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

首页 / 财经

我奔行在6858公里的路上,仿佛穿越了中国汽车的60年

By 双胞胎 •  2018-06-07 18:17 •  9次点击 短消息

 

60年前的1958年,是苏联专家在中国人数最多的一年。

 

彼时的我们正处于新中国成立的前十年,民生凋敝,经济困难。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也为了把中国人民引上现代化的轨道,让中华民族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们提出了一个最为现实和便捷的方式,就是向苏联学习。

 

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种路径,就是大规模、全方位地聘请苏联顾问和专家来到中国,将他们的制度、经验、方法、技术手把手地传授给国人。

 

在中苏关系蜜月期的1954~1958年,苏联专家来华人数达到了顶峰,尤其是1958年。据不完全统计,截止1958年年底,中国的苏联顾问与专家人数达到了11,000余人。

 

这些苏联专家渗透到了我国的军事、工业、科教文卫等各个领域,对我们建国初期的经济恢复和国家安全带来了很多现实好处。我们第一辆自己制造和生产的小轿车——红旗的前身——东风牌小轿车,就是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1958年5月,于长春一汽正式下线。

 

“多少凉薄世态可动荡

还有孤独要顽抗

多少遗憾自负存念想

唯有时间不可挡”

 

60年后的2018年5月,我就是坐在一辆机龄不足1年、飞往莫斯科的经济舱航班里,耳机里循环着这句“唯有时间不可挡”,回想起了我从历史中触摸到的,60年前我们与莫斯科的点点滴滴。

 

 

 

我从来都以为,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国民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还有很多工业基础的建立,都与当时的苏联有着莫大关系。包括我们汽车工业的早期发展,苏联专家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比方说苏联专家在帮助我们建立一汽时,提出要在海南岛建设第一个汽车试验场,以检验汽车在热带雨林气候条件下的适应能力,因为我国幅员辽阔,南北气候差异太大了;还有我国的第一辆汽车解放牌卡车,也是以苏联的长头卡车为原型生产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苏联专家的援助,我们能用三年时间建成一汽,以及推动二汽、洛拖等汽车的建设,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倏忽60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土地上却已再难觅俄罗斯汽车的踪影。

 

放眼俄罗斯汽车品牌,乘用车车企里如今只有拉达还活跃在俄罗斯的本土土地上,曾经被中国汽车竞相学习的嘎斯已经沦为商用车和载重车车商,至于几十年前盛名一时的伏尔加、莫斯科人、吉尔等品牌,更早已成为最后的绝唱。

 

这个曾经的军事大国,受困于计划经济的局限性,车型的发展没有随着人们消费需求的增长而增长,以至于在那个对外贸易封闭的时代,错过了发展世界性汽车品牌的最好机会,而国外品牌在后来的强势“入侵”,更是彻底终结了这种希望。

 

 

反倒是彼时一直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中国人,带领着中国品牌走出了别样的不同。不同于俄罗斯汽车在世界上的没落,中国品牌的触角却一直在世界各地不断延展。

 

包括在俄罗斯,力帆、吉利、奇瑞等品牌都在近几年保持着不错的销量。刚刚过去的4月份,吉利、奇瑞、哈弗、福田等品牌都在俄实现了两位数的增幅,众泰、东风等后进入者的同比增长更是高达三位数。吉利的第一座海外工厂,就建在俄罗斯。

 

当飞机逐渐下降,被森林包裹着的莫斯科城逐渐在眼前清晰铺展开来,我不免唏嘘,6858公里,60年,这时代的时间跨度太过特殊,其背后的历史交纵就像一部现代汽车世界格局的推演。

 

而这一次,我就是要见证中国品牌吉利,从俄罗斯莫斯科出发,走向更远的前方。

 

 

 

比我出发早几天,在东经100°的古城西安,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吉利博越的“挑战100度”行动正式启程。

 

去年吉利博越也组过一次“挑战100度”的活动。他们从零下30度低温的“金鸡之冠”漠河启程,长途跋涉,从冰天雪地到和风日丽,高温暴晒到70度后,最终在海南岛上的琼海正式收官。他们在所有媒体和消费者的公开见证下,完成了一趟汽车可靠性试验阶段的必修课。

