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风铃';?>

首页 / 美文

2019年了,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相亲节目

By 纸风铃 •  2019-01-08 08:03 •  3次点击 短消息

|一炸(珞思影视研究组)


距离2010年《非诚勿扰》开播掀起电视相亲热潮已经9年。这些年来,电视上1V24的相亲模式从新奇走向经典,单身青年相亲由婚恋网站到交友APP,年轻男女们开始习惯透过网络捕捉心动的信号。当时针指向2019年,我们将视线重新投向相亲节目时,希望从中看到什么?


昨晚,江苏卫视原创代际相亲节目《新相亲大会》开播。在明星综艺布局集中的周末夜晚,这档素人节目首播拿下开门红:第一期节目CSM55城收视率0.97%,在当晚省级卫视所有节目中排名第一;55城、35城、全国网三大维度收视数据,均位列榜首;同时,它还是2019开年晚间所有节目当中的收视冠军



这档新节目将父母引入男女相亲的情境:单身嘉宾在见对象之前,先看到的是对象的爸妈;代替儿女坐到相亲前线的父母,是孩子能否顺利接触心仪者的头道代言人;两方父母面对面而坐,向潜在亲家喊话,对台上的年轻人将心比心。


任何时代,择偶除了是个体世界观、价值观的第一落点,也是呈现社会公序良俗变迁的一扇窗口,而相亲节目就是通过求偶情境、观察现实烟火的最佳切口。

多元价值交融


男嘉宾韩峰43岁,履历从十几年前就年薪百万的职业金领延伸到如今的自由创业者,不太了解他的朋友会评价一句“老韩很狂”。离异,有一个12岁的女儿,作为首期节目中第二个上场的男嘉宾,他把前女友作为亲友团一员带到了相亲现场,因而引发现场哗然一片。有女嘉宾斩钉截铁表态“这个不行”,有女生母亲直言担忧“如果心里还没放下前女友怎么办?如果前女友找你帮忙怎么办?”



前任这一生物,在情感世界里堪称“烫手山芋”,每每触及的探讨总能戳中大众情感痛点。该不该与前任保持联系?曾经恩爱的情侣,分手后有没有可能成为朋友?如果继续做朋友,关系边界又该如何设定?是可以偶尔吃顿饭,还是逢年过节群发一条短信?抑或狭路相逢时,点头打声招呼?


带着前女友相亲的男嘉宾,给出的答案显然都是肯定式。在互相不造成伤害的前提下,他反问大家:“为什么分手之后,不能给对方一些祝福,甚至于送她走一程,让她走得更好?”出于曾经真爱的前提,男嘉宾主张的离别姿态是留给彼此一个美好的句号,“就算是分手了,希望能够不去后悔我们曾经的相遇和相爱”。


首期节目里,不同个体相异价值观的碰撞不只这一桩,诸如发生亲密关系或互动的约会不代表就能走入恋爱,女友不能看其他异性超过1秒,在情感关系中在意物质条件不比重视其他条件“低级”等等,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家庭、不同教育背景的单身青年,热衷于分享自身对情感婚姻的理解与立场。


一定意义上,节目的精彩程度,正是建立在多样价值观的交融和接触上。观众的反应则进一步在场外验证了这些话题对普罗大众的“共情阈值”。



“深爱过的人怎么做朋友”“肯定有和平分手的人,不能一概而论”“得看现任是否是敏感之人”“对于前任,爱人和陌生人只能二选一”……仅就“分手了还能否做朋友”这一个话题,节目在网络上引起代入性极高的辩论,某种程度上,相亲节目能在大众范围内发酵的讨论活性,取决于它在采集某种代表性婚恋价值时所站的格局高度。


节目内外的舆论场反馈表明,能掌握好与前任的关系分寸,或者说在这一问题上能跳出单一情感视角,用更宽广胸怀去包容的人群,眼前可能仍是“小众”。可以说,节目的输出价值也正在这里,在“前任”的存在能够撬动十几亿票房的今天,《新相亲大会》竭力选取了一个最具代表性的样本来吃透其背后的延伸。

更包容的公序良俗倡导


从事霹雳布袋戏文化推广的女嘉宾闵多,是韩峰之外,第一期《新相亲大会》节目播后引发网友最多搜索和讨论的嘉宾。除了那句“生育是人生中的一个阶段,而不是目的”的表达,她一身黑衣、白帽的非主流打扮,也让她在婚姻这个维度上,有着与其他长裙婀娜的女嘉宾明显迥异的思考。现场观众对离异、有孩、且把前女友带到现场的男嘉宾韩峰一片不敢置信,闵多却从头到尾呈现“觅得知音”的亢奋。



在韩峰阐述对待过往情感和对象的见解时,闵多激动得跳起来,用手指着第二现场的小屏幕,喊出自己的遗憾:“我的前男友非常优秀,可惜他就是没有(男嘉宾)这么大的胸怀,导致我们现在只是点头之交,我对这件事超遗憾!”


回答男嘉宾“如果你的父亲因为我离异的经历,反对我们在一起,你会如何处理”,闵多的干脆利落让孟非奉为范本。这个时代的婚恋选择,父母与子女因立场相左而产生分歧进而完全无法和解的情况应该说已越来越少,但闵多一番“我会带你离他们远一点,等他们看到我在这段关系里过得开心、幸福,我相信他们最后都不会反对”的表态,在孟非看来,是充分分辨清楚爱人和父母在个体人生中所承担的角色后,有思考态度的回答。


以常规判断,一集“女生家庭专场”里仅有的3名男嘉宾,可能无一符合这样一名个性女性的择偶需求。反过来,置身大众婚恋市场,她应该也不太符合当下男性择偶约定俗成的一些需求。然而节目组终究是选择了她。从《非诚勿扰》开始,沉浮在相亲领域近10年的制片人张红岩,在制作《新相亲大会》的过程里,与团队始终坚守一点,选择嘉宾,固然要考虑其差异性、代表性甚至话题度,但先于这些参照标准的选拔原则,应是嘉宾的择偶需求能够孵化更大影响场域的发散探讨。



除了节目好看以外,还能表达对更多元、更包容的社会观的追求。”张红岩说。


在知识家庭里成长起来的乖乖女王思齐,体现的是新青年对“不一样”生活范式的憧憬;而海归精英张翔则让人看到了受西方教育熏陶后,一个中国青年寻求两种文化共融的努力;闵多的艺术家爸爸,则打破了大家对父母一代人传统、守旧的刻板印象。


进入2019年,《新相亲大会》可以看作平台对“大众婚恋服务”的更新理解:相亲节目的预设从来不应该是一个市场,而是在尽可能完整、真实反馈婚恋大环境的前提下,透过站上台前勇于表达自己需求的这群“相亲代表”,感受时代对传统观念的改变。

责编|攻主  排版|厂长  图编|秦明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