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尘封';?>

首页 / 美文

致敬1994 ,华语音乐史上永难再现的一年

By 天下尘封 •  2018-10-28 08:03 •  6次点击 短消息

作者: 令狐空 

来源:淘漉音乐(ID:taolumusic)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对于全世界的影迷而言,1994年是一个神圣的年份。正值电影诞辰百年之际,各路导演大显神通,上演了一部部精彩绝伦的影片。


在豆瓣评分前五的电影中,居然有三部来自此年。《肖申克的救赎》排行第一,《这个杀手不太冷》排行第三,《阿甘正传》位列第四。


▼《肖申克的救赎》海报


▼《这个杀手不太冷》海报


除此之外,还有影史动画奇迹《狮子王》,凄美悲壮的史诗《燃情岁月》,让昆汀封神的《低俗小说》,助金凯瑞成为喜剧之王的《变相怪杰》。


▼《狮子王》海报


▼《低俗小说》海报


我国的电影人也激流勇进,递交了多部旷世的佳作。


张艺谋的《活着》,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他们都在这一年创造了巅峰。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东邪西毒》中的张曼玉


▲《大话西游》中的经典片段


面对着如此多的经典,我们情不自禁地身陷其中,那感觉如同一场热恋。


眼睛时而专注,时而温情,时而落泪,竭力抵挡着睫毛的下沉,只为了多看几眼。


不过,今天我们要聊的并非电影,而是另一个值得重视的领域。


1994年,不仅仅是电影年那么简单,它同时也是音乐的大年。


甚至可以说,它是内地乐坛有史以来最具突破性的一年。



红磡之绝唱——魔岩三杰


“摇滚灵魂,震爆香江!”


1994年12月17日晚上8点,窦唯、张楚、何勇以及作为嘉宾演出的唐朝乐队,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了《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



没有华丽的衣裳,没有劲爆的歌舞,没有熟悉的巨星,谁也不知道这场演唱会能开成什么样。


多数歌迷的入场,也仅仅是对内地新音乐的好奇。


何勇对其他二人说:“要做好开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最后一场演唱会的觉悟。”



然后,进入演唱会的每个人,都有幸书写了历史。


窦唯吹着笛子的英姿,张楚坐在凳子上的演唱,何勇海魂衫配红领巾的造型,唐朝乐队那经典的甩发。



他们恍若天神降世,全都化成了永恒。


红磡体育馆历来要求观众坐下听歌,但在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唱会中,所有人都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似乎不站起来,就是对旋律的侮辱。



在虎吟般激荡的歌声中,他们舞动着双手,大声地嘶吼,不断地跳跃,有的甚至站到了椅子上。


连见惯大场面的媒体和维持秩序的保安,也加入了激情的队伍中。


这场演唱会也吸引了众多香港顶级艺人和世界媒体,四大天王、Beyond、王菲、黄秋生等人悉数到场。


据说黄秋生在听歌时太过投入,当何勇演唱《垃圾场》时,他狂奔着把衣服撕的稀烂。



▲歌手何勇


当演出结束后,有一半的椅子被砸坏。许多歌迷仍不愿走,哭喊着窦唯、何勇等人的名字。从来没有一场演唱会,能引起歌迷如此的疯狂。


在香港,几乎没有一场演唱会像这样疯狂。


香港媒体也史无前例地连续3天以头版报道了演出的盛况,高度赞扬着内地的摇滚。“中国摇滚,袭卷香港”、“红磡,很中国”。


那是中国摇滚史上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中国摇滚的时代来了,而如今,魔岩三杰却早已离开音乐很久了。


△窦唯


演唱会,在香港人的字典里,向来是一种感官的刺激,人们在声光舞影中追求着欢乐。


然而,这场演唱会却震撼了每一个人的精神,通过摇滚接近了音乐的本质。


窦唯在演唱前曾经说道:


“我当初的想法是,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但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就作了一个梦,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活在梦里,为了这个梦想去做事。


我自己也一样,是活在梦里面。”


94年红磡演唱会,正是一场极致的梦。


这不仅仅是香港的摇滚夜,更是属于所有华人的摇滚梦。而为了这场梦,内地音乐人早已付出了太多。


△《噢!乖》窦唯1994年红磡体育馆


清风徐来,民谣传奇


如果一个人遵循自己的内心活着,不是活成疯子,就是活成传奇。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梦中的世界嫦娥对饮、北斗酌浆、御剑千里、太清游赏。


然而现实是一盆冬天的冷水,把人浇得身心俱凉。



▲杨钰莹


就像电影《北京乐与路》中的台词:“北京摇滚乐的特点是什么?”“穷。”