 

而今年,博越的“100度挑战”将温度换成了经度,他们将从莫斯科出发,途径俄罗斯、白罗斯、德国、法国、英国等9个国家58座城市,迎着十余种复杂路况、与四大气候带三大自然带的严峻考验,横跨亚欧大陆18,000公里。这是中国品牌第一次不惧挑战,公开跨越欧亚大陆。

 

我正是带着对中国品牌的一种热爱与执念,在莫斯科的发车仪式上见证了吉利博越的启程。

 

 

在从莫斯科正式出发前,吉利带我们去了一处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莫斯科郊外的坦克基地。

 

尽管没有标准的苏式坦克帽和伞兵帽,但穿上基地为我们准备的俄罗斯军方最有特色的野战迷彩罩衫,严肃感与兴奋感依然明晃晃地扑面而来。

 

很快,我们便被带往了基地的一处主战场。那里并排挺立着四台坦克,有现役的T-62主战坦克,还有坦克史上的一代名车T-55,每台坦克都配备着一门滑膛坦克炮与一挺并列机枪。我们各自选择了喜欢的坦克,爬上去坐在炮筒后方,体验了枪林弹雨中乘坐坦克,到底是怎样一种感受。

 

随着马达轰鸣,钢铁战马发出了机械的嘶喊,一股洪荒之力仿佛从下面的发动机里喷薄而出。在凹凸不平的野地泥浆里,我们全程高速前进,履带碾压地面的“咣当”声铿锵有力,我紧紧地抓着炮筒后面的凸起,生怕被颠簸地掉下去。

 

基地还特意沿路安排了敌军、树林、水塘、烟雾弹、火力点、射击点、汽车和坦克残骸等战场元素,坦白说我好几次被吓得周身发抖,但那种坐在坦克上的纵深追击感,又叫人格外元气满满。我总恍惚穿越到了普罗霍夫洛卡坦克大会战的现场,好像旁边有万车齐发,战友们高喊着“乌拉”,向敌人一往无前地冲击。

 

但其实,哪里有什么万车齐发。除了我们四辆坦克,基地里仅有的几台车,就是吉利博越了。

 

 

说来也是痛快,面对坦克们的高速行军,后来博越也加入到了这场胜利大行军的队伍。面对基地里的泥路、土路、碎石路,以及横断沟、V型沟、炮弹坑等沟坎纵横复杂多样的路况,博越就站在坦克旁边,凭借出众的底盘调校和博格华纳NexTrac智能适时四驱系统,在坦克履带滚动激荡的土尘中爬坡过坎,居然也能和坦克一起汇聚出钢铁洪流之感。到最后,甚至还一路领先,率先抵达了终点。

 

此时我心中油然而生的,竟不是与坦克并肩作战的刺激感,而是对中国汽车品牌的自豪感了。

 

 

从坦克上跌撞着下来后,我们又被带往了打靶场。标准的岗亭、栏杆和地上的AK47U与DP转盘机枪,让我又自觉进入了侦察兵战斗的环境。然而转盘机枪对我而言实在太过沉重,瘦弱如我甚至无法将其抬离地面,只得尝试了步枪和手枪。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步枪和手枪就足够轻了,十几发射击下来我同样被它们的后坐力震得右手发麻。更关键的,由于是实弹射击,我即便戴了耳塞,依然觉得震耳欲聋,尝试摘掉耳塞后甚至出现了耳鸣。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些枪支在战斗中,隔着500米的距离还能穿透几十毫米的钢板、装甲车,甚至对坦克造成威胁。

 

最为意外的是,在射击过程中,博越的零部件B柱热成型钢板竟也被带进了射击场,经受了一番真枪实弹的考验。当我们在25米外用冲锋枪连续多次射击这块钢板时,除了在表面留下了轻微的弹痕,却并没形成任何有效的破坏。

 

