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郎仔';?>

首页 / 美文

大师不在,你们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By 七郎仔 •  2019-02-05 13:04 •  28次点击 短消息

要说春晚36年的历史上最有群众基础的演员有哪些,赵本山、陈佩斯这两个名字肯定要排前三。

赵本山的很多作品因为深度扎根于基层,所以有几年被冠上低俗的帽子——这仍然挡不住很多人的喜欢。

你要说既有群众基础,又有艺术层次,还能体现表演灵魂的大师,那么经得起掰扯的估计也只有这位,陈佩斯。


小品之王的诞生


陈佩斯,当代小品的祖师爷,这句话估计没人能反驳。

1984年登上春晚舞台的陈佩斯已经30岁了,用句不时髦的话来说这叫“大器晚成”。

30岁的陈佩斯跟同龄的朱时茂表演的节目叫《吃面条》,助演是一双筷子,一个空桶,一只空碗。


这三样简单到寒碜的道具,成就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吃面条”。


就吃面条这件事儿,大概只有几十年后,一个叫赵德汉的同志勉强能跟陈佩斯比一下。



夹着腿,撅着腚,贪婪地从桶里捞了满满的一碗,还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把搭在碗边上的面条和汤水撩进碗里。

那碗“面条”在陈佩斯手里,跟活了一样。


细微的动作,到位的表情,陈佩斯对着一团空气,把一个“饿汉”形象刻画的惟妙惟肖。


这种演技,那些装扮精致的流量小鲜肉们是难以望其项背的。
事实上现在流量明星们都在拼命走精美路线,没有几个人会花功夫去琢磨丑角。

但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放在今天,一碗面可能没有什么,但这却是那个时代的烙印。
1984年,能天天敞开肚子吃饱饭的家庭并不是很多。

《吃面条》现在已成经典,但是当年这部中国小品的开山之作也差点夭折。


虽然在试演中效果爆棚,“很多观众笑趴在地上”,但是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这部作品没有内容。

要上春晚,多少得有点教育意义对不对?
你这吃面条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直到晚会开场前10分钟,《吃面条》上不上还在争论。
最终,春晚总导演黄一鹤一拍桌子:演!

这一演,就塑造了一个持续十几年的经典!



《吃面条》的大获成功,让“小品”这个独特的喜剧表演形式开始在春晚栏目里固定下来。

陈佩斯跟朱时茂也因此一炮而红,此后85年的《拍电影》、86年的《烤羊肉串》,连续三年两人都担纲春晚压轴,成为春晚招牌。

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两人就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喜剧天团”。


那个年代艺术还是很认真的!要想成为王者不像现在这么简单,花点儿钱请水军刷刷流量就成了。

那时候的春晚筹划也没有现在这样隆重(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
86年陈佩斯刚进春晚剧组的时候,甚至都没准备好本子。

此时由赵连甲和焦乃积创作,赵丽蓉、陈裕德出演的《自作自受》,因为两人搭档效果不佳被毙(想不到吧,赵老师也曾被春晚涮下来过)。

后来副导演袁德旺拿着本子问陈佩斯:你能不能演?
陈佩斯看了本子后,先去服装批发市场蹲了几天——观察路边卖羊肉串的小贩儿。

回来后整了个假胡子往脸上一戴,弄了件浴袍往身上一披,一个“机智”狡黠的小贩演活了!


从这件事儿上,能看出陈佩斯表演大师的底蕴。
艺术创作来源于生活,绝不是拿个本子就闭门造车。

现在的很多演员穿件衣服化个妆就开始“戏精”上身,但怎么看怎么别扭,他们身上缺的,就是贴近生活的那种精气神儿。

最后,《自作自受》更名为《卖羊肉串》亮相春晚。

看到这幅画面,脑海里是不是有一股浓浓的“羊肉串儿”味道?

当时,陈佩斯塑造的“烤羊肉串儿”形象火遍全国,但是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作品很可能也过不了关。
你是不是在讽刺某些人啊?
这会不会引起某些群体的不满啊?


