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忧伤';?>

首页 / 故事

「乡情乡景」一树寒梅傲雪开(张体龙)

By 梦的忧伤 •  2019-01-09 16:01 •  19次点击 短消息
「乡情乡景」一树寒梅傲雪开(张体龙)

多年前,我还在单位里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后面有个小院子。

院子的一角有株树,弯曲的树干并不高,侧枝到是蓬蓬松松的很茂密,众多的枝丫斜着延展开,远看像只巨伞。夏天时还能从树叶间摘到青色的小圆果,圆溜溜的十分精致可爱。

那时老家的野桃树多,野桃树的生命力极强,在贫瘠的沟边,堰头,及院子的角落里到处都有。野桃的果子很小,没有鲜艳的色彩,一口咬下后也不会流出浓甜的汁液来,拿到集市上也没有人理会,结果就成了调皮孩子的腹中之物,吃起来倒也很甜。随手扔掉的桃核,在合适的条件下又能长成小桃树。鸡生蛋、蛋生鸡般地循环着。看着这棵树上的青色小果子,我以为这也是株野桃,也是随手扔掉的桃核长成的。

快到春节时,寒冷的冬天也接近了尾声,在寒冬最后挣扎留恋的日子里,突然下了一场雪,大地和树木上便染上了一层苍茫的白色,厚厚的积雪闪着人的眼睛。

这是什么花?办公室里不知被谁放了几瓶花 。黄色的花瓣,淡淡的花蕊。冰雪寒冬的室内因为有了这几枝花便多了几分春意,冻缩的心也跟着融化了。近看,片片花瓣还是半透明的,像是涂了一层腊质,又像极了黄玉或琥珀的颜色。细闻,空气里暗香流动,沁入心脾后让人神清气爽。

这勃勃生机的鲜花,引起了我的好奇,便问是从哪里得来的。同事薛姐抬起头来,眼角向窗后一瞥:那儿……在那株腊梅树上采来的。接着又埋头做起了她的报表。每到年尾,她都很忙,难得还能抽空回答我。

踏着厚厚的积雪,跑到那棵小树前,果见朵朵黄花从积雪中顽强地冒出来,在满眼白色的冰雪中傲然挺立着,让我的心里感到了丝丝暖意,也感到了一种挣扎的力量。原来这是腊梅,傲雪的寒梅,我还一直以为是普通的野桃呢。幸好没有闹出笑话来。

我认识梅花是从无锡的梅园开始的,梅园里的梅花是艳丽的,有黄色的,红色的,粉红的,有白中带红的,品种众多。花开的时节,俊男靓女们拥于园内,莺歌燕语,逐花追蝶,倒不知是赏花还是赏人了。自然也就难以体会出陆放翁说过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孤傲意境。

梅园里的梅花是在春节后才开始开放,而这棵梅树能在严冬里绽放,提早给人们带来了春讯,就实属难得了。

不可否认,人类的创造性让世上的诱惑变得很多。人们喜欢追逐潮流,在追逐的过程中又常会迷失了自己。那些甘愿在繁华中无闻,在喧嚣中能坚守寂寞的少有。有时,我们也会意识到随波逐流不好,但形成了习惯,被世俗的浪潮裹挟着,此时已是身不由己了。

因此,不但古人喜欢傲雪的寒梅,把它们当作是高洁的化身,连我们这些凡人也喜欢。因为它能给人以一抹不同的亮丽与温馨。

离开那株腊梅已有许多年了,今冬很短,春节又来临了,我想那株梅花也该开满了腊质的黄花吧,又是一树寒梅报春来。

可是,那里早已不属于了我。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