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尘封';?>

首页 / 故事

宫墙之内,皇帝驾崩,皇后独揽大权,此时稍一疏忽,无疑会深陷泥沼

By 天下尘封 •  2019-03-10 02:01 •  16次点击 短消息
宫墙之内,皇帝驾崩,皇后独揽大权,此时稍一疏忽,无疑会深陷泥沼宫墙之内,皇帝驾崩,皇后独揽大权,此时稍一疏忽,无疑会深陷泥沼

第005章 为保青衣,舍弃太子之位

仅一时片刻。

皇后,凝妃,太子等人纷纷前来。

“青衣。”

百里墨清神色心疼,欲要上前。

却被凝妃一把拽住:“你傻了?这节骨眼你还要帮她,退后。”

宫墙之内,皇帝驾崩,皇后独揽大权,此时稍一疏忽,无疑会深陷泥沼,凝妃可不想安逸的生活,在这一刻倒塌。

只要顺其道而行,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皇位,那他们母子就前程无限。

皇后乃四族之中,荣邦家族的长女。

不仅有母族支撑,前朝更有百官相拥,此时若是强出头,这三年来的忍辱负重,必定付诸东流。母亲知道静观其变,百里墨清又何尝不知退让三分。他面露无奈,后退一步,目光从未从青衣身上离去。

他相信,青衣会懂他的。

“你立即派人快马加鞭赶往东郡,宣斗战王回宫。记住,让派去那人,定要将今日之事,一字不漏转达。”向来冷静的皇后,立即吩咐身边侍奉的赵庆公公

皇帝对她向来疑心,不能废后,唯有打压,谋求算计。自从有了凝妃后,她便空有皇后头衔,皇上这些年从未踏入过她的永和宫,导致她膝下唯有一子。

战战兢兢过了这么多年,翻身之日,唯有今日。

赵庆会意“是。”

闻言,凝妃抓着百里墨清的手,紧了几分。

.

皇后头戴凤珠翠冠,金凤之间各贯东珠一只。冠后饰金翟一只,翟尾垂五行珍珠,共三百二十颗。一抹凤凰金钗彰显着她的身份与地位。

暗红色凤袍上绣有金凤凰纹样。

皇后威严道:“徐公公,将皇上好生安置,大丧之事,你去通知内务府与礼部操办。”神色一转,“事后,再回殿内。”

“是。”徐公公应允。

皇后目光直视青衣:“此女不禁是太子谨献给皇上,大婚之夜更是克死皇帝,不知是天煞孤星,还是有人蓄意为之。”瞧向太子和凝妃,“此事疑问重重,莫要某些人偷奸耍滑。本宫今夜就要在这养心殿,为皇上讨个公道。”

凝妃一听,面露慌色。

皇后顿了顿,看着青衣,对守门侍卫道:“将其拿下。”随后,两步走到凝妃跟前,蓄意道,“凝妃,带上太子,与本宫一同去殿内吧。免得在内房,有些话让皇上听了,不能安息。”

凝妃俯身尊敬,低眸不敢抬头,讪讪一笑:“皇后娘娘乃六宫之主,任凭皇后主持。”

养心殿内。

凝妃位坐左侧方把头之处,手紧紧握着伴在右侧的百里墨清的手。

其他妃嫔相继坐落。

皇后坐在龙椅侧房的椅子上,即便此刻她是天,也不敢轻易展露野心。她坐姿端庄威严,目光直视下方青衣。

双手交叠腹前,手中把玩着珊瑚串,口吻细如薄刀:“皇上驾崩之时,唯有你陪伴左右,将你所知,细细道来。”

青衣跪在殿内中央,身板挺直,不卑不亢:“回皇后娘娘,有些话不宜言语。”

皇后目光紧缩:“你说来便是。”

青衣身板挺直,眼眸向下,丝丝清凉道:“是,皇后娘娘。”神色微顿,语调微扬,“大婚之夜,皇上急于宠幸,对民女又是掐,又是拧,疼的厉害,民女不小心推了皇上一把,皇上恼怒,将臣妾摔倒于地,额头留下了伤。”

说着,她将袖子挽起,前额刘海拨开,露有一丝委屈:“就在民女昏昏欲绝时,皇上突发狂笑。民女疑惑之时,皇上撞向桌椅,倒地不起。守在殿外的徐公公,应该是知晓的。”

皇后看向身侧的徐公公。

徐公公抹去两行泪痕,哽咽道:“奴才一直在殿外拱门处守候,的确听见皇上的笑声,之后听见声响,便匆匆赶了去,没想到……”

