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为';?>

首页 / 美文

2018最佳金属专辑 (下)

By 网为 •  2019-02-05 12:06 •  12次点击 短消息

2018年是金属音乐蓬勃发展的一年,各种你能想到的流派,子流派和微流派的乐队从深深的愤怒和失望中挖掘出了这几年来最令人惊叹的重型专辑。


愤怒和失望的恶意先被厄运之眠 (Doomsters Sleep),Yob和风手 (Windhand) 乐队带了出来,黑金承包商不朽乐队 (Immortal)和聋天堂 (Deafheaven) 在专辑中大肆使用迷宫般的旋律深化着它,像墓模 (Tomb mold) 和门户乐队 (Portal) 这样的极端死亡金属乐队将它碾碎了又压紧,最后金属传奇犹大牧师又在其上当头淋下地狱之火。在这么多强势发布之下,一些预计最热门的乐队,比如鬼 (Ghost) 和火嗨 (High on Fire),在滚石评论家的心目中连前20都没排上。


以下就是他们列出的2018年的重磅专辑20强。(下篇)


译:忙姐

编:金宝

10

《漫步 (The Long Walk) 》

制服乐队 (Uniform) 

制服乐队的第三个全长专辑的纪律和惩罚精神反映了主唱迈克尔·贝尔丹 (Micheal Berdan) 的内心焦虑,他是一个失败了又重生了的天主教徒,正在努力调和他的无私价值观与对他说来已经失去光泽的教堂遗产。


在贝尔丹的可怕咆哮和本.格林伯格 (Ben Greenberg) 的躁动的吉他弹奏的引导下,这群来自布鲁克林的噪音金属家们摆脱了他们的鼓机驱动的粗糙又毫无感情的先前版本,并招募了礼拜仪式的鼓手格雷格.福克斯 (Greg Fox) 把咆哮和吉他之外的留白塞满血肉横飞的暴力夸张演奏。这张专辑以无人机噪音的结束,供人冥想,但很明显,听起来战斗还要继续肆虐。

9

《时空 (Time & Space) 》

旋转门乐队 (Turnstile) 

以无政府主义现场表演而著名,巴尔的摩硬核朋克旋转门乐队在这张专辑中找到了更广泛的声音库和合作人,并以自由形式、不抱大唱片公司大腿令人耳目一新。


乐队借用了涅槃乐队歌本上的车库摇滚《 月亮 (Moon) 》,并在爵士乐插曲《炸弹 (Bomb)》和《迪斯科 (Disc)》中羞涩地立一个怪异的flag。旋转门乐队的骨灰级粉丝迪普洛在《权利(Right to Be)》还在MV中做了一个低调客串。纯粹硬核主义者可能会对这张专辑有点愤怒,但《时空》的确为粉丝提供了新旧音乐交替中喘息的空间。

8

《苏醒 (The Wake)》

Voivod 

Voivod在2013年的《地球目标 (Target Earth)》上取得了不可思议的飞跃,重新获得了一些科幻灵感,使他们成为80年代金属党的英雄。这张专辑《苏醒》更胜一筹。


新任首席作曲丹尼尔.摩格兰 (Daniel Mongrain) 取代了已故的创始吉他手“猪崽 (piggy) ”,摩格兰多年来接触了Voivod声音的多个方面,从后朋克到艺术流行。与此同时,主唱丹尼斯.贝朗格 (Denis Bélanger) 深入研究了丰富的反乌托邦故事,这些故事一直让乐队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音乐世界。其结果,是这一年金属党“逃避现实”用的最多的是专辑——就是这张《苏醒》。

7

《北方混沌之神 (Northern Chaos Gods) 》

不朽 (Immortal) 

不朽乐队在这次复出需要证明很多,这是他们九年来的第一张专辑,也是第一张没有长期主唱兼贝斯手阿贝斯 (Abbath) 的专辑,他在2015年因商标纠纷就离开了乐队。


吉他手兼主唱戴蒙纳斯 (Demonaz) 自从1997年以来就没有真正录过不朽乐队的专辑了,但是这次又被请来录《北方混沌之神》,这位黑金属重量级人物的演奏一个多余装饰都没有,充满了无旋律性的riff、无情的速度和他们标志性的冰霜形象。歌曲像主打和《通向Blashyrkh之门 (Gates to Blashyrkh)》,以其令人毛骨悚然,色调干净的吉他作品和复古的重金属乐曲,听起来像是来自退休金属乐队的新经典,意在重申他们的在金属界的统治地位。

6

《误区 (Errorzone)》

静脉 (Vein) 

谁害怕又大又坏的新金属复兴?虽然Dischord唱片公司或Earache唱片公司的“毕业生”留下的遗产在2018年仍然为硬核乐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声望,但90年代的另类摇滚自成立以来就已经获得了不好的评论。


然而这个来自波士顿五人乐队静脉似乎无惧挑战:他们的首次推出的LP专辑借用了数码硬核前辈雅达利少年暴动乐队 (Atari Teenage Riot) 的电阻、即像是2003年金属党舞会(重金属MV节目)之类的重低音失和,以及riff间隔与霹雳舞节奏搭配的手法。静脉乐队在二者中精心挑选,并用其精髓塑造了一个金属怪物。


 主唱安东尼.迪迪奥 (Anthony DiDio) 在谈到《误区》中的单曲《放弃无限 (Quitting Infinity) 》时说:“无法删除的内容我不会否认。”这首歌是对《误区》这张怪物般作品的一个诗意总结, 嚣张地挑衅着:“改我啊。”

5

《普通腐败的人类之爱 (Ordinaty Corrupt Human Love) 》

聋天堂 (Deafheaven) 

