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臭啊';?>

首页 / 故事

花母猪(民间故事)

By 隔壁臭啊 •  2018-09-30 21:02 •  5次点击 短消息

1. 村长来借猪

竹林村不大,村里人姓麻,分为上和下。下有个老汉叫麻驼子,村里人都叫他驼爷。驼爷老伴儿死得早,也没个儿女,家里养了头花母猪,驼爷的吃喝用度就全靠这头母猪给他下崽儿。

驼爷把花母猪当儿女一样的宝贝着,天天除了给它吃糠吃泔水,还要给它喂新鲜的猪草。这天一大早,驼爷在后山扯了满满一筐子猪草,刚回家,就见村长带着一帮子人来到屋门口。

村长一进门就说:"驼爷,找你商量个事。"

"啥事啊?"

"把你屋里的花母猪借给我。"

啥?借猪?驼爷把眼瞪得像个酒杯底,不认识似地望着村长:"你说笑话吧?"

"咋是笑话呢?我说的可是大实话。"村长边说边朝猪圈走去:"不过,你老放心,只借一天,傍晚之前给你送回来,怎么样?"

驼爷虽说搞不清村长借猪干啥,但还是点头让他把花母猪牵走了。只是驼爷有点不明白,这世上只有借油借米借钱的,哪有个借猪的?望着村长牵着花母猪走远了,驼爷脑子还没转过弯来。

吃过午饭,驼爷正想给猪喂食,突然想起花母猪被村长借走了。望着空空的猪圈,驼爷心里有点空落落的。这时,他不由又想起村长借猪这怪事,就晃晃悠悠地朝村头走来。

驼爷刚走到村口,就见村长嘴里"呵哧呵哧"地唤着,和一些人牵的牵,拉的拉,赶着几头猪正从上下来。

今天出个怪哩!村长这是干啥啊?驼爷缩缩脖子,决定跟在村长后面去看个究竟。

驼爷跟了一会儿,就见村长把那些猪往后山王老五猪场里赶。

这个王老五住在城里,是个下岗工人。他前年下岗后,就来村里办了个养猪场,一下子养了好几百头猪。

要说这人也真是运气不好,前年办起的养猪场,去年就碰上了发猪瘟。那几百头活蹦乱跳的猪娃子,都已长到百十多斤,几天功夫就死得只剩七八头。

王老五望着满地死猪,心里那个痛啊!比死了爹娘还伤心。正当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得正热闹时,乡里的马乡长带着一大群人,走进了他的养猪场。打头的那人是个胖胖的矮个子,马乡长一把拉起王老五,指着他说:"别哭了,省里的高副省长看你来了!"

原来这高副省长头天到县里视察,听县里头头汇报说到王老五的事,就想这城里的下岗工人,不等不靠,到乡下办养猪场这事,很有典型意义!当即就要到乡里来看看。谁知到了乡里后,听说王老五猪场里发了猪瘟,高副省长心里很难过,就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高副省长紧紧拉着王老五的手,安慰了他大半天,然后又鼓励他从头再来好好干。临走时,高副省长还拿出500块钱,亲自交到王老五手上说:"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我希望明年听到你的好消息!到时有空,我可能还会来看望你的。"

再说驼爷这时来到了猪场前,就问:"村长,你把我们各家的猪都赶到这猪场里来干啥?"

村长正起劲地忙乎,把那些猪往圈里轰,听得有人问,忙一回头,见是驼爷,就站直身说:"驼爷,你到这里来干啥?这事你莫问,赶紧回去!"

驼爷没弄明白,哪里肯走?就说:"你不说清楚,我就把我的花母猪牵走!"村长忙得满头汗,听说驼爷要把猪牵走,顿时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我的个驼爷,驼老子啊,我这里忙得两脚不沾地,你老就莫在这里搅和了!"村长说完,就把驼爷往家里推。

两人正在推来搡去的,这时,几辆小车开到了村口。接着,就见一大群人前呼后拥地朝猪场而来。

驼爷一见那打头的人是马乡长,后面跟着一大群大小头头,那个去年来过的高副省长也在其中,驼爷似乎明白了什么。

驼爷走进猪圈,看了一眼他的花母猪,见它正在乱拱乱叫。驼爷心想,他这宝贝儿是饿了哩。于是,驼爷就悄悄把栏门上的栓抽了开来,希望他的花母猪能偷空悄悄溜回家……

2. 花母猪出逃

驼爷刚一离开,高副省长等人就来到了猪场大门口。

要说这高副省长也是个大忙人,可怎么连续两年来到这王老五的养猪场呢?这就要说到马乡长。

马乡长在这乡里干了快三年。这人没干过一件啥正经事,可他还老想着往上升,老想搞出点政绩啥的,好在上头表现一下。

当初,王老五想到乡里来办养猪场,马乡长还不大同意。但没想到,就因为这个王老五,他第一次见到了高副省长。更没想到,高副省长那么平易近人,还说只要王老五重新把养猪场办起来,今年如果有空,可能还要来这里看看。每当想起这话,马乡长就激动,那脸上的几个小麻坑就通红着。可怎样才能使高副省长再来乡里呢?马乡长当时就想起了儿子,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马乡长的儿子大学毕业,在市报当个记者。马乡长把他的心事对儿子一说,儿子连夜就写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说,王老五在高副省长亲切关怀下,在乡政府特别是在马乡长的大力扶持下,重整旗鼓,再创辉煌啥的……

看完儿子写的稿,马乡长满意得直哼哼。可没想到儿子把稿投出去后,马乡长再去找王老五,可没想到去年的那次猪瘟把王老五给吓怕了,说啥也不肯再办这养猪场。

虽说儿子的文章登在省报的屁股角下,但还是被高副省长看见了。这不,前两天县里就打电话来说,高副省长又要来竹林村视察。可县里哪知道此时的养猪场只剩下几间破猪圈?圈里一头猪也没得?

