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默然';?>

首页 / 体育世界

富二代的电竞“游戏”

By 海风默然 •  2018-11-06 23:04 •  11次点击 短消息

2018年11月3日,全球人气最高的电子竞技项目《英雄联盟》迎来年度总决赛,来自中国大陆赛区的IG战队以3:0的成绩拿下冠军。



一时间,这条消息刷遍朋友圈、微博以及各家社交平台,声势规模不亚于之前的世界杯。此外电子竞技作为表演项目参加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中国代表队赢得两金一银的好成绩,也为今年中国电竞获得大众更多认可做好了铺垫。


捷报频传自然也为电竞产业的推广起到了积极关键的作用,可以预见,在收获到《英雄联盟》S8冠军这座分量最重的奖杯之后,国内电竞产业和相关业务也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台阶。而在这一系列的利好,从始至终就一个人是最大的赢家——他就是王思聪。


| 被打上“一手养大中国电竞”标签的富二代


王思聪何许人相信国内大部分人都知道,作为万达集团老板王健林之子,这位80后素以年少轻狂、口无遮拦、网红女友而蜚声于网络。但同时在电竞圈,王思聪还是有一个更响亮的外号叫“王校长”。就连他参加唯一一次职业比赛,所使用的ID“WXZ”也是取自王校长的拼音首字母。



说起这个外号来源,还要从王思聪最初进军电竞界开始。2011年8月王思聪收购CMM俱乐部并重组改名为IG,随后大肆砸钱挖走LGD俱乐部4名队员,引起了LGD粉丝的强烈不满。于是大家讽刺调侃王思聪“想要建立电竞界的黄埔军校”,叫他王校长这个外号,也是一开始带着想看他搞砸出洋相的心态。


然而IG俱乐部先后拿下《DOTA2》、《英雄联盟》两大项目的最高荣誉,成为当前全球首个完成大满贯成就的豪门,王校长这个外号自然也由讽刺变成了尊称。而也就是在最近两年,王思聪旗下电竞业务越做越红火,“一手养大中国电竞”的说法开始传开。当然,这个说法除了王思聪投资的俱乐部成绩世界第一以外,还跟王思聪为代表的富二代老板们敲开中国电竞资本化大门有关。


据之前一份不完整的资料统计,国内排在头部的电竞豪门,基本都由富二代们掌控。这个现象也是王思聪的IG俱乐部在2012年夺得《DOTA2》TI8全球总冠军之后,才逐渐兴起的风气。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曾先后投资过Ehome、LGD、VG等豪门俱乐部的孙喜耀,理论上才是第一位将电竞资本化做出成绩的富二代。来自“天下第一村”华西村的孙喜耀,2009年就开始投资网游和电竞,并重组了CDEC联盟,这一系列操作可以说为后来王思聪创建IG、牵头成立ACE联盟等都起到了很大影响。


重组EHOME时的老DC (左二)


王思聪曾说过一句很拉风的话:“我交朋友不看他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但实际上,都有着电竞爱好又同样家庭出身不凡的富二代们,才是站在同一层面相对平等的亦敌亦友关系。比如王思聪和孙喜耀私下关系就不错,孙喜耀喜欢叫对方“老王”,两人在商业上一起合作过主打电竞玩家群体的功能饮料,也都投资过应书岭创立的移动电竞公司英雄互娱;同样孙喜耀的Ehome战队(DOTA2分队)因为和ACE联盟对着干而被联盟除名,孙王两人旗下的直播平台也是竞争对手。


所以就像游戏中一样,富二代们有可能是一起战斗的队友,也随时会成为针锋相对的敌人。但将王思聪们视为一个整体的话,我们还能看到一个更为重要的特性。他们花费重金招揽人才,让电竞从业者的收入自2012年逐渐递增;他们建立起专业化的组织联盟,推进俱乐部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多方面的发展;他们还有像王思聪、孙喜耀、丁骏等代表人物,高调为自己的俱乐部乃至整个电竞产业吸引更多资金——但多年来,大多数俱乐部基本处于亏钱状态。


