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星';?>

首页 / 美文

田园牧歌等于收视飘绿?旅行综艺设置冲突的确是一门大学问

By 天使之星 •  2018-11-07 13:03 •  10次点击 短消息

人们早已习惯背上行囊,世上亦没有太多无法到达的诗和远方。过于“普通”的旅行愈发难以吸引眼球,传统套路的旅行综艺也渐渐收视堪忧。

 

前段时间,一款不同寻常的旅行综艺《奇遇人生》逐渐走向人们的视野。


演员窦骁在节目中登山

 

和传统的旅行综艺不同,《奇遇人生》每期只有主持人阿雅和一位明星,同类节目惯常所用的组队完成任务、一言不合开始撕X全都派不上用场。在这部像纪录片般的综艺里,观众能看到的只是两个灵魂在旅途中身心的探索,以及全程真诚平静的对话。

 

尽管评分走高、好评如潮,但和以矛盾戏剧见长的短平快综艺相比,《奇遇人生》并没有掀起太多波澜。难道说,田园牧歌等于收视飘绿、设置冲突才是拯救旅行综艺播放量的不二法宝?


本期全媒派(ID: quanmeipai)带你分析国内外经典案例,看看在“旅行”和“综艺”都难出新花样的今天,旅行综艺要靠什么打下观众的江山。

 

旅行综艺or 旅行宫斗剧?

 

“所有戏剧都是关于冲突。”——旅行综艺导演们深谙这一法则。旅途漫漫,同行的一直是那几张相互看腻的脸。为不让屏幕前的观众跑路,自然需要一点火药的气息作为万能的多巴胺按钮。

 

比如正在播出的《妻子的浪漫旅行》节目里,车上的时光本是平淡无聊,但围绕小事的争吵立刻点燃了吃瓜群众们的热情。

 

为了不让指纹留在票据上泄露信息,节目中的程莉莎习惯性撕掉了各类小票,但集体出行需要记账,应采儿一句“那你把钞票也撕掉吧”炸弹般地引燃了全车人。明星们或站队、或调解,集体卷入撕X大战,原本一段寡淡的压马路镜头,瞬间因为满满的撕点稳上热搜。

  


一次争吵结下的怨如同种子,埋进土里它就会生根发芽。几集下来,冲突一点点化为宿怨,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剧集中,只要撕X双方同框、脸色略有不对,观众们就会感到又有一颗瓜就在前方。

 

甚至很多时候,重头戏在画面之外。在流出的未播片段中,观众们总是还能找到更多评价是非的素材,综艺主角的矛旷日持久的矛盾早已比旅途本身更引人注目。

 

《花儿与少年2》中睡帐篷还是住房车的纷争因微博上的未播片段引起激烈讨论

 

导演在设置旅途中的团体任务、安排行程时,就已经把潜在的冲突因素暗埋在了旅程中。冲突一旦爆发,明星们就很快化身古装女主,旅行综艺立马变成旅行宫斗剧。旅行本身是难出爆点的主题,但搅入明争暗斗之后,就很容易借助中国观众热衷宫斗元素的沃土成为焦点。

 

不过有些时候,节目制作组也不会刻意通过规则的设置来“诱导”冲突,而是会把发生冲突的隐患植入节目,等待其在旅途的某个节点自然呈现。

 

 

比如日本综艺《离婚旅行》在角色选择上就十分巧妙。节目的主人公是一对即将离婚的夫妻,节目组给他们34小时的时间,进行最后一次共同的旅行。两人一次走过相识的校园、首次约会的海边、当年求婚的地方。即使在旅行刚开始时,夫妻间客气而平静,但观众知道,他们一旦聊起离婚的原因,又将是满屏的误解与无奈。

 

文火慢炖的情怀

 

冲突矛盾带来的戏剧性自然是刷话题、拯救收视率的有效工具。但是久而久之,观众也会对千篇一律的冲突产生免疫,呼唤真正走心的沉浸式旅行综艺。

 

 

韩国综艺《花样爷爷》就是不落窠臼的典例。参与旅行的不是年轻的明星,而是四位平均年龄76岁的退休演员。爷爷们在旅途中相互扶持、相互理解,偶尔耍点小脾气时也毫无“宫斗剧”的色彩。在景点前爷爷们自拍起来和孙辈们一样开心,探索别处的生活有着和小孩一样的好奇心,在综艺中用行动证明了80岁也能活出20岁的潇洒。

