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羽';?>

首页 / 财经

光伏产业阵痛:“巨婴”的成人礼

By 织羽 •  2019-01-05 22:02 •  5次点击 短消息

“我想,今后很难再有一个季节,对所有人都是春天,但也很难再有一个‘5·31’,对所有人都是严冬。”在2018年末,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坦言:“靠政策驱动式增长,越来越不现实,市场选择下的理智,越来越靠谱。”

李仙德提及的“5·31”,在光伏业内被称为“5·31新政”。该政策提出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仅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的分布式光伏建设规模,进一步降低光伏发电的补贴力度。

光伏产业阵痛:“巨婴”的成人礼

此前,外界将光伏产业视为依赖补贴成长的“巨婴”,“5·31新政”之后,企业停产、倒闭,户用经销商大批撤离等消息不绝于耳。但另一方面,强者恒强,经历淬炼的光伏巨头走得愈加稳健。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进入2018年,美国对全球光伏行业实行了201贸易保护政策,紧接着是国内的“5·31新政”以及印度的贸易保护政策,这都给光伏行业的发展带来较大的冲击和挑战。但这轮挑战,预示着光伏产业正不断走向成熟。

“5·31新政”阵痛

40年来,我国光伏产业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转变。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自2013年起,我国的光伏新增装机容量已经连续5年位居全球第一。

如今,光伏产业正处于由粗放式发展向精细化发展,由拼规模、拼速度、拼价格向拼质量、拼技术、拼效益,由补贴依赖向逐渐实现平价转变的新阶段。

特别是在2018年6月1日,这一天,成为光伏发展历程的“分水岭”。在儿童节的这天,光伏却迎来了“成人礼”。当天,国家能源局等部门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因落款日期为5月31日,业内称为“5·31新政”),提出控规模、降补贴等举措。此后,光伏的行情急转直下。

光伏产业阵痛:“巨婴”的成人礼

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表示,“5·31新政”带来系统性风险,新能源上市公司连续跌停,市值损失3000多亿元。许多企业被迫停产,关停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行业受到重创。

而对于光伏企业来说,仅2018年6月就出现多起员工讨薪的消息。包括江苏振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西旭阳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电光伏有限公司在内,部分光伏企业陷入了薪资纠纷。

另一方面,一些上市企业在资本市场也频频受挫。先有海润光伏被暂停上市,后有英利被纽交所摘牌,高纯度多晶硅制造商新疆大全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也宣布撤离新三板,正式摘牌。不仅大陆的企业如此,台湾的光伏企业亦难独善其身。受“5·31新政”的波及,台湾老牌光伏企业茂迪太阳能也接连靠裁员关厂度日。

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仇展炜对记者表示,经过“5·31新政”之后,可能有些企业会死掉,但是行业的大发展趋势是挡不住的,光伏是清洁能源,而且在能源结构里比重越来越大,光伏一定是今后的主导能源、替代能源。

不仅如此,“5·31新政”发布后,之前在金融机构眼里的“香饽饽”,光伏的受青睐度明显降低。一光伏企业的高管曾对记者表示,国有五大行认为国家政策有变,行业出现瘦身洗牌的情况。多数银行选择明哲保身,宁可不要利润,也不愿意承担风险。而商业银行多数选择观望,陷入想贷而不敢贷的窘境,导致光伏上市公司不得不选择了抵押贷款,售卖电站资产来改善自身资金流动性。

高纪凡对记者表示,虽然在新政之后,一些金融机构对光伏行业的信贷政策出现了收紧的举措,导致有些企业已经批到的新额度不能使用,在年度转贷中间不能及时的转贷成功,但是总的来说,企业没有出现重大的信用问题,这代表光伏企业成熟了,在经营管理、财务管理方面也进一步成熟了,所以金融机构对行业的看法,应该重新进行思考。

