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冰';?>

首页 / 美文

张涵予片酬6000万《天下长安》《天乩》《秋蝉》售价超14亿,欢瑞世纪再临爆仓边缘

By 涵冰 •  2018-06-07 11:34 •  31次点击 短消息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在去年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欢瑞近日再次被官方“关怀”。


5月29日,深交所发出《关于对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问询函中,深交所就欢瑞世纪2017年的财报提出了“16连问”,今日下午,欢瑞对深交所的问询给出了回复。



通过对欢瑞世纪2017年的财报以及回复公告进行分析,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发现,欢瑞世纪2017年业绩过山车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主要项目都集中在第四季度,《天下长安》《天乩》《秋蝉》都是在去年12月确认收入的,而这三部剧集版权费合计或超过14亿,张涵予出演《天下长安》片酬也高达6000万。


虽然合理回复了证监会的问询,但欢瑞目前的发展难题仍是不容忽视。在提出“谨慎布局”电影业务后,欢瑞世纪的赌注几乎全部放在了电视剧业务上。


但现在古装剧政策风险加剧,各大影视公司都开始布局现实主义题材,而欢瑞的重心仍然在古装剧上,这似乎选错了方向。


此外,去年欢瑞与安徽卫视和北京卫视“电视剧排播权+广告招商运营权”的新型合作模式失利,全年周播剧亏损高达1.44亿,周播剧探索也陷入了瓶颈期。



欢瑞的起家,与早年公司艺人资源的优势有着密切关系,也是因此,欢瑞在资本市场讲出了不错的故事,但随着杨幂、杨洋的离开,以及李易峰与欢瑞的“若即若离”,欢瑞似乎也和唐人一样,在失去核心艺人后“萎靡不振”。去年一年,欢瑞三次爆发平仓危机,今年6月1日,欢瑞股价再次暴跌,目前股民讨论一片“哀声”。


 

张涵予片酬6000万

《天下长安》《天乩》《秋蝉》版权费或超14亿


2017年,欢瑞世纪的业绩依旧与2016年一样,呈现出过山车式的转折。分季度来看,欢瑞去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96千万、 -1068千万、1910千万、4.43亿,可以看出,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完全是暴增。



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欢瑞称因为公司一、二季度拍摄,三、四季度开始销售发行,第四季度取得发行许可后交接母带、确认收入,故而2017年对剧目的售卖主要集中在年末签订合同、交接母带,确认收入也在年末。


欢瑞财报显示,《天乩之白蛇传说》《天下长安》《秋蝉》《天枢者之契约行者》这四部电视剧在2017年为欢瑞贡献了74.03%的收入。其中《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秋蝉》均是在2017年12月确认收入的。



截止2017年12月31日,《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秋蝉》三部剧收回账款为10.8亿。据财报显示,截止报告期末,欢瑞期末库存商品账面余额为4.09亿,而库存商品余额主要为本期新拍摄的《天下长安》《天乩之白蛇传说》《秋蝉》三部主要作品,由此可推算,这三部作品版权费合计应该在14亿左右。


目前已知的是,欢瑞在2017年向萌贝尔影业销售了电视剧《天下长安》的中国大陆地区电视台播映权,版权费3.26亿;2017年10月,欢瑞将《天乩之白蛇传说》的网络独播权卖给了爱奇艺,版权费为3.3亿。


因去年全年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达到13.19亿,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达到 79.79%,证监会要求欢瑞说明是否存在客户集中的相关风险。但这个比例在影视公司中其实是较为常见的,华策影视2017年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为36.94亿,占比70.42%,慈文传媒销售金额为11.7亿,占比为70.25%。


因前五大供货商四家为霍尔果斯系,且两家注册资本仅300万,欢瑞被深交所要求披露前五大供货商的工商信息、具体合作细节等资料。从回复来看,艺能影视为浙江艺能传媒全资控股的子公司,与欢瑞联合摄制了《锦衣天下》,欢瑞投资6400万;悦享影视是东阳悦视影视的全资子公司,与欢瑞联合摄制了《天枢者之契约行者》,欢瑞投资4200万。



霍尔果斯星汇天姬影视是星汇天姬影视全资子公司,其在2017年将《天下长安》这个IP的部分版权转让给了欢瑞,包括剧本所有权利,电视剧网络剧改编权等,欢瑞共支付版权转让费1亿元。


