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

首页 / 美文

“成为”摇滚传奇主唱之前

By 月季 •  2019-02-11 12:04 •  9次点击 短消息


翻译

不良越

影视从业者,半吊子摄影师,野生翻译,以及拥有一个佛系更新的写故事的公众号:PINK-SHOT

校对

柯斌

编辑

小柿


在洛杉矶的一个星期四下午,围绕在披头士乐队、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大卫·鲍伊等众多摇滚巨星的彩色专辑封面之间,拉米·马雷克展示了在音乐传记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中,帮助他再现传奇皇后乐队主唱佛莱迪·摩克瑞的标志性动作。想象一下那些经典姿势,摩克瑞握紧拳头手臂向前,跳着好像“在人行道上碾虫子”的踢踏舞。通过这一系列展示,马雷克让人相信,即使在狭窄的唱片店过道里,摩克瑞的形象也变得生动起来。



马雷克不是一个舞蹈演员或歌手,在《波西米亚狂想曲》之前,也从未弹过钢琴。他只是一名演员,最出名的作品也不过是在一个古怪的美国网剧《黑客军团》中扮演一个抑郁的黑客。“我都不知道制片人是怎么从《黑客军团》中看出来我可以扮演佛莱迪·摩克瑞的,”马雷克说。“但是你知道,我对此全力以赴。”

 

他首先从皇后乐队参演的1985年的慈善音乐会Live Aid开始,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现场表演之一。在运动教练波莉·班尼特的帮助下,马雷克在电影里一个动作接一个动作地逐步重建摩克瑞的形象。

 


“Live Aid 是我们拍摄的第一个场景,”马雷克此时坐在一张木椅上,穿着黑色皮夹克,里面套着白色T恤,脚上穿着深蓝色的胶底休闲鞋,放松地说。“这是最艰难的部分。我们花费了很长时间来弄明白摩克瑞当时所有的动作表现——你知道摩克瑞是个随性之至的人,他曾说过‘如果什么都计划好了,那就太无聊了。’”

 

最先拍摄的皇后乐队在Live Aid的表演,其实是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的最后一幕。这样的顺序编排也要求马雷克改变他的体格。在《黑客军团》里,这位37岁的演员被要求是身材瘦弱的,甚至是虚弱的——即使是在换场的各个场景里也都是前后一致。然而,要想真正地成为摩克瑞,马雷克必须要增肌,主要是他需要处于最佳状态来达到33年前在音乐会上摩克瑞展示的能量。



“我本身其实并不想变得很壮——我只想让我的身体达到一个可以连续五天反复唱跳22分钟的演唱会而不气喘吁吁的状态,”他解释道。“但是这么做不太可能。曾有好些日子我仰面朝天,只是为了尽可能呼吸更多的空气。第一周我刚增加体重,随即马上又要减肌减重来拍摄年轻时候骨瘦如柴的摩克瑞。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我什么时候该去锻炼,什么时候该去节食。我不推荐这种方法给大家。”


 

佛莱迪·摩克瑞原名是Farrokh Bulsara,于1946年9月5日出生在东非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上。他在那里和印度长大,随后在青少年时期搬到英国。摩克瑞和布赖恩·梅,罗杰·泰勒还有约翰·迪肯组成皇后乐队。英国的EMI唱片公司和美国的Elektra唱片公司在70年代早期签下了他们。皇后乐队在第三张专辑《Sheer Heart Attack》取得了商业上的突破,之后凭借1975年的专辑《A Night at the Opera》成为了全球巨星,其中包含了不可思议的宏伟歌曲《Bohemian Rhapsody》——也是影片名字《波西米亚狂想曲》由来。这张专辑也巩固了摩克瑞在摇滚音乐中最华丽而富有魅力的主唱地位。



马雷克在洛杉矶长大,父母是从埃及移居来美国的。2016年4月,马雷克首次试镜摩克瑞的角色,这距最初开始谈论有关皇后乐队的电影已经大概有6年多了。一开始,是萨莎·拜伦·科恩来饰演摩克瑞,但是因为与皇后乐队的余下成员、同时也是影片执行制片人的梅和泰勒产生了创作上的分歧而离开。在一次试镜之后,梅和泰勒希望了解马雷克更多一些,于是马雷克去了Abbey Road工作室唱了4首歌并参加了模拟新闻发布会,在那里他像专业人士一样回避问题。 “我没有为此做好准备,”他说,“但可以这么说,我开始用我能演绎的最好的摩克瑞来回答问题。”

 


在布莱恩·辛格导演筹备该电影期间,马雷克不仅要在外形上模仿摩克瑞,他还需要更深入地揣摩摩克瑞“万花筒一样变幻莫测的”人物性格。他不得不从头开始做这件事。“我不太了解皇后乐队,”马雷克说。“我知道他们的一些歌,我知道佛莱迪·摩克瑞长什么样,我知道他是同性恋群体的偶像,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偶像。但我一点也不知道华丽摇滚时期。我也不知道他在留小胡子之前的形象。我不知道他的本名,他的种族,我甚至不知道他曾经有个在一起六年之久还求过婚的爱人玛丽·奥斯汀。”

 

