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臭啊';?>

首页 / 美文

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犀利问答直指行业问题,别再滥用“老戏骨”!

By 隔壁臭啊 •  2018-06-14 08:33 •  7次点击 短消息

适逢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本届白玉兰奖的入围电视剧也多为现实主义题材,在制作上都呈现了成熟的水准。因此,在本届关于国产电视剧的评选自然备受关注。不同于往届评委见面会的“波澜不惊”,今年的评委见面会直指行业问题深处,颇有些犀利的意味。


作者|猫宁



今天上午,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如期举行,电视剧、纪录片和动画片三个单元共计13位评委一一亮相与媒体见面。


适逢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本届白玉兰奖的入围电视剧也多为现实主义题材,在制作上都呈现了成熟的水准。因此,在本届关于国产电视剧的评选自然备受关注。不同于往届评委见面会的“波澜不惊”,今年的评委见面会直指行业问题深处,颇有些犀利的意味。

 

提升专业坚持审美

为观众打造生活的“平行世界”


第24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0多部优秀节目报名,共入围55部作品,其中包括了10部中国电视剧和10部海外电视剧。



今年入围的中国电视剧题材类型百花齐放,有当代题材《我的前半生》《美好生活》展现了都市生活的笑与泪,也有《急诊科医生》反映真实的职场风云,也有《白鹿原》《情满四合院》《生逢灿烂的日子》记录变迁浪潮中的中国百姓群像,还有《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那年花开月正圆》《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和平饭店》等作品重现历史时刻。


对于评奖标准,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刘和平解释称:“思想精深、制作精良、艺术精湛是考量一部电视剧的三大要点。”



电视剧评委高群书表示:“我们追求的作品应该有独特个性的情感表达,在戏剧性之外,符合普遍规律,直指人心,引发共鸣,能够让观众联想自己,无论是现实题材还是古装片,能让观众感兴趣或者感动,就称得上优秀。而在如今技术迅猛发展,影视剧工业制作已经步入标准化,一切技术指标都有更高的要求,无论是摄影、道具还是表演,都要求制作方提升高度和精准度。”



谈及近年来影视剧的创作创新,刘和平表示,纵观整个电视剧产业,诸多作品都自觉成熟了,“这种成熟就是出新”。高群书直言现在具有思想性、艺术性、突破性的精品是观众和市场迫切需要的。评委徐纪周补充道:“在当下的产业发展背景下,电视剧的创作态度是否诚恳、真诚成为了关键,要用作品与观众对话,交流出时代和对生活的看法。”

 

尊重影视艺术价值

别把“老戏骨”滥用成吸睛标签



“老戏骨”是近年影视行业的高频词汇,但在使用的过程中却似乎逐渐有些“变味”的趋势。在今天的见面会上,谈及“老戏骨”戏路的问题,徐帆诚恳纠正:“我认为,大众在用‘老戏骨’这词应该更新观念,艺术家的成就和贡献不是靠年龄熬出来的,有些就是生来就是为了这个行业奉献的,这两天集中看了入围作品,演员都是正常发挥,具有专业素养。



演员赵立新则严肃地表示,现代人似乎进入了一个夸大其词的时代,吸引眼球,一切都是为了吸引眼球,所以就出现了“老戏骨”这个词。但是他认为,演戏能入骨是一件很难的事,怀着敬畏之心来拍戏,并不敢轻易言称如此。



除了谈及演员,身为编剧的刘和平也强调了剧本在电视剧中起到的关键作用,也希冀编剧队伍能够保持专业,坚持在第一线锻炼学习。刘和平认为,电视剧不同于电影,剧本是剧组正常拍摄的首要保证,“编剧是从电视剧制作第一阶段就求出最大公约数的人,导演是把各种参数结合起来的人。编剧应该加强实践学习和锻炼,不仅要懂得叙事,还要懂得机位、拍摄、导演、灯光。创作时除了完成结构,还要考虑人物关系、刻画、语言台词、熟悉机位、哪里上场……这也是剧本创作慢的原因,比小说难太多。”

 

电视剧评委会主席刘和平表示,今年担当评委深感责任重大,评奖并不仅仅是颁发奖项,而是通过评选,让真正奋战在电视剧前线的有作为者为艺术创作和付出的努力辛苦得到褒奖,将可贵的精品从海量作品中捞出来,让更多观众看到、欣赏。另一方面也有益于未来电视发展的建设促进,希望获奖作品能成为一种引导和方向,激发更多品质优良,在思想价值和美学价值上更具突破的新作品。

以下为对话实录:


记者:对于一部优秀的电视剧作品,您的评选标准有哪些?


