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大师';?>

首页 / 美文

谁将“李志们”逼成了维权斗士?

By 魔法大师 •  2018-07-12 14:04 •  9次点击 短消息


7月3日,音乐人李志在微博上发布文章详细叙述了有关《明日之子》节目组的两次侵权事件,并向节目组索要300万赔偿,檄文发出后,被点名的马昊、龙丹妮迟迟未作出回应,直至7月9日,双方代表首次会面,从李志的最新微博中不难发现,虽然此次会面达成了某些共识,但维权并没有结束,李志甚至放话:“不要逼我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情。”



事态发展至今,网上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除了支持李志维权外,“李志捆绑毛不易蹭热度”、“李志碰瓷高额版权费”也成为网友议论的焦点,现在,我们对事件进行梳理剖析,看看李志是不是真的咄咄逼人。

 

焦点一:恶意捆绑毛不易蹭流量

 

李志与毛不易的旧怨是因为2017年,《明日之子》巡回演唱会洛阳站,毛不易翻唱了李志的作品《关于郑州的记忆》,最近的一次,则是因为在《明日之子》第二季中,毛不易的师弟邱虹凯演唱了李志的《天空之城》,不同的时间节点,两首不同的作品,《明日之子》节目组均未得到李志团队授权。

 

维权是情理之中的事,让网友费解的是,为什么李志在选择在此时爆发,却不将矛头对准邱虹凯,而是“翻小肠”死咬着毛不易?



尤其是根据《著作权法》了解到,毛不易演唱会歌曲版权的问题,应由主办方哇唧唧哇全权负责,这一点,在李志经纪人迟斌与艺尚春工作人员小文的电话录音中也得到证实。



李志团队“门清”的情况下,继续捆绑毛不易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其一:演唱会音乐版权事件发生后,毛不易亲自发微博表示:已经立即处理,这件事我会全程本人监督,不会让任何音乐人的利益受损。

 


道歉的声音犹在耳畔,第二季《明日之子》便来了一个由毛不易推荐来的师弟,照旧犯下了版权错误,按照网友说法,毛不易没有义务为邱虹凯背锅,但在李志团队看来,既然节目中提到了邱虹凯是毛不易引荐的人,此前毛不易还立下了flag,那他就要承担起这个责任。



其二:毛不易团队关于音乐会侵权的道歉声明令李志团队不满,在李志团队看来,所谓的道歉声明就是一个充满外交辞令、偷奸耍滑的一份文书而已,没有写明侵权人与被侵权人是谁,更没有写明被侵权的是一首歌曲,就被一笔带过了,当时李志团队与哇唧唧哇相关负责人联系过,但一直没有音信,可以说一直憋着一口气在。



其三,毛不易的经纪约在哇唧唧哇,盈亏有所捆绑,哇唧唧哇投放在毛不易身上的运营费用也需要毛不易承担一部分,因此,演唱会侵权赔偿按理说,毛不易也需要承担一部分。

 

其四,乐评人邓科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维权也需要热度”,故而不排除李志借毛不易博关注的因素在,这似乎也是“人微言轻”的无奈之举。


 

记得此前徐静蕾参加《跨界歌王》时,演唱了老狼的《恋恋风尘》,节目组对于词曲作者只字未提,引来高晓松发文斥责,紧接着节目组不仅公开道歉,高晓松也在此后的节目中表示电视台领导也在私下亲自找他道歉了。

 

如果不借助一些毛不易的关注度,想必侵权事件又会被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但总归,李志想要通过此事引起大众对音乐版权重视的出发点是好的,“恶意捆绑毛不易”的批语未免有些严重,那么本次事件另一大焦点——300万赔偿金是否也是合情合理的?