好在那些年,人们的思想单纯朴实,艺术的定义也没有现在复杂。

大家对喜剧的要求也很简单,能乐就行了。



春晚前几年的创作氛围还是很宽松的,也诞生了很多历久不衰的经典。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名字。他就是“春晚之父”——黄一鹤。


黄一鹤是春晚第一代导演,1983年(首届)、1984年、1985年、1986年、1990年五届《春节联欢晚会》都是由他亲自操刀。

其中有四届都是大获成功!

从启用港台明星,拍板让《吃面条》登上春晚这些事情可以看出,黄一鹤思想开放,作风大胆,而且他勇于创新。



前两届春晚都是在室内演播厅进行,舞台空间有限,参与观众数目也受到很大限制。这似乎与“联欢”的初衷不符。

85年,黄一鹤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把舞台搬到户外(北京工人体育馆)。


即使在今天,举办一次大型户外演出对设施和工作团队都是一次极大的考验,更何况85年那个技术和设备都落后的年代了(而且还是直播)。

结果没有悬念,黄一鹤这次超前的尝试因为经验不足和技术落后而变成一场“灾难”。

现场灯光不足导致直播画面太黑,电视机前的观众甚至看不到演员的表情。
硬件设施跟不上现场声音忽高忽低。
主持人没有经验节奏混乱……

春晚结束后,黄一鹤就接到上头的问责电话,而观众的批评之声更是让他难受。

迫于压力,春晚结束后,黄一鹤在新闻联播上向全国群众做出道歉声明。
这是春晚历史上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公开道歉。


在今天看来,这次“污点”并没有影响黄一鹤的名声,反而让他的形象更加高大。

在他之后,不管春晚导的多么烂,再也没有导演向全国观众道歉了。


这次尝试虽然失败了,但是黄一鹤对春晚的贡献功不可没。

他的伟大在于给春晚营造的那种宽松、自由的创作氛围。



千里马常有,伯乐难寻。
如果没有黄一鹤这个伯乐赏识的话,恐怕也没有后来的陈佩斯和朱时茂。

89年,陈佩斯与朱时茂这对黄金组合再度携手合作《胡椒面》。
这一次两人大胆采用了“哑剧”的表演形式——从始至终只有几句台词,其余全是肢体语言。


喝汤小技巧,是不是很有街头感?

在众多作品中,陈佩斯个人比较偏爱的是《胡椒面》。
没有台词就更加考验表演功力,更能体现演员的综合技巧。

虽然没有语言,但是在肢体的动作表现下,二人内心情感和思想活动的对比和冲突更加突出。


这段腕力的比拼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用动作来呈现剧情、展示人物内心,使人物形象更鲜明,更接近于生活。陈佩斯跟朱时茂两人的表演堪称教科书级。


这部作品里,陈佩斯跟朱时茂两人一文一武,一动一静,一俗一雅。
外貌、性格、身份迥然不同的两个人,因为一瓶胡椒面由误解到冲突,产生了不同寻常的笑料。


这大概是春晚历史上唯一一次露点表演吧?


有网友对此点评:“对比现在的很多作品,(胡椒面)既不耍屎尿屁的梗,也不玩廉价催泪煽情,既不堆砌老段子流行语,也不刻意讨好主旋律,既不媚俗也不媚雅。

不得不说一句,高级。”


《胡椒面》最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陈佩斯对着空碗的表演!



艺术表演最考验功夫的两个地方:一是肢体语言,二是台词功底。

这两方面的造诣陈佩斯都是登峰造极的。有些人两样拼起来都演不利索,陈佩斯单拎出一项来就能秒杀他们一片。

有些年轻的读者可能不知道,当年大热动画《宝莲灯》,里面的斗战胜佛孙悟空,就是陈佩斯配音的。

那句“不打的你满面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直到今天仍然音犹在耳。


一句话就把斗战胜佛的霸气和顽皮表现的淋漓尽致。这就是大师的功力!