刘和平: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高群书:一个好的电影电视剧,三个标准,1、情感表达有独特性和个性,在普遍意义下直指人心,与观众产生共鸣感;2、工业标准技术下,摄影服化道表演必须达到一定的高度和精度;3、一定有一个比较好的社会影响,无论是民间采集的数据还是台网数据抽样调查,其结果能反映一定的情况。


徐帆:大家已经意识到了精良的制作,在大家都是精良制作的情况下还要去比较,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是这种艰难是有意义的,因为可以让电视剧有更高的高度,无论是从制作还是从大家的喜爱来说,这都是让大家再上一个台阶的时刻。


徐纪周:创作态度是否诚恳,创作态度是否真诚,把自己对于时代的看法与观众进行交流。


赵立新:1、价值观。为什么要做这部戏?有些作品是糊涂的,不值得一提,甚至是危险的;2、真诚度。通过一部戏感受到创作者是真诚的而不是虚假的;3、审美高度,产生艺术上的美感。


记者:从今年入围的作品来看,有哪些创新的地方?


刘和平:今年入围的电视剧,我们非常欣慰的是,无论是创作还是生产都较以往更成熟了,成熟就是出新。


记者:如何看待当前影视行业“老戏骨”只能演配角的现象?评选是否会更倾向于老戏骨?


徐帆:现在对于老戏骨这个词应该更新一下观念了,老戏骨不是熬年龄的,一定有人是生来就是为这个行业做事情的人,这是他们天生的能力。现在国内喜欢看偶像的观众多了,但是这次入围的作品都是年龄很正常很平稳的演员。无论是电视还是电影,都要剧作多样化一些,如果作品多了,观众的选择就会多一些,看的也有意思,生活的也有意思。


赵立新:我们进入了一个夸大其词的时代,我们现在滥用形容词,为了什么呢?为了吸引眼球,一切都是为了吸引眼球,所以就出现了老戏骨这个词。第一次听到很新鲜,后来我觉得是一种带着侮辱性质的。演戏能入骨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们都是怀着敬畏之心来干这行的活儿,谁敢轻易言称如此?我们自己心里得有杆称,演到哪一步,谁是前辈,在这个行业清清楚楚。


记者:近年来都开始提倡现实主义创作态度,比起制作精良的古装,现代剧讲奋斗、讲教育的作品似乎更收到奖项青睐?


刘和平:现实主义创作的对立面仍然是对文学艺术的认知不足。


现实主义创作现在面临的挑战,一是商业化的虚无主义。为了钱也好,为了博所谓的眼球也好,这是跟现实主义创作对着干的东西。二是为了某些目的搞实用主义。除此以外,只要是真正的现实主义创作的作品,无论是历史的还是现代当代的,无论它是给我们以启发的深思的还是激励我们向上奋进的都是我们评选看重的。


记者:整体谈一下您们对此次评选的感受如何?


刘和平:电视剧在中国真正的发展只有40年,能到今天这个程度,我觉得是中国历史上叙事艺术叙事文学的一大进步。我本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电视剧还是很了不起的。


我觉得国产电视剧有很多了不起的地方,尤其是讲长故事的能力。这得益于我们中国有几百年的讲故事的优良传统,比方说我们的说书、曲艺、中国戏曲,我们经意不经意地、自觉不自觉地,继承了老祖先留下来的创作方式和结构形式。


但是依然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们现在欠缺的是三个东西:


1、是否有价值突破,包括思想价值突破和美学价值突破,也不是每一年都有这样的作品,也不是每一个时段都有这样的作品,有价值突破的作品要等;

2、是否有充分的角度性,因为我们是在现实世界之外给广大的观众打造一个平行世界,因为我们有时候活得很焦虑、很纠结,就希望有好的文艺作品可以看到一个平行世界,用美学的眼光;

3、是否有比较大尺度的话题性,这些都是我们要努力追求的方向,但同时也不是每年都有的。


总体来看,中国电视剧在所有的艺术门类里面还是进步挺大的,而且我们的视野挺强的。所以,对中国电视剧不要悲观,还是要一天比一天好。


高群书:评奖不仅仅是评奖,而是一个倡导。通过评选,选出一些很少的好的东西,让大家看到他们的努力,他们的进步,以及能得到褒奖和发扬光大的可能。虽然是凤毛麟角,但我们还是要大海捞针捞出来,让大家都看到,让大家都知道这部剧是能到而到认可和大家喜欢的。


评委除了责任还有建设,评委要去促进一些70分的可能不满意的作品,在仅有和现有的条件下,做的比较好的,我们促使一下,给一个奖项,这个方向性会让他往前发展得更好,今后能出现更好更完整的作品,


记者:看了这么多优秀的作品,对中国电视剧未来的发展有怎样的期待?


