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切';?>

首页 / 美文

曼森:我房间里有很多中国男孩头骨

By 阿切 •  2018-10-03 08:02 •  4次点击 短消息

距离操之神玛丽莲·曼森第十张专辑的发行越来越接近了,最近还在巡演途中的曼森接受了NME杂志的专访。

在访问中,曼森聊到了他的新专辑,当然也聊到了许多让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比方他的房间里放了许多非法的中国男孩头骨;比方他到底有没有跟Lana Del Rey睡过;比方他想像他刚刚过世的老爹那样打飞机打到死……

 

哪个让你更震惊?别少见多怪了,毕竟曼森说出什么言论来都不意外,下面的访谈中会有更多劲爆的等着你慢慢消化。


“我希望即使我看起来像是死了,人们还是想要操我。”玛丽莲·曼森(Marilyn Manson)用一种深沉而黑暗的语气慢吞吞地说着,他的声音就好像来自一个新鲜挖掘的坟墓之中。

 

我们在柏林的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进行了这次访问,而自称为“操之神(God of Fuck)”的曼森喝着没掺水的纯伏特加,穿着黑色的西装以及黑色的飞行员墨镜,苍白的手上有纹身,也有一颗沉重的银色戒指,他告诉《NME》他希望自己的拍摄会闪耀发光。

 

曼森是一个既粗暴又迷人的人,他是那种复古的好莱坞明星,就像格林童话里面经典的反派角色——上一秒他还在亲吻你的手背,下一秒他就可能威胁要杀死你。




自从曼森和他的乐队发行他们尖刻的工业金属处女作《Portrait Of An American Family》至今,已经过去了23年,这张专辑让他成为了巨星,一个著名的社会弃儿;而1996年的专辑《Antichrist Superstar》则让他正式加冕为世界上最知名的撒旦主义者。

 

这个原名为布莱恩·华纳的男人如今已经成为了前所未有强大的文化势力,就像他任何时候都可能会从你的电视屏幕上冒出来那样——在过去的一些年里,除了统治你的耳机以外,曼森也出现在了《混乱之子》、《女巫城》和《加州靡情》等一系列剧集中。

曼森在《混乱之子》中演出剧照


代表着时代精神的年轻音乐家们似乎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来自曼森的影响,贾斯汀·比伯已经将曼森以前的T恤设计当做了他自己的商品;水星奖得主Skepta骄傲的宣称自己曾经在英国时尚奖时和曼森一起玩过;说唱歌手Lil Uzi Vert则直接把曼森的脸庞挂在了自己身上——那个巨大的项链价值16万英镑。

 

在2017年,曼森似乎已经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前卫标志,但他的音乐呢?在他的第十张专辑《Heaven Upside Down》发行前夕,曼森自己站出来证明,他的音乐和围绕着他本人的那些神话已经疯狂同样重要。


以下为采访全文,黑体字为NME记者提问。

贾斯汀·比伯穿着曼森主题T恤


你听过新专辑了吗?

 

NME:是的,《Kill4Me》是我这张专辑里最喜欢的歌。

 

它是最讽刺流行歌曲的一首歌对吧?

 

NME: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我并没有打算让它成为一首歌流行歌曲。

 

我的音乐伙伴泰勒·贝兹也是一个变态的、黑暗的扭曲的傻逼。他为电影做音乐(《银河护卫队》、《疾速追杀》、《活死人黎明》),我们也试图在这张专辑中找到那种一首歌暗含故事的感觉,而故事就从歌曲里的某些点开始。

 

这是非常浪漫的,我写那些歌词的时候是把他们当做诗来处理的。我只是想说:“你愿意为我杀人吗?”这也是为了嘲笑那些我讨厌的歌,那些歌里面会有人在哭泣着“我愿意为你死去”。我不喜欢人们在歌词里面问问题,因为那非常的娘炮。


NME:你经常写浪漫歌曲吗?

 

我觉得这整张专辑都很浪漫,当然是一种独特的方式。

 

NME:所以你觉得《Heaven Upside Down》是你迄今为止最浪漫的专辑吗?

 

它是最现实主义的,当然它也是我最大和最激烈的一张专辑。

 

每个人都会说他们喜欢自己的新专辑,所以我可不会坐在这里说“我超爱我的新专辑”。但是这张专辑成为“即将要做的重要事项之一”,并不是以“我要拯救世界”或者“我他妈的才不在乎其他任何东西,我就是要嘲笑那些做不出这么牛逼专辑的音乐人”的方式,它也不会让我过去的任何专辑为自己难过,因为它们没有成为这一张。

 

我只是必须要超越自己而已。

装神弄鬼,曼森(你们更熟的那个)新专辑也要来了

NME:去年你宣布自己新专辑的时候,同时发布了一个像是特朗普一样穿着西装的男人被斩首的视频……

 

这个视频唯一与政治有关的原因是人们强加给了它含义。那可能是个传道者,也可能是个商人,他可能是任何角色,我可从来没有说过那个角色是特朗普。

 

当然,当你在竞选日的时候发布这么一个视频,就很像是表了个态。

 

NME:绝对是这样的,所以这是你没有参加去年选举投票的原因吗?为了表个态?

