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剑客孤';?>

首页 / 故事

好友留学归来,我请他聚餐,第二天警察找上门:他死好几天了

By 风轻剑客孤 •  2018-06-05 16:04 •  8次点击 短消息

好友留学归来,我请他聚餐,第二天警察找上门:他死好几天了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常小道| 禁止转载

1

下午,县长府的一处院子里,王牧坐在一把摇椅上,身上穿着笔挺的制服,大皮靴擦得发亮,手上还戴着白手套。虽说是摇椅,硬让王牧坐出了几分龙椅的感觉!

在摇椅的左后方,站着美美的晴儿,头发高高盘起,一身淡黄色丝质旗袍,上面绣着一朵朵牡丹花,月牙儿一样的眼睛很吸引人,嘴角恰到好处的微笑带着几分小女人的姿态。

“一!二!三!”砰的一声,一股黑烟涌出,要不是晴儿提前说了这是拍照,王牧这时估计都得拔枪了。

虽说王牧在法租界没少待,但还真没照过相,对这种洋玩意儿,王牧向来不感兴趣,接触最多的还是案件的照片。

2

“头儿!”这次来的是何冲。

看见这么正式的王牧,何冲也愣了一下,认识王牧到现在,王牧还真没怎么穿过制服,王牧虎眼一瞪,“出什么事了?”

“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很……不一般。”何冲想了想才找到了个合适的词,王牧皱起了眉头:“等我换一下衣服,把详细的经过跟我说一下。”

何冲点点头,“是这样的……”

昨晚,巡捕房里,何冲看着赶来的虎子说:“快跟我走,有人在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

赶到河边后,虎子看着飘在河边的尸体皱起了眉头,尸体已经被水泡的肿胀,面目全非,整具尸体已经膨胀到了一定程度,看上去很是恶心。

何冲看着像馒头一样肿胀的尸体有些反胃,对虎子说:“要不要先抬回去?”虎子还在发愣的时候,几个巡捕已经打算把尸体拖上岸。

回过神的虎子连忙喊道:“不要碰!”可虎子还是说晚了……

“砰!”一声闷响,那肿胀的尸体顿时炸开了!残肢碎肉乱飞,不少都落在了几人的身上,包括虎子何冲在内,全都弯腰吐了起来……

缓了一会儿,何冲脸色难看地问道:“这剩下的尸体还有用么?”虎子吐了口唾沫说:“总比没有强,把剩下的尸体抬回去!”

何冲点了点头:“你带人先回去吧。”随后何冲带人小心翼翼地勘察起了这条小河……

王牧听完脸色难看了起来,“你在河边有什么发现?”何冲答道:“没有什么发现,第一现场应该不在咱们这附近。”

王牧皱着眉头说:“尸体在夏季死亡后,几天的时间,体内会积攒一些气体,使尸体肿胀腐烂,现在尸体炸开了,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线索了?”

“目前来说是这样。”何冲回道,王牧换好了便装说道:“走吧,去看看虎子有没有什么发现。”

“身上大面积腐烂破败,胸腹部炸开,皮肉器官严重损坏,死亡时间在三天左右,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年龄不超过25岁。”

虎子记录下尸体的信息,认真地写在了本子上。虎子也知道这种案子的棘手,侦查难度太大,虎子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还算完好但肿胀变大的脸,希望能画出最接近原来面貌的画像吧。

3

“虎子,有没有什么发现?”王牧走进了停尸房。

虎子把资料递给了王牧,“暂时没发现太多,这个人应该常年戴眼镜,脸上还有着眼镜腿留下的印记,再就是左手背上,靠近手腕的地方有个痕迹,加上手腕的地方颜色不同,这人也应该戴着手表。”

王牧点了点头,“叫画师过来,尽量画出原来的样子,画像出来之后,就派人贴出去。你继续,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线索。何冲,你跟我来。”

来到了王牧的办公室,王牧连忙拿出了地图说道:“你看,在咱们罪城的上游,只有鹤城和乌城,你顺着河边走,尽量找到案发现场。等画像出来之后,你到两个临城找一下死者的身份。”

“知道了,头儿,陈青的老家不是在乌城么?怎么没看见他?”何冲说道,王牧摆了摆手,“昨天他来了两个同学,跟我请假来着,先别叫他了,你去找一找。”

“好,我再去虎子那里看看。”何冲转身出去了,王牧靠在椅子上,慢慢闭上了眼睛,这可真是个棘手的案子啊!

一来没有死者身份,二来死者的样貌模糊,三来整个胸腔炸开,丢失了很多线索,加上尸体在水里不知道泡了多久,案发现场不易寻找。

等到中午时分,王牧才看见何冲带人出去,王牧得坐镇罪城,只好等着何冲去寻找线索,虎子那边也是焦头烂额,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发现。

这在办公室里一待就是一个下午,傍晚时分,陈青来了,“头儿,忙什么呢?我听说有案子?”

王牧揉了揉眉心,“嗯,发现了一具尸体,何冲已经去查了,你不是在陪你同学么?”

