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帝';?>

首页 / 美文

《幻乐之城》:抛砖只为引玉,青年导演的一次破圈狂欢

By 森帝 •  2018-10-12 08:03 •  5次点击 短消息



导语

背负着“中国电视新物种”的美誉而来,留下一部部为人津津乐道的作品而去,伴随着近三个月的幻想和挑战,《幻乐之城》的“冒险之旅”行至尾声。


或是盲童世界的色彩斑斓,或是另类视角中的人文关怀……很意外,从幻乐舞台上的第一部作品开始,那些观众以为的MV式影片从未出现,天马行空、脑洞大开的元素被自如的运用在每一部影片当中。明明是一档音乐创演秀,却在唱演人和导演的联手演绎下,处处都充满着令人惊喜的反转和悬念。


作为湖南卫视综艺阵容的一张王牌,《幻乐之城》在带来一场场视听盛宴的同时,最大的惊喜或许就是一群曾经不为人知、如今征服观众的“幻乐导演”。


回望过往的十一期节目,有的是未拍过院线片的青年导演,有的是扎根行业多年的MV导演,那些长居幕后、常被遗忘的青年导演们的朝气蓬勃、奇思妙想,在幻乐舞台被空前释放。



诚然,放在整个文娱领域来说,音乐节目不过是一道“配菜”,但对一个行业而言,一群苦苦追梦的幕后人员,通过《幻乐之城》收获一次闪耀的机会,让观众知道,在这一张张或许陌生的面孔背后,到底藏着怎样一群追梦的文艺匠人,那么它便值得一道“满汉全席”的价值。


幻乐魔法,成长加速


“如果我能说话,我想告诉她,无论你去哪儿,我会一直等你”,伴随着稍有哽咽的歌声,当李沁在视角书上写下这句话,一场八分钟的“崇拜”落幕,有多少观众在电视面前泪流满面、久久回味?


有些不可思议,有一天,观众竟然可以在音乐节目中看到一只“流浪狗”的“辗转人生”。


第八期节目中,陈映之导演和李沁合作的《崇拜》激起千层浪,播出当晚,无数好评纷涌而至,#看李沁演的狗看哭#飚至微博热搜榜首。



但有趣的是,在故事成型之前,《崇拜》的切入点是“爱情”。


从爱情到流浪狗,跨度之大,不可思议。而这样神奇的色彩,在第四期节目中,陈导已经有所展现,娄艺潇的《好想他》中,一部承载着追梦少女的彷徨与迷茫的电梯在各个空间穿梭,让观众在情感的背后也再度见识到了“技术”于“艺术”中的精彩。


而这恰恰是《幻乐之城》最大的魅力——一个原点,但360°皆是方向。唱演嘉宾所提供的五花八门的“创意原点”,在幻乐舞台之上变幻莫测,最终在导演团队的妙手生花中汇聚成短短八分钟的意想不到。


幻乐发起人梁翘柏在节目中提过,《幻乐之城》的效果对标的是《爱乐之城》和宝莱坞歌舞片。所以,《幻乐之城》检验的不仅仅是唱演人的能力,更是对决定最终效果的导演的创意和执行力的考验。



作为首期节目中《虹·光》的导演,沙维琪在节目播出之前,转发了一条《幻乐之城》的微博,“我有点紧张”,他写道。


四首民歌、一镜到底、同时还有难以把控的小演员,集合了最难拍摄的多种元素,在排练时的每一分,沙维琪都处于紧绷至极的状态。


但当“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的歌声响起,观众们的思绪随着故事中小男孩一起进入到寻找幸运花的梦之旅,从苏州的竹林小巷迈过新疆的茫茫沙漠,飞跃到蒙古的大草原......雷佳在梦中为盲童编织的彩色童年,也五彩斑斓的烙刻在每一个观众的眼中和心上。


“最初抽取到雷佳老师的民歌的那一夜,我是在椅子上过的,终于找到故事切入点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节目成功播出后,自称“谐星”的沙维琪终于可以放心谈谈当初的崩溃和挣扎,“焦虑的吃不下睡不下”,洋洋洒洒的几千字中,讲述着他的迷茫和感谢。


但在文章的末尾,沙导写到:“我要去挑战下一期节目了”,于是,在第四期和俞灏明的《少年心气》中,沙导有了再一次的“崩溃”,观众有了再一次的感动。



或许这就是《幻乐之城》的“魔法”,它让导演筋疲力尽,但也让导演在一次次的压力下激发潜力、欲罢不能。


幻想织梦,城池圆梦


当危笑让朱一龙在《丑》中褪去取宠的命运,在苍茫中拥抱着微弱却动人的温暖;当陆可让尹正在《X先生的梦》中挥一挥手,将背影和香港的传说留在上一个世纪;当麦子让窦靖童在《幻月》中捞着一个虚无缥缈的月亮,在雾里看花也在追寻自己……不仅仅是陈映之和沙维琪,在幻乐舞台上,观众见识到了太多让人意想不到的青年导演。



