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兰';?>

首页 / 美文

《吐槽大会3》|当吐槽变成沟通,我们还愿意听吗?

By 日光兰 •  2018-11-07 09:04 •  15次点击 短消息

当年被称为综艺黑马的《吐槽大会》今年迎来第三个年头。近日,随着第三季的首播,主咖王力宏凭借“穿破洞袜”上了热搜。

节目上王力宏被好友陶喆吐槽生活节俭非常抠门,衣柜中都是破洞袜子。王力宏更是在节目中脱鞋证明,但意外惊现破洞袜。 

来源:微博

被称为优质偶像的王力宏和穿破洞袜形成巨大的“反差萌”,节目播出当天,#王力宏袜子#便成为网友们的快乐源泉。▼▼▼

来源:微博

“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这是新一季的《吐槽大会》slogan。从“手艺”到“方式”,吐槽更加日常化与生活化。但知著君认为,当吐槽成为生活态度,对年轻人来说,在有趣和幽默中能够达成对生活的和解。但对脱口秀行业来讲,这次的转变却更像是一次无奈的妥协。


从放肆到克制

这期节目的吐槽有点温柔


《吐槽大会》自16年第一季到现在,虽然期间经历过下架、整改风波,但它一直被视为国产脱口秀综艺的代表,观众对于第三季也抱有很高的期望值。

第三季在嘉宾设置上依然延续了前两季形成的“铁三角塑料兄弟”:主持人为张绍刚,常驻嘉宾是李诞和池子。第一期请来的嘉宾是音乐圈艺人:R&B教父陶喆、京剧表演艺术家王佩瑜、歌手臧鸿飞、创造101选手王菊、嘻哈歌手热狗。

陶喆吐槽王力宏并回应“PPT梗”

从第一期节目的数据表现来看,第三季的热度不减。豆瓣评分7.1分,微博热搜榜话题也不少。当天,#池子吐槽热狗# #李诞吐槽陶喆#等话题占据热搜榜。上映两天的播放量达到累计6.7千万也是不俗的成绩。

来源:骨朵数据

这一期虽然有池子、李诞稳定输出,热狗、陶喆等嘉宾的惊喜发挥,以及“王力宏的破洞袜”承包笑点,但第三季的口碑只能算的上差强人意,表现中规中矩。“槽点避重就轻”、“不够犀利”、"老梗重复“、”“笑点不密集”等也成为许多观众的感受。▼▼▼

来源:豆瓣评论

如果说之前的《吐槽大会》是放肆,那么节目发展到现在是在逐渐地克制。

槽点避重就轻


节目中王力宏的槽点主要集中在“花田错的歌词”、“AI爱”、“龙的传人”、“擦座位”等。正如他在节目中说,这些很多都是老梗。虽然在节目播出后特的破洞袜成为一大笑点,但在很多观众看来他身上大的争议点比如“宇直”“抄袭”等并没有涉及。▼▼▼

相比起前两季留下爆点记忆的曹云金直面“抄袭”、“郭德纲”、周杰回应“打人”、“耍大牌”。王力宏的“破洞袜”虽然能够体现他的“抠门”特质,但作为槽点拿来大谈特谈却显得有些不痛不痒。

老梗重复


《吐槽大会》是典型的站立式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讲究包袱和笑点的短平快。但在这期节目中,一个“skr”的槽点贯穿节目,分别被热狗、王力宏、王佩瑜等人提到,吴亦凡成为全场重要的「场外嘉宾」。

另外,王菊的“中国碧昂丝”更是被不同的嘉宾以近乎相似的说法吐槽,一个包袱在连续重复抛出多次,嘉宾“撞梗”后剩下的只能是“尬笑”。

笑点不密集


这和本期节目的主咖王力宏本人有很大的关系。学霸家庭,音乐才子的「优质偶像」设定让他可吐槽的空间并不大。▼▼▼


其他让观众记忆深刻的槽点也不多:王力宏本人现场cos了张学友表情包、池子借吐槽热狗来暗讽吴亦凡的“新生代老炮”、李诞吐槽了陶喆的PPT梗等。

娱乐圈科普:2015年陶喆被拍到婚内出轨,之后开发布会以PPT的形式讲述出轨细节,并向家人和歌迷道歉。所以陶喆被网友调侃为“历史上发PPT道歉出轨第一人”。

观众觉得吐槽得不够“爽”的原因除了内容边界,还在于节目组对脱口秀内涵的重新定义

这一点其实也可从《吐槽大会》的节目设置变化中窥见一二。节目slogan从“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变为“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节目logo也从棱角分明的菱形变成了圆形,海报上的和平鸽更是和在节目中数次被cue到的“peace and love”达成呼应;主咖的位置由前两季的对峙而立变成次列而坐。