相较于港台成熟的音乐机制,早期内地的乐坛缺乏盈利模式。


不仅仅是摇滚,所有音乐人都在梦想的支撑下艰难生存。尽管举步维艰,但他们从不言弃,步步为营徐徐前进。


在经过多年的摸索学习后,内地终于掌握了造星的原理。


他们成功突破了港台的包围,捧红了许多歌手,更探索出了自己的道路。在1994年,达到了空前的繁荣。



▲林依轮


这种繁荣首先表现在唱片公司,大量唱片公司的出现为内地音乐带来了无限可能。


1994年1月,京文唱片的前身北京京文音像公司成立。


这家公司集制作与发行为一体,打破了以往国营音像企业的僵化机制,开创了民营企业进军乐坛的先河。


▲零点乐队


▲鲍家街43号


他们不仅引进了港台和欧美的优秀专辑,开拓了国人的视野;更大力支持内地原创音乐,挖掘了众多优秀的艺人。


比如著名的组合“零点”、“鲍家街43号”,以及极具个性的歌手韩红。


在京文唱片之外,“美卡音像”、“汉唐音乐”、“字母唱片”、“红星生产社”等也纷纷建立,这些唱片公司共同成就了内地音乐百家争鸣的格局。




在流行乐坛,内地渐渐向港台看齐,创作了大量经典。


比如杨钰莹的《星星是我看你的眼睛》,李春波的《一封家书》,林依轮的《火火的歌谣》,孙悦的《祝你平安》,甘萍的《大哥你好吗》。


毛宁和杨钰莹还在那一年组成了“金童玉女”组合,两个本来就极火的歌手组合在一起,燃烧出一片更壮观的云霞。


无数青年,将他们的海报挂在了墙上。


▲金童玉女组合


▲毛宁杨钰莹合唱《心雨》


然而更妙的是,内地乐坛在无意之中开出一朵奇花。


1994年1月2日,大地唱片公司推出了第一张“校园民谣”概念的歌曲合辑——《校园民谣1》。



没有大规模的宣传,也没有华丽的封面,甚至连命名都显得那么随意。但没过多长时间,校园里到处都在传唱。


专辑中,《青春》、《流浪歌手的情人》、《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广为传唱,《同桌的你》几乎登上了当年国内所有流行歌曲排行榜的榜首。



虽然内地音乐人早在1979年就引入了台湾民谣,但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内地民谣都没有发展壮大。


如同一条冰冻的河流,我们看不到水流激起的浪花。


直到一个叫高晓松的年轻人出现,这种情况才突然改变。


▲年轻时的高晓松


他将自己追逐诗与远方的青春,全部填词谱曲。然后,在朋友的引荐下,卖给了大地唱片,于是开启了一个时代。


《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青春》、《那天》、《故事里的树》、《等人就像在喝酒》等。


在当时,听歌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乐趣,老狼成为了校园内的第一偶像。



这些歌曲仿佛拥有生命,有的像初恋,有的像挚友,有的像恩师,有的像池边的柳,有的像耳畔的风。


听歌的感受如同大大的拥抱,温暖而美好。


不仅仅是校园,街头巷尾广场公园到处都有歌声响起。


甚至有一次,高晓松和朋友到北京的郊区游玩,听到一位田野里的大爷也在唱着“谁为你做的嫁衣”。


▲艾敬


那一年,老狼和高晓松几乎拿遍了国内的奖项,甚至如果是第二名都懒得去领奖。


校园民谣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内,成为了一种全民热议的现象。


如今再听这些民谣,我们仍然会沉迷于过往。


那些飘散在空中的音符,分明是青春的碎片,进入耳朵后慢慢爬入大脑,又凝聚成青春的模样。

 

多年以后,老狼和高晓松都改变了外貌,但那些校园民谣仍然是青涩外表。每次听起,就回到了旧日的时光。



震颤骨头的声音


当然,1994年最激动人心的还是摇滚。


与校园民谣的横空出世不同,内地摇滚在经过多年的奋斗后终于长出了翅膀,翱翔在了九天之上。


1986年5月9日,崔健穿着一身农装,裤脚卷的一高一低,走上了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世界和平年”演唱会舞台。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从此,中国摇滚宣告了诞生。


流行音乐让骨头酥麻,摇滚音乐却让骨头震颤,它强烈的节奏如同一把烈火,将人体内的激情统统点燃。



这种豪迈狂放在刹那间征服了无数人,在短短数年间,内地诞生了许多摇滚歌手及组合。


黑豹乐队、ADO乐队、呼吸乐队、唐朝乐队、眼镜蛇乐队等,纷纷纵马而来,唱出了许多经典歌曲。


而到了1994年,中国摇滚迎来了一场总爆发。


5月份,“中国火音乐制作”发布了三张专辑:


窦唯的《黑梦》、何勇的《垃圾场》和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由于3位歌手同属于魔岩唱片,因此被称为“魔岩三杰”。



窦唯的《黑梦》,是他离开“黑豹乐队”后的首张个人专辑,充满了黑色的迷幻色彩。


整张专辑就如同窦唯一样幽闭而自恋,更像是他在深夜的挣扎与呐喊。


《黑色梦中》、《悲伤的梦》、《噢!乖》,这些早已成为了一个时代。《高级动物》中连用48个词形容人类,更是乐坛前古无人的创举。


▼黑豹乐队


至于那句:“噢,我的天!高级动物!地狱天堂皆在人间!”