只有这群人,出于兴起爱好才舍得一直往里面砸钱,而其它资本则主要围绕着直播、硬件、电商、文娱内容、教育培训等与电竞相关的周边产业,毕竟要等电竞俱乐部变现实在太慢也太难了。


| ACE联盟:资本为电竞带来的得与失


“滚他妈的ACE联盟!”这是2017年《DOTA2》玩家人均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



ACE联盟是“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ssociation of China E-sports)”的简称,成立于2011年11月。也就是在王思聪宣布成立IG俱乐部之后的3个月,这个联盟就在王思聪、孙喜耀等人的牵头下完成建立了。


本文前面提到过还有一个CDEC联盟,可以看作是ACE联盟的前身,这类组织的职能和目的,是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多方面工作,并颁布职业联赛参赛俱乐部管理办法、职业选手个人行为规范等多个条例。在普通人看来,这类联盟管得实在太“宽”,规矩又实在太“严”,不仅动则就向选手罚款,还不允许联盟中的俱乐部成员参加奖金在多少万以下的比赛。


ACE联盟繁杂的罚款内容


相对应的结果就是,ACE联盟的限制导致俱乐部参加国内《DOTA2》比赛的场次减少,缺少更多样化的实战历练,自然也很难有新战术的开发需求。所以从2013年开始,《DOTA2》玩家就在不断质疑ACE联盟的合理性,直到2017年曝出“ACE联盟封杀前Wings战队成员”事件,彻底点燃了广大电竞爱好者的愤怒。人家前不久才赢得《DOTA2》TI6全球总决赛冠军,被冠以“护国神翼”的荣誉称号,回头联盟就来个封杀令?玩家和观众能够接受吗?


为中国电竞赢得至高荣誉的Wings,隔年就飘散如烟


其实事件缘由很简单,Wings战队的5位职业选手在没有与俱乐部和解协商的情况下,选择脱离Wings俱乐部成立Random战队,并拒绝了ACE联盟的沟通与调解。实际上,职业选手和Wings俱乐部签的是常规劳务合同,而不是ACE联盟所制定的合同,所以选手绕过联盟的调解是合法的。


只不过就像前面说的那样,整个电竞圈的顶级俱乐部几乎被寡头们垄断,ACE联盟则是这些豪门俱乐部多年建立的秩序执行者。打破这种秩序,就意味着这个由王思聪们建立的圈子,未来会随时受到圈外新入局者的挑战。虽然王思聪表态称“不站在谁的立场”,但ACE联盟是为谁服务的大家心知肚明,况且联盟之外的电竞选手不仅拿了世界冠军,还不接受联盟的调解安排——联盟会接受吗?


王思聪称自己不站立场,然而他自己就是立场


所以ACE联盟开了一个小小的会议,会议决定联盟内部所有俱乐部,均不得签约这5位职业选手。这件事被曝光后,玩家和观众的第一反应是:“ACE联盟作为一个非官方组织,竟然有如此大的官威?”绝大部分人认为,这种封杀虽然合理但不合情,偶尔有人站出来为ACE联盟解释几句,也会被无数口水喷得抬不起头。


“滚他妈的ACE联盟!”怒骂声响彻2017年的电竞圈,象征着这个组织在电竞用户群体中,失去了绝大部分的民心。如今已经发展得更加庞大成熟的电竞产业,并不喜欢看到这个寡头联盟掌控比赛的太多方面。因为这次风波,ACE联盟也从明面转到幕后,当初致力于学习韩国KeSPA的“资本搭建联盟,联盟管理电竞”模式,宣告阶段性的失败。


| 这些年,资本为电竞到底带来什么?


