在《冷案》开篇的林慧案中就是这样。

原本以为犯罪嫌疑人王良就是凶手,只是缺乏定罪证据,于是先去跟王良短兵相接,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后来去跟着关键物证——小区物业被偷走的硬盘——追查,在小区里寻问走访也是所得甚少。

不仅办案人的举手无措让人看着憋屈,受害者家属多年生活在悬而未决、冤屈难平下的精神状态,看着也让人憋屈。

否认、愤怒、协商、抑郁与接受——我们常用库伯勒·罗丝的五阶段模型来描述人们如何面对类似死亡这种重大人生悲剧。“冷案”中的受害者家属因为始终得不到答案,便像永远卡在了“否认”这第一个阶段,生活陷入停滞,久久难逃深渊。

《冷案》中被害人林慧的妹妹林曼如此,父亲林老师同样有复杂的心结,至于痛失爱人的王良更是只能靠祭奠林慧聊慰余生。“冷案”重启虽然可能撩起伤痛,但对于始终生活在阴影中的这些当事人,却又是最难得的希望。


生长的案件


看完《冷案》,有观众评论说:“冷案”不是破不了,而是在等待时机。

这其实正是《冷案》故事的秘密所在。它不通过神化鉴证手段、强调玄妙推理来强化戏剧性,而是重在凸显“案件”自身的变化: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心的变化、技术的升级,总有线索会暴露。

在《冷案》的林慧案中,档案室科长罗英玮之所以觉察出,原来的嫌犯王良可能并不是凶手,跟后来住户连年看到“鬼火”的线索有关;

警方办案人员之所以觉得林慧之父,林老师可能存在蹊跷,最先也是因为他在林慧案之后的性格大变;

而导致林慧之死的“真凶”方睿之所以能进入警方的视野,跟他在案件重启之时的一场上市酒会又不无关联。

至于藏有关键证据的手机,当年因为嫌疑犯的“喧宾夺主”让人忽略,而如今手机不离人的生活状况,让调查组非常敏感地意识到证物的丢失,也最终敲开了真相的大门。

导演谭嘉言、主演李媛(饰演罗英玮)

生活总是一点点地改变。蒙在真相上的面纱,终究会被岁月之手撩开——不管是偶然还是必然。这种时间之于案件的印记,《冷案》勾画得纹理清晰。


“冷案”的女性气质


《冷案》中的档案科四人组,构成特别复杂。

女主角罗英玮刚从缉毒前线走下来,身背心事来到档案科,相必定有一桩“冷案”跟她在一线绕下的“心结”相关。

剩下的三位警员性格也异常鲜明:有业务能力强,但却不太守规矩的“警二代”;有急性子、直脑子却体能爆棚“霸王花”;还有电脑技术通关,却看不得带血现场的技术咖。

不过,这四人有两个共同点——全部都是“弃将”,全部都是女性。

“弃将”这层,很容易理解,毕竟优势警力要集中在现发的大案、要案上,况且办这些超常规的案件,总需要些不一样的人才。

至于女性视角,就是艺术发挥了。其实,让女性角色领衔这类题材,《冷案》并不是第一个。

早在2003年,由CBS推出开“冷案”题材先河的美剧《铁证悬案》就选择了女性主角领队。整部剧充满怀旧和温情,而这种风格似乎只有配上富有耐心、执着、理想和悲悯精神的女主角,才更相得益彰。

《冷案》的整体风格要比《铁证悬案》轻快不少。但全女性视角还是给了它不一样的风格发挥空间。

比如,在办案过程中,这个女性专案组显得比男性同事们更加敏感。

尽管王良没有交代掩护真凶的细节,她们还是从他话语中对林慧的情感,觉察出这场“情杀”另有嫌犯;

同样是一次例行的嫌犯走访,平时看点占卜算卦星座学的“警二代”,一眼认出孙大庆的辟邪阵,推断出他做贼心虚必然与林慧的死有关;

冷案侦办,攻心为上,而女性正擅长打感情牌。也正因如此,《冷案》的女性刑侦戏,拍得格外灵动。

更重要的是,女性笔触也给了《冷案》更多情感弥散的空间。

《冷案》中,当林慧案件尘埃落定,林老师不得直面自己失手杀死女儿的人生“至暗时刻”。这件命案,因他前半生的严苛做派而引发,又因他后半生走向宽和生活态度而重启。

一桩性格悲剧,让人体味到讽刺和唏嘘两重意味。

甘当嫌犯X的王良,虽然没能保护自己敬爱的林老师,但终究还是选择了献身。

当他在监狱中先后了断真凶和自己的生命时,一段极其浪漫的回忆闪现在他眼前:他和林慧蹲坐在熟悉的街角,了了几句家常,却勾勒出了能让苦难甘之若饴的爱情。

而林慧最后一个转身,轻声说出的那句“谢了”是对王良的告慰,似乎也是对冷案调查小组的致意。

说到底,刑侦剧的重点,从来都不止于“烧脑”、刺激的正邪较量。它还应当书写案件深处,由变故带来的伤痛,正义背后的代价,黑白交界处的无奈……《冷案》也许并不完美,但却触碰到了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主编 | 铁皮小鼓

编辑 | 昆仑

校对 | 黄平


热文


梦幻背后见真实,让《最动听的事》成为沉入生活的一块“方糖”

从《小女花不弃》圆满收官,探寻青春你好传媒的“破壁之道”


《黄金瞳》守护文明与传承,用温度与态度点燃信念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微信:a18810502623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