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飞羽';?>

首页 / 体育世界

电竞,不是想学就能学

By 枫飞羽 •  2018-10-07 23:04 •  8次点击 短消息


儿子17岁时,张宁被迫站到一个三岔路口。


张宁曾经设想过很多种孩子的未来,读师范学校,以后做一名老师;还可能大学毕业后考公务员,进入政府系统。总之,和很多父母想法相差无几。


但是,有一天,孩子对她说,自己想成为一名电竞队员,靠着打游戏比赛为生。


生于1970年代的张宁这才发现,自己和丈夫忙于工作时,孩子已经沉迷于另一个世界了。对这个新的世界,她几乎一无所知。


于是,她面临三个选择,前两个,是此前很多家长都会采用的,以家长之强势,逼迫孩子继续上高中,读大学,按照父母的期待去做;或者如亲友建议,把孩子送去那种封闭学校,通过军训等手段,让他戒掉所谓的游戏网瘾。


张宁最后选了第三条路,她放下了自己那些期待,让孩子休学,送他去电竞培训班,专门学习打游戏。了解之后,她发现,原来电竞培训已经如奥数、英语培训一样,悄然在全国各地出现。政府显然也意识到这个市场有着巨大的需求,也开始介入其中。


“我第一次发现,那么多的人搞这个东西(电竞培训),还有香港和加拿大来的孩子。”张宁说。


配角


张宁是云南一个小镇上的医生,周围同事的孩子都是“学霸”,她决心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小学读最好的学校,小升初,她和丈夫在当地最好的初中附近花二十万买了学区房。虽然每月工资还没捂热就交了房贷,但未来的一切都是清晰的——“读个好高中,考上重点本科,考个公务员,(人生)看得到头才觉得安全。”


2017年的一天,儿子和他聊天时,忽然很认真地说,他要去当电竞选手,参加亚运会,当运动员,他要为国争光。张宁听完感慨:“我的天!好大的梦!”


当年4月,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发布消息:电子竞技将加入2017年亚洲室内武术运动会、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并且将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中国电竞到现在发展了十多年,早已经从一个网吧自发的比赛项目,变成一个巨大的产业。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2016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测算,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的市场规模达到了504亿元。艾瑞的相关报告则显示,2016年电竞整体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7亿。到了张宁听到儿子要走电竞路的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同比2016年增长了104.9%,14亿中国人口里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是电竞玩家。



电竞市场虽然在快速发展,社会对电竞的态度的变化,却仍然缓慢。张宁所在的那个云南小城,人们对待游戏的态度,和很多地方相仿,“玩游戏的孩子,别人都认为都是坏孩子”,张宁说,一度她和丈夫都接受不了儿子的这个想法,父子之间还爆发过激烈的争吵,儿子摔门出去。


为了向父母证明电竞也有前途,张宁的儿子曾邀请她去观看自己的一场比赛。她后来觉得,那其实是当地网吧协会组织的一场带有招商性质的会议,比赛只是主办方吸引人气的办法。


从头到尾,张宁坐在台下,一点也看不懂,只是知道,孩子所在的战队最后赢了,拿了冠军。但她毫无喜悦,反而很难过。


“感觉他们像是配角,就是帮会议去撑场面”,张宁向本刊回忆道,当时也是开完会,最后才给这些电竞选手颁奖。“可能(儿子)他们觉得是在为梦想奋斗,但我觉得在实现梦想之前,你要生存。我仍然不知道他将来会走到什么地方去。”


课题


2015年,一个叫袁哲东的年轻人,在南京开了一家电竞培训机构,“笃信电竞”。


“我自己也是老一辈人口中的网瘾少年”,袁哲东接受本刊采访时说,但是,作为真正了解游戏,了解电竞的人,他觉得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不同的。“沉迷于网络游戏,是一种逃避的心态,不愿意接受外面的那些让自己感到痛苦的事,在游戏里找到自己内心精神寄托。(而电竞),是一种比赛,有一种想赢的心态。这不是一种情况。”


政府也意识到了电竞的巨大影响力。2016年,教育部公布了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设置管理办法,增补了13个专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下的体育类。


教育部门的态度,显然给电竞培训机构更大的鼓励,这之后,像蓝翔技校、北大青鸟等传统的技术学校,也纷纷开办相关专业。据北大青鸟招生人员介绍,他们除了开办全日制的电竞培训班,还会在暑期开办针对中学生的兴趣班。


蓝翔技校在官网上绘制了一片蓝图:“电竞行业人才缺口已超百万,人才供不应求……毕业保送就业,不存在失业,毕业=就业!优秀学员各俱乐部与公司抢着要!”