节目尺度能到什么程度受制于嘉宾的个人底线和政策风险。在各方掣制下,《吐槽大会》将「吐槽的社交属性」作为节目的突围之法。

这么做不无道理,毕竟综合本期和前两季的节目,在吐槽环节中主咖和好友之间的吐槽更能带来新的信息增量。本期的「TALK KING」由现场观众投给了陶喆,也正是因为他作为王力宏好友,吐槽更加大胆。

节目组在如何定义“脱口秀”上做了调整,重在强化吐槽的社交属性。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当吐槽全民化后,我们更不再满足于对明星私人话题的讨论。

当《吐槽大会》更加克制地要与世界和解时,脱口秀批判和讽刺的功能性就不复存在了。这也是观众觉吐槽得不够“爽”的原因所在。


脱口秀反讽功能性的边界在哪?


《吐槽大会》好笑吗?答案是肯定的。

但除了笑,脱口秀还能留下什么?

“认同"吐槽"就要清醒地认识到,这种网络亚文化给草根带来话语权的同时,也使其耽溺于一种片面式的语言戏谑和调侃的狂欢,陷入暂时性的精神胜利和个人崇拜的迷惘中,缺乏对于问题本身深入的探究和思考以及客观理性的分析和建议,而只是制造了一种众语狂欢的虚假繁荣。” ——鲍海波:《媒介文化的阐释与批判》

2010年,华裔脱口秀演员黄西(JoeWong)受邀在美国记者年会晚宴上表演脱口秀,当面调侃美国副总统约瑟夫·拜登,人们惊叹于节目的尺度和边界。除了私人的八卦和花边被调侃,以辛辣幽默的语言对时事热点和社会话题进行反讽也成为美式脱口秀的精髓。

退一步讲,即便没有脱口秀,社交中的话题远不止涉及个人私事或名人轶事,在人们的日常吐槽中从来不缺少对公共议题、时事热点的关注。

脱口秀(Talkshow)是舶来品,而批判和反讽的功能性来源于它原生节目中的美式幽默。它的功能性赋予脱口秀更高层次的内涵,这是对表演者的要求,也是观众的需求。

因此要让脱口秀吐槽的内容不止于私人的轶事,而是将视线转向社会,展现强烈的社会关切。以举重若轻的段子、轻松幽默的话题讲述社会热点。

《吐槽大会》第二季

过去的《吐槽大会》有过这样的尝试。第二季第三期中郎朗作为主咖,池子调侃朗朗幼儿园回家练琴,原因是幼儿园有老师拿针扎他,借此暗讽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这段吐槽直到现在依然成为节目的记忆爆点。

其实,国内有另外一档脱口秀节目在社会议题的关切上走得更远。2017年年末,打着纯美式脱口秀口号的节目《恶毒梁欢秀》第二季开播。

《恶毒梁欢秀》在结构安排上借鉴了美式脱口秀的形式:开场新闻点评,之后是两个人物专访。节目中的吐槽更注重时效性,豫章书院事件、中国电影乱象、柳岩伴娘事件等都成为了节目素材。

相比起《吐槽大会》单集点击量按亿计算,这档至今累计播放量没过500万的节目显得尤其小众。但8.6分的豆瓣评分和它在对于公共议题的讨论上的尝试让它值得被注意。

而无论是《吐槽大会》上池子对幼儿园虐童事件的讨论,还是《梁欢恶毒秀》的犀利时事点评。都反映出一个问题,在笑点和调侃之外,观众对于脱口秀依然存在这样的需求:观众希望看到春风吹尽后的批判和反讽,喧哗搞笑之外的沉淀与思考。

只是对于美式脱口秀中批判和反讽的功能性的坚持,舶来品的本土化尝试并不顺利。对于热点及公共议题的讨论总是有着一定的风险,批判和反讽的边界仍然模糊。

《恶毒梁欢秀》第二季

池子借郎朗讨论幼儿园虐童事件的片段现已被删减,《恶毒梁欢秀》第二季上线不到三个月,在播出到第九期时被全网下架,如今第二季的节目搜狐视频上只留下五集。

“尺度”绕行后,为规避风险,国产脱口秀选择自动跳过对社会公共议题、政治话题的讨论,来源于美式幽默的批判和反讽的功能性被大大弱化。

将脱口秀的吐槽定义为沟通方式,的曲线救国更像是一次无奈的妥协

毕竟,避开以幽默的方式评论社会现实和公共议题的《吐槽大会》,只能一次次地抛出王力宏的破洞袜、陶喆的出轨PPT。观众哈哈在大笑之余,再喊几句skr skr。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参考资料:

鲍海波:《媒介文化的阐释与批判》[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8 月版,第136 页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