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冰';?>

首页 / 美文

面具金属怪客Ghost:瘟疫很好,偶尔中国风

By 涵冰 •  2018-06-09 09:18 •  26次点击 短消息

1340年代末期,当瘟疫席卷了亚洲大陆以后,黑死病终于传到了英国。在地狱般的十年之后,一艘载满了羊毛的货船离开英格兰前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瘟疫很快杀死了船上的所有人,然后这艘鬼船就在海上漂浮了几年,这期间疾病以船员们腐烂的尸体为食,直到最后船搁浅在了挪威的卑尔根附近。

 

黑死病很快蔓延到了瑞典,然后进入俄罗斯。到1353年,有三分之一的欧洲人死于这场瘟疫,而直到两百年后,欧洲的人口才恢复到了瘟疫前的数量。


Ghost乐队


“我猜这张专辑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张正面(积极)描述瘟疫的专辑,”Ghost乐队的托比亚斯(Tobias Forge)说,当他说起乐队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Prequelle》时,他的语气轻松,似乎自己也意识到这是一种不寻常的观点。

 

“基本上,这是一张关于生存的专辑,从头到尾都是。它会带你领略死亡的宿命,而最终让你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能逃离死神……你会吗?’我来自地下金属世界,黑死病这个主题已经被很多乐队发掘过了,但是那些专辑里往往会表现得万念俱灰,对幸存者来说也毫无希望可言。”

 

“但是有人却认为人类从这次浩劫中学到了很多好东西……”


托比亚斯(Tobias Forge)的新造型,相当的……中国风了……


这场关于黑死病的谈话几乎肯定是带有点寓言色彩的,《Prequelle》就像是Ghost乐队2015年专辑《Meliora》的续集,那张专辑是使得他们从地下金属世界中脱颖而出的关键,并且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大合同。

 

这意味着跟铁娘子和Slayer这样的金属巨擘一起巡演,跟七倍报应和Deftone这样的当红金属乐队同台竞技,甚至还包括从戴夫·格罗尔(Dave Grohl)那苍白的嘴唇里说出来的赞扬之语。


 

这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做为前涅槃乐队的鼓手和喷火战机乐队的主唱,戴夫·格罗尔已然是另类摇滚圈的波诺,他所推荐的一定是最牛逼的乐队,更不要提还有传言说,在Ghost的很多次演出里,坐在鼓手位置上的那个面具人,其实都是戴夫·格罗尔本人!

 

考虑到戴夫·格罗尔还制作了Ghost乐队2013年专辑《Meliora》里出色的单曲《If You Have Ghost EP》,另外一首《Circice》甚至赢得了2016年格莱美的最佳金属表现奖。


 

基于所有的这一切,《Prequelle》成了今年最值得期待的金属专辑之一,而这张专辑里,也同时包含着托比亚斯在创作过程中所遭受的挫折和打击。


Ghost乐队在格莱美颁奖典礼上


《Prequelle》是一张关于未来的专辑,但首先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过去。

 

2017年,托比亚斯被前Ghost的成员起诉,罪名是“以一种无知和无耻的方式,试图把Ghost从一支乐队变成一个单飞音乐人雇佣几个乐手的项目”。

 

托比亚斯回答说,他和其他成员之间从来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合作关系”,其他成员只是根据表现来拿适当的薪水,他们本质上就是临时的乐手而已。


侏罗纪世界2

主演:克里斯·帕拉特 / 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 / 拉菲·斯波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在Ghost的乐队形式里,这样的关系变得更加混乱,因为没有人知道面具下面究竟是那只鬼。长期以来,托比亚斯扮演各种蒙面的红衣主教,恶魔般的反教皇角色Papa Emeritus,他的形象在每张专辑期间都有改变。而乐队的其他成员则都称为“无名食尸鬼(Nameless Ghouls)”。

 

Ghost就有点儿像是KISS乐队,唯一的不同是KISS唱的是做爱,Ghost唱的是撒旦。而最终法律的争议让托比亚斯不得不走出阴影,打破他神秘的面孔。



“过了一年,经历了如此多的混乱之后,我考虑了所有的一切,”托比亚斯如今已经接受了他在舞台上只需要假装成一只真正的食尸鬼,“我意识到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另外,我着迷于摇滚乐和摇滚乐的历史,我阅读了每一支经典摇滚乐队的传记。你猜怎么着,同样的狗血事情发生在每一支成功的乐队里。”

