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之星';?>

首页 / 美文

剧本、拍摄与质疑,如何解码法医剧背后的困局?

By 天使之星 •  2018-07-10 18:03 •  11次点击 短消息

近两年,国产犯罪题材网剧迎来创作高峰,一夜之间资本涌入,相关从业者摩拳擦掌,相同题材也越来越多。然而大浪淘沙,好的作品永远有市场,这是导演扈耀之在采访中多次强调的观点。


作者|少女N


随着网络罪案剧的逐渐成熟,精品频出,悬疑题材也逐步进入垂直细分领域。以《法医秦明》《骨语》为代表的“法医剧”,以《白夜追凶》《无证之罪》为代表的“公安剧”, 还有以《河神》为代表的“传奇探案剧”,国产悬疑刑侦剧迎来了一个创作新高峰


观众的审美水平不断提高,也要求创作者加快创新。在看似繁荣的市场环境下,国产犯罪悬疑剧又有怎样的困境,又如何能找寻突破口创作出好的作品?为此,为此,我们采访到了《骨语》导演扈耀之和《法医秦明2》的制片人郭琳媛。



高难度的拍摄


2016年10月,网剧《法医秦明》上线,三天便突破了一亿的点击量。今年5月,根据女法医王雪梅的工作经历改编的《骨语》播出,目前也已突破17亿播放量。两部剧的热播,在弥补了国产法医题材类型剧空白的同时,片中大尺度的血腥镜头,各种犯罪现场和尸体的展现,也满足了观众强烈的好奇心,不过这背后的拍摄过程却并不轻松。


《法医秦明2》的制片人郭琳媛曾向我们透露,剧中仅道具尸体的费用就相当昂贵,“每具尸体都是6位数,十万加”。法医剧根据集数和剧情的不同用到的尸体数量不同,但总体来说这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皮肤的质感和尸斑等都做的相当到位,但道具上的用心也挡不住审查的“马赛克”,《法医秦明》《骨语》等剧在播出后均有被不同程度的打码。尽管《骨语》在拍摄规避了正面全裸镜头,也减少了血浆和伤口的画面,但还是没能逃脱“马赛克”的命运。


有趣的是,其中一集冰箱藏尸案,被打码的人头并不是道具尸体,而是演员自己的头,“我们用了一个拍摄技巧把她放到冰箱里。第一没有血,第二没有伤口,第三也没有把她弄的很狰狞,而是把她很漂亮的放在冰箱里。”至于为何要打码,扈耀之导演也相当迷惑。


 

另外,相比都市情感剧,犯罪类型剧在置景上也要更加困难,“一般的戏,你去别人家里取景别人都欢迎,一说拍死尸……”而比起其它类型剧,罪案剧还涉及到很多特殊环境,下水道、臭水沟、废弃工厂等等,拍摄难度也更大。


《骨语》剧本中原本有一个高空坠机案,但由于该剧在北京拍摄,首都的治安管理相当严格,五环以内都不允许使用飞行器,最终这个案件就没有拍成。

 

观众期待与现实呈现的两难


职业剧不够“职业”,是国产剧的一大通病。不过,相比医疗爱情剧、商业爱情剧、体育爱情剧,国产罪案剧在职业性的呈现上绝对算翘楚。


但职业剧尤其是刑侦题材,始终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来自观众“不专业”的质疑,二就是对“尺度”的把握,这在《法医秦明》和《骨语》两部法医题材剧上表现尤为明显。


所谓隔行如隔山,法医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职业,很多工作细节不为外人所知。又由于国产法医题材剧的长期空白,观众受日剧、美剧等影响较深,这就造成了普通大众对现实情况一定程度上的误解。


《法医秦明》播出后,关于主角工作时不戴口罩、不穿防护服、不带鞋套等情节在网络上引发讨论。同样的质疑声在《骨语》播出后再一次出现,女主角夏萤靠经验办案的习惯也被观众批评“不专业,不严谨”。


 

在聊到这些问题时,导演扈耀之言语中也透露出些许无奈:“我们拍的时候,是努力、严格按现实去呈现的,但毕竟观众们不在法医一线,无法很直观的去接触、了解到这些环节。”


为此,扈耀之导演也向我们揭秘,现实中警察、法医在工作时,一般采用在脚底板贴创口贴或绑皮筋的方式,来对脚印进行区分,这样物证科在取证时,就会避开有记号的脚印,并不存在不穿鞋套破环现场的问题。