这之后,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体育学院等高校,都开始陆续设置电竞学院或者电竞专业。比如2018年,上海体育学院就开始招收电竞方向的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学生。通过艺术招生途径报考这些院系,对文化课要求相比普通高考要低。


连北大这样的顶级学府,都开设了与电子游戏相关的课程。2017年,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陈江面向全校开始讲《电子游戏通论》。


“在看得到的未来,游戏应该是大众非常主要的娱乐形式,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陈江说,单以市场体量论,游戏的市场体量,已经超过电影。所以,对人们来说,游戏已经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课题。“像北大学生,毕业后,去政府部门,可能会面临如何管理游戏,如何制定法规;去心理机构,可能会遇到孩子游戏成瘾的问题;哪怕工作与这些无关,生活里,自己的孩子一定也会玩游戏。”


在开设这门课之前,陈江还曾去查询国外的情况。“结果发现,南加州大学有十三四个学位,全部和电子游戏相关”,陈江说,从学士学位到MBA都有。此前他还担心,自己在大学讲电子游戏是否过于前卫,结果国外同行已经走得更远了。


残酷


网上一查,张宁才发现,原来电竞培训机构已经这么多。虽然她一点也不希望孩子走这条路,但又从孩子身上看到自己。因为母亲是医生,张宁也选择了医生的道路,她很后悔,如果当时能按照自己意愿,她想选个英语旅游专业,“我喜欢去看世界,但医生整天这样关着。我们当时只有一个选择,毕业出来,有工作,有饭吃就行,”张宁说,“我希望自己孩子年轻的时候,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张宁做了个艰难的决定,让孩子休学,开始带着他参加电竞培训班。孩子玩《英雄联盟》,她查到成都有这样一个训练营,就一起去了。到现场一看,住宿条件很差,老小区,堆着好多烂桌椅,布满了灰,一个宿舍住两三人,通铺床,有次屋子里还飞进一只蝙蝠。


张宁听到旁边有一个孩子抱怨,这么破,怎么住人。扭头打量儿子,他一声不吭。对比之下,张宁越来越觉得儿子走这条路的坚定,“可是他越坚定,我越觉得没办法,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心里隐隐希望他还是考起大学。”


这是张宁第一次接触到电竞培训班,她看到竟然有很多孩子报名参加,有些人还是从加拿大、中国香港地区过来的。


这个训练营,其实是为了培训、选拔《英雄联盟》的选手。50个人里,选出一个人,其余人淘汰。一个月后,张宁的孩子被淘汰了,只能回家。第一次,她和儿子都感受到了这个行业的残酷,“这么多人,只能选一个”。


“说实话,这个行业里面,一期训练营,能有一到两个有天赋的选手已经很不错了”,袁哲东说,外人看起来,他们做的不过是玩游戏,实则很看天赋,“传统的行话叫老天爷要赏饭吃”。


张宁再次面临一个抉择:是让孩子参加艺考,通过特长招生,到大学读新开设的电竞专业,还是继续走电竞选手的路?通常来说,电竞选手的黄金时期是在20岁之前,而如果读大学,即便是最短的专科,也需要三年。到时候他再走职业化的道路,就已经晚了。


2017年,张宁到上海参加培训,期间,她查到南京有一家电竞培训机构,可以让孩子走电竞艺考的路。她当即花144.5元买了一张车票,坐了两小时的高铁,前往了解。


南京这家教育机构显然很清楚家长的心思:拗不过孩子,但又仍然不想放弃让孩子读大学的愿望。于是,对方一直在围绕这个问题来说服张宁,把艺考说成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张宁觉得这家机构没有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没有选他们。不过她也意识到,孩子即便是学习电竞,也有很多选择。如果有天赋,可以做选手。即便做不成选手,还是可以做主播、做剪辑等等。曾经困难重重的一条路,看起来忽然宽阔了很多。