陈佩斯曾为多部动漫献过声。

89年的《胡椒面》,奠定了陈佩斯艺术表演大师的地位(不能说绝后,起码是空前的。)

但要说两人作品的巅峰,还属90年的《主角与配角》(巧合的是,这一年黄一鹤也再度回归执导春晚,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执导春晚)。

《主角与配角》给我们留下太多经典的画面了。


“队长,别开枪,是我!”


“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儿!”



“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啊!”



“配角就只配露半个脸啊!”

“废话!没条件谁投降啊!”

……

《主角与配角》里的很多台词,即使在今天的社交网络上仍是出镜率极高。与台词相映成趣的,是陈佩斯那体毛级的表情——这是一个连眉毛都会演戏的男人。


“闹了半天。你小子把太君给我的好处——都吃了回扣了吧!”


从配角转换成主角后,原本低声下气、嘻皮涎脸的陈佩斯立刻换了一副形象,小人得志的嘴脸入木三分,一览无余。



最重要的是,《主角与配角》具有跨越时代的批判意义。

看似荒诞不经的表演,辛辣地讽刺了某些社会乱象。
争牌面儿,抢C位,这何尝不是今天娱乐圈的热词?

但是《主角与配角》最灵魂的一句台词,还是那句:“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


批判现实主义大师


大师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能把生活中的矛盾与冲突完美地融入到作品中去,产生出人意料的戏剧效果。

在创作意识方面,陈佩斯是超前于时代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剧变的时候。
城市与农村,工人与农民,上层与下级,体制内与体制外,整个社会在矛盾与冲突中艰难地融合。

在那个年代,陈佩斯已经开始在作品里思考、批判时代冲突产生的社会矛盾,他的某些作品甚至成功地预言了数十年后的社会现象。

1996年,陈佩斯自导自演了一部短片《96摇滚指南》。

这部小众化的短片,被很多人称为中国Cult片历史的开山之作。


一直以市井无赖小人物形象示人的陈佩斯,在这部短片里饰演了一个颠覆性的形象。

酷炫的莫西干彩虹头,脖子上挂着塑料的大金链子,名字也是很社会风的“沙皮”,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颓废摇滚范儿。


原来这才是杀马特的鼻祖啊!

当时人们对于摇滚这种舶来货的认识还比较表面,认为摇滚就是愤怒、仇恨、否定一切。而沙皮作为国产摇滚圈的“资深制作人”,更是深刻贯彻了这一“肤浅”精神。

一进酒吧就把服务员臭骂一顿:“以后,你只要看到我来,少给我放这种垃圾!”

被沙皮称为垃圾的,正是MJ的《bad》


事业陷入困境,被“垃圾”音乐困扰,与“社会”没有共同语言,沙皮那种怀才不遇、孤独寂寞的心情——你懂的。

郁闷的沙皮跑到阳台上晒太阳,结果偶遇三个挠痒痒的民工。

看到三人为了抓臭虫在那“搔首弄姿”,沙皮心中的音乐之魂突然被唤醒,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沙皮决定把民工包装成摇滚乐队,并为此开展了为期两周的摇滚突击特训!

特训第一阶段就是“不讲文明”:
在一周的时间里,三位民工要完成700句粗话和100个下流动作。

在发家致富的利益驱使下,民工们超额完成任务,甚至还把老炮儿沙皮给骂哭了!


最终三位民工不负众望,经过沙皮精心包装后火速出道,组成中国摇滚史上第一个视觉系农业重金属乐队——臭虫乐队!



沙皮真的是为了艺术做这些吗?
不,他只是为了钱。

靠臭虫乐队捞了一笔钱后,沙皮识相地卷包跑路,甩下三个人逍遥快活去了。

包装过度的臭虫乐队很快被打回原形,在纸醉金迷中迷失的三位“摇滚巨星”,丧失了原本赖以为生的搬砖技能,最终沦为盲流,下场凄惨无比。

这段无厘头的短片看似荒诞,却揭示了当时中国摇滚的乱象。
跟风的受众,肤浅的乐队,流于表面的模仿,所有为了艺术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追名逐利。

沙皮正是这种时代背景下催生出来的以艺术为名的投机商人,他所有行为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捞钱。

即使在今天,这种批判意义仍然毫不失色。

前几年游戏市场火爆时,不知道有多少煤老板杀进游戏圈,以“爱好”的名义做游戏,实际上只不过是随便找一个爆款游戏换皮抄袭,上市圈钱。

还有现在直播界的那些网红们,为了出名,为了谋利,人们在镜头面前妖魔乱舞、丑态百出。其实质跟那三位为了发家致富而丧失自我的民工没有区别。


浮躁的社会,扭曲的审美,变味儿的艺术,这些不正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吗?


