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兰';?>

首页 / 美文

那两个选择离开《爱情公寓》的人

By 日光兰 •  2018-07-11 09:03 •  26次点击 短消息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我不是药神》里很受瞩目的王传君,今天又引发讨论了。


他正式地回应了一下“成名作”《爱情公寓》相关。


“拍《爱情公寓》对我来说,只是一段经历而已,没有那么重要。关谷这个角色也是没办法,别人要求我一定要演成这样,跟傻子一样,观众还特容易喜欢这种装疯卖傻的角色。”


电影版《爱情公寓》筹备时,他就拒绝了,“大家都觉得拍完《爱情公寓4》就应该结束了。因为已经合作不下去了,先不说抄不抄的事,你不觉得越看越像一部广告片吗?全都是广告植入,为什么还要拍电影?”(《新京报》)


也没什么意外,他很早就表示过了对这部旧作不是很热络的情绪。


曾经有观众说他留胡子不修边幅怎么拍《爱5》,会毁了关谷,他回:“关我屁事。”



如果仅仅按照商业价值和数据来说,《爱情公寓》算是大IP,以智力含量和美誉度来说则可能是另一些人眼中直接变成贬义词的存在。


有两个人离开了这个“大IP”,一个是王传君,一个是金世佳。


就在王传君以《我不是药神》中突出的表演引发关注的时候,金世佳遥遥发了一条微博,关键词:羞耻心、演戏、人。


这条微博很难得的是有一种真诚的欣赏,不是走过场的夸赞。金世佳自己在卖力奔跑时,看到有人比自己快一步,也开心。


离开《爱情公寓》的人,确实是显出些不一样来了。


————————————


王传君在出演《我不是药神》前已经放飞自我很久了,烂戏直言不讳地骂,好戏也直言不讳地夸。


他曾公开赞许《爱情公寓》里的老搭档邓家佳在《无证之罪》里的表演。


王家卫为自己监制的《摆渡人》开腔说“我喜欢”,圈内明星纷纷捧场;


他跳出来说“我不喜欢”,因此上了热搜。


可是他以前应该很喜欢王家卫↓


王传君原来的履历看起来是非常主流的那种:


参加过《加油好男儿》


接着跟好男儿们一起演真人版《网球王子》


他在07年到08年演了点话剧,《红与黑》以及《阿尔法女郎》


但20多岁的王传君大部分时候就在做一个“普通明星”会做的事情:


在光鲜的都市电视剧里出现


也上《舞林大会》这样的综艺。


一直在工作,最出名的也还是《爱情公寓》里的关谷神奇。


2016年2月,给一部都市喜剧宣传时的王传君说:“喜剧演多了心里苦。”“推翻掉关谷才有意义,我要进步,不然我很难有所突破。”



转变也就大约发生在2016年。


2015年王传君曾经主演电视剧《大仙衙门》,16年成片后,他看不惯这部戏被这个行业求快节奏牺牲质量,从此不再接电视剧。


PS:他觉得失望的作品豆瓣有7分……


这件事王传君讲过两遍,去年对澎湃讲过一遍,今年对新京报讲过一遍,真的很怨念了。


王传君想自己给自己的角色配音,让剧组等他两天,2016年5月回来时发现已经找配音演员配完了:“太扯了,两天就配完一部三十多集的电视剧,我看了一眼都快吐了。”


演员强行被贴了个声音不开心,配音演员觉得这个演员怪怪的也挺麻烦,说是有史以来最难配的男演员。王传君对此的解释是:“我不是夸自己,我的语速他跟都跟不上,他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说话。原来我演到80分,结果他配完变成50分了。”(据《新京报》)


好奇去搜了下,还是个蛮有名气的配音老师,微博现场还在


王传君被这个不靠谱的安排气到了,无法回看《大仙衙门》,他去年跟澎湃说的是:“这简直就是在强奸我。”


《大仙衙门》后王传君说“再也不要接”这样的戏,他真的就11个月都没有工作。


产生了一个著名的梗:“王传君卡上有一百万还心慌”。


但这个是断章取义。


王传君的原意是,失业的11个月里,觉得卡里有100万很慌,但是很快就发现这是自己的想法不对。


他查了银行卡里的余额,还有一百多万。“还够用。当时很慌,又想当导演又想当编剧,什么都想干,但都没什么成果。”……有一天和来上课的导演聊天。上完课一起往外走,路上导演漫不经心说,你们演员一部戏都有50万了吧?是不是够你用一整年还转弯?


