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妞妞';?>

首页 / 故事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By 漂亮妞妞 •  2019-01-05 06:02 •  6次点击 短消息

点击上方“芝兰园”关注我们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原创首发】作者 | 呼瑞萍(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父亲原来是做粮油生意的,在镇上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市。每次回家,父亲和我谈论最多的就是赊、借、欠、贷,他这一辈子对这四个字刻骨铭心,感受最深。其中有一笔和邻村大队之间的赊欠,让他永世难忘。

那是十年前的一天,邻村的一个支书带着村主任和会计来乡里开会,会议结束后来到门市找我父亲,说想购一批粮油,给村民发福利。接着又说给不了现钱,村里有一笔倒茅草地款,乡里很快就会拨下来,到时候用这笔款清账。这是个当了半辈子支书的老熟人,和父亲一起修过红旗渠,他们称兄道弟,见了面就共同回忆当年的峥嵘岁月。而村主任的姥姥和我父亲的姥姥都是一个门口的,以前都很熟悉。当时父亲有点儿不情愿,可又抹不开面子,很是犹豫了一阵子,最终想到村委会也算是一个基层行政机构,应该讲诚信,于是答应了下来。邻村的人们凭票领米、领油,脸上绽放着满满的笑容。最后算下来,这笔粮油款总计一万五千元。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第一年年底父亲去要账,支书说那笔款还没到位。

第二年还是没有。

到了第三年开春,款还是没下来。而村委班子开始换届,老支书和村主任都因年龄问题退了下来,原来的会计成了支书,村主任也换了新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倒茅草地款终于下来了,父亲急不可待地驱车前往,找到新上任的支书后,双手递烟,满脸堆笑,怯生生地问:“听说倒茅草地款下来了,这笔粮油款都拖三年了,看看能不能今天清清?”

谁知新支书一听,脸马上沉了下来,继而又两手一摊,摆出一种无辜的样子,说:“没钱儿,我们的工资还没发呢!上届班子一分钱没留,等有钱了再给你吧!”

父亲愣住了,来时的兴奋一扫而光,继而是失望和沮丧。经过一番好说歹说,硬是一分钱没要到,只得无可奈何地走了。

后来父亲和哥哥又轮番去要过几次,还是一无所获。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第五年的一天,父亲再一次找到支书,满脸愁容,近乎哀求:“我现在手头实在紧,先凑给几个吧?”

支书反倒翻脸了,不耐烦地说:“没有钱!谁让你当初把粮油赊给他们的?”

父亲是个极有涵养的人,从不和人发生正面冲突。他满肚子的怒火和委屈在嗓子眼不住地翻上来又咽下去,两眼瞪着支书,嘴翕张了几下,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父亲那次回来后闷闷不乐,显得特别生气。我听父亲诉说了事情的经过,觉得有种揪心般的难受。想当年,我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洛阳上班,是父亲一趟趟坐公共汽车跑,硬把我调了回来。那时他四十刚出头,和我现在的岁数差不多,不管干什么都是信心百倍,精神抖擞。他指望着把我调到身边,互相有个照应。谁承想我是学法律的,又在司法部门上班,却连自己父亲的合法权益都维护不了。我狠狠地咬了下嘴唇,眼里蓄满了悲愤的泪水,脸上有种被抽打般的痛,我喊着:“一定要起诉,不能好心做了驴肝肺!”父亲一听说要起诉,整个人马上就蔫了下去,低着头,自言自语地说:“都是吃过苦受过罪的人,谁也不容易,还是等等再说吧!”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之后,一年年要账,一年年无果,一晃七年过去了。

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忽然侄女打来电话,说父亲脑梗住进了医院。我顾不上收拾东西就疯了似地往医院赶,到医院一推开病房门,看到父亲坐在病床上,用被子盖着腿,表情呆滞。我们都哭着劝他想开点儿,别要那一万五了,还不够医药费呢!父亲用平静又略带感伤的口气说:“我不是气那一万五,我是寒心。当时,我一番好意把他们当人看,没想到今天落到这种地步。以前条件那么苦,我都没觉得,现在生活好了,反而觉得脊梁骨都一阵阵发凉。”停了一会儿,他又说,“我这老好人思想看来是不适应社会了,这个事儿就交给你们去处理,该起诉就起诉吧!”在医院的那些日子,他又顿悟了很多,总结似的对我们说,“善良是一个人的美德,但善良也要有底线,不能毫无原则,不然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父亲的病因为发现得及时,又坚持用最好的药物治疗,积极配合医生,所以不到二十天,就基本痊愈。头不蒙了,左半身子不麻了,腿也不像先前走路时一高一低了。苍天有眼,好人有好报,我不住地感激上苍,感谢那些白衣天使。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现在,父亲已远离了生意场,在家休息,和母亲一起种种菜,看看孙女,颐养天年。心情好了,就写几张毛笔字,拉一段二胡。他卧室的墙上,醒目地写着四个大字“糊涂是福”,床头贴着《莫生气》的歌诀。他有个习惯:不倒剩饭,不穿新衣服,不去饭店吃饭。上次回家,见他在侄女的帮助下,也学会了玩智能手机,看上去悠闲自得,很是开心快乐。

父亲那一万五欠款,至今没要回来。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数目不算小,放在谁心里,也觉得沉甸甸的。但这笔钱,却又赋予了我们另一层意义,它教会了我们如何做人,如何处事。我们能算清的只能是金钱上的账,人生的账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有些东西一旦失去,是多少钱也难以买回的。


呼瑞萍 网名春暖花开,安阳市司法系统公务员,文学爱好者。作品散见于《安阳市文明网》《安阳晚报》《芝兰园》《林州夜读》等媒体及网络平台,作品《打工者与梦想》曾在2017年豫北文学首届全国文学大奖赛中获二等奖。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在人间」呼瑞萍|要账

觉得不错,请点赞↓↓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