今年两会,有导演呼吁:“现在中国电影的当务之急是要把年轻导演扶植好。”


导演,这个带着梦幻光环的标签,是时间和空间的艺术,但同时也是市场和资本下的一份谋生职业。长于千禧年代的青年导演,往往有着更为独特、鲜明而又不被大众市场所熟知的风格,他们是梦想世界的冒险家,但同时也是流量市场的牺牲者。


对于起步阶段的青年导演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现在影视行业里最普遍情现象是,有名气的导演被资本追逐,档期排到了四五年后。新生代导演面对影视场的“狰狞獠牙”,“害怕自己没有片子拍,怕自己不被同行认可,一直活在别人的节奏和别人的眼光里,活在大城市的节奏里”的现象从不罕见。


当这份职业难以为生,又有多少才华横溢的青年导演一路不被看好,走向放弃。


《幻乐之城》总导演安德胜曾经公开表示:“我们节目大部分导演是新生代导演,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能够为未来电影市场挖掘一些新的力量。”



所以,在这样一个华丽的“城池”上,那些初出茅庐的青年导演们,终于可以用他们的“幻想”和“才华”织就一个无与伦比的梦。在《好想他》中,陈映之和娄艺潇将一位女性的挣扎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一碗面》中,张末和佟大为、关小悦用细腻的镜头和表演串联起一段情侣的相爱相守。把持大局的导演和有着说不尽想法的唱演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冷静与热烈的碰撞,最终成就了《幻乐之城》中一场场奇思妙想的梦。


初播之时,《幻乐之城》常常不被理解:吃力不讨好,有意义吗?


当大多国产综艺陷入桎梏,《幻乐之城》一定要用新形式讲自己的故事,“任性”的破釜沉舟;当导演被种种因素捆绑,《幻乐之城》一定要用青年导演讲那些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执拗”的告诉世界:他们的坚持,无可替代。



速成时代,耐心大考


当然,《幻乐之城》对于青年导演而言,是一次机会,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艰难挑战。


三十二天拍摄一部仅有八分钟的短片,看似轻而易举,尤其是在资本的泡沫下,囿于技术与工具的统治力,抠图、绿幕甚至是替身皆是辅佐的“群臣”。但艺术其本身的仪式感却被抛弃,速成作品屡见不鲜,职业导演却渐渐成了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活”。


与一部长篇幅的影视作品拍摄不同,《幻乐之城》虽仅仅只是一部八分钟的短片,但却是一次与压力的竞赛。与陈映之导演合作《崇拜》的李沁在节目过后有感而发:“整个过程压力很大,像升级打怪闯关一样,每天需要解决各种各样不同的问题”。



从前期主题的讨论,到现场摄影、灯光、配乐、音效的环节的筹备,再到直播时演员、导演、工作人员马不停蹄的相互配合“无后期”的一气呵成,除了是一次对唱演人的考验,更是一次对导演个人业务水平的“大考”。


上期节目播出后,由欧豪出演的《临时演员》的导演蒋卓远在微博上洋洋洒洒写了近三千字,讲述了他在《幻乐之城》的“倒霉之旅”:抽签到15万、C资源;四个提案,被否决三个;喜剧思维,在首次排演时宛如一场“灾难”……他形容自己是无知者无畏,《幻乐之城》“岂能是用一个难字就能概括的”。


但或许从来没有一档综艺节目像《幻乐之城》一样如同“照妖镜”一般直观的展示着幕后种种。那些不为人知的幕后像是电影片尾的“彩蛋”,通过《幻乐之城》,放映着一句简单的“action”背后,有着导演怎样的付出。


沙维琪在第一期被《虹·光》“折磨”过后,又再度毅然决然的回到这个因为压力过大瘦了不少而被他戏称的“减肥节目”,继续吃着“速效救心丸”被“少年心气”的俞灏明“折腾”到心悸;第二期由韩雪出演的《焚心》的导演马志宇因为小小的失误,一向儒雅冷静的他在现场却微微哽咽,为自己未能呈现最完美的作品,未能给予奉献了精彩演绎的韩雪同等的回报而愧疚……对于演员而言,导演是“主心骨”;对于《幻乐之城》的导演而言,他们更是唱演团队的“安全感”。



人们常说,“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而对于导演而言,一部作品从想法变成影像,又何尝不是一次灵感碰撞后的“心动”?


而下一次的“心动的信号”,被《幻乐之城》留在了湖南卫视10月19号周五晚八点。王菲、那英、赵薇的同台,再度升级的幻乐舞台,不断上演的“一出好戏”即将纷沓而来。




争议|周迅的“少女脸”,怎么不灵了?

观察类综艺的春天,要来了?!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