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舞台';?>

首页 / 美文

解约闹剧,中国选秀节目榨干热度的最后一招

By 一个人的舞台 •  2018-08-10 08:03 •  6次点击 短消息


谁能料到,魔性的“燃烧我的卡路里”成了火箭少女101的11人绝唱。


就在今天下午,孟美岐、吴宣仪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和紫宁的经纪公司麦锐娱乐联合发表了一份声明,单方面宣布这三位女孩退团了。

在这份声明中,两家公司直指《创造101》和火箭少女101背后的经纪公司存在压榨艺人、不合理安排工作等问题,他们对此感到失望并认为要为艺人负责,因此“艰难作出选择”,决定提前终止合作。


爱奇艺娱乐独家采访内部人员称,乐华娱乐本来和节目平台方签的是“两团并行”的合同,但对方中途变卦,而且添加一些不平等条约,导致乐华撕破脸。



具体内幕还有待挖掘。对于那些一脸懵逼的创始人们来说,大家不是很想参与公司间的利益纷争,只想问俩问题:


第一,大家当时花了那么多钱投票买卡,就是为了送她成团出道啊。现在你说违约就违约,合着我们花了钱是为了看这出退团大戏吗?


这始料未及的剧情,堪称饭圈P2P爆雷跑路。唯一令人感到安慰的就是,大家囤在手里的腾讯会员估计能用到天荒地老……



第二个问题更是男默女泪:前两名的孟美岐和吴宣仪都走了,C位是要顺延到第三名的杨超越了吗?


不得不感叹杨超越的锦鲤体质再次显灵了,朋友圈现在都在疯转:转发这个杨超越,你不仅可以考第三,第一第二名还会转学!



话说回来,其实这合约纠纷导致最后谈崩的剧情,之前已经预告过了。


早在7月初,原定于7月11日举行的火箭少女成团发布会突然遭到取消。当时11位成员的官方后援会发布联合公告,称官方通知不可抗力导致发布会无法如期举行。



当时流言已经在猜测,是女孩们的原经纪公司没有和成团后的经纪公司谈拢。一方想要成员能继续在原来的团体同时活动,腾讯方面则要求撕裂式合约,即两年内仅能以火箭少女团体身份活动。


随后,新浪娱乐的长篇报道《火箭少女“消失”前!独家揭秘她们出道20天里的困惑》证实了人们心中的猜测:


7月8日晚,几位“火箭”成员的原经纪公司以带女孩“做头发”“做指甲”为名,分别将她们接走,至今未再送回宿舍。


7月9日,有8家女孩所属原经纪公司已同拥有“火箭少女101”团体经纪约的腾讯方代表进行了新的合约谈判。


后来情况一度好转。发单曲、MV、团综,新的成团发布会也提上了日程,让粉丝以为事情已经圆满解决了。


但是没想到,“中国第一女团”最终还是以有人解约为结局。火箭还没起飞呢,零件先被拆了。



目前的最新进展是,腾讯方面也发表了回应声明,重点是称周天娱乐公司对11位艺人都拥有两年独家、全权经纪权,两家公司的解约要求是违法的,周天娱乐公司要求它们继续履行合同。


双方后续会如何撕下去,仍然是个未知数。


不过,选秀节目结束后出现这种因为合约纠纷而闹崩的剧情,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不算陌生。


中国的选秀节目史上,从来都少不了赛后解约撕X这场大戏。


对于普通观众来说,选秀结束了也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可能真正的角力才刚刚开始。虽然以前的选秀和《创造101》的造星模式有所不同,但解约闹剧背后反映的一些问题却是有共性的。


选秀艺人解约风波中,最受人瞩目的就是湖南卫视各大选秀节目背后的天娱传媒有限公司了。


在2005-2011年的几年间,芒果台的每届超女、快男都很火,每年都能通过选秀捧出几个人气爆棚的艺人,可是最后因为解约问题落的一地鸡毛也是最难看的。


2010年的天娱艺人海报,看看你还能认出几个


那些最终排名高的选手里,没有几个是和天娱安安稳稳走到最后的。李宇春在2015年底合约到期后与天娱和平分手,现在想想也挺神奇的。



和她同一年的三强周笔畅和张靓颖,都是比赛结束后没过多久就选择离开天娱,但两人的命运也不尽相同。


张靓颖的操作一直被赞“聪明”,没赔一分钱就成功跳槽到了华谊。


而周笔畅就曲折很多了。2015年底,她亲口宣布与天娱解约。当时的报道称,2005年下半年周笔畅一边兼顾学业、一边忙于商业活动,但受合同的“三七分成”影响,能拿到的实际收入并不多。周笔畅向公司提出增加分成的比例,但被拒绝,这成了解约的直接导火索。(来源:上海青年报《周笔畅解约完全内幕 解约绕不开一个“钱”字》)