 

“我的一个朋友,一个非常成功的音乐人对我说,‘如果你还没被告过,那你还没有真正加入这个圈子,所以现在恭喜你了!’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在生活中的很多情况里,我已经学会了把痛苦当成一所学校,真的,这代表一切正在顺利进行。”

 

托比亚斯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关系,总会结束的……”



毫无疑问这一(诉讼)经历塑造了这张专辑的DNA,漫长的诉讼过程也拖延了专辑的进度,而因为法律的原因托比亚斯也不能对此说得太多。

 

所以,我们可以从《Prequelle》专辑里找到答案。“《See The Light》这首歌(这大概是一首强力流行金属)讲述的就是那些与你打过交道的人。”然后我们谈到了像“我认识过许多鼠辈”和“在我认识的所有恶魔中,没哪个比得上你”这样的歌词,此处托比亚斯有一段非常意味深长的沉默,最后他回答道“是的”。


 

而当我问他是否这首歌与他的现状有关时,他就开始说起了外交辞令:“我觉得这首歌适合任何你被敌人包围的情况。真的,这是一首关于如何消解你的愤怒和消极情绪的歌曲。”



你或许已经看过了这张专辑的先发MV《Rats》,在其中托比亚斯发布了他的新面具——红衣主教Copia,看起来他像是疯狂的撒旦传教士和二手车推销员的结合体(当然杨主播觉得最刺激的还是中国风的僵尸造型,哈哈哈)。

 

你还会感到惊讶,原来红衣主教也能跳舞。(托比亚斯:“你问我有没有上过舞蹈课?我确实挺灵活的,但是可别被MV里面的好身手给骗了……”)《Rats》同时也一个很好的表示,关于托比亚斯准备把Ghost重新定位为自我表达的个人计划。


 

“这是一首关于公共审判的歌曲,”托比亚斯说,“老鼠是瘟疫的传播者,同时它们也是你身边的所有事物的比喻。我的意思是,老鼠最让人讨厌的一点是,它们可以藏在你家墙里,可以从你家厕所里冒出来,它们从某种意义上侵入了你的生活。”

 

“还有一点让我联想到的是(校园)霸凌,以前霸凌只发生在学校和上学的路上,现在则无处不在,遍布互联网。”



“当我们回顾古代的时候,我们总觉得现在有多文明,而古代就是野蛮的,”托比亚斯说,“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我认为我们已经回到的那种互相扔石头、愚蠢、迷信和无知的思维方式。这真是太可怕……”

 

所以托比亚斯指的是社交媒体么?而我还在思考着《Rats》的歌词:“他们还在追赶着你,你无能为力……”

 

“厄……尽管我赞同现代的告密文化,自然而然我也认为对世界不利的事情应该被揭发出来,但是我不太确定应该用这种形式。所有的人都只是在……空喊……”

 

那么这些是否和托比亚斯经历过诉讼的经历有关呢?当这件事爆发时,似乎每个人都对他有意见。对此,托比亚斯又停顿了很久,然后最终说“是的”。



“很多人的意见都不是基于事实,而只是基于他们的好恶”,托比亚斯继续说,“有些人就是喜欢摧毁其他人。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承认,但确实在任何人类文明的状态下,都有一些人天生就是想要摧毁其他人。”

 

当然,《Prequelle》也会有欢乐的时刻,虽然那是一种黑暗的、粘稠的、油腻的喜悦,但毕竟也是欢乐。

 

这么说吧,假如某个地方有个死亡迪斯科舞厅,那里肯定不会放Duran Duran,而会放《Dance Macabre》,舞池里会挤满骷颅头,可口的酒精饮料则会是绿油油的粘液和福尔马林——这是最适合您的“死亡之夜”,而《Dance Macabre》则会成为当晚最受欢迎歌曲。


 

最后,托比亚斯总结道:“正如我所说的,这是一张积极的专辑,一张关于生存的专辑……”


references:

http://www.nme.com/music-interviews/ghost-band-interview-nme-2322556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