说着,又擦了擦眼睛。

皇后柳眉一拧:“罢了。”想来,这徐公公伤心过度,也说不出什么,只是,她要听得,不是这些。

皇后凝视着下方青衣,言语颇有点拨之意:“青衣,你是个聪明的女子,凡事自有本宫给你做主,你大可实话实说。莫要为了失势之人,断送自己大好前程。你告诉本宫,是不是有人蓄意指使你。”

如今之势,皇后也不必多多避讳。

凝妃立即瞧向青衣,生怕她说出有的没的。

青衣面色沉郁,抬眸对上皇后厉色双眸,便又低下了眸,朱唇微启:“回皇后娘娘,民女所说,句句属实,并无人蓄意指使。”

凝妃这才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好一个闭口不言。皇后冷哼轻蔑:“难不成,你们要本宫相信,皇上是因为宠幸不成,兴奋暴毙吗?皇家颜面,岂是你一介江湖孤女能够编排的?”

扫向四周。

皇后端正而坐,手扶把手,珊瑚珠串零零飘荡,话锋一转道:“太子莫须有带你回来,说是封你为太子妃,却偏偏被皇上看中?”面色威严,清冷,冷厉叱喝,“大婚之夜皇上暴毙,怎么听,怎么看,都是凝妃和太子蓄意而为,用你谋害皇上!”

此言一出。

众妃嫔相继跪地,也跟着胆怯。

凝妃惊愕,连忙拉着百里墨清跪地,抓着自己胸脯,冤枉道:“皇后娘娘,臣妾与太子向来循规蹈矩,断不敢有所为啊。”

说着,还扯动百里墨清的衣袖。

百里墨清顾及母亲,柔弱道:“皇额娘,儿臣不敢。”

皇后薄唇弯起:“你不敢?”回首往事严厉道,“当年五龙夺首,太子刚刚继承东宫之位,便假借生病唯有,出宫休养。本宫的儿子和其他三位皇子,都送往东南西北各郡,太子偏偏这个节骨眼回来,难道不是要拉本宫下台吗?”

凝妃摆头:“皇后娘娘,清儿想来体弱多病,您怎能如此污蔑?难道臣妾身为母亲,会拿自己儿子的身体开玩笑吗?”

百里墨清猛然咳嗽两下,剑眉微杨,抬眸清寒道:“皇额娘,儿臣与母亲心如明镜,绝无杂乱不堪。”悠然一笑,“可若皇额娘偏要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儿臣和母亲身上,我们自当无言辩解。”

皇后愕然:“这么多年,本宫倒是头一次,见你们母女二人,这般能言巧辩。”

看来逼迫是下下策了。

皇后再一次面色冷峻,对下方青衣问道:“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要想清楚了。说!”

青衣秀眸坚韧:“民女所说,句句实情。”

皇后紧紧捏着手中珊瑚串,拍案而起:“即便你们有三寸不烂之舌,也难掩今日指向你母子二人的种种矛头。皇上驾崩,本宫定要担起责任,不能百密一疏。”

威严,甩袖而坐。

口吻严肃命令道:“不管皇上是被克死,还是被谋害,青衣都是罪魁祸首。来人,将她关押大牢,等待候审。”

两名侍卫架起青衣。

“且慢。”百里墨清阻止。

大牢那种地方,不是女子呆的地方。

让他眼睁睁看着青衣受苦,他做不到。

跪着前行一步,面色憔悴,恭敬道:“皇额娘,青衣乃父皇亲封的青妃娘娘,顾及父皇颜面,皇额娘也不该这般处置青妃娘娘。”

凝妃没想到儿子会这般护着青衣,强行拉扯他,却无济于事。

百里墨清拳头紧握,骨骼声作响。

这时候皇后一意孤行,青衣会落得什么下场,会不会被用刑,强行逼供,他不敢想象。

眼睛急转,叩首跪拜:“皇额娘,儿臣愿舍弃太子之位,保青衣周全。”

唯有打消皇后忌惮,不仅能保全青衣,还能保证他与母亲的性命。

他怎样都无所谓,翻身之日,指日可待。

可不能委屈了他这辈子,最爱的两个女人。

未完待续,由于篇幅所限,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有等不及更新的朋友,可以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也可关注云阅文学微信号(yunyuewenxue),回复书名《醉青衣》或加《醉青衣》小说专属推给员晓琳的微信号:YY1855916看最新章节!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