在2015年 超金属的专辑《新百慕大》反响平平之后,聋天堂在《普通腐败的人类之爱》中重新找回了感觉。专辑中收录了七首歌,首首都是用华丽的的后摇滚旋律和类似黑金属碾压式的riff段落塑造得激烈、令人心碎。


这张LP专辑因其不同寻常的轻重混合而引人注目:专辑中第一首《无尽的你 (You Without End)》就像比利.乔(Billy Joel)在尝试前卫摇滚,而下一首《蜂巢 (Honeycomb)》则好比一张极度愤怒的模糊画面中,偶尔恰到好处地来一段很像披头士乐队的riff。这张专辑的每首都是硬摇滚子流派熔炉,同时,凯利.麦考伊 (Kerry McCoy) 的吉他乐句总在和主唱乔治·克拉克 (George Clarke) 的绝望唱腔唱反调。这是极多主义最细致微妙的表现了。

4

《独裁者 (Dictator)》

达龙.马拉奇安和百老汇疤痕 (Daron Malakian and Scars on Broadway) 

距体制崩溃 (System of A Down)乐队创作的僵局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他们仍然没有制作新专辑的计划。所以由吉他手兼主唱达龙.马拉奇安 (Daron Malakian) 的副业乐队——百老汇疤痕 (Scars on Broadway) 发行的《独裁者》,今年终于满足了粉丝对体制崩溃乐队躁狂的朋克金属乐的需求。


首单《生命 (Lives)》是种族灭绝幸存者们的充满笑声、用来跳舞的颂歌,而低调的《胡说八道 (Talkin'Shit) 》则是马拉奇安十分擅长的那种有味道的、躁动的、嬉皮士们钟情的的惊悚音乐。事实上,专辑的最后一首带有迪斯科风的《同化 (Assimilate)》听起来像金属乐对的金发女郎乐队 (Blondie, 纽约朋克乐队)的《玻璃之心 (Heart of Glass) 》的回应,也是一个对我们这些年来错过的所有朋克乐庆典的提醒。

3

《火力 (Firepower)》

犹大牧师 (Judas Priest) 

犹大牧师可能是2018年最有趣的重金属乐队“复出”了,因为他们一直都很活跃。自60年代末以来,他们经历了起起伏伏,但没有人想到他们的第18张专辑《火力》居然还能够听起来如此新鲜而充满活力。


原装吉他手K.K. 唐宁 (K.K. Downing) 2011年与乐队分道扬镳;而他的替补,在LP专辑上表现出色的格伦·蒂普顿 (Glenn Tipton,2018年确诊为帕金森综合征),宣布他因帕金森队而无法参与巡演了。尽管如此,犹大牧师在《火力》里听起来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主唱罗伯.哈佛德  (Rob Halford) 在歌里唱着幽灵,巫师和战争废墟的故事,比他们2014年发行的前一张专辑《灵魂救赎者 (Redeemer of Souls)》更有力量,乐队如此“嗜血”演奏,不禁让人回想起他们在1990年发行的专辑《止痛药 (Painkiller)》和1978年的《有色阶级》。


 主打《喷火机 (Flamethrower)》和 《永远的英雄 (Never the Heroes)》中都是经典的犹大牧师复仇一般的唱腔,但听起来又饱满又现代,一点都不像一个50岁乐队的作品。

2

《你想要却不能 (You Won’t Get What You Want) 》

女儿乐队 (Daughters) 

距离女儿乐队《加拿大歌 (Canada Songs)》中第一次爆发出的爆炸性碾核作品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年,他们的复合后发行的LP专辑《你想要却不能》聚焦了乐队更黑暗,更阴郁的一面。每首歌都在主唱亚历克西斯·马歇尔 (Alexis Marshall) 幻灭、不安的呻吟声和沙哑的吼声中循序渐进展现噪音和不寻常的节奏。


这就像是噪音商人耶稣蜥蜴乐队 (Jesus Lizard)和艺术朋克乐队生日派对 (Birthday Party) 的独特组合,但是更躁——这群人在演奏挽歌般的《漫长的道路没有转身 (Long Road No Turns) 》和沉闷的《他们恨我的原因 (The Reason They Hate Me) 》的时候像是经历了精神崩溃一样。他们可能已经抛弃了金属乐对他们相对来说明显的影响,但整张专辑中都有一种胁迫感,好像黑暗的玻璃反射着黑暗的过去。

1

《科学 (The Sciences)》

眠 (Sleep)

在眠乐队的前一张专辑(整张专辑只有一首的冒险史诗般的《吸食兴奋剂的人 (Dopesmoker)》)发布了近二十年后,他们已经从地下音乐英雄变成了金属传奇。所以,当他们在四月20号时突然地发布了《科学》时,我被这张优秀的专辑幸福地震惊了。


专辑中单曲《科学 (The Sciences)》经过三分钟笨重的、带有反馈噪音的riff之后,你会听到主唱兼贝司手阿尔.西斯内罗 (Al Cisneros) 像大力水手吞菠菜一样猛吸一口水烟,之后乐队三人在《大马主题曲 (Marijuanaut's Theme)》中爆发出了厚实的沉重的演奏。这张专辑的每一首歌都深深挖进了重金属界,把黑色安息日乐队的的托尼·艾欧米 (Tony Iommi) 奉为上帝,并且指出时间只是一个结构。


吉他手马特.派克 (Matt Pike) 今年也帮火嗨乐队 (High on Fire) 录了一张优秀的专辑,演奏了一些精准的,带哇哇的solo,鼓手杰森.罗德 (Jason Roeder) 把节奏打得很好,西斯内罗心不在焉地用一种光辉的、没有什么旋律的单调演唱他的幻想。这也是一种心情。别质疑。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