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羽';?>

首页 / 故事

「小小说」梁满仓的故事

By 织羽 •  2019-01-10 06:01 •  9次点击 短消息

刚参加工作那阵儿,我特喜欢找梁满仓逗乐子,他和我年龄相仿,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满仓的乳名叫“唠唠”,本地土话,就是“猪”的意思。一想起这名儿我就喷饭,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他父母怎么给他取了这样一个乳名,难道只是为了好养活?每次去找满仓,还离的老远,我就拖长了声音喊:“满——仓!”他一听见就用细嗓子悠长的回应:“哎——哎!”随即掀开门帘出来。我再喊:“唠唠!”他就撇了嘴,倚门伫立,瞪着一对眯缝眼,恶狠狠地看我。我嘿嘿笑着问:“干啥哩?是不是又拌猪食呢?”他仍旧不说话,白而肥的脸庞涨得通红,扑上来要抓我的领口,撕的嘴。我敏捷地一个侧闪,往后一扯步,做出拔枪的动作,大喊一声:“警察!不许动!”他一惊,愣在原地。趁他分神的工夫,我一个箭步,冲进他的门卫室,拐进他的小卧房,从床下、三斗桌的小柜里,乱翻一气,边翻边翻说:“看看你给你舅又收了些啥礼?”他日急慌忙地跟跑进来,伸出肥胖的双手将什物护定,气急败坏地嚷道:“没啥没啥!不敢翻乱,我舅骂哩!”

满仓的舅舅是供电局的局长。听满仓说,供电局以前的那个门卫老头年纪大了,他舅嫌不中用,于是给打发了把他叫来。我说:“你甭胡谝,你舅明明是假公济私,任人唯亲,把别人排挤走,把你弄来替他收礼哩!”满仓急了眼,跳脚起来,压着嗓子喊:“你胡说!你胡说!”我轻蔑地瞪了他一眼,说:“我胡说你跳啥哩?我胡说你敢声出大喊不?敢不?还是不敢嘛!哈哈哈。”在我的大笑中,满仓蔫了,低下硕大的头颅,胸脯一鼓一鼓的,嘟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个乡里娃。”我向前一步,挑衅问他:“你是乡里娃?那我就是城里人了?你瞅瞅你,喝的麦乳精、蜂王浆,吃的烧鸡、火腿肠;你再看看我,一个破警察,工资比你低,顿顿牛肉面;你一天到晚熊心不操,我昼夜颠倒鸡飞狗跳!你说说,我哪里有你滋润受活?”满仓不言传了,挠了挠头,吃吃的颇得意似的咧开了嘴。见他很受用的样子,我突然话锋一转,厉声喝道:“梁满仓!你为虎作伥,你舅收礼你包藏,你罪大恶极!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快交代!”满仓大吃一惊,赶紧一把捂住我的嘴,边朝窗外张望边颤着声哀求:“我的天神爷,别喊了,求你了!”然后赶紧掏出一根“奔马”烟,按在我唇上点燃。我得意的吐了个烟圈,问:“偷你舅的?”他鸡啄米似的点头。

