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少爷';?>

首页 / 体育世界

与王思聪一起狂欢时,我们不能“忘记”杨永信

By 我不是少爷 •  2018-11-05 08:04 •  8次点击 短消息



授权转载 | 蹦迪班长     文 | 纪瓒


“IG赢了,我们是冠军!”


时间定格在2018年11月3日晚6点18分,王思聪冲上韩国仁川三山体育馆主舞台。



4分钟后,微博热搜第一的关键词#王思聪#把服务器挤崩溃了,20分钟后这个关键词被点开的次数为1111万,微博热搜仍在崩溃中。



有网友评论:上次崩溃成这样,还是赵丽颖与冯绍峰“官宣”那天。


发生了什么?


先来简单地解释一下:


IG是一支英雄联盟(简称LOL)电竞战队,由王思聪一手打造。他们今天赢的这个比赛,是英雄联盟的S系列赛。每年都会办一次,今年是第8年,即S8。


王思聪在台下为IG加油


在电竞界,这个赛事的地位堪比世界杯。去年S7收看人数峰值是9787万,将近一亿。


此前7年,中国各路战队冲击此赛事冠军未果,最好的成绩是亚军,留下无数悲情时刻。


去年,中国选手Uzi在S7半决赛失利后,挥泪离场


本届赛事,共有3支中国战队参赛,小组赛战罢后全部杀入8强。然而,在8进4淘汰赛中,公认最强的头号种子RNG惨遭爆冷,老牌强队EDG不敌欧洲头号战队FNC,仅剩IG一根独苗。


然而,就是这根独苗,从半决赛杀入决赛,并以3:0完胜FNC,奇迹般夺冠了。


仁川三山体育馆被中国玩家的欢呼声淹没。这一幕令人想起两个多月前的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中国团队夺得2金1银,创造了亚运会与中国电竞的历史。



毫无疑问,还有不到2个月就将过去的2018年,将注定将载入中国电竞的史册。


从这一年的收获来讲,中国电竞正处于竞技巅峰,黄金时代。


而11月3日这个夜晚,也将成为中国电竞史上的高光时刻。冲上台的王思聪,更是这一晚的赢家。他对于中国电竞的意义,也将一次次被人解读。


一位老玩家说:


你听到了年轻人的欢呼,是因为他们不被理解的少年与现在,在此刻得到了正名。


的确,中国电竞从暗黑时代一路走到今天的黄金时代,经历过太多的“不被理解”。


这种“不被理解”,不会因为这一晚的闪耀而消失。在一些大人看来,即便隆重如S系列赛,也不过是“打游戏”。


他们并不知道,中国电竞有太多的辛酸故事可以讲。


艰难的“野蛮生长”


游戏和电竞一直不被归类为青年的主流文化,起码,不被那些掌握话语权的人这样归类。


从青年亚文化到正式走进亚运会,中国电竞经历了将近20年的历史进程。


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在上海期间,克林顿参观了陕西路的“3C+T”网吧——这一年,拨号上网资费大幅下调,上到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下到地级市县级市,遍布全国的电脑房开始接入互联网,摇身一变升级为网吧。



当然了,九成以上的网吧与克林顿参观的“3C+T”完全是两码事,那里除了电脑和电脑桌,并无多余设施。



对于无数小孩来说,继游戏厅之后,网吧就是最隐秘的亚文化空间。在烟熏火燎的小房间里,和同学PK一盘红警,比一比CS枪法,是童年里最刺激的时光。


然而,在长辈那里,这些小孩很容易成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问题少年。“电子海洛因”这个称谓,在21世纪初曾刊登在主流报纸上。爱玩游戏就是深度瘾君子,没救了,长大了都是社会垃圾。


《游戏东西》主播栾评


2004年,有关部门的一纸文件,更是让拥有6000万观众的游戏节目:《游戏东西》永久停播,成为80后心中永远的遗憾。央视的《电子竞技世界》等一大批游戏电视节目也随之倒下。


中国电竞,在这种几乎得不到任何主流认可的环境下,仅仅依靠年轻人们的热爱与坚持,开始了艰辛的野蛮生长。CS、星际争霸、魔兽争霸等等电竞赛事,正是依托于全国各大城市的网吧开展起来的。


2005年,一位从河南汝州昏暗网吧里走出来的年轻人,创造了中国电竞历史上最令人难忘的夜晚。


他的名字叫李晓峰,在2005年新加坡狮城WCG总决赛中,在最受全世界玩家瞩目的《魔兽争霸》决赛里,他击败对手最终夺冠,随后身披国旗庆祝那一历史性的时刻。



13年前的这一历史性时刻,在网上很难找到高清照片


这位后来被称为人皇Sky的男孩,曾经对无数家媒体,描述了他从业余玩家成为职业选手的艰难经历:被父亲痛打、离家出走、露宿街头、无数次坐绿皮火车去参加根本没有奖金的比赛,经常靠1块钱10个的水煎包撑过一整天……甚至在一次小比赛的失利后,还试图跳楼,因为他觉得把手臂摔折,他就不再对这个行当有过多的念想了。


