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海';?>

首页 / 美文

讲述家国情怀永不落伍,《诚忠堂》拥有不俗品格(1570期)

By 听听海 •  2018-07-04 08:03 •  7次点击 短消息

文丨韩浩月


2006年电视剧《乔家大院》人尽皆知,2018年延续《乔家大院》故事的《诚忠堂》登陆央视八套。两部剧相隔12年,时间确实有点长,但这或正符合好剧需要沉淀的制作规律。《诚忠堂》的播出,必然再次将观众的视线引向乔家大院,引向那个风云激荡、波澜起伏的年代。



秉承传统,精耕细作打造扎实年代大剧


《诚忠堂》甫一亮相,就给人以熟悉、踏实的观感,尤其是在当下荧屏充满赶工之作的状况下,这类秉承电视剧生产传统工艺的作品,给人以一种久违之感。在电视剧创作“网剧化”的今天,一些老电视剧人不为潮流所动,坚持自己艺术标准的做法,有逆水行舟的勇敢与坚定。


胡玫版的《乔家大院》,已成年代剧、商战剧的代表作,也成为山西祁县最有名的文化名片,继续讲述乔家大院的故事,不能脱离早期故事奠定的厚重氛围与故事节奏,这意味着,当年《乔家大院》的忠实观众,现在又有了重返乔家大院、再入历史图卷的机会。


导演路奇和总制作人孟凡耀


《诚忠堂》的幕后团队,与《乔家大院》是一致的。总制片人孟凡耀,编剧朱秀海,在项目把控方面,并没有否认“自我致敬”。当年《乔家大院》的故事,本身就意犹未尽,继续讲述晋商风采,带领观众回望一个地方的文化与精神,到了这部《诚忠堂》的时候,便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作为《乔家大院》与《诚忠堂》的编剧,朱秀海的原著作品,为两部剧的完美衔接提供了文本保障。朱秀海当年的原著作品,为2000年代热门的“宅门故事”创作带来了清新气息,他以充满文化积淀的文笔,以及建立在真实基础上的合理想象,让晋商文化借助电视剧载体强势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一直在今天,谈论晋商概念都脱离不了朱秀海为之赋予的诠释。



有了编剧与制片的再度联手,《诚忠堂》在风格上的恢弘大气,在故事上的精耕细作,都为电视剧提供了良好的观赏性。年代剧的热度这两年的确有降温趋势,但优质的年代大戏不会过时,好的年代剧故事,可以映衬当下时代的缺失,而《诚忠堂》也恰如其分地提供了两相对比的载体功能。


注入更多现代意识,这一次《诚忠堂》更贴近年轻人


演员张博在《诚忠堂》饰演男一号乔家第五代传人乔映霁,童瑶则饰演女一号革命军队伍中的女军官莲花队长。前面的《乔家大院》有陈建斌、蒋勤勤珠玉在前,后边的这两位年轻演员自然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但通过前面几集的表现看,张博与童瑶还是很好地完成了角色演绎任务。乔映霁表面的公子哥儿作风,没能掩饰他内心的沉稳淡定、胸有成竹,莲花队长的铁面无私、革命至上,也没有遮掩她年轻懵懂、春心易动的可爱一面。


导演路奇曾拍摄过《妈祖》、《东方战场》等有影响力的电视剧,在谈及为何选择张博与童瑶为男女一号时,他表示“合适第一”。张博出色的台词功底,以及对人物精神的领会,很快使乔映霁的形象稳住了。童瑶在前面的戏中,表演时有一点生硬,但因为莲花队长这个角色的外在性格,也有生硬的成分存在,所以并不违和,随着戏份的进展,童瑶渐入佳境,也让莲花成为《诚忠堂》中令人印象非常深刻的角色。