 

我没有选择,也没有……没有理由去投票。

 

NME:为什么不呢?

 

因为必须要早起才能赶得上(投票)。


NME:你会介意唐纳德·特朗普现在是你的总统吗?

 

我并没有特别介意他,与其他总统相比的话。我唯一给一个总统投过票是奥巴马,而且那也是因为我觉得那是历史上一个非常独特的时期,我想要那么去做仅仅因为之后我就可以宣称我做到了,我也从来没觉得我的选票会左右什么结果。

 

NME:坎耶·维斯特说过他会去竞选总统,那么我们有没有机会看到你做同样的事情呢?

 

只有假如约翰尼·德普当上总统的时候,那么我就去当副总统。

 

NME:你会采取什么样的政策呢?

 

厄,我们肯定会推行新的假日制度,约翰尼·德普庆祝日,玛丽莲·曼森庆祝日,不过我可不会住在白宫里面……白宫太白了,而且看起来很蠢。

曼森与杰克船长私交甚笃


NME:你现在住在哪里?

 

洛杉矶。我的房子跟这个房间很像,我喜欢把环境搞得昏暗一点。它摆设着很多你觉得玛丽莲·曼森显然会摆设的那些东西,当然可绝对不是那种傻逼的恐怖片里面吸血鬼女孩的房间那个样子。

 

它包含着许多吓人而美丽的东西——来自我的朋友们,以及我从一些可怕的人那里搞到的东西,一些非法而且恐怖的东西。

 

NME:我想知道都有些啥非法的东西。

 

好吧,人类的骷髅全部都是非法的。大部分都是七岁的中国男孩,我是说不是整个小孩子的骷髅,只有他的头骨。


NME:你最近购买的家居装饰是什么? 


我在客厅里面搞了一个古董的堕胎手术台,以防有需要的情况发生。你永远料不到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曼森新歌《WE KNOW WHERE YOU FUCKING LIVE》MV


NME:你在20年前玩的那些神秘学的图像如今似乎成了主流了,就像拉娜·德雷(Lana Del Rey)就曾经对着特朗普施巫术,你对此怎么看?有没有感觉自己被责难?

 

你是说跟拉娜·德雷发生性行为之前还是之后?

 

NME:啥?

 

我说,你问的是我跟拉娜·德雷发生或者想要发生性行为之前还是之后?

 

NME:我可没问你有没有跟拉娜·德雷发生过性行为。

 

我也没说我搞过呀。

 

NME:那你就是说你没有过?

 

我没说过我有没有跟她发生过性行为……你知道她唱歌的样子,就算是死了也在暗送秋波。

 

所以我会假想在性的因素下她会做同样的事情。我也可以想象在巫术的环境下她抛媚眼的样子——当然那可能就不是特别有效了,虽然她确实是个非常可爱的姑娘。


NME:无论是艺术、音乐、电视,还是时尚届,你都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显目。这是你一直想要的地位吗?还是说这种情况与你所期待的相反,你想做一种破坏性的力量?

 

嗯,我一直都是一股破坏性的力量。我希望人们把我叫做“Tornado(龙卷风,具有巨大破坏性的人(或事物))”,你得躲着我,看着我,并且小心我的存在,一旦我抓住你,我会把你的屋顶掀翻。

 

NME:贾斯汀·比伯怎样样,他把你的脸印在了他的T恤上,这是咋回事?

 

我赚了50万美元呀。


NME:是你个人去找他吗?

 

不不不,当时我们是在一个酒吧见的面。我看到一个金发姑娘穿着婴儿蓝的衣服,于是我就到处找贾斯汀·比伯,结果发现原来那个姑娘就是贾斯汀·比伯。

 

然后他对我说他想跟我扯上关系,我说那绝对不可能的。再然后狗仔队来了,他就跑了。上帝保佑这孩子吧,我希望他做得很好。

 

2018滚堂秋季纳新

急需:责任编辑

负责滚堂媒体文章的审稿、编辑、排版

更多

点击更多急需信息


NME:他现在23岁,你在23岁的时候在干嘛?

 

那年我第一次吸可卡因。

 

NME:你跟谁一起吸的?