每次听到,都感觉是来自来自天外的慨叹。人类自身充满了各种矛盾,除了慨叹实在难以定义。


《垃圾场》,是何勇唯一的一张专辑。


这张专辑汇聚了何勇数年的心血,每首歌都来源于他真实的经历。当这张专辑横空出世后,震惊了摇滚的世界。


▼歌手何勇


一首首歌曲,就如同他的性格般犀利似剑,深情似火。《垃圾场》、《钟鼓楼》、《姑娘漂亮》,至今仍是无数人念念不忘的佳作。


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同样是一张超级大碟。这张专辑更侧重于时代的描绘,充满了人民的气息,为我们保留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歌手张楚


“鲜花的爱情是随风飘散、随风飘散、随风飘散,他们并不寻找并不依靠,非常地骄傲。”


虽然孤独可耻,但他想要像鲜花一样美丽,有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哪怕跌落人们脚下。


除了魔岩三杰之外,这一年还有许多摇滚大事件。


 

由红星生产社发行的《赤裸裸》,是郑钧的开山之作,一经发布就火遍全国,专辑正版销量超过100万张,横扫了五十家电台排行榜榜首。


获奖无数的他,风头一时无两。


内地摇滚第一人崔健,发布了第三张专辑《红旗下的蛋》。


这张专辑包含了爵士、民谣、说唱等多种元素,被誉为中国摇滚史中最饱满的一张唱片。



眼镜蛇乐队的首张专辑《HYPOCRISY》发行了欧洲版,他们前往德国、荷兰、瑞士举行了三十场巡回演出,引起了欧洲媒体的广泛关注。


“黑豹乐队”则在这一年闯进了日本,他们签约了日本的JVC唱片,成为了首家签约日本公司的中国摇滚乐队。


公司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光芒之神》,重新缩混后于日本发行。


▲歌手王磊


一个叫王磊的南方歌手,发布了《出门人》。


虽然这张专辑名气较弱,但却在那个北方摇滚的天下,树起了南方摇滚的大旗,江湖上甚至给了他“北崔健、南王磊”的盛名。


在个人专辑横行的1994年,还有数张合辑和一位未来巨星的登场值得关注。


红星生产社发布了国内第一张原创摇滚合辑《摇滚冲击波》。


▲超载乐队


汇聚了黑豹、超载、轮回、眼镜蛇、指南针、呼吸乐队等乐队的成名曲,将内地原创摇滚音乐推到了风口浪尖。


“清醒乐队”主唱沈黎晖召集人马制作的《摇滚94》,摇滚制作人老哥的《摇滚北京II》,以及南方摇滚人的首次集结《南方大摇滚-太平洋一号风暴1994》,都获得了不错的口碑。