 

 

爷爷们的旅途自然是缓慢的,他们走累了就要坐下休息,他们接受新生事物需要反复琢磨,但正是这种文火慢炖的情节,让观众真正看到了旅行所给予个体的滋养。

 

如果说韩综《花样爷爷》是打温情牌,描绘出和谐暖心的旅途让你有所希冀,那么《我们的侣行》则是近距离展现出世界的不堪,把残酷现实和盘托出。

 

作为一款素人旅行真人秀,《我们的侣行》从头至尾都是相爱的夫妻携手探索。从叙利亚难民营到美墨边境墙,镜头下书写着的唯有残酷与血腥。当环境本身就是个体追求与家国境遇不可调和的矛盾时,不需要一言不合就开撕,不需要费尽心机设置冲突,节目照样自带充满辨识度的思想内核。

 

《我们的侣行》剧照

 

在人为冲突占主导的旅行综艺里,为点滴小事而撕破脸皮唯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刻意做作,对于观众而言,坐观撕X的爽快也会随着进度条移动到最右方而烟消云散;但深刻呈现真实的世界与人性的旅行综艺里,镜头所展现的是自然冲突——或是心之所向无法转化为行至所至的苦涩,或是渺小个体无法改变世界的无奈,甚至是旅途中短暂的欢乐无法永驻的遗憾,都能在某个节点深刻触动观众的灵魂——这是那些维持五秒的多巴胺按钮力不能至的。


旅行综艺在路上

 

旅行综艺展示出矛盾与冲突本身无可厚非,因为行在途中,有摩擦有厌倦几乎是必然,团队生活中显示出情商的高低胜负也是必然。

 

钱钟书曾在《围城》中曾提借赵辛楣之口说道:

 

“像咱们这种旅行,最试验得出一个人的品性。旅行是最劳顿,最麻烦,叫人本相毕现的时候。经过长期苦旅行而彼此不讨厌的人,才可以结交作朋友——且慢,你听我说——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庆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同样的道理在综艺中也适用。从启程到归家,综艺主人公对他人、对整个团队的理解自然会不断加深,如果真人秀中的矛盾冲突最终指向的是这种认知上的进步,那也不枉一路颠簸。


屏幕所展现的“未知”,很大程度上是人生的缩影,一切不由人所设定,成熟的观众所期待的,是旅途所带来的一个更深刻的灵魂。

 

 

全媒派往期文章《国产“慢综艺”霸屏,以田园牧歌赚眼球,却看不到慢下来的诗与远方》里讲到,综艺制作者们在乎的是要利用人们的焦虑、满足人们一时的放松的需要,但观众其实也有着对深层共鸣的终极追求。


成年人在承受生活的重压之时,最想看到的是两种类型的内容:一种是展示现实赤裸裸的真相,比如《我们的侣行》中的残酷;另一种是温暖的童话慰藉,让人们在压力与焦虑爆表时,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生活不是拳击手,你我也不是橡皮泥,旅途上满是美好,世界上总存在适合你的诗和远方。”

 

所以,旅行综艺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提供给观众一个基于现实、却高于现实的存在,让观众看到,两点之间曲线最短,拼命向前赶路并非是最优选择、多探索多发现才可能拥抱更多的可能。

 

就好像朴树在录制《奇遇人生》时一度强调自己并不期待这场旅行。在机场临行前,他满脸疲惫地说自己根本不想出发;刚到哈瓦那,看着当地人的音乐表演时,朴树也丧丧地感慨“他们的音乐体系是我进入不了的,我也想跟他们一起去玩,但是他们会的东西我不会。”

 

 

以“我不想录制这节目”的形象示人的朴树大概没有想到,口口声声说不想骑摩托车的他,在感受了飞驰在南美公路上、风在耳边呼啸是什么体验之后,咧嘴大笑并竖起了大拇指,凭借“真香”登上热搜。

 

 

也许这就是旅行综艺的核心精髓所在:设置冲突、隐藏导火索也好,任现实与真相自然流露也罢,它们最终指向的,都是展现出一种超出常规生活节奏的、不一样的可能性,让观众哪怕是在电子屏幕前,得到一个重新发现自我、洞察世界的路径。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