 

焦点二:300万赔偿金是在碰瓷

 

李志提出向《明日之子》节目组索要300万的赔偿,其中100万是《明日之子》第二季的侵权费用,100万是年初的演出侵权费,100万给其他被侵权的音乐人,注意,被《明日之子》侵权的独立音乐人目前已知有尧十三、树子、赵雷、赵明义、樊冲、张琪,目测人数还会继续增加。

 

此前,李志也多次维权,但经常只索赔一块钱,纯属争一口气,在这次讨伐《明日之子》的声明中,李志说明了自己的尴尬处境:我们害怕被舆论说是为了钱去维权。



有人会说“不就是唱了你的歌嘛,至于这么小气么!”且不论说这番话的人多么没有版权意识,重要的是他们没有看到独立音乐人的艰难处境。

 

高晓松曾言,维权就是让独立音乐人能够用音乐养活自己,而这也是李志的初衷,要让业内重视音乐人的付出。

 

如果走司法程序,有专业人事表示,哇唧唧哇最高赔偿金额不超过50万(实际会远小于50万),那么李志团队要求300万的赔偿金额只是为了引起观众注意的噱头么?其实不然。

 

李志经纪人迟斌在接受梨视频采访时表示,如果参考赔付价值在西方有一种方式,即侵权视频播放了多少次,便按照商议好的单价乘以播放次数计算赔偿款,截至目前,《明日之子2》也未将侵权片段删除,计算下来,300万赔偿款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法制日报也发文表示,部分节目制作方不遵守法律和规则,版权意识淡漠,不重视音乐版权保护,不尊重他人著作权,为保护音乐版权要加大侵权成本。


事实上,不注重音乐版权的综艺节目除《明日之子》外还有很多,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侵权《我的歌声里》《独上西楼》《说,你爱我》,湖南卫视《歌手》侵权《Opera2》《默》,爱奇艺自制综艺《偶像练习生》,侵权《Mask》《半兽人》......



如此毫无顾忌的侵权不仅说明国内版权意识的薄弱更体现了法律约束力度的低下,当侵权事件发生时,音乐人的维权之路漫长且坎坷。

 

当年李志起诉酷狗,官司打了整整2年,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最后胜诉的李志算了一下账,发现自己还倒贴了1616元,有理反倒吃亏,正是因为我国对音乐版权管理十分混乱。


 

科普:国内音乐版权管理机制与漏洞

 

因为国内关于音乐著作权的法律约束条文不多,大多数音乐人会将著作权交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管理,少部分版权归属大型唱片公司或独立音乐人自己运作,而不交给“音著协”的原因主要是该机构管理不规范,办事不靠谱。



第一,音著协对于使用歌曲版权的费用没有明确的规定,收多少钱由音著协“自己说了算”。

 

第二,音著协很少主动为协会内的音乐人维权,且其收益核算存在漏洞。高晓松曾透露,一年从“音协会”拿到的版税仅在百元左右。

 

第三,加入音著协之后,所有的版权和著作权交易,从定价到使用都可以不经过创作者本身来执行。也就是说,如果有人使用了你的歌曲,可能和李志一样,等全国观众都看了你才知道。

 

监管不严的情况下,某些综艺节目方存有侥幸心理,不主动与版权所有者联系,而是在所有者找上门后“先上车,再买票”,意思就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再同原作者洽谈相关事宜。

 

有些节目录制周期短,表示来不及联系作者,对此李志经纪人迟斌表示,可以先与所涉及作品的相关团队获得口头授权,最终确定之后再详细商定,时间紧张并非是不做授权工作的借口,包括节目中的演唱、改编权,商演翻唱权、作为音频作品进行传播等,都应该在授权商谈的过程中和相关协议内明确指出,以免在之后的权益中出现偏差。



透过《明日之子》侵权事件这件事我们看到了综艺节目对音乐版权的漠视,也看到法律制度的漏洞,创作者迫于无奈下,只能自己发声化身维权斗士,因此网文界有了匪我思存,音乐界有了李志,恰恰正是他们的出现让大众版权意识、付费意识得到提升,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完善著作权细则保障创作者合法权益,毕竟靠舆论推动变革,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