这句话就像惊雷一样劈中了王传君,他说自己从没有想过,这个钱搁普通人手里是可以用一年的。“这话到我灵魂里去了。我想想我高中同学,做普通工作,一年15万,有孩子有房子,还能一年出国旅游两次。我觉得他们才是正常的生活,我们这个圈子太不正常了,是变态的心理。”


澎湃新闻:《王传君:与自己和解》



2016年,王传君报班学习、行走世界,去印度去纽约,过了一段放飞自我的日子。


2016年还有这几件事。


9月,王传君在好男儿里认识的好朋友乔任梁去世,当时他在纽约,隔了几天才发了一段,说总会再见。


年底,王传君的母亲也去世了。


那段时间《罗曼蒂克消亡史》上映,王传君因为一个小配角而受到了关注。


又过了几天他怼了王家卫,直接被打成“自毁前程”。


但王传君慢慢地变成了另一个人,有了另一种表情。作为演员是脱胎换骨的。


放飞自我本身就对演戏有帮助。2014年开机的《罗曼蒂克消亡史》选角时,王传君自作主张用很糙完全不精致的自拍赢得了导演的认可,获得了马仔角色。


这个配角满嘴都是性,给了“童子鸡”性启蒙;


旁观童子鸡第一次用铁锹杀人后,冷漠地把他拉上来。


戏份不多,但观众记住了,还有很多人惊叹于“这居然是王传君”。


《我不是药神》本来王传君在失去亲人的情绪低谷期是不想接的,但看了剧本决意把痛苦化作表演。


王传君扮演的病人吕受益,用导演的话来说,呈现出了一种“反方向的虚弱”,足够高、足够怂。


怂就是怕死,就是求生欲,王传君演的这个病人因为孩子刚刚出生,于是比别人更拼命地想活。


是他第一个找上徐峥走私印度药。


吃包子和吃面的戏是同一天拍完的,为了表现一个病人对食物的渴求,他实际上吃了44个包子5碗面,吐了3次。


他和徐峥是电影中喜剧表现最多的,撑起了笑点;


同时他后期病入膏肓的表演也令人心碎。


演技是最好的敲门砖,娄烨的《兰心大剧院》和陈冲的《英格力士》都找上了他。


他还同时在演话剧《抄写员巴比特》


————————


另一边,金世佳的状态跟王传君颇有相似。


他曾在《瓣嘴》里开玩笑自嘲人生失败,“31岁、无车、无房、北漂、没固定收入,没有生活情趣,演戏也没演出什么名堂,我都这么惨了,你们为什么还要给我毒评。”


金世佳的微博相当文艺,写写自己的文章、诗句,虽然明星微博讲段子更有流量。


他也有点跟不上时代,完全搞不懂不懂中二、苏、忠犬是什么意思。


他还说自己不喜欢粉丝这个词。

金世佳:我一直觉得这只是个工作,一份职业而已,我也不是因为粉丝支持我才走到现在。我不喜欢粉丝这个词,可能叫影迷或者观众比较好。因为我特别不希望被别人当榜样。


2008年,金世佳在大四,接拍了《爱情公寓》。没想到第二年《爱情公寓》播出后大获成功。


金世佳说,这种感觉就买了一瓶饮料,打开盖子却发现中奖了,上面写着“再来一箱”。他也被这种成功的甜头诱惑到了,有点飘飘然。


那时他敬重的一位老师却告诉他,“表演是一门艺术,但演员是一份职业。演员既希望自己能出演名利双收的作品,又希望能通过角色在艺术上有所追求。你的一生会出演很多作品,可能有几颗像珍珠般光华耀眼,也会有一些,像砂石一样磨人,但决定你能走多远的,是你自己有多强韧。如果你现在犹豫不决,不如换个环境去体验生活,你还年轻,不怕输。”(金世佳:《独自感受》)


他虽然并不能体会,但还是决定照老师说的,换个环境,去日本读研,在他的“上升期”。


因为没有父母支持,所以在日本金世佳过得惨兮兮。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扛面粉、当酒保、帮和尚做法事,什么工作都做过了。因为没钱吃饭,还连续3天光喝自来水饱腹,从90公斤瘦到了74公斤。


在最迷茫难过的时候,他给自己的偶像日本演员田村正和写了信。(金世佳的微博背景图片也是他。)


揣包里好久不敢寄出去,终于寄出去后,田村正和居然回了他一封信!!