天娱的反击是,根据合同向她索要500万的单方面解约赔偿金。


这500万,周笔畅结结实实地还了。在2008年的采访中她提到,去年的收入已全部用来还款,“从现在开始起,赚到的每一分钱就是自己的了”。(来源:潇湘晨报)


经历了这一出后,天娱公司后面解约风波不断,被网友调侃为“走上了一条通过违约金发家致富的道路”


2006年的超女冠军尚雯婕,也在比赛结束后没多久就和天娱陷入解约纠纷。双方经过长沙市劳动仲裁部门的调解,最终“和解”,尚雯婕为恢复自由身要赔偿700万的违约金。


而说到背上几百万的债也要解约的原因,2007年尚雯婕经纪人钱维岚的说法是,“天娱要求旗下艺人对公司布置的工作必须全盘接受,而尚雯婕是个有思想的女生,无法局限于天娱设下的条条框框。她不想被包装成第二个李宇春。”(来源:京华时报)


两年后的采访里,尚雯婕自己也是这样说的:“我与天娱的矛盾,主要是对老公司的音乐定位不认同。另外,湖南卫视习惯按他们的方式来包装艺人,但那种风格(中性打扮)并不适合我。”(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



与公司的包装理念不合而闹掰,后面还发生了好几次。


2007年快男冠军陈楚生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和公司长久沟通无果后选择解约。


在陈楚生一方的立场上,天娱公司的N宗罪包括但不限于:许诺的资源和个人工作室迟迟不能兑现,音乐理念和包装风格上有分歧,沟通后问题依然没有改善等等。(来源:新闻晨报)


最终,他选择在2008年的跨年演唱会上突然缺席这种极端的方式,拉开了解约官司的大幕。



贵为当时的“天娱一哥”,陈楚生被索要的违约金数字更吓人了。



双方的解约官司一直打了三年多,中间直到2012年底,陈楚生发文称双方已经庭外和解(没有透露最终赔偿数字),并对当年选择极端的行为导致“跨年事件”表示歉意,这事儿才终于算翻篇儿了。



2009年,何洁也提出和天娱解约。


那时她其实已经在天娱四年了,她在媒体见面会上公布的解约理由也直指公司的规划与包装:公司转型与自己的发展方向不符,过多的炒作令自己负面新闻太多。


最关键的导火索是策划新专辑时被安排和郭敬明捆绑炒作,何洁说“希望能在音乐上有更多进步。不希望大家的注意不是在音乐上,而是在一些吸引人的话题上。我不想再因为一些负面新闻让大家转移对我的关注点”。(来源:新浪娱乐)



从天娱经历的这些风波来看,似乎解约的选手都把矛头指向了公司的包装规划路线与选手本人对自己的定位不符,或是资源配置不合理,导致选手本人利益受损。


而芒果台选秀的后来者似乎没有从中吸取多少教训,相似的剧情还在一次次上演。


后来的选秀节目中,依然沿用了选手统一和节目制作方的经纪公司签订合约的模式。节目结束后,选手和公司翻脸的事情依然不少。


比如火爆一时的《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捧红了梁博、吴莫愁、吉克隽逸等多个草根出身的选手。但那些知名选手中,没几个人和制作方灿星旗下的“梦响强音”和平相处。



当年比赛的季军吉克隽逸是压根就没选择和梦响强音签约,冠军梁博则是不满于公司安排的各种商演,坚持不出作品就不商演,态度强硬。


双方一度僵持,最终梁博转投了张靓颖旗下的少城时代。



一两年后,有些选手热度已经几乎消失,但又凭借和梦响强音的解约纠纷引发一些关注。


比如在第一季里唱《我爱你中国》的平安,据报道也是因为“不满被压榨及遭受不公平待遇”而解约。



金池还一度和梦响强音撕得很难看,双方各执一词。


公司方面称金池在参加完公司安排的演唱会后突然失联,并更换了手机电话号码和经纪人;金池则反驳称,自己早已通过委托律师发函的方式通知解约。

 