刘和平:首先是特别有文化自信。中国电视剧速度发展很快,现在入围的片子制作都很精良,而且大家从一度创作到二度创作,整个剧组都非常优质,没有不认真地对待的行为。通过这次评选,包括下面我们电视剧高发展的要求,今后我们电视剧的质量一定是越来越高。


高群书:我觉得还是要多学好的。最近看了一些入围白玉兰的海外戏,内容和制作都非常好,因此我也反观我们自己,希望有创作者可以坚持去做一个好东西,然后再有好的资本的这个去推动。好电视剧没人看,更多可能是我们在创作上是不是真正的想去跟观众交流,再就是资本和宣发没有去把这个东西放大让更多人看到,这都是未来可以改观的方面。


记者:这次有看到哪些现实主义创作的闪光点?您希望通过这一次的评选给大家提供一些创作上的新方向?


现实主义创作首先就是关注生活,尤其是关注当下这个时代的生活,这是创作者的基础。但同时像文学艺术作品,像影视作品也好,戏剧作品也好,它本身是在用美学的眼光看事情。所以他又不得不通过作品打造出不同于现实生活,另外一个世界来,升华为美学眼光看世界,典型环境下的人物或者艺术形象。


所以这一届的片子,我发现大家在这方面结合的都可以。他既关注了当下我们的生活和生活在当下的人他们所关注的问题,也还是坚守着艺术创作的原则,用美学的眼光在构建自己的作品。


记者:在编剧技巧上,您觉得有哪些闪光点和其他还可以进步的地方?


刘和平:电视剧它确实不同于别的东西,不同于电影。电视剧首先就是要剧本好,如果剧本的结构不完整,人设不准确,就会造成在拍摄现场天天改剧本,天天起争执这种局面。所以我们应该把绝大部分的公约数,在第一个阶段把它求出来,就是剧本。


编剧是一个求最大公约数的人,他把这大公约数求完了以后,分散到二度创作的剧组,导演把各种参数契合起来,把剧本的最大公约数表现出来,是这么一个概念。


所以我始终就是说,现在我们的专业编剧队伍,大家不断地加强学习实践和锻炼,它不光是要懂得如何叙事,还真正要懂得整个拍摄过程,你懂得机位,懂得调度,还有懂得表演,现在还要懂得美术灯光,所以对专业编剧的要求是非常高。


记者:这两年轻质化的题材特别流行,像是IP剧古偶剧,对很多人说国产电视剧可能走了很多弯路。但是从受众和市场的角度来看,有哪些积极的经验?


刘和平:对这样的问题尤其要特别客观的看待。所谓唯物主义说的就是具体的物质先出来,然后才有理论和规律。你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站里面用这种信息化传递的时代,势不可挡。


所以必然会出现网剧,必然会出现在手机上观影的习惯。这种戏一旦出来,出现IP也好,出现网剧也好,它都是必然的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问题是它刚出来不成熟,他必须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慢慢成熟。所以包括我们以往针对电视机写剧本的编剧现在都开始注意,如何针对手机写剧本、针对网络写剧本。一切都是因需要而产生,供给侧和需求侧平衡,也不能忽视网络,所以这个我个人的看法它是个必然趋势。


记者:现在有很多对于经典剧目的翻拍,您认为这种现象是否体现了编剧行业的人才匮乏?


刘和平:首先,对经典剧目翻拍,它是向经典致敬,第二是我们对经典剧目有今天重新呈现的先进的手段,我觉得比他当年呈现会更具美学感染。但现在有些就是当年曾经很火,认为今天拍出来依然能卖好价钱,这样的翻拍的比较多,这样不叫经典翻拍。


今天技术手段很先进的,我们能拍得更唯美,观众也愿意继续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翻拍也是合理。今天是个相对自由的社会,有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记者:您认为未来古装正剧还会重返市场吗?


刘和平:绝对会重返市场。像今年在政策上各层要通过各种方式弘扬中华五千年优秀传统。我们一带一路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也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那就应该向世界呈现一个完整的生活形象,传递完整的中国文化信息。

因此,现代题材和历史题材并重,所以这个不要担心,都是在调节。问题是历史题材要拍得精良会更难一些,所以量会少一些。哪个国家比中国的古代故事更多?所以还会继续有的。




推荐阅读

《家有儿女初长成》落户周播剧场,情景喜剧IP如何延续?

复盘《莽荒纪》争议背后得失,探索大体量古装剧出路何在?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