10月的时候,由于乐队解散,许巍来到了北京,慕名拜访了红星生产社,良好的音乐氛围让许巍异常感动。


他发行了单曲《两天》、《青鸟》,成为了冉冉升起的音乐偶像。


当时的红星生产社就如同一个灯塔,吸引了众多才华横溢但缺乏门路的音乐人。


▲天堂乐队


后来公司签约了田震、小柯、希莉娜依、天堂乐队、麦田守望者、眼镜蛇乐队等优秀艺人,堪称华语音乐的乌托邦。


而到了12月,内地摇滚人前往香港红磡举办了演唱会,获得了空前成功。


人们纷纷认为这是内地摇滚辉煌的序幕,却不料成为了难以逾越的巅峰。


旧浪逝,新浪起,年轻的一代,渐渐忘记了魔岩三杰,甚至不知道中国摇滚的辉煌岁月。


▼“魔岩三杰”的光辉岁月


港乐的金曲流行年


比起内地来,港台地区的音乐制作更加成熟。他们拥有完善的工业体系,分工明确种类齐全,就像流水线一般,批量制造着流行歌曲。


1994年,对于港台来说,同样是值得铭记的年份,甚至能称为流行音乐的巅峰年。


香港有著名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顾名思义,就是把奖项颁发给最火热的10首歌。


但在1994的颁奖典礼上,居然破天荒地有12首歌获奖,可以想象当年香港乐坛的繁荣。


自从1992年四大天王命名后,四位天王就攻城略地所向披靡。1994年,天王们同样战绩辉煌,继续垄断着各个颁奖典礼。


这一年,张学友的演唱会门票价格打破记录,刘德华电影音乐双线突进,黎明的唱功进步明显,郭富城则形成了劲歌热舞的风格。



张学友的《饿狼传说》、《这个冬天不太冷》。


刘德华的《忘情水》、《谁人知》。


黎明的《那有一天不想你》、《蓝色街灯》。


郭富城的《狂野之城》、《铁幕诱惑》,都是传唱的佳作。


在天王们意气风发的同时,另一位女歌手也同样耀眼,抢走了不少天王的光彩,她就是王菲。


王菲在这一年发布了4张专辑,其中国语专辑《天空》尤其成功,持续占据23周台湾金曲龙虎榜销售榜前10名,亚洲累计销量突破了300万张。



这一年,王菲弃用艺名“王靖雯”,从此专辑上都印着王菲的大名。


她在香港红磡体育馆一连举办了18场演唱会,打破了香港歌手初次开演唱会的场次纪录。


凭借着傲人的战绩,王菲成为了公认的天后,甚至被称为东南亚第一天后。也难怪当时的王菲在采访时会感慨“我现在最大的烦恼是,太红了”。



这一年,还有些飘零的伤感。当黄家驹93年去世,Beyond乐队与滚石唱片签约,发布了粤语专辑《二楼后座》。


这张专辑延续了以往的风格特色,只是每次听来都让人唏嘘。


在天王与天后之外,香港乐坛仍然璀璨夺目。


彭羚的《让我跟你走》,许志安的《向全世界说爱你》,叶倩文的《女人的弱点》,李乐诗的《终有一天感动你》,都是当年的金曲。


▼Beyond《二楼后座》专辑


台湾乐坛,爱意绵绵


最后,再讲一下台湾乐坛。


很长时间以来,台湾乐坛都是华语乐坛的领袖,在90年代,它的光芒暂时被香港压制,但仍然非常繁荣。



当内地乐坛摇滚大行其道时,港台也有属于自己的摇滚,香港有Beyond,台湾有伍佰。


伍佰被称为摇滚诗人,他在这一年发布了经典专辑《浪人情歌》,同名主打歌成为了伍佰的代表作。


“不要再想你,不要再爱你。让时间悄悄的飞逝,抹去我俩的回忆。对于你的名字,从今不会再提起。不再让悲伤,将我心占据。”


字字行行,都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惆怅。


▼歌手赵咏华


世间最浪漫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赵咏华的歌曲《最浪漫的事》为我们道出了答案。听这首歌如同在夏日的午后,悠闲地躺在摇椅上晒太阳,暖洋洋,懒洋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曾经慢慢变老很可怕,听此歌后才发现如此美好。



情歌王子张信哲则推出了专辑《等待》。


由李宗盛创作的主打歌《别怕我伤心》,成为了张信哲流传最广的歌曲之一,如同桃花潭水一般的深情打动了无数歌迷。


歌坛浪子王杰发布了两张国语专辑《只要说你爱我》、《候鸟》,这两张专辑堪称王杰在90年代的经典制作。


▲王杰


歌曲风格保持了一如既往的伤感,令人魂引肠断。


除此之外,巫启贤的《太傻》,吕方的《多爱你一天》,陈淑桦《爱的进行式》,裘海正《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等,都是当年台湾乐坛的经典。


▲巫启贤


此情可待成追忆


“我认为最深沉的爱,莫过于你离开以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


鬼使神差,不知不觉,1994居然已经是24年前。那一年,有太多的经典影片,也有太多的经典音乐。



1994年,就如同一场大雪,每一片雪花都是精妙的台词,每一个雪人都是洁白的音乐。


放眼望去,万里飘雪,举手可摘台词,伸手可戳音乐,我们被各种传奇包围。


尽管24年过去了,仍然有无数人将它们思念,并随着时光的流逝愈发深沉。我们的行为,或狂野或风雅,处处有音乐的影子。


我对蝉说:下次相见已是来年;蝉对我说:下次相见已是来生。


也许,在音乐面前,我们就是可怜的蝉,很难再碰到下一个1994年。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放大音量吧,用最高的声音吹走成熟的岁月,将我们带回那一年。就像高晓松所说:

 

“雄鹰只在电视里飞翔,豪侠仅存于酒后的呓语。利剑悬于博物馆,即使你拥有了它,又能刺穿什么?开大所有的音量,再开大,这将是我们最后的勇气。”


风流人物俱老矣,此情可待追万年。


「白话图解周易,读懂上古智慧

《图解周易大全》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