(啊,羡慕)


田村正和告诉他,“人生太过复杂,我也不是万事明了,能送给你的只有四个字:好好感受。”

短短一段话却很有重量。看得出来金世佳很感激这几年在日本学习到和感受到的一切。


回国后展博已经变成了《爱情公寓》男配,但是他不觉得这很可惜。在人气上确实是和其他《爱情公寓》演员有差距,但他说别人这两年枝繁叶茂,自己是根扎得很深。


“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树的话,那么这两年他们肯定是枝繁叶茂了。对于我来说,我可能还是原地不动,甚至有点被人忘记还有一棵树在这里。但对于(我)这颗树来说,这个根扎得更深了,就是我体会到很多人不曾有过的经历。”直至现在,他也依然笃定,“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选择,我也还是会去日本。”(信息时报)


回国之后,他推掉了很多戏,他希望接的角色是自己又能胜任,又能有突破的。这其中或许有些戏剧本不太好,但他的演技是没有掺水的。


2015年,金世佳在《一个勺子》里演傻子一角,以演技引起了关注。


虽然没什么台词,光靠肢体语言表现傻子的各种情绪。


像走路这一点就抠得很细致,走路重心前移,给人一种跌跌撞撞的感觉。



为了准备角色,一整个春节都没过好,瘦了25斤。


拍戏时各种尘土芝麻糊都糊在了脸上。拍戏的时候就只能吃流食。


演戏状态都是浑身脏兮兮,挨饿受冻的,有个当地老奶奶还真的把他当做了乞丐。


15年金世佳过的很充实,他拍了5部电影、一部纪录片、参加了一个节目。没有休息,经常能听到别人对他演技的夸奖。整个人都在沾沾自喜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位韩国同龄演员两部风格截然不同的作品。被强者的演技给震慑到的金世佳,又再次陷入自我质疑之中,“自己到底演好了吗,在这样下去,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变成自己最不耻的样子?”


在这次情绪危机中,他又去到了日本找答案去了,和昔日老师对话。而老师告诉他的答案是,回归生活,回归舞台。


他听从老师的意见回到北京,听说田沁鑫导演要排话剧《狂飙》,边毛遂自荐出演田汉一角。


《狂飙》是田沁鑫经典作品,上一个版本的演员阵容是:辛柏青、朱媛媛、 陶虹、 袁泉。


能被田沁鑫选中演田汉,本身即是成绩。


金世佳说,自己全身心投入到田汉的角色当中,两个月的《狂飙》结束后,他也随着最后一句台词倒地,哭泣不易。



去年金世佳30岁,基本上一部戏没有拍。


他不认为自己是明星,演员只是他的一份工作,自己下班该买菜做饭就买菜做饭。他去上海电影节红毯都是踩着单车去的。


他也在不断深造,到国外跟随日本、法国的老师学演戏。


《瓣嘴》里采访问他,作为一个正当年的演员,有没有觉得自己拍片的节奏太慢了。


他笑着调侃,“有啊,所以我要努力拍,拍烂片,赚人气,凑cp名,争热搜。把前两年前自己嗤之以鼻的事情干个遍。”


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做,也许他在雅俗之间有挣扎,但看到他送给王传君的那段话,就知道他还在努力。


————————————


“离开《爱情公寓》的两个人”这个题呢,我大概2016年年底就想到了,当时没有写,是觉得好像王传君和金世佳暂时没有特别明确的实绩。


但那个时候就真觉得他们俩跟其他同龄的明星不一样——质感不同。


演员脸是跟明星脸不一样的。


很多每天晃在电视上的人并没有演员脸,他们是漂亮的搞笑的,但永远都是自己,那张脸只能代表自己,而不能代表人间。


王传君从前是这样


后来变成了这样


金世佳以前是这样


后来是这样


我曾经以为演员脸和非演员脸是天生的,是不是那块料可能一亮相就决定了。


王传君和金世佳让我发现这和选择有关。选择什么样的工作,选择跟谁在一起,选择被哪些事情环绕和浸泡,最终也都体现到脸上来。


作为观众,我们很轻易地会说:我要看演员,我不要看塑料电视剧里做作的脸,那些赚大钱没理想的明星真没意思哦。


如果你是王传君和金世佳,或者他是你的家人、同事,你是不是会换个角度看问题?例如“赚钱总是没错的”“有些戏版权有问题也不是演员的锅”“娱乐大众也没什么不好啊”“想那么多干嘛?”……


那样想也是很正常的,大部分时候我们容易那样去想,“纯粹”的路看起来理想、美好、脱俗,但意味着不知道钱在哪里,不知道星途在哪里,连安全在哪里都不知道。


所以我觉得勇于离开安全区的人很厉害(尤其是安全区可以赚钱),但我无意指责更多人没有去选王传君和金世佳一样的路。


只是,一旦我们设身处地去想,就知道王传君和金世佳选择的生活方式意味着什么,喊口号容易,真做起来难。


我是无神论者,但《圣经》里有个“窄门”的概念我很喜欢:「你们要走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走窄门比走大路的人更需要勇气,很多时候走大路也没有错,大家都这样,结果也都挺开心的。但至少要知道,不要否定那扇窄门,到你想突破的时候,也许还是要试一试窄门。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