ACE联盟的是非功过,相信在很多年以后才会得到一个公允的评价。实际上这个本质上既不属于体育部门、也不服务于游戏厂商的组织,去做了相当多本该别人去做的事情,原因也很简单——当年没人去管这些。


现在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在00年代前几年,国内的职业俱乐部屈指可数。其中第一家半职业战队是重庆八达电脑赞助的8DA俱乐部,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战队则是网游公司光通成立的5E俱乐部。当时有志于投身电竞的年轻人,绝大部分都没有稳定的工资,赛事奖金是最大的收入来源。


这就导致了不少强队和高手游走于全国各地,收割城市级赛事的晋级名额与奖金。但赏金猎人多了,自然也会引起当地选手的不满,特别是对于那些经济窘迫的选手来说,去其它城市的交通住宿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本来就缺乏训练条件与比赛机会,现在还要被别人从外地抢走晋级名额,没怨气是不可能的。


不仅是普通选手,就连很多像suho这样的早期明星选手,并没有等来电竞的好时候


于是在2003年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重庆赛区,就爆发了一场载入史册的斗殴事件。当时国内最强的CS战队China.V来到重庆赛区,打败了本地战队C4,赛后又因为双方口角导致冲突升级,C4战队的选手借助“主场优势”将China.V战队揍了一顿。有缘的是,几个月后的2003年CBI全国电竞大赛中,这对冤家又在总决赛狭路相逢,这时接受光通投资的China.V已重组为5E.3Dtop——最终C4获得冠军,为双方的恩怨画上了句号。


回顾这场斗殴,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电子竞技初期的一个现状,那就是电竞产业整体环境的落后,导致当时的一切都显得非常江湖化。网吧踢馆、赏金猎人、本地战队与外地战队的恩怨等等,如今已是不可能再出现的传说,但在那时候却是常态。不稳定的收入来源、不专业的赛事组织、不存在的管理培训等问题,让中国电竞选手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走到台前,获得荣誉和奖金。直到10年代初,知名电竞选手才依靠卖肉松饼和页游导量,找到真正变现赚钱的方法。


所以王思聪等富二代“一手养大中国电竞”固然过誉,不过他们在不能预料的前提下,出于对电竞热爱,着实为中国电竞产业的发展提速起到了莫大作用。ACE联盟的模式借鉴了韩国电子竞技协会(简称KeSPA)的办法,寄希望于打造一个完善的体系,以电竞俱乐部的运营和职业选手的管理培训为主,覆盖市面上所有热门的电竞项目。这样做的好处在于,电竞终究是以游戏为载体,游戏则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失去人气,良好的俱乐部运营和电竞组织体系可以兼顾并不断容纳更多的热门电竞项目。


KeSPA,能够联合韩国电竞产业硬刚暴雪爸爸的存在


只不过ACE联盟暂时失败的地方在于,韩国电竞是三星、SK Telecom、KT电信等巨无霸半国企冠名赞助,这些幕后大老板的操作是难以复制的。同样,欧美电竞大量投资来自传统体育产业,从足球篮球明星入股的号召力,再到体育传媒集团的电视转播、宣传推广,以及电竞博彩的庞大利益链……这条路同样不是中国电竞可以模仿的。


实际上早在2003年,国内就有资本做过探路的尝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案例,莫过于中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的失败。CEG在成立之初时,被称为业界轰动并不为过——这项赛事是以WCG为模板,在国内多个城市举办地区选拔赛,并最后进行全国总决赛。


为什么说CEG在当年这么受关注?只要看过通稿就知道,CEG的承办方是华奥星空,其背景是国家体育总局支持,中国奥委会、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与香港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于2003年11月合作成立的公司。而华奥星空的主要资金提供者是香港上市公司中信泰富,同时中信泰富还是以前《传奇3》、《EVE》、《水浒Q传》代理商光通的投资方。