陈佩斯类似的批判喜剧作品有很多。
《人与电话》、《二子开店》、《父子老爷车》……这些出名的不出名的作品,都是在喜剧外表下对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思考和揭露。

从这些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陈佩斯夸张荒诞的表演中,蕴含着一颗严肃的心。

人们喜欢陈佩斯的小品,是因为他对小人物塑造的成功。

他非常形象地描绘了那些我们生活中遇到的人——用一句大俗话来说就是接地气。



这正是春晚最缺的——或者说曾经拥有,却逐渐消失的特色。

我是一个干净的人


陈佩斯被人熟记的荧幕形象是小人物、丑角、反派。
但是生活中,他却是正直而又认真的人。

他会对那些“约定俗成”的潜规则毫不留情地揭露,也会对社会乱象毫不遮掩地破口大骂。


陈佩斯怒斥弄虚作假的托儿,这口型!看懂了吗?

他曾批评那些充斥着暗箱操作的评奖:“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我没拿这些奖。我从心里头对它非常地厌恶!”

在《中国好声音》热播时,有人问陈佩斯怎么看。
陈佩斯“客气”地说:好声音的导师表演得太好了,太精彩、太到位了!


明眼人一听就品出了味道。
这是个唱歌栏目,陈佩斯怎么点评起演技来了?

陈佩斯接着不动声色地说道:“他们相互间的默契,说实在的,我们在舞台在话剧上都很难做到这个程度,他们就精湛到这种程度。”


这就是陈佩斯。
在小品里他奸诈狡黠,他偷奸耍滑。
在现实里他刚正不阿,不同流合污。


一身硬骨头,谁的账都不买。

唯独对艺术毕恭毕敬。

而正是对艺术的尊敬,让他失去了春晚的舞台。

1998年在表演完《王爷与邮差》之后,陈佩斯从观众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了。

这一消失就是整整二十一年。

陈佩斯消失的原因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99年央视下属的中国电视总公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出版了一套VCD,其中包括了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的《吃面条》、《警察与小偷》等8部作品。

陈佩斯和朱时茂认为这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一纸诉状把央视告上法庭!



当时这件事情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民告官你能赢?

也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谩骂陈佩斯、朱时茂:想钱想疯了吧?没有央视有你们俩?


在今天,侵犯著作权是很严重的事件。
但是在那个年代,人们并不把知识产权当回事儿——而且这次“不当回事儿”的又是央视。

估计面对这种对手,大部分被侵犯的人都会说“算了”。

但是认真的陈佩斯却不惯这个毛病,硬是把央视给告了,还赢了!
最终央视败诉,赔了30多万。

其实这起官司不仅仅是版权之争,也是陈佩斯情绪的一个爆发。
发生这起鱼死网破的官司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双方之间创作理念的分歧。

当时两者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

88年春晚,陈佩斯与小香玉合作《狗娃与黑妞》,为了喜剧效果,陈佩斯要求小品单机拍摄,借鉴电影蒙太奇手法。这样小品就有更大的喜剧空间,结果导演对此要求不屑一顾:你算老几?



91年合作《警察与小偷》的时候,陈佩斯再次提出自己的拍摄想法,春晚导演不仅没有同意,还删掉了他们一段精心准备的过场戏。

警示的含义很明显:这地方到底谁说了算!

那几年,双方在合作中冲突不断。
后来陈佩斯在采访中说:“那里工作的都是爷,谁也惹不起!”