Sky的艰难经历不是个例。中国最早的电竞选手,几乎都有着类似的故事。


夺冠之后,Sky以阳光、健康的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并成为2008年奥运火炬传递手。



在中国电竞的暗黑年代里,Sky就像是一束光,为中国电竞人照亮前程。他也像一团火,融化着主流社会的坚冰。


王思聪,来了


在Sky等中国第一代电竞人的努力下,主流社会对电竞一天比一天宽容。不过在很长时间里,职业选手们的生存条件依然艰难。


大批电竞选手,只能靠微薄的工资和微不足道的小赞助奖金活着。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资本加速撤退,俱乐部难以为继,很多赛事停摆。直到2011年,很多职业选手的月薪也不过1500元。


比如在2014年拿到Dota2世界冠军王兆辉,曾经穷困潦倒到捡烟屁股抽,得了个“狗哥”的外号。因为要从湖南去重庆打比赛,但借不到钱住旅店,只能背一床被子上了火车。在重庆他拿到了冠军,结果主办方却他妈跑路了,几百元的冠军奖金飞了,“狗哥”只能两手空空,再背着被子回去。


直到2011年,王思聪改变了这一切。


2011年8月,王思聪发了条只有8个字的简单微博,内容是“强势进入 整合电竞”。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可能只是个简单的投资行为,而对电竞选手来说,这意味着——面包终于来了。

         

IG战队第一代队员PDD说,在王校长来之前,我们选手最多也就两三千的工资,进入IG校长一下子发我们6000,我们队里每个人都开心坏了。


此时的PDD,还不知道自己之后能签约直播平台,拿上一年上千万的大合同。


王思聪曾在2015年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解释当时的投资行为:


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的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


看到王思聪注资电竞,很多人也纷纷效仿。职业电竞选手的工资实现“大跃进”,到2015年,他们的平均月薪能达到七八千。


资本,让更大的改变发生。直接的反应就是,主流媒体对电竞的正面报道越来越多。


2016年初,央视《朝闻天下》新闻栏目对电竞行业给出了“战绩好,发展快,电竞行业东风吹”的总结标题。



依托于资本的真金白银,中国电竞建立了完备的职业赛事体系,从民间业余赛事到顶级职业赛事,通道畅通,人人平等。只要你有实力,完全可以从某个小城的“网吧一哥”晋升为职业战队选手,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不需要走任何后门。


许多无法依靠读书改变命运,没什么背景的年轻人,正是在这样的职业赛事体系里,改变了自己甚至家人的人生命运。


2018年5月,《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6款游戏获批成为亚运会的正式电竞项目,这意味热爱电竞的年轻人们,有了名正言顺地为国争光的机会。奔驰、Nike这些国际品牌,也向中国电竞抛来橄榄枝。

       被淘汰的RNG战队代言了奔驰

       RNG明星选手UZI成为NIKE签下的首位电竞选手


不过,职业电竞选手虽然风光,但想成为职业选手,不仅需要超人一等的天赋,还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完成日复一日的机械性训练,承受强大的竞争压力,还要面对伤病的折磨。


正因如此,很多职业选手并不建议普通玩家尝试自己走过的路。


目前人气最高的职业选手Uzi在亚运会期间曾坦露:


现在每次训练赛、比赛结束,我都会接受队医至少半个小时的治疗。但我不会改掉我的操作习惯,还是会坚持我所坚持的,因为正是这些“伤病”成就了我的荣誉。我也相信,世界上所有体育项目的顶级运动员都是一身伤病,都是在历经普通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才能站上巅峰的。这是电子竞技选手需要承担的代价。


Sky也经常收到玩家私信,问他“我也想像您一样成为电竞世界冠军,您觉得我能行吗?”,对此Sky回应说:


每每收到类似的询问,我都踌躇万分,因为我明白他们是多么的渴望能够从前人那里得到一点点鼓励,但我更明白电竞是多么残酷的一条道路,一旦决定不顾一切的投身其中,就是参加一场赢率极低的豪赌,毫不夸张的说,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概率远比考上清华北大还要低得多

  

前途光明,道路曲折


看到这里,即便你此前对电竞并不关心,也会知道中国电竞经历过的磨难,令这个行业有值得尊敬的一面,知道这些职业电竞选手并非什么“网瘾少年”,想从几千万玩家中脱颖而出,没有强大的意志力是不可能实现的。