朗睿影视的法人梁大江,同是霍尔果斯星汇天姬影视的法人。2017年,欢瑞聘用了朗睿影视的艺人参演了电视剧《天下长安》,而采购额达6000万元。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发现,欢瑞还在合作细节里提到聘用的朗睿旗下艺人为《天下长安》中的男一号,也就是在剧中饰演魏征的张涵予。可以推测,欢瑞向朗睿影视采购的6000万应该就是张涵予的片酬。



2017年2月,欢瑞世纪和张涵予、郝晓楠、姚兴江共同投资设立了子公司欢瑞时代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四大投资方分别占欢瑞时代影视注册资本的75%、15%、5%和5%,共同投资,共享收益。由此可见,张涵予与欢瑞世纪关系很是密切。



 

周播剧亏损1.44亿、电影业务无建树

欢瑞世纪陷入瓶颈期


在去年的立案调查和今年的问询中,欢瑞与北京卫视、安徽卫视的合作显然都是重中之重。


2017年,欢瑞将《大唐荣耀2》《龙珠传奇》《青云志2》等5部电视剧打包出售给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两家销售金额合计3.02亿。同时,欢瑞承包了两家卫视的广告招商,欢瑞子公司欢瑞营销需向北京卫视和安徽卫视支付保底费用共计3.258亿元,如若招商未完全,亏损部分由欢瑞垫付,如若招商超额完成,超出部分由欢瑞独享。



但是截至2017年财报截止日期,欢瑞营销在两家卫视平台实现的合同金额仅有350万元。去年回复问询函时,安徽卫视尚无实际广告收入,而北京卫视也只签了一笔短期(一个月)的广告投放合同,涉及金额150万元。


欢瑞曾表示,2017年3月-7月是广告销售淡季,下半年将迎来快消品行业销售旺季和暑期、金九银十的媒体旺季,预计未来两个季度、两个平台约有4000万元-7000万元的广告收入。但是从财报来看,下半年实现的广告收入实则仅有200万。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中,欢瑞称,2017年欢瑞周播剧场亏损1.44亿。



欢瑞与卫视平台间“电视剧排播权+广告招商运营权”的新型合作模式,在业内是没有先例可考的,欢瑞之所以如此激进,其实还是在于其试图打通整个产业链。


欢瑞与两家卫视的合作,除了有利于“内容+渠道+销售”的融合,也大大缩短了影视项目的回款周期,这其实是个不错的预想。但是在国内周播剧市场尚未成熟的情况下,湖南卫视周播剧收视最高的《花千骨》广告收益尚不足以平衡购剧成本,更何况是欢瑞世纪。



再来看欢瑞被问询电影项目。在欢瑞借壳上市之际,曾募集5.35亿元资金,用于电影的投资制作,具体项目分别是《诛仙Ⅰ》《新蜀山Ⅰ》《楼兰Ⅰ》《天子传说》《蚀心者》五部影片。而当时,欢瑞还称“将加大电影投资,确保每年投资拍摄4部电影”。


但是从2017年的财报可以看出,欢瑞将大量闲置的募集资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及补充流动资金,而当初的电影项目,却并无起色。



据欢瑞解释,电影《诛仙 I》《新蜀山 I》因完成配套资金的募集是在2016年12月底,相关筹划工作并没有完成,因此没有开机;电影《天子传说》因条件不具备未开机;《天子传说》暂没启动。在公告中,欢瑞还称拟终止电影《诛仙 I》 项目并变更相应募集资金的用途。


从大环境来看,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迎来拐点,行业泡沫被挤出,电影投资风险也陡然增大。《诛仙Ⅰ》总投资5亿元,欢瑞投资占比40%,其曾对这部电影做出过20亿票房收入的规划,这显然过于乐观。在电影市场开始对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后,在电影行业赚钱显然没有前几年容易了,欢瑞也在2018年的发展计划中提到,将谨慎投资电影。


一直以来,欢瑞的目标都是以影视为主体,打造一个集合影视剧、游戏、小说、明星的多点IP共生系统。但是目前来看,欢瑞主体影视版块风险重重,今年现实主义题材成为大势所趋,且古装剧面临的政策风险开始增大。



行业中,华策影视、新丽传媒、正午阳光等纷纷开始涉猎现实主义题材,但欢瑞的重心依然在古装剧,在今年的电视剧市场,欢瑞的古装剧市场反响恐是堪忧。


放弃了电影业务,欢瑞显然将赌注全部压在了电视剧身上,但“电视剧排播权+广告招商运营权”模式尝试失利下,欢瑞世纪显然处在了瓶颈期,急需找到出路。事实上,在欢瑞这个理想的IP共生系统中,不仅是影视,明星部分也成为了欢瑞的痛处。


