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海';?>

首页 / 故事

带血的蒲公英

By 听听海 •  2019-01-11 19:04 •  9次点击 短消息
带血的蒲公英

作者:张作良

我是因为父母年纪大才决定回到老家小宋乡工作的。父母已年近八十岁,她们的腰板一天天弯下去,皮肤一天天变得粗糙而松驰。特别是父亲,再有一年就八十岁了,这几年他衰老得特别明显,曾经一米七五的个头,佝偻的腰身,现在都没有他十二岁的小孙子高了,走起路来脚板在地面上趿拉着,脚根已抬不起来,父亲多次和我说起,他担心来日不多。

当父母亲第一声听到我回到乡里工作时,二老都高兴得了不得,说总算能多和你弟兄俩天天见面了,人年岁大了都想身边有孩子围着。

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我被局里派到扶贫驻村工作队工作了,任务特别繁忙,五天四夜地在村里工作,周末也很少过,虽然与父母近在咫尺,想挤出点时间回家看看二老有时都是奢望。

妻子仍居在县城,守着个不死不活的打字店,象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曾多少次动过让她停业的念头,妻子说,将就着走吧,难不成我在家歇,让你养着!也不看看你那份工资,一月2000块......我无言以对,只好任凭一切照旧前行。

倒是母亲经常打电话过来,问我这星期有没有空回县城,说你爹在院子里种的豆角都结了,多得吃不完,给你媳妇捎点回去,家里有的就不要买了,县城里啥都贵,出门都得花钱,日子还得省着点过。或是说,新玉米已经下来了,你父亲刚给你打了一袋玉米糁,明天回家时给媳妇带着。母亲知道我为难,她知道县城里的房子一平方已涨到了5000多,大孙子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房子还没有着落。

更不妙的是,妻子在一次体检时发现胃里有些毛病,她妈妈就伤在胃病上,早早地人就没了。因为害怕有遗传的因素存在,毫不犹豫给她动了胃部手术,工作忙,请了几天陪护假,就又回到工作队来。母亲多次要求到县城去陪护,我觉得她年纪太大,楼房上上下下地甚不方便,没有答应。妻子自己挺着照顾自己,每天给自己做一点清淡的汤水养着。

有一天我在工作队忙活,母亲打电话过来,说听人说蒲公英对治胃病极有利,尤其刚做过手术,正合吃些清淡点的蔬菜,凉调生拌,热炒做汤都可以,我和你爹在咱家地头边上黄河故堤坡子上采摘了不少,你回城时务必拐家捎带着。

正逢周末,我回到父母亲身边,看父亲正在床上躺着,问爹,怎么了,不舒服?母亲赶忙说,你父亲没事,昨天下地有点累,这几天又有点犯头晕了,你知道你爹是老毛病,不想说话,就想睡觉。

父亲早些年装麦车刹绳子时站在车上拼命拉绳时,不意绳子绷断,害他一头从车上栽下来,头朝下,颈椎脱位,此后就落下个头痛、头晕的毛病,犯病时不想说话,只想睡觉。医生说年纪大了,也没有好办法,发病时只有服些活血扩充血管的药物将就着。这都是老话题了,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割麦子都是手工,拉麦子都是架车。

回到家里,妻子洗菜叶时叫起来,她发现几片蒲公英菜叶上竟然有血迹。打电话向老家询问母亲,发觉母亲说话间有些梗噎,母亲说,儿啊,你再来时给你爹从药店捎盒西比灵吧,昨天你爹在堤坡上采摘蒲公英时,精神没法集中一脚踩空从坡上滚落下来,不小心铲子把手割破了,都怪我眼花不细心,没有把沾上血的叶子拣出来,好在你爹只是滑跌下来,身体没有妨碍,还是老毛病,你爹老了,盼着天天能见到你,工作不忙时多回来陪陪他......

泪水一瞬间盈满了我的双眼,我手捧着两片带血的蒲公英叶片,恨不得立即飞回到老家,回到父母身边。

作者简介

张作良:河南兰考人,现为兰考县司法局工作人员,2017年起到兰考县小宋乡西村驻村至今。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