你可能更会理解那位老玩家说的“他们不被理解的少年与现在,在此刻得到了正名”。


然而冷静下来后,再想想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觉得“得到正名”这四个字,很有可能是玩家们的自我感动。“不被理解”的现象依然随地随时存在。


比如8月末的亚运会电竞表演赛,尽管中国电竞团队的小伙子们,让五星红旗三次飘扬在亚运赛场,但唯一拥有版权的央视,却因相关禁令而没有进行一分钟的转播。


中国媒体只能采用70、80年代常见的口播,WAP站时代的文字直播等“原始”方式实时传递亚运比赛消息


这一禁令虽然不会影响年轻玩家们为电竞狂欢,但却是主流对电竞依然存在偏见的铁证。


如果说禁令让人感到无奈,那么十几天前,一位网友的爆料,则点燃了玩家们的怒火。


这位网友在微博透露:官方声称已经关闭了三年的临沂网瘾中心,突然传来一阵孩子的哭叫声,他将这段哭叫声录了下来。



临沂网瘾中心,这个闻名全国的“网瘾治疗中心”,曾是用来对“网瘾少年”进行“电击治疗”的场所。大力推崇“电击治疗”的杨永信教授,正是在这里名声大噪。


2008年,一部在央视播出的纪录片《战网魔》将杨永信和《魔兽世界》推向了风口浪尖。


随后,《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媒体记者发表文章对网戒中心的丑恶真相进行披露,电击疗法成为了杨永信的代名词,网友们给杨永信取了“救世萨满”、“磁暴步兵”、“百万伏特”之类的绰号,而知乎网友更是给了临沂网戒中心一个写实的名字:


一座崭新的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



2009年《新闻调查》做了一期《网瘾之戒》,对临沂网瘾中心进行曝光


事情被爆出后,国家卫生部向山东省卫生厅发布通知,明确禁止使用电刺激方式治疗“网瘾”。而杨永信本人当时除了逐渐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以外,没有受到任何法律上的制裁。


直到2016年,一篇《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文章再次引爆了网络,人们愤怒了。大家发现过去8年了,杨永信和他的临沂网戒中心依然能快活地、变本加厉地,给无知家长送来的“羔羊”随便电击上1小时。


随之有关部门通报。临沂网戒中心被关停。


今年10月22日的那条视频曝光几天后,临沂市相关部门通告:“我们初步了解,有个女孩因为便秘大哭”。


澎湃新闻于10月25日探访临沂四院发现:网戒中心被除名,但杨永信仍标注“擅长网戒”


我们无法得知,视频被曝光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可以确定的是,“杨永信”们能够生存下去,而且活得很滋润的土壤,依然存在。


10月25日,知乎网友@温柔发表专栏文章《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揭露了南昌豫章书院以体罚、殴打、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劳动等手段剥削虐待学生,差点导致学生自杀身亡。


想说明“杨永信”们是在依靠傲慢与偏见进行牟利其实很简单,只需要问他们一个问题:


为什么有那么多玩麻将上瘾的人,赌到倾家荡产,却没有人电击治疗“麻将瘾”?为何同样是游戏性质,麻将是国粹,而电子游戏却是“鸦片”?


因为强调下一代要无条件服从自己的“父权”,因为可能存在的顽固势力,“杨永信”们总是在看似沉寂一段时间后,又重新兴风作浪。


而主流社会对电竞、对游戏的傲慢与偏见,也很难因为亚运电竞赛场上的两金一银、因为S系列赛的热血沸腾而马上烟消云散。


所以,我们依然不能忘记:这些年里,在一部分少年因为电竞而弯道超车迎接生命美好的时候,还有相当一部分少年被送去给杨永信做了捆绑电疗。


学过历史的朋友一定记得:15世界末,一支从大西洋出发的船队第一次绕过了好望角,开辟横渡大西洋到达美洲、绕道非洲南端到达印度的新航线,开辟了大航海时代。


作为一名青年LOLer,我特别希望IG的夺冠也会开辟中国电竞的大航海时代,起码触动更多心存偏见的家长,即使不支持孩子从事电竞,也不至于因为他玩玩游戏就想给他来一顿“电疗”。


在这个与王思聪一起狂欢的夜晚,“杨永信”们或许正在暗中观察,对无法阻挡的大海航海时代咬牙切齿。


在他们彻底溃败之前,我们仍需保持警惕。


>> 热文 <<


阿里影业|腾讯|万达传媒

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光线传媒|博纳影业

北京文化|欢瑞世纪|新丽影视|耀客传媒

完美世界|正午阳光|阅文集团|中影

蓝港影业|映美传媒|圣世互娱|嘉行传媒

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A站|B站

 

>>招聘信息<<

招新媒体主笔、运营、实习生等,点击查看!

发送“姓名+职位”和个人简历至邮箱:hr@entbang.com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