中信泰富一边投资的光通,一边为电竞赛事提供资金,在2003年还一度联合CCTV5推出FIFA赛事。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中国电竞产业十多年前就能实现资本化,也就没有现在王校长什么事了。但随着2004年广电总局《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的发布,电竞产业也很快遭遇了资本寒冬——失去了电视广告变现的电竞赛事,在2004年几乎很难找到其它合适的商业化模式,CEG很快就从业界瞩目变成了鸡肋赛事。


在当年,CEG也担负了“为游戏正名”的无限期望


从十多年前多款游戏一起办的综合型大赛,再到现在以《英雄联盟》、《DOTA2》等热门单项目的全球性联赛,电竞产业虽然一直很热闹,但从公开信息看,国内的电竞俱乐部“变现”之路并没想象中容易。资本为电竞带来的,是最基本的选手待遇和管理训练,让更多人不会因为贫穷和不自律只能在电竞界一闪而过。而在最近几年,富二代们也从最初的为爱好烧钱,开始研究更多的可行之道。


| 电竞的未来:还要看更多富二代会带来什么


IG在拿到冠军以后,王思聪名下以俱乐部为主的业务项目估值不知道会翻多少倍。前不久,福布斯对全球各大电竞俱乐部做了一份估值排行榜,S8总决赛亚军FNC排第6、估值1.2亿美元,说不定明年我们就能在这份榜单上看到王思聪的名字。



王思聪向外界展示的,是如何用良好的运营操作,来为俱乐部赢取成绩荣誉,进而带动拉升俱乐部与名下其它业务的商业价值。特别是IG俱乐部参加《英雄联盟》S8总决赛的五位主力,要么是交易附赠的,要么是借用不还的,要么是捡漏淘宝来的。这些一开始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选手,凭自己的天赋和努力成就了冠军荣誉,这其中俱乐部的运营管理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从这点来看,王思聪的模式更像是中国法家“法术势”理论中的“法”,通过“夺冠每人额外发100万奖金”和“进不了总决赛开除所有高管”树立起严明的赏罚机制,刺激整个俱乐部上下的士气精神。这种成功,是落实在具体运营工作中的积累,也可以被视作中国电竞今后可以借鉴参考的一种思路——那就公平有效的赏罚制度。


同时在电竞界,还有两位年轻富豪也在进行着或许将影响电竞未来的尝试——他们分别是霍启刚和何猷君。


70后霍启刚、80后王思聪、90后何猷君,严格来说他们都不是富二代,而是投身电竞的年轻资本家


霍启刚,70后,香港人,最广为人知的身份“跳水女王郭晶晶的丈夫,在电竞界的身份是亚洲电竞协会主席。他是电子竞技作为表演项目进入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以及正式入选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主要推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霍家三代都在政商两界都拥有很大的能量,故而霍启刚当选亚洲电竞协会主席,成功推动电竞进入亚运会。霍启刚通过在政商两界,将电竞产业的新风口顺势带起,属于“法术势”理论中的“势”。


何猷君,90年,澳门人,中国网民最热衷的是追逐他和女友奚梦瑶的八卦。众所周知,澳门的最大特色就是****博彩行业,何猷君是澳门赌王之子,将电竞和博彩结合在澳门,这种天生优势可以说是无数人都羡慕不来的。这位年轻的世家子弟,也的确正在着手布局自己的电竞业务,何猷君在2018年担任澳门电子竞技总会第一届会长,并操盘过2017年在澳门落地了MDL赛事。说不定在未来,我们看到网络小广告与时俱进地改为“澳门最大电竞博彩开业了!”“毒奶解说,在线开盘。”


70后的霍启刚,80后的王思聪,90后的何猷君,这几位极具代表性的富家子弟,正在或者将要给中国电子竞技注入更多新花样。不管外界怎么看待“富二代搞电竞”,至少对于电竞产业来说,这些年轻资本家的确改变了中国电竞,并影响着中国电竞的未来。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