这是由于博越车身大量采用的热成型钢材,抗拉强度达到了1650Mpa,超越了高强度钢材3~4倍;再加上中频逆变自适应焊接技术,车身的焊接精度也提高了20余倍,极大提高了博越应对极端路况的强度。


想起此前博越在C-NCAP得到了58.2高分的五星安全评定,我对中国品牌汽车的敬佩与信心,已经铁马冰河入梦来般地,彻底被发酵了。

 

 

 

今年前4个月,吉利SUV的产品销量超过了30万辆,已经跃升成为中国SUV市场销量第一。同时,吉利汽车前4个月的累计销量达到了51.51万辆,同比增长41%,在所有乘用车品牌中排名第四,已经成为了中国汽车品牌绝对的引领者。

 

弱国无外交,是适用于各个行业的真理。一家企业、一个品牌若想真正走出国门,永远必须实力先行。

 

在发车仪式前,我们来到吉利在莫斯科的奥布霍夫4S店,它紧挨着一家沃尔沃经销门店,两者不仅风格类似、装潢一致,还共用维修工位。而附近方圆几公里,遍布着各个汽车品牌的4S店。

 

 

我向俄罗斯当地人询问,为什么现在以吉利为代表的中国品牌能在俄罗斯如此受欢迎?他们没有犹豫地说,自然是因为品质过得去,价格也不贵,做代步车用用非常划算。而且,比如吉利,就很会根据当地特点,对车子进行本土化改造。

 

拿博越来说,它在俄罗斯名叫Atlas。俄版充分考虑了俄罗斯人的用车习惯和综合工况,在配置、驾驶辅助等方面都进行了优化设计,比如针对当地的高寒天气、强腐蚀性情况等特点,进行了适应性的工艺强化,采用了全底部喷涂。细节最见心意。

 

吉利也根据当地人的喜好,重置了4S店的形象、销售和售后服务标准。比如奥布霍夫店,相比国内4S店,就特别营造出了家庭温馨、休闲卡座的感觉。


可以说,从吉利品牌到博越车型,都体现了中国汽车在品牌、技术和产品层面上的真正体系化输出。

 

 

而关于博越此次跨越欧亚大陆之旅的第二站,白罗斯,或许少有人知道。白罗斯国内的第一座汽车工厂,就是中国人建的——也就是2017年11月吉利落成的白俄吉工厂。我们前面说的俄罗斯Atlas(博越),就是在白俄吉工厂投产下线的。

 

生产白罗斯自己的轿车,曾一直是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未竟的梦想。还记得去年,在白俄吉工厂的落成典礼上,卢卡申科险些潸然泪下,他动情地说:


“我曾无数次梦想什么时候白罗斯也能生产自己的轿车,如今,我的梦想终于在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帮助下实现了。感谢中国圆了我的轿车梦。”

 

 

工厂员工玛丽娅也对着我们的镜头说,如今想来这里工作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因为“这是白罗斯第一家轿车生产企业,以前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这是年轻人深造的新机会,我们都很希望能到这里来工作。”

 

看着四辆博越与两辆白罗斯产的Atlas缓缓发车,从莫斯科驶往白罗斯,我的脑海中不禁回想起,60年前,反而正是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在帮助我们造国家的第一辆小轿车。

 

真是汽车依旧,物是人非。

 

 

发车仪式结束,我们也随着人流离开莫斯科,准备回往上海。我坐在宇通客车上,靠窗看着街头往来车辆纷纷亮起的近光灯,仿佛又看到了60年一觉后,历史与现实的交纵。

 

那种命运颠倒的焦灼感,时代与个体的碰撞,随着时间被慢慢揭开、倾覆,真的是悲欢交集,让人感慨万千。滚滚洪流,周期不可逆,历史之于每个人或企业,总是微妙而震撼。

 

或许,与国门内的合资品牌相比,现阶段的中国品牌在国外的知名度、畅销度依然不够,但至少,他们已经在向世界频频迈出重要的每一步。这些他们正在经历的,都将是中国品牌成长的资本。

 

我们终将看到,吉利博越此次跨越的,不止是欧亚这方大陆,不止是坎坷山川河海,而更是中国汽车的60年、100年和所有的今后。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