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季';?>

首页 / 故事

素人故事:过年了

By 月季 •  2019-02-04 23:02 •  8次点击 短消息

当零星的鞭炮声,在零点之前响起时,像任何贺岁片里辞旧迎新的氛围一样,缩在沙发上的老李,看着春晚主持人喜庆的笑容,心里竟也生起了一些新的希望。

他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老婆子照片,她像小女孩一样有着刘海,一嘴整体的白牙对他笑,耳边还环绕着她经常说的话:“你把我气死了,就没人骂你了。”

他的嘴角慢慢勾起了向上的弧度,莫名的被加持了一丝力量,可以帮助他撑过这个年关,55岁的他,这一年过的一言难尽,很少有这样轻松笑了的时候。

他管不了的儿子,今年因为他逼婚逼得狠了,就找了个理由,跟他在电话里吵了,他在微信里发了一段长长的文字,儿子没有回复。

他唯一心疼的女儿,在没告知他的情况下,赶着过年前,已经偷偷地跟女婿扯了离婚证。

他怼老婆子,只用一句话:“我在外面挣钱,你在家教育孩子,他们现在这个样子,与你有很大关系”,而这一句话,往往怼得老婆子没有了反抗的力气,憋着嘴,委屈地抹一晚上的眼泪。

他,又去哄老婆子,说自己也有责任的,这才了事。

女儿给她做了干煸豆角、红烧茄子、干炸带鱼、可乐鸡翅,这也都是老婆子当时拿手的菜,看着在厨房收拾碗筷的女儿,这个已经人到中年的女儿,命途也是不顺。

先是国有企业整改裁员,一线老员工的女儿就在第一批的名单里,后来,家里独子的女婿又带着女儿多年攒下的钱,说要上进,跟朋友创业,嘴里抹蜜地走出去,钱,却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女儿当时的婚事,是自己和老婆子做了主的,他们多少是为女儿存了些私心的,那家的父母有退休的积蓄,家里就女婿一个儿子,姐姐们外嫁,没什么大的负担,亲家两口子留下的,大都是女婿和女儿的。

女婿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被惯大的,亏钱的事之后,女婿便仿佛受到了打击,在家闷闷地呆了几个月,早出晚归,醒着出去,烂醉回来。

却压根不提一句,出门挣钱,也不谈,生孩子的事情,那个时候两夫妻都已过三十。

女儿来回挪动着臃肿的背影,让他有些恍惚,她跟老婆子太像了,仿佛老婆子又回来了,一边干活,一边骂他:“你得亏是娶了我,就一天惯着你,恨不得把饭做好了,给你喂到嘴边。”

以前老婆子在,过年的时候总要吵吵嚷嚷,最后都是他服软。

老婆子在厨房蒸甜米饭和炸豆腐,总是冲着客厅的老李喊:“手机能给你做饭,还是能给你洗衣服,一放假就知道玩手机,我不要歇了吗?”

家里的风俗,是嫁过人的女儿不能回娘家过除夕,以前他是守着这些规矩的,不想被人说。老婆子走了之后,他才觉得,人才最重要,他心里不再在意这些框人的迂腐道理,过年了,亲人在身边,才是正理。

他家的儿子,在一线城市的底层漂着,普通学历,普通的才智,却也比女婿要稳当得多,虽然这些年没拿回来几个钱,也不曾给他和老婆子添过乱。

老李也知道,大城市打拼的不易,个人的前途个人奔,他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只希望儿子平安,再成个家就好。他却很少跟儿子主动打电话,总是叫老婆子传话,每次打电话过去都说:“钱够不够,不够我给你拿一点,别舍不得买衣服,也别饿着。”

儿子寄回来一些特产,交代给女儿,让她转达,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是唯一一个,老李和老婆子没有一起过的春节,女儿在吃饭的时候,多留了一副空碗筷,老李吃一口菜停好一会,他的咬合肌缓慢的绷紧又拉升,他就斜眼望着旁边的碗筷,老婆似乎又在说他:“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赶紧吃饭。”

女儿就在身旁,儿子在千里之外,老婆子的味道,在这个房间的角角落落,像多年前一样,四口人围着圆桌,听着霹雳啪啦的炮声,把新一年的期望点燃。

他默念着,好也罢,坏也罢,过了年,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就站起身来,拿起一大盘鞭炮,顺手点了一根烟,叫女儿一同下了楼。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