接完电话,马乡长傻了眼。但这人其他本事没有,馊点子倒不少。想着想着,他就把竹林村的村长找来,低身附耳交代一番。然后他又进城去找王老五。劝说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劝动了王老五,今天再来猪场临时当一天猪场老板……

这时,高副省长一走进猪场,就见大猪小猪、花猪白猪、公猪母猪,各色猪儿叫的叫,唤的唤,热热闹闹地挤满了大圈和小圈,不由得笑眯了眼,高兴地拍拍王老五肩头说:"老王啊,不错,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接着,他又把马乡长狠夸了一通,并对县里的头头说,每个基层干部都得像他这样,为老百姓多办实事,办好事。

马乡长看着县里的头头望着自己时,都是一脸的满意之色,他那心里便像是钻进了七八只小兔子,乐得蹦蹦乱跳。马乡长正得意着哩。

再说驼爷的那头花母猪。往常这个时候,驼爷早给它喂饱了食,正在窝里躺着睡大觉。谁知今天被人赶到这个破猪圈里,肚子饿得咕咕叫也没个人来理它。花母猪生气得很哩,就在栏门口拱啊拱啊,没想到一会儿就把栏门拱开了。

栏门一开,花母猪就打头往外冲。它的后面还跟着一头高大的白种猪,紧接着,那圈里的大猪小猪也都呼呼隆隆地往外冲。

马乡长一见这突然变故,吓得脸都白了,正要叫人把那些猪往圈里赶,没想到那群猪直朝门口一帮大小头头冲来。那花母猪更是不得了,也许这陌生的环境让它心生恐惧,慌乱中,它竟一头朝高副省长胯下撞来。

马乡长见势不妙,赶紧横身一挡。高副省长避过一撞,可他自己却顿时跌了个仰八叉,倒在地上好半天也没爬起来。

见马乡长倒在地上的那副狼狈相,陪同的头头想笑,可又不敢。这时,有人上前拉起了马乡长。可他刚一站稳,一个老太太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冲进了养猪场……

3. 把戏穿了帮

老太太五十多岁,一进门,就大声嚷嚷着:"驼子,驼子在这里吗?快把配种钱给我!"

"是谁在这里大声嚷嚷?找我要啥配种钱啊?"

众人回头一看,见驼爷正慢吞吞地走了进来。驼爷一见老太太是上的麻四婶,就问:"是麻四婶呵,你找我要啥配种钱啊?"

"你这老东西,还在这里装糊涂哩!"

"我装啥糊涂啊?"

麻四婶不顾满场的人,把袖口往上一捋,一步走到驼爷面前说:"我来问你,你那花母猪这几天是不是正在那个?"

"那个?"驼爷满脸诧异,可随着便会过意来,呵呵一笑说:"是啊。"

"这就对了!"麻四婶接着说:"你个老东西鬼精着哩,为了省下五十块钱的配种费,就趁着村长把大伙的猪都赶到这王老五养猪场的时候,故意叫他把你的花母猪和我家的白种猪关在一起,是不是?"

"这都哪跟哪儿啊?我啥时叫村长……"

可麻四婶不等驼爷说完,就打断他:"你个老东西,主意想得高哩!你那花母猪正发情,和我家的白种猪关一起,它能不出事儿吗?"说到这里,麻四婶像是突然看见了马乡长,连忙走到他面前,说:"马乡长啊,你是政府里的人,你可得给我做主,叫这老东西快把配种钱给我!"

"别胡闹!"麻四婶突然唱的这一曲,把个马乡长吓了一大跳,他忙把麻四婶拉到一旁,小声说:"高省长在这儿呢,你快回家去吧,这事儿我一定给你做主。"说着,他还拿出一百块钱,偷偷地往麻四婶手上塞。

"这桥归桥,路归路,你的钱我可不要!"麻四婶突然提高音调:"今天别说是省长来了,就是皇帝老子来了,我也得冲这老驼子要钱!"

这是咋回事啊?眼前的一幕,顿时把大小头头都搞得云天雾地的。但只一会儿,他们就全都会过意来。高副省长抿抿嘴,似乎也咂摸出了点味道,就问:"马乡长,你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高副省长一问,马乡长的脸顿时就白了,支支吾吾地说:"这个,这个……"

"别这个这个了!"不等马乡长说完,高副省长总算是完全明白过来,嘴唇气得直打哆嗦,指着马乡长说:"你,你……太不像话了……"

高副省长气呼呼地走了。县里的头头恼怒地瞪了马乡长一眼,也紧跟着高副省长屁股后头往场外走……

不久,马乡长降了半级,调到县能源办做个第三副主任,管着全县的沼气和县城里的煤气管道。

马乡长走的那一天,驼爷正在后山打猪草,看见麻四婶从上走了过来。

麻四婶走到驼爷面前,笑着指指他鼻尖说:"你个老不正经的,这主意也亏你想得出来,你那花母猪,不是上个月才给它配的种,你咋叫我说它又发情了啊?"

驼爷先是呵呵一笑,可接着又长叹一声:"唉,其实我也不想‘冤枉’我家的那花母猪。只是如今的这些干部哇,叫人说啥好呢……算了,不说了,我得回家喂猪食。"驼爷说完,就弓着身子往家走,脚步显得有点沉重……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