 

核心艺人离巢、多次爆发平仓危机

市值跌去近百亿的欢瑞或面临控股权易主


成立至今,欢瑞世纪曾一手打造过《宫锁珠帘》《宫锁心玉》《古剑奇谭》《胜女的代价》《盛夏晚晴天》《盗墓笔记》《青云志》《麻雀》等高知名度剧集,而这些剧集的火爆,与欢瑞世纪此前的艺人资源优势关系密切。



影视公司绑定明星的玩法,在行业内已经盛行了几年,这不仅有利于影视公司降低艺人成本,影视公司还能借助明星个人高昂的IP价值,实现了利益最大化。但同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为影视公司的市值带来了泡沫。


早在2013年,欢瑞世纪推出“大制片”计划时,参与者有杨幂、刘恺威、何晟铭、唐嫣、明道、杜淳、贾乃亮、林心如等知名艺人。依附于这些艺人,欢瑞在资本市场曾讲过不错的故事,但是随着杨幂、杨洋等王牌艺人的离开,欢瑞开始略有疲态。


目前,欢瑞就剩下了李易峰一个顶梁柱,但是去年李易峰参演的电影《心理罪》,欢瑞并未参与投资,在股民提问原因时,欢瑞方称“铁打的舞台,流水的艺人”,令人怀疑李易峰与欢瑞的合作关系是否仍在维持。


不过,欢瑞今年的主要剧集《天乩之白蛇传说》《天下长安》《秋蝉》《天枢者之契约行者》等,“一哥”李易峰均未参与,而是由欢瑞签约的“新人”杨紫、秦俊杰、任嘉伦等担纲主演。



其实,欢瑞的处境和唐人是相似的,在核心艺人刘诗诗、胡歌相继出走后,唐人影视2017年净利润下滑了70%,而欢瑞的日子也不好过,资本市场不看好下,欢瑞2017年一年之内三次触发了平仓危机。


2017年7月17日,欢瑞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并因此停牌。时间过去一个月,8月10日和8月11日,欢瑞收盘价分别为8.17元和7.80元,随着股价的持续下跌,实控人陈援、钟金章等的质押股票平仓线陆续被击穿。


12月5日,欢瑞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跌破平仓线,欢瑞股东浙江欢瑞、钟君艳、陈援与中信证券及资金融出方达成协议,用补充质押、延长宽限期等方式维持控股权,“宽限期”延长至2018年4月30日。在今日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公告中,欢瑞称控股股东与方正证券及资金融出方、中信证券及资金融出方就消除平仓风险进行的商议正在进行中。


截止目前,欢瑞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欢瑞联合、天津欢瑞、浙江欢瑞、钟君艳及陈援夫妇、钟金章、陈平共计持有公司股份2.89亿股,其中质押股份数为2.49亿股,占其共同所持股份的86.%。


现在,欢瑞相关股东还在不断通过补充现金质押,以维护控制权稳定,但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的持续增高,也让欢瑞着面临更大的风险。按目前欢瑞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来看,其大股东很可能面临爆仓风险,甚至会出现控股权易主的可能,欢瑞去年也曾在公告中坦诚“未来也存在控制权变更的风险”。


6月1日,欢瑞股价在开盘后开始暴跌,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最终收盘时跌幅达8.55%。今日,欢瑞股价收盘时为5.66元,相比去年9.42的平仓警戒线,下滑了40%。



以2015年12月欢瑞股价的最高值23.86元计算,今日欢瑞5.66元的收盘价,相较最高股价下跌了76.3%。同时,欢瑞市值也从巅峰的160亿,下跌到了今日的55.52亿,蒸发高达100多亿,令人唏嘘。


虽然说,最近因崔永元曝光“一大一小”合同行业内幕,众多影视公司被推至风口,引发了整个传媒板块股价大地震。但是欢瑞市值的跌跌不休,主要还是因为证监会的立案调查、股权质押多次爆发平仓危机、再遭证监会问询这三大原因。


从借壳上市到现在反复被调查问询,欢瑞世纪的情况在整个影视行业中几乎是没有出现过的,即便顺利回应问询,欢瑞仍是问题重重。


目前影视市场不复往日,资本热钱冷却,多数影视公司面临融资难题,而优秀的明星资源,也不再是“万能”了。在此情况下,股权质押风险尚未解除、现金流为-4.32亿的欢瑞,能挺过去吗?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商务合作、投稿、应聘可添加微信:

ID1:love-travis

ID2:CourserLee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