 

说不得,说不得……(九寸钉乐队的主唱)特伦特·雷诺。

 

我和特伦特现在又成了好朋友了,我指的很喜欢他在《双峰》中的演出,非常牛逼。我很高兴我们能够重归于好,因为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就不在这里了,他帮了我个大忙。

 

我的意思是说,我可能还是会来这里,但是过程会完全不一样。他非常聪明地看到了我的潜力,并且帮我指出来让我意识到了这一点。

年轻时候的曼森与特伦特·雷诺


NME:再过一年多你就50岁了,那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派对?

 

我讨厌过生日,我也不是派对咖,相反我在派对上表现非常糟糕。在我字典里,派对就是麻烦。

 

NME:你的父亲最近刚刚去世,是什么让你能够继续现在的巡演?这是他希望看到的吗?

 

是的,绝对如此,他想要这样。

 

我去了俄亥俄州,我见到了我爸爸并且对他说了再见,我并不知道他那么快就死了。但是他的妹妹当时在那里,并且试图握住他的手,然后——我爸爸希望这个故事能被传扬开来——他没有去握她的手,因为他到死手都握着鸡鸡,当时他一柱擎天。

 

NME:你也想这样死吗?

 

我还完全没想过死的事儿。当然他死的方式很牛逼,他教会了我所知的一切,当然我也会想念他,但是我觉得他更希望我能把他的这种牛逼发扬光大。所以我没有取消我的巡演。

 

NME:你自己没有孩子,你有没有想过生一个?

 

厄,这我不太确定。

 

NME:但是你做过教父,对吧?

 

是的,我是莉莉-罗丝·德普的教父(莉莉-罗丝是约翰尼·德普的女儿)。当我和她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送给了她人生中第一双高跟鞋,当时她还穿着尿布,然后她吐了我一身。

Lily-Rose Depp


NME:你的新专辑中有关于个人失去和痛苦方面的东西吗?

 

我不这么认为。当我回头去看哪些我喜欢的专辑,比方大卫鲍伊的《Ziggy Stardust》或者《Diamond Dogs》,我并不会去脑补鲍伊在那个时候经历了一些什么东西,我只是听他的歌,然后把自己的情绪代入其中。

 

如今我觉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应该区分开所谓的“名流”概念,因为我可不是什么“名流”,我是一个摇滚明星,我是一个音乐家、艺术家——当然严格上来说,技术上我并不是个特别好的音乐家,但我绝对不会是什么“名流”,每个人都可以做所谓“名流”。

 

所以如果你从我的专辑中听到什么的话,我希望他们听到他们所希望听到的,而不是我希望他们听到的。

David Bowie《Diamond Dogs》


NME:你第一个痴迷的反文化人物是谁?

 

威廉·S·巴勒斯,我在15岁的时候读到了他的《中间地带》和《裸体午餐》。文学是第一个塑造我的部分,而达利(Dalí)则是将我确定的最终人物,因为他是一切,他是我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那种人。我有他的艺术品,还有他的独家照片。

 

我一生中获得过最佳的赞赏是来自滚石杂志,他们说从希特勒或萨尔瓦多·达利以来,从来没有人像我这样从内在把一些东西拿出来然后将其摧毁。能把我相提并论可真是太好了。

 

达利想要占据他看到的所有东西,他喜欢它,然后将它们摧毁掉。这也正是我在做的事情,《Kill4Me》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听起来像是一首流行歌曲,所以唱片公司想让我做一个和谐版,但是我说:“草泥马。”

 

我会做一个和谐版,里面会有类似于“你会为我操操操吗?”我会放进去更多操。

1991年电影《裸体午餐》剧照


NME:昆汀·塔伦蒂诺正在拍关于查尔斯·曼森的片子,你觉得他会选谁来演?

 

文森特·加洛、杰瑞米·戴维斯……显然我不会想参加演出。

 

NME:我之前也采访过你的朋友,演员查理·汉纳姆。他说他会把你叫做“烂逼”。

 

哈哈,像是他会说的。

 

NME:他还说你的新专辑“真他妈激烈”,你怎么看?

 

很高兴他这么看……查理非常的敏感,他在《Sons Of Anarchy》中给了我最佳的建议。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说“你会怎么做?”

 

他说:“我就装作你疯了,而你自己又不知道。现实中就是这样的。”

 

NME:你曾经与查斯特·贝宁顿做在同一个世界中工作,我想知道你之前认识他吗?

 

我见过他,但是我们不是朋友……既然说到这一点的话,在科特·科本之后——我这么说是因为我不想对他的死下个结论——我曾经告诉过我身边的所有人:“如果你看到我死了,然后在我尸体旁边的很多人也都死了,那可绝对不是自杀。”

 

即使是在我的遗嘱里面,我也会写上我要把我的棺材给炸了,然后所有来参加我的葬礼的人也一起陪我上西天。

玛丽莲曼森的十大骇人听闻的时刻

reference:

http://www.nme.com/features/marilyn-manson-interview-2017-2143403-2143403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