“于是我开始仔细研究摩克瑞,从他的孩童时代开始,”马雷克说。“摩克瑞是移民的后代,他在努力寻找自己的身份。他将这从小就有的身份认同问题隐藏了起来,尽管如此,他的内心仍然有一些东西在燃烧。他正努力地寻找在新土地上的身份。最终,歌唱成为了出口,他以在舞台上对着千万人唱歌的方式完成了自我身份认同。”

 


除此之外,为了更好地拍这部电影,马雷克还采访了许多摩克瑞生前的音乐家好友们。摩克瑞在1991年他45岁的时候,因艾滋病并发症而不幸去世。(摩克瑞生前和男人、女人都约会过,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期大多是以男同性恋者的方式生活。然而摩克瑞从来没有公开过自己的性取向。)马雷克和斯汀、保罗·大卫·休森、乔治男孩、雷·戴维斯都交谈过,当然还有皇后乐队的成员梅和泰勒。

 

“我试图征求每个人的意见,”马雷克说。“基本上我就是照着摇滚明星的电话本逐一打过去,看看有谁接听。”

 


然而,其中和摩克瑞有最重要联系的可能还是他的妹妹Kashmira Cooke。“我觉得,‘我有这样一种责任:公正客观地展现摩克瑞,让他自豪,也让皇后乐队自豪,’”马雷克说。“为此,我花了很多时间和Kash待在一起——我管摩克瑞的妹妹叫Kash。我从未想过这样非凡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仅仅只是和Kash聊聊天,握握手,给她一个拥抱,一起喝杯茶对我来说都是很棒的礼物。和Kash一起的经历、感觉跟弗莱迪·摩克瑞似乎是血脉相连、从他妹妹那里听来他的故事,这些对我来说就意味着一切。”


 

接着就是那些牙齿。摩克瑞天生就多长了4颗牙齿导致龅牙,在早期的时候也因此得名“小巴基”。马雷克实际上在电影开拍一年前就开始戴着假牙练习了。(影片制作收尾后,马雷克把这些假牙金铸并计划放在“ostentatious Freddie”时尚展上拍卖,拍卖所得将作慈善之用。)

 

“刚开始,我很难适应这些假牙,”马雷克说。“当我第一次戴这些假牙的时候,我感到很不安。然而正是由于这种不安全感,几乎是瞬间地,我马上端正坐姿了。接着我才想到,‘哦,原来摩克瑞找了很多方式来弥补他龅牙带来的不足。’也许有些人认为这是他的不足之处,但我不这么想,佛莱迪·摩克瑞是个非常优雅的人。你可以看到摩克瑞总是捂着他的嘴唇和牙齿,这些我从来不得要领。可是一旦装上了假牙,我就本能地学会了。诸如此类的小事情对我来说非常有帮助。”

 


然后就是歌唱的挑战了。除了出色的舞台控场能力外,摩克瑞最大的天赋在于他无人可以重现的声音。马雷克解释说,在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中,摩克瑞角色的声音是由他自己的声音、加拿大音乐家马克·马特尔的声音以及摩克瑞本身的声音结合而成。(马克·马特尔的声音听起来和摩克瑞的声音非常相似,他也曾在泰勒发起的致敬活动上担任乐队主唱。)

 

“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做,”马雷克说。“人们会告诉我说,‘我们不会用你的声音。我们会用马克·马特尔的声音,会用佛莱迪·摩克瑞的声音。’最终,我每天都去拍摄现场尽我所能地唱歌——每一首歌,每一个瞬间,以致于我们的录音师有时都跑去制片人那儿说,‘你知道马雷克嗓子都快哑了吗?’最后他们采纳了我的一些声音,让它们混在佛莱迪的声音里。时不时地我的声音会盖过佛莱迪的。有时候你就只听到我和马克·马特尔的。”

 

马雷克又补充道,他经常会仔细观摩研究摩克瑞的演出。“我必须仔细倾听他的声音,好好观察他,尝试去捕捉到同样的能量和相同的呼吸。”“尽管最终表演十之八九的感觉是神似弗莱迪,但我只想这样表演。”


 

影片《波西米亚狂想曲》不仅仅只记录了皇后乐队的幕后花絮。导演布莱恩·辛格在制作过程中因为个人问题被解雇了,德克斯特·弗莱彻接手了这部电影。(影片仍然保留了辛格执导该片的导演署名,但在院线宣传期删除了。)这部影片在刚上院线的第一个月里,就赢得了超过4.8亿美元的收入,皇后乐队也重新登上了排行榜。“我认为这就是最重要的收获——佛莱迪·摩克瑞的音乐和他的故事永垂不朽。”

 

“出演佛莱迪·摩克瑞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马雷克说。“他是一个因自我身份认同,他的传统以及显而易见的性取向而不断挣扎的人。但他找到了一种方式,成为世人所知道的最前卫,最大胆,最自信,最惊人,最真实,最肆无忌惮的人类之一。”


- FIN -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点击图片查看柏林系列报道

2019年柏林电影节最全片单

入围柏林短片竞赛,上海蛰伏一个动画高人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精选

我们写《电影手册》是为了创造新电影!

反西部片?更可能是你不了解西部片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