我跟满仓的认识,颇有些说头。那年仲夏的一天晚夕,我正在派出所值班,突然接到报警电话,说供电局门口有人打架。接报后,我赶紧带了一个联防队员出警,赶到一看,却是一个醉汉在耍酒疯。我正手足无措,旁边闪过来一个胖子,肥嘟嘟的脸贴住我的耳朵,说:“是我报的案。”并说他是供电局新来的门卫兼保安,叫梁满仓。我打量了他一下,说:“你咋报假案呢?哪里打架了?”他慌忙说:“准备要打。”我问:“谁和谁打?”他胡乱比划着说:“那个酒疯子要打我。”我问:“为啥要打你?”他吱吱呜呜:“这……那……”我瞪了他一眼:“你看你那熊样,就这屁胆还保安门卫一身兼?”我还要训他,一看周围围来了一些群众,就忍住了。我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给我和联防队员小李帮忙,把那个醉酒者控制住。不料,梁满仓一把抓住我,说:“这个人不敢惹!”我问:“咋了?”他说:“有四种人不敢惹:光膀子打领带,骑车八十迈,喝酒不吃菜,奶奶露在外。”我一听乐了,问他:“有啥说头?”满仓说:“这四种人都是死狗烂娃二杆子,惹不起。”联系到自己无数次处警的遭遇,我心里默认了,他说的很对。我问他:“那这个人属于哪一种?”他说:“喝醉酒奶奶露在外的。”我借着路灯往那个躺在地上的醉汉一看,果不其然。我强抑心里往上窜的笑意,恶了脸低声喝他:“胡说八道!他是喝醉了嫌热才脱的衣服。”满仓极不服气,却不得不跟在我和小李后边去搀扶那个醉汉。孰料,那个醉汉是个体格非常强健的胖子,酒劲发作的正大,根本控制不住,只一把就将小李衬衫上的几个扣子给扯飞了,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周围群众有人笑了起来。我火了,要把醉汉给铐起来醒酒。满仓赶紧拉住我,说:“我知道他家里的电话,叫他女人把他弄回去。”我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说:“你早干啥去了?!”不一会儿,醉汉的女人带了两个年轻人来了,我们一起搭手,把他塞进出租车拉走了。

我跟满仓进了门房,填写处警记录,问起来龙去脉,满仓详详细细地给我讲了一遍。原来,这个醉汉是供电局下设在某僻远乡里供电所的一个职工,他嫌下面苦焦,要求调回局机关,多次找满仓的舅舅无果,晚夕就借酒浇愁喝醉了。喝醉了就罢了,他却趁着酒兴提了两瓶“陇南春”要给局长送礼。孰不知,这位局长极其“谨慎”,家庭住址盖不“暴露”给任何人,只告诉他把礼品交给满仓就行了;醉汉一定要亲自送到局长家,非逼满仓说,满仓就是不说,于是就争执了起来,满仓害怕扛不住挨打,就报了警。听到这里,我问满仓:“你报警就不怕那人揍你?”满仓嘿嘿笑着说。

“我骗他说跟我舅商量一下。”我说:“照你这么说,那人当时还清醒着哩,醉的并不很大?”满仓又嘿嘿笑了起来,说:“我怕他寻事,又给他灌了两瓶啤酒,终于把他灌醉了。”我一听,差点气极而乐。

自此之后,我和满仓熟络起来,慢慢地知道了他的小名叫“唠唠”,知道了他舅舅把他弄来工资涨的很高,知道了他吃香的喝辣的,知道了他除过看门还专门替他舅收礼等等乌七八糟的事情。满仓也渐渐肆无忌惮起来,动不动就对我指手画脚,评头品足。他常常指教我说:“你看你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说话办事不着调,你咋心里不吃事呢?你咋不想办法往上爬呢?当官多好!你看看我舅,怠的跟爷一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吆三喝四,威风八面,多美!多体面风光!”我被他“揭了短”, 虽心里忿恨,但知道他是好心,就说:“快弄你的啥去!还弹嫌开我了?叫我往上爬,你说的容易,朝里没人,兜里没钱,咋爬?我又不是个狗,还‘吃事’?不吃屎就不错了!”满仓说:“我给你说的是好话,忠言逆耳利于行,眼光不长,吃亏上当。”我说:“人的命天注定,我舅又不是局长!”满仓被噎住了,无语。