至于要不要戴口罩,《骨语》团队在拍摄时也进行过一番讨论,最终在请教过剧中原型王雪梅法医后,决定不戴,“王雪梅老师说虽然条例上要求戴,但是我不戴。”


“尸检的房间气味是非常恶劣的,戴口罩解决不了问题,只会加重呼吸负担。再就是因为法医的经验,他们进去一闻就知道这个人是因为什么毒品导致死亡的,所以嗅觉上她不愿意把(气味)藏起来”,扈耀之导演也特别强调,“法医和警察的工作很辛苦,不戴口罩是他们辛苦的一种表现,并不是为了好看。”


 (日剧《非自然死亡》▲)


其实口罩和鞋套,还只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观众最大的质疑还是对剧中女法医靠经验办案的情节,“每逢推理必想象,国产片的老毛病”。


《骨语》取材自女法医王雪梅的真实工作经历,并由其担任顾问,指导拍摄,在专业性上有一定的保障。


 “王雪梅老师在行业中工作了四十年,《骨语》中展现的是30几岁的王雪梅,工作也有十到十五年以上的时间了,经验非常丰富,如果你真跟她接触,听她讲很多案件,近乎一个半神,很多案件她一看就知道。”


像上文中提到的高空坠机事件,在警察已经认定第二案发现场却找不到任何搬运尸体的痕迹的情况下,王雪梅凭着多年的经验很快就查出真相。她先问现场是否是飞机航线,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又派人调查航空公司是否有职员死亡,原来是一名机械师抑郁症跳机自杀的。


然而这一切又与观众的期待相违背,悬疑刑侦题材,观众想要看到的必然是缜密的推理、不断反转的案件、一环扣一环的强情节剧情,但在实际的办案的过程中,这些情况期待未必都会发生,这始终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一方面是观众对专业工作的误解,另一方面,尽管警察、法医等职业能够为影视工作者提供广阔的创作素材,但又有审查上严格的限制。


2年前,网剧《灭罪师》上线不到三个月就因“过分详细地展现了凶手犯案过程”而被下架。网剧版《心理罪》也因“警察爆粗口、审问暴力”等问题被要求下线重剪。


“可能会引起罪犯的反侦查,让罪犯掌握太多的刑侦手段的话,可能对未来破案会造成一定的困难”,《法医秦明2》的制片人郭琳媛这样说道。


《法医秦明2》有一段关于笔迹鉴定的情节,原本是打算将具体的细节拍出来的,但由于涉及到专业的技术和侦查手段,“不允许说的过实,不能过多的描述”,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而随着网剧审查的逐步收紧,限制恐怕还会更多。

 

核心问题:剧本


尽管在拍摄环境和审查方面存在诸多掣肘,但扈耀之导演认为,国产刑侦剧面临的最大困境,依旧是剧本问题。


“下功夫做剧本的人少。你是想急着挣钱还是想做好东西,这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


从《心理罪》《余罪》到《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再到《法医秦明》《骨语》,国产网络刑侦剧经过了几年的洗礼,口碑屡创新高,逐步从小众圈层走向大众视野,去年《白夜追凶》被美国流媒体巨头Netflix买下海外发行权,在商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与之伴随而来的必然是资本的涌入,据不完全统计,未来待播的悬疑罪案题材剧多达40余部,不乏《长安十二时辰》《锦衣之下》这样的大IP改编。


“我觉得很正常,就是为了挣钱。你一窝蜂式的做这种事情就是资本的驱使。”但资本只是一方面,“你的作品好,永远有市场,”只要坚持艺术标准,市场前景和艺术创作是艺术创作没有任何矛盾的地方。


在扈耀之看来,影视作品不能一味只去强调娱乐性,这样很容易沦为单纯的感官刺激。“要具有社会意义,能引发观众的共鸣,能引起观众对死亡与生命的思考”,这也是《骨语》在挑选案件时的标准。


在这方面,美剧日剧等就相当成熟,除了制作成本和规模上的差距外,国外的创作者在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上更为明确,“永远是讲人的”,事件背后是三观的传达,也是国内编剧值得学习的地方。


 

结语:


正如扈耀之导演所说,好作品永远有市场,不好的作品放在再好的市场里也会被淘汰。剧本是一部电视剧的核心,在愈加浮躁的环境下,更应该踏下心来打磨一个好故事。这不仅适用于悬疑刑侦题材,也是适用于所有国产剧创作的箴言。

 



推荐阅读

鹿晗关晓彤情侣档,老牌IP加新演员,7月谁能杀出重围?

专访刘芷含|《爱国者》里的岸谷理惠,其实是喜欢射击和潜水的炫酷少女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