她在网上看到了袁哲东的“笃信”。这时候,“笃信”已经搬到了安徽芜湖。2017年,芜湖市政府和腾讯公司签署了一个框架协议,打算建设一座电竞小镇。有了政府加持,这个地方的电竞氛围,显然要更浓一些。


2017年8月,张宁带着孩子来到了“笃信”。那也是袁哲东第一次见这个孩子。“有点怕生,有点腼腆”,袁哲东回忆道,但是和他谈起电竞来,却又能感受到他身上的一种激情,他一直说自己就是想打赢比赛,说这些时,眼神和语气又都很坚定。


了解了张宁孩子参加比赛的一些情况后,袁哲东安排他做了些测试。“一是看他的游戏水平,另外也会看他打游戏的长期数据”,袁哲东解释道,根据这些数据和现场的发挥情况,他们最终判断,张宁的孩子,确实没有很好的天赋做职业选手,于是建议孩子参加艺考。


摸着石头过河


2016年9月,一直关注电竞教育的中教易未来文化传媒公司与北京师范大学亚太实验学校达成合作,对6至12岁的学生开展“电竞课堂”教育试点。


第一次开课时,学校有适龄儿童有200人,最终报名的人数为120个,在所有兴趣课程中报名人数排名第一,因机房课室的大小限制,学校从中挑选出30人最终上电竞课程。


据中教易未来的CEO黄晓天介绍,这些小孩的家长主要都是80后,“80后接触电竞比较多,对电竞的态度也好很多。我们不是教孩子玩游戏,防沉迷是核心。第二点才是告诉学生什么是电竞体育。”


一直以来带着孩子在电竞圈子里四处乱撞的张宁听到这个消息,非常赞同。“就应该早一点让孩子知道什么叫电竞”,张宁说,应该让孩子建立起对电竞的正确认识,“就像性的教育一样的,不要遮遮掩掩的”。


只是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就像张宁带着孩子摸石头,找方向一样。忽然火爆的电竞教育市场,也在找着各自的方向。


陈江在为北大学生准备课程讲义时发现,目前市场上,几乎没有成熟的教材,一切都得从零开始,而这个课程又涉及到管理、心理等诸多学科的内容,他只好一方面自己来讲,另一方面邀请游戏公司的专业人士、北大心理辅导中心的老师为学生讲述相关内容。


大学如此,专业的电竞培训也有类似困境。中教易未来CEO黄晓天2016年时开始组建团队,曾经编写了很多电竞教材,但只出版了两本,其他的只在国家版权登记中心登记,并不出版。因为电竞领域的更迭过于迅速,且需要大量的实践,有些教材出版了,并不能培养出专业的电竞选手和指导员,“出版了也没意义“。


他举了《英雄联盟》的例子。“比如说我现在出《英雄联盟》的教程,两个月以后,赛季刷新游戏版本都不一样,我出的东西完全用不了。因为英雄属性都不一样了,连召唤师技能符文全变了。那是俩游戏了,你说我做它干吗呀。”


《电子竞技》杂志记者杨直坦言,目前的电竞教育中,没有人掌握通用的电子竞技训练方法,也不知道从什么年龄开始训练合适,不像传统体育那么成熟。


“大家没有通用的训练方法,明确的筛选的标准。”杨直认为,“电竞教育也就这两年刚开始起步,现在还是一个摸索的状态。“ 


张宁最终让孩子留在芜湖,学习电竞知识的同时,也捡起文化课,开始准备艺考。她自己,也在了解电竞游戏的知识,有时候,还想让孩子带她,但“他看不上我,不耐烦“。张宁只好自己去网上搜索,向周围人请教,现在的她可以分清一些专业名称,知道游戏排等级,什么叫皮肤,有什么装备。


这两年,张宁对电竞的想法改变了很多,相比原本循规蹈矩的生活,孩子的选择让一切规划偏离了轨迹,虽然痛苦纠结过,但张宁有时候也想,经过这一段,她也算开了眼界,“知道了电竞这个东西,知道韩国也有(电竞),还有各种比赛。这世界上不都是跟我一样,每天读书上班下班,过着枯燥的生活。因为孩子,我知道了另外的世界。”(应受访者要求,张宁为化名) 


看天下431期封面故事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