大约春节后不久的一天,我被分局调动到马跑泉派出所当内勤,趁交接的空挡,我去和满仓告别。想不到,满仓一脸愁容,泪水涟涟的。我问他咋了,他长吁短叹,欲言又止。我致了气,说:“啥破事吗?整的跟个娘们似的!你说,有老哥哩!”满仓撇了撇嘴,说:“唉!我干不成了,得滚蛋了!”“啥?干不成了?”我吃了一惊,“你舅不当局长了?”“不是,”满仓说,“我把我舅和我妗子给惹下了,我妗子让我滚!”我问:“咋让你滚了?”于是,满仓很悲愤地给我讲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春节期间,来给局长送礼的人很多,也很杂,满仓忙的不亦乐乎,为了不出差错,他便按照他妗子的“指示”,人头对上礼品,用小字条逐人记了送礼人的名字,对应着贴在礼品上;天一黑尽,便大包小包把礼品转运到他舅家交给他妗子——他舅倒是鲜少问过。有一次,当他又转交礼品时,他妗子发现一件礼品上没有贴名字,就觉着奇怪,问满仓,满仓想了半天竟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于是将礼品拆开,想不到,礼品刚一拆开,满仓的妗子就“呕”的尖叫一声,翻到在地。满仓和他舅大吃一惊,抢前一看,都惊呆了:竟然是一大坨牛粪!刹那间,满仓的舅舅也黑封了脸,浑身乱颤,厉声叱问满仓是谁送的?此情状下,满仓的头脑已然一片空白,只有手脚哆嗦。

听到这里,我努力压住几欲疯狂的笑意,故作同情地问满仓:“难道你对谁送的牛粪就没有一点点印象?”满仓答非所问地狠狠说:“狗日的欺负我哩!欺负我没本事!欺负我是个看门的!欺负我是个可怜娃!”我说:“那人不是欺负你哩,是对你舅有意见呢!”满仓说:“有本事找我舅去,阴治我做啥?”我说:“这话先不说了;你再给你舅和你妗子好好说说,争取能留下。”满仓说:“我妗子说,她一看见我就像看见了牛粪……”说着说着,他哭了起来。

默然了许久,离开的时候,我问他何去何从,是不是又得回老家去,满仓咬牙切齿地说:“我老家的那个山沟沟苦性的很,打死都不回去了,我就不信恁大的城里把能我饿死?!”那个时刻,一种悲悯涌上了我的喉头,让我无言。

……

时光的白驹一刻也不曾停息,一晃十年就过去了。在这十年里,强大的现实时时处处“教育”我,使我沉稳,使我沉静,也使我沉默。我几乎都忘记了梁满仓。

前天下午下班后,我正沿着市场路往家走,忽然听见对面的人行道上一个声音大喊我:“嗨!嗨!”我抬头一看,竟是满仓,我赶紧迎过去,他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异常热情地问这问那。我看着他,发觉他肥而白的脸庞被岁月无情的刀刃刻上了细细的皱纹,蒙上了灰尘和沧桑。他指了指身后一个腼腆的女人,说:“这是我媳妇。”我赶忙和她打招呼,却看见她臂弯里挟着一个铝盆。满仓看出了我疑惑,说:“我们在市场里卖面皮哩,你要吃赶明儿我给你送些。”说完,拉过站在他女人身边一个小学生摸样的男孩,呵呵笑着说:“这是我儿子;快叫叔叔!”小男孩便叫了,我赶紧答应。末了,满仓拉住我,向旁边躲了一步,低低地说:“我有个事求你帮忙哩!你一定要答应!”我疑惑地点点头道:“你说。”满仓说:“我一直租住在地下室,潮的很,见不上阳光;大人倒没啥,可娃正长身体呢,老喊叫他腿疼……你看,能不能给我找个便宜的房子?”我看了看他的儿子,瘦弱而矮小,我的心不禁一缩,问他:“你最多一月能出多钱?”他说:“一百五。”我犹豫了:“这……”他急了:“我难怅的很,卖面皮挣不下几个钱,你人缘广,认识的人多,好好想想办法!”他俯下身子,几乎是哀求了。

回到家,我十分的作难。爱人问起,我便把满仓寻租房的事告诉了她,爱人也为了难,说:“哪里有这么便宜的房子?”在一旁的女儿听见了,瞪着天真的大眼睛说:“爸爸,你把他们叫到咱家住不就行了?”我嗫嚅半天,回答不上她。

唉……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