这种单方面的解约显然没有获得公司的承认,他们针对违约行为起诉了金池。最终是金池败诉了,被判支付赔偿金380万。



说实话,这个数目也不小,但由于选手和事件本身的关注度都并没有那么高,因此这些纠纷也很快被遗忘了。


选秀艺人解约戏码的高潮和衰落,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选秀生态的变迁:


由于这些合约是基于热门的选秀节目而建立的,初期选手的资本和公司相比,往往处于弱势一方;但是那些排名高、人气高、商业价值高的选手在积累了一定底气后,反而会逆转局势,为寻求更大的利益而打破合约中被认为不平等的关系。


近几年的选秀节目大不如前,很少再有当年像超女快男冠军那样的超人气选手出现,以此来和公司博弈的情况也就少了很多。


就在大众以为选秀节目已经没落的时候,2018年我们开始模仿韩国的全民造团模式,这让人气选手与经纪公司之间的纠纷重回人们的视线。


人们发现,原来这些新晋流量小生身上依然背负着天价违约金的枷锁。


通过《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是个典型的例子。他2015年曾参加《星动亚洲》节目,与节目出品方上海依海影视签约,作为男团SWIN的一员出道。



后来SWIN男团经营状况不佳,蔡徐坤在2017年单方面与公司解约,并针对合约中的霸王条款起诉了公司。


据媒体报道,SWIN成员出道以来几乎零收入,甚至举办粉丝见面会、出专辑等费用成本都是成员分摊。蔡徐坤方面认为公司并没有、也没有能力履行合约中对艺人的支持,公司则认为自己积极履行合约,是蔡徐坤不服从演艺工作安排,严重违反合约。(来源:凤凰网娱乐)


又是一个各执一词的状况。关键是合约中规定,如果蔡徐坤违约,公司有权要求他支付8000万违约金及赔偿全部经济损失。


这件事从蔡徐坤参加《偶练》被曝光以来,官司也打了好几次,至今还没有明确的结果。


蔡徐坤这种情况有点类似张杰当年脱离上腾娱乐、参加快乐男声的处境——他身为《我型我秀》的冠军与上腾娱乐签约,但后来为了参加新的比赛、争取新的机会,不惜和老东家撕破脸皮。



当年的张杰拮据多了,在他要赔偿给上腾娱乐的违约金50万+解约金125万中,有140万是由歌迷筹款而来,差不多算是帮他“赎身”了。



有趣的是,纵然撕毁了契约精神,但娱乐圈永远有一种“成王败寇”的逻辑——现在回头看,跑路到天娱怕是张杰职业生涯中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事实上,这些解约纷争中的当事人,也都是秉承着一种“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信条。


在艺人方面的发言中,通常都会指向对经纪公司的运营能力不满,理念不合,认为自己的前程被耽误。


这一点,明星的粉丝其实应该是最能有共鸣的——大家无时不刻都在嫌弃经纪公司的运营策划能力差,觉得公司配不上自己爱豆的能力。




但说白了,当公司指责艺人没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赚钱,当艺人指责公司对自己太差、耽误前程,双方本质上都是为了一个东西:利益。


争来争去,其实都是为了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罢了,双方从一开始就压根没建立起一种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经纪关系,最后走到撕破脸皮这一步也不稀奇。


后来的事情也证明了,对契约的漠视总会有人付出代价。对艺人来说,代价可能是天价违约金,可能是更加艰难的星路;对经纪公司来说,代价是艺人、声望与资源的流失……官司的输赢里其实没有真正的赢家。


有了那么多前车之鉴,火箭少女依然走上老路。但这次的特殊之处在于,节目从一开始就打着“全民创始人”的旗号,让观众真情实感、真金白银地参与其中,最后却依然傲慢地让资本之间的利益纠纷成为主导,将观众的付出踩在脚下,让观众pick出来的女团像一个笑话。


如果今后的造星模式还想靠观众的力量玩下去,那么这一套也是时候收手了。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