海外市场尚待开发

相比国内市场,海外市场也难言太平。

2018年年初,美国对全球光伏行业实行了201贸易保护政策,将对进口太阳能组件和电池最多征收30%的关税。紧随其后,印度也宣布对中国太阳电池起征保障性关税。

而2018年8月31日,国内的光伏企业也迎来了好消息,欧盟委员会宣布,对华光伏产品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将于9月3日到期后终止,欧洲的装机需求在经历了短暂低迷之后也开始复苏。

加之“5·31新政”的影响,一度受到“冷落”的海外市场逐渐火热起来。

协鑫集成董事长罗鑫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协鑫集成海外业务增长占比已从2017年的20%左右增长到近75%。

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的单晶龙头企业,该公司战略与海外市场高级总监夏爱民对这一市场变化深有体会。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印象中隆基2017年市场分布中,国内占比达90%,海外市场仅占约10%左右。但进入2018年上半年,海外市场呈现成倍增长趋势,诸如美国、日本等成熟市场快速增长,拉美、中东、亚太等新兴市场也急剧增长。

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COO张光春表示,光伏企业的发展不能局限于国内市场,制造业走出去是大趋势。企业在哪里发展,要有自己的定位。但在国外投资要小心,不能盲目投资。另外行业恶性竞争的坏习惯要改正,要避免低质产品竞争和低价竞争。

对此,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资联盟秘书长彭澎对记者表示,“5·31新政”之后,组件的价格整体迅速下降了20%,所以导致了海外市场更大的繁荣。对于中国企业来讲,在海外市场现在也非常理性了,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价格厮杀。

彭澎分析认为,主要原因在于“5·31新政”之后行业及时完成了一轮整合。中小型制造业基本上都被出清,那么剩下硕果仅存的都是一些大型的制造业,它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相对更加理性。并且海外很多电力市场中的光伏项目都极具竞争力,所以企业没有特别大的降价压力。据了解,大型的制造业企业,2019年的订单都已经排到三季度。所以,彭澎认为,一些大型制造业的日子还是相对不错的,出货量还能够保住,但现在的价格肯定跟以前没办法比,利润会比以前低。

走好“最后一公里”

中国光伏20年间,经历了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发展过程,从2004年欧洲市场蓬勃发展以后,就开始了中国市场快速发展与全球化的进程。

据高纪凡介绍,光伏行业发展过程中经历过几次大的波动, 第一次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当时光伏的主要市场在欧洲,需求大幅下滑。2012年由于欧美“双反”,光伏企业进入所谓的寒冬期,在此期间也有一些行业调整和洗牌。但总的来说,2013年以后,在国家的支持下、在企业创新驱动下,光伏行业获得了更大的发展。

如今,面对光伏行业2018年的坎坷,彭澎则对2019年充满了信心,他认为,2019年,电价下调,特别是地面电站已是大势所趋。但是2019年会有一批新的领跑者以及大型配套基地,所以对于2019年市场的新增装机量还是比较乐观的,还是能够维持在40GW左右。而海外的市场,在现有的价格上,包括欧洲,日本,美国的市场还会继续发展,尤其是欧洲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回暖。

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认为,光伏产业的无补贴大势将至,企业需要抢占先机谋求新作为,将光伏发展重点从扩大规模转移到提质增效上来。当前光伏企业对政策和市场,“赌”的心态还很大,而要靠自身奋斗,把内部的压力再加足一点,把资源分配好进行创新。

隆基股份董事长钟宝申则表示,光伏首先是一个光明的产业,它的规模在持续增长,应用范围在持续扩大。光伏企业能活多久,怎样才能活得好?首先离不开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科技创新方面,企业在扩产的时候还是要把握自己的能力,把握技术进步的节点,减少自身的风险。在企业的健康方面,光伏企业不要轻易的拼尽全力,不要认为现在是马拉松冲刺阶段,实际上我们一直在马拉松的起点上。

中国经营报秦枭 吴可仲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