路奇在保证《诚忠堂》“底盘”不变、基调稳固的基础上,为《诚忠堂》注入了更多现代意识。同以往年代剧观众群年龄偏大不一样,这一次《诚忠堂》更适合年轻人观看。具体到乔映霁、莲花这两个角色身上,观众会发现与他们并无思维隔阂,用2018年的思维方式,去衡量自1911年展开的《诚忠堂》故事,依然会觉得乔映霁、莲花他们那代年轻人的热血,已经基本脱离了封建社会的陈腐与愚昧,他们身上的热忱与纯真,在今天看来尤为珍贵,亦能引发共鸣。


和陈建斌饰演的乔致庸对比,乔致庸的孙子乔映霁最大的不同是,身上洋溢着个人英雄主义与浪漫主义色彩:他带领革命军从后门进入自家票号“盗”走10万两银子,亲自上阵与清军战斗并充当最危险的扛旗手角色,与莲花配合欺骗票号经理骗取200万两“赎金”等等,有着纨绔子弟的任性,但更多是“艺高人胆大”、“钱多人大胆”的潇洒,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观众对于英雄改变时局的理想化想象。


莲花的做法与乔映霁的行为是匹配的。作为乔映霁童年的“娃娃亲”对象,莲花队长为革命舍弃与乔映霁的成亲机会,在乔映霁丧偶终于嫁给意中人,但在度过新婚之夜后为了革命又踏上去苏联的火车……



这名女性角色身上,有着强烈的使命感与悲剧感,在这方面,倒是与《乔家大院》中的陆玉函、江雪瑛这两个女性角色一脉相承。但莲花的行为动机与其女性长辈最大的不同是,她不是为了一个家族、一个家庭的幸福去奋斗,而是为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未来去战斗,对于当下年轻人来说,他们或许对莲花的故事不理解,但历史上绝不缺少类似这样人物的存在,《诚忠堂》为现在的年轻观众,提供了一个鲜活的、可供致敬的人物样本。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谈论家国情怀永不落伍

 

在《诚忠堂》中,数度出现过“打仗就是打钱”这样的台词。以钱财支持革命,用财富影响时局,对于过去时代的大家族而言,这是很正常的事。一方面,靠近政治会给大家族带来风险,另一方面,为革命输血也会给大家族带来机遇。如同每一个普通人都无法避免遭遇时代洪流一样,大家族在瞬息万变的历史关头,注定遭遇更多扑头盖脸打来的风雨。



现在回头看来,无论是《大宅门》,还是《乔家大院》,无论是《大祠堂》、《白银谷》还是《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国的宅门戏,都避免不了要落脚到“家国情怀”这个点上来。抛开这些宅门戏主角们的历史局限性,会发觉他们都有同样的恐慌:在新时代到来之前,如何度过漫长前夜。而将自己的利益考量、生存本能,融入家国情怀当中,毫无疑问是最有效的解决之道。


《诚忠堂》没有片面地抬升故事的主基调,而是让“家国情怀”有了具体的落地之处,比如乔映霁恢复废弃的茶山之路,为沿途几十万百姓提供生计,成立晋商银行完成中国金融业首次现代化改造,入驻包头帮助包头城市重建等等,这些做法并没有形而上的诉求,是脚踏实地“能救一个算一个”的士文化体现。《诚忠堂》之所以打动人心,在于口号式的台词基本绝迹,而是从一个大家族的时代责任开始谈起,让电视剧拥有了经得起推敲的主旋律。



家国情怀谈不好,很容易掉入某种陷阱,但有一点可以确认,无论时代如何变迁,谈论家国情怀永不落伍。小人物也好,大家族也好,都属于一个命运共同体。一部宅门戏、年代剧,如果找到了讲述家国情怀的入口,就拥有了自己不俗的品格,《诚忠堂》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E N D 



公司、项目合作 ◇ gangqinshi01 

项目、影视宣传合作 ◇ rene0602

编剧经纪业务联系 ◇ zqy24680

投稿 ◇ yunying@bianjubang.com



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自媒体 | 一点资讯

界面 | 企鹅媒体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