彼时的春晚,跟黄一鹤掌舵的那个春晚已经大为不同了。
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以自由发挥创作的舞台了。

陈佩斯后来感叹说:“春晚是艘航空母舰,豪华、气派,但你要听从船长、大副、水手长每个人的命令。”

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所以当央视再次藐视陈佩斯的权利,公然将他的作品私自制作出集的时候,陈佩斯爆发了。

“他们随便对我说NO,我也对他们说一次NO!”

有些勇士,即使明知前方会砰的头破血流,但还是会选择勇往直前。

因为那个方向是对的。


陈佩斯就是这么一个倔强到认真,认理的人。

赢了官司的陈佩斯,输了舞台。

《吃面条》让陈佩斯成了中国小品界的祖师爷,状告央视让他又成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第一人。
只不过后者的代价是惨重的。

陈佩斯的演艺生涯突然“休克”了。
没有一家单位敢请他表演,他的影视公司的作品也没人敢用。

在那段人生最艰难的时刻,陈佩斯懂得了什么叫做绝望。
昔日的小品之王突然成了寂寂无名的路人。没有生活来源的他甚至交不起女儿的学费。

在蛰伏两年后,陈佩斯在当时无人问津的话剧舞台上,倔强地重生。

2001年,他的首部话剧《托儿》横空出世。
首场上座率达到95%,全国巡演120场,创造了千万的票房神话。

陈佩斯身体力行地实现了那句台词:“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


我对名誉没有期待


话剧跟其他影视作品不一样,技术难度要求非常高。
每一场巡演,都要求百分百的投入,这已经不光是演技的考验了,对体力和耐力的要求也非常高。

据说《托儿》一开始巡演的时候,由于资金短缺,演出场地十分简陋。后台紧挨着厕所,一股尿骚味儿。

朱时茂曾经应老搭档的邀请,参与了三十三场演出,后来实在撑不住了:“我就吃不了他这个苦,太累,太寂寞。”

也有人曾劝陈佩斯,何必这么为难自己呢?

“你去搭一个剧组,30集电视剧,四五个月也就出来了。
到时候租个房车,雇两个助理,拍完戏弄个小火锅吃上。
你这样的腕儿,到哪人家也不会让你受委屈。”

陈佩斯不干。
这不是他做艺术的初衷。

别人做艺术是为了金钱和名声,而陈佩斯说:“我对名誉没有期待。”

在话剧创作上,陈佩斯仍旧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2001年的《托儿》,2005年的《阳台》,仍是充满了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揭露。

陈佩斯在采访中曾谈过自己的创作初衷:

“我们把改革开放的一个光明的东西,从它背阳光的地方入手去写,但是我们一直写透它,于是就见到了阳光。

候建设(话剧角色)跳楼,那个时候觉得(剧情)好像有点过了吧?现在真的跳楼已经成了风气了!正是因为我们那时候你曾经不尊重那些劳动者,而现在跳楼的是谁?”

陈佩斯指导学生表演


在访谈中,陈佩斯的一段话也算是正式回应了当年跟央视的纠葛。

“这个世界应该是有规矩的世界,这样我们每个人能生活得更好。

如果都这么没规矩,不是不可以,我也能凑合,但是不能永远这样。”

主持人问他:那你所做的一切意义在哪儿?

陈佩斯:“就是必须有人发声,必须有人能站出来说话。

否则,在未来五十年后、一百年后,人们看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他们会愤怒。

他愤怒不是强权,而是愤怒每一个接受强权的人,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感到)丢脸。

所以,我争取不要让后人嘲笑我。”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当面对比你强大的更多的对手时,你为了生活不得不弯腰,有的时候甚至还要跪下。

但是陈佩斯腰硬的很!
连老搭档朱时茂都说他:“太倔,认死理。”

陈佩斯身上的倔强,正是老一辈艺术家所坚持的傲骨。
他演了几十年的小人物,却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大写的人!

大师就是大师,陈佩斯的内心是强大的。
可惜像他那样能打的人,已经没有了。


洋葱给您拜年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好运连连,早日发财!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