“对,我想晚上一起吃个饭,都认识一下,没准能让他们留在罪城呢。”陈青说道,王牧点了点头,“行,一会儿我过去。”

4

傍晚时分,罪城最好的一家酒楼,一个安静的包间门口站着两名服务员,屋内坐着王牧、陈青和一男一女。

陈青介绍道:“这是我们的探长王牧,也是我的好大哥,这是路明,我的老同学,这是晓玉,我们的班花!”

王牧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起身道:“你们好,既然来了就让陈青陪你们好好逛逛罪城,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路明扶了一下眼镜,举杯躬身道:“谢谢王大哥的款待。”这路明书生气很重,身形偏瘦,要是壮上几分,也算是个型男。

“多谢王大哥!”晓玉甜甜地说道。晓玉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很惹人喜欢,齐耳短发配上瓜子脸,显得很有青春活力。

陈青说道:“头儿,我们三个可不只是同学那么简单,还是同乡啊!我们回国之后就各自天涯,但老家都在一起,这不从我家那里知道我在罪城,他们就赶过来了。”

“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啊?不会真想进巡捕房吧?”王牧问道,晓玉咬着筷子说:“嗯,也不一定啊,但我们总得做点什么,要不然多可惜啊。”

路明接道:“是啊,诸侯割据,群雄并起,我们就算不能名留青史,也要干出一番事业啊!”王牧倒是没想到,这书呆子还有着不小的抱负。

天南海北的侃了一会儿,陈青伸了个懒腰说:“天色不早了,明天再聊吧,咱们先休息。”

“好。”几人当然没什么异议,转身陈青送路明和晓玉去了房间,王牧回到家中,却是想着案子,难以入睡啊。

5

第二天上午,王牧又来到了停尸房,这时虎子已经把尸体完全拆开了,甚至很多地方都已经骨肉分离,看上去触目惊心。

“虎子,有新的发现么?”王牧问道,虎子说:“没有更多的发现了,我解剖了一些重要部位,这人应该是被打碎喉结而死的。”

王牧点点头:“嗯,你也歇会儿吧,现在只能等何冲的消息了。”

刚要回办公室,王牧在门口碰见了陈青,陈青看见王牧,连忙跑过来说道:“头儿,案子有什么进展么?”

“还没有,现在得等何冲的调查,你怎么过来了?”王牧有些疲惫地说道,陈青回道:“他们两个毕业三年了都没摸过枪,想来咱们这过过瘾,我也看看案子怎么样了。”

王牧点了点头:“死者应该不是罪城的人,暂时没什么头绪。走吧,我也去开两枪,咱俩比比枪法怎么样?”

“好啊。”陈青应了一声,叫来了路明和晓玉。

“枪和子弹都在那里,你们自己挑,一会儿我和陈青比比枪法,你们两个做裁判啊!”王牧笑着说道。

“好的,王大哥加油!”晓玉在帮王牧打气,路明没有说话,似是很怀念地摸着枪,王牧看了看路明,这个书呆子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砰!”晓玉开了一枪,陈青看了一眼笑道:“你这枪法没退步啊,总是七环!”晓玉撅起了嘴:“人家是女孩子嘛!练那么好的枪法干吗!”

路明也开了一枪,但却脱靶了,陈青有些惊讶地说:“这可不是你风格啊!当年你最差也是三环内的!怎么退步这么多?”

路明苦笑了一声,“可能太久没摸枪了吧,有点手生。”陈青无奈地说:“看来我得挽回咱们同学的荣誉啊,我就说你瘦太多了,枪都拿不稳。”

王牧却注意到,路明的手臂似乎不能受力,还总是扶眼镜,像是不太舒服的样子,拿枪的时候脸色也不太对。

说着陈青连开三枪,枪枪都打穿靶心!这枪法看的路明一愣,晓玉则兴奋地说:“好厉害!王大哥,你危险了哦。”

王牧还没等开枪,跟何冲出去的人回来了两个,“头儿!有消息带给你!”王牧摆了摆手:“你们玩,我去处理一下案子。”

6

王牧迫不及待地把两人带到了办公室里,“说吧,发现了什么?”

一人上前一步,把几张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说道:“这是鹤城和乌城比对出来的人,和死者条件相符并且很久没露面的,都在这里了。何队在鹤城外找到了案发现场,还在下河打捞,我们先给您送回一些资料。”

“好,你们下去休息吧。”让两人出去后,王牧拿起资料看了起来,这里只有三份资料,看来范围不大,应该可以找到死者的身份了。

李闯,男,24岁,家传的锁匠,平日里喜欢看书写字,两年前失踪。

路明,男,25岁,家境殷实,对刀枪棍棒很感兴趣,出国留学归来后,便不见了踪影。

楚光,男,24岁,最后一批秀才,喜欢西洋乐器,春节时出城,然后一直没有音讯。

等等!王牧感觉不对,又看了一遍资料,那上面写的是路明!一样是乌城的人,一样出国留学,名字年纪都一样,这会是巧合么?(原题:《偷梁换柱》,作者:常小道。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众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