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练过';?>

首页 / 美文

网综背后的电视人|造“星”能力哪家强,湖南广电依旧很能打

By 哥们练过 •  2018-06-03 08:16 •  7次点击 短消息

导语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成功节目的方法论一定是相同的,变量只是细节,只要具备开阔的眼界和成熟的制作手法,电视综艺和网综并不是悖论。


作者|GBD宋康昊


电视综艺的式微伴随着网综的崛起,似乎佐证了两者天生敌手的言论。大众印象中的网综是年轻、潮流的代表,而电视综艺则依然是传统的化身,两种风格可以说截然不同。


神奇的是,经过小鲜观察,能让我们津津乐道的成功网综背后必有一群曾经的电视人,或者说还是那些电视人,且他们之间的联系千丝万缕。


湖南广电:扛起网综半边天


 

2018年二季度声量最大的网综非《创造101》莫属,其总导演都艳和制片人之一的孙莉均出自湖南广电。二人自2013年《我是歌手第一季》到2017年《歌手》一直担任制片人或导演职位。去年《歌手》结束后离开湖南广电,进入市场创建七维动力,第一个试水的案例便是《创造101》。


而早《创造101》三个月播出的《偶像练习生》总导演陈刚同样在去年夏天制作了《快乐男声2017》,随后北上与鱼子酱文化CEO雷瑛搭档,为爱奇艺打造了今年第一档爆款。而在北上之前,雷瑛和陈刚均曾在金鹰卡通供职,前者离开体制前为金鹰卡通频道总监,在职期间《疯狂的麦咭》和《中国新声代》成为该频道最具代表性的节目,恰好,如今的搭档陈刚也曾是《中国新声代》的导演、金鹰卡通的副总监,在湖南广电的十五年也参与到《舞动奇迹》、《超级女声》等节目中,如今虽然从平台方转向供应方依旧是老搭档搭伙。


 

李炜和胡明也属于老搭档了。银河酷娱CEO李炜在湖南广电的十年间以飞快的速度晋升,做过节目《小李飞到》也担任过行政职务,直到14年离开长沙“北漂”,成立银河酷娱。与《越策越开心》、《天天向上》的核心导演胡明一同拉来汪涵制作了脱口秀《火星情报局》,才真正打开银河酷娱的局面。


意外的是,同样擅长脱口秀节目制作的笑果文化创始人兼董事长叶烽和CEO贺晓曦也是电视湘军出身,前者在湖南广电6年,曾为选秀节目《明星学院》负责人,而后进入东方卫视制作。隶属于SMG的东方卫视同样是培养优秀电视人的摇篮。贺晓曦则最初担任体育记者,而后参与过《超级女声》、《金鹰节》等节目的主创工作,随后进入光线担任电视事业部综艺总监。因《爸爸去哪儿》一战成名的谢涤葵最初也是新闻节目出身,成立皙悦传媒后制作的真人秀《约吧大明星》两季在豆瓣获得7+的评分。


 

与叶烽经历相似的还有《这!就是铁甲》的总制片人彭正园与日月星光创始人易骅。曾任职于湖南经视的彭正园2009年来到江苏卫视,制作了《一站到底》、《星跳水立方》等节目。如今以《这!就是铁甲》承制方优制娱乐CEO的身份抢占网综市场。而离开湖南广电转投深圳卫视的易骅也在3年前进入市场。


马东更是两进两出湖南广电,曾参与《有话好好说》、《背后的故事》的制作和主持工作。但马东的电视生涯中也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央视度过的,直到进入爱奇艺。


和湖南广电相比,其他电视台培养的优秀电视人才虽然不多,但也不乏在网综领域风生水起的代表。


SMG系、浙江广电与央视:喜忧参半


n

 

整合了SMG骨干力量的灿星制作血液里流淌着SMG的基因,其中车澈曾在SMG供职六年,后加入灿星。经过《舞林争霸》、《中国好舞蹈》与《蒙面唱将》等节目的历练,前年底车澈加入爱奇艺。


今年车澈与曾经并肩战斗的伙伴陆伟不约而同选择了制作灿星最擅长的舞蹈节目,两人上演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对决。


事实上,SMG旗下的东方卫视还有另外一种既不失去人才,又能让他们自由发挥的方式,即聘用独立制作人。曾制作过《花样姐姐》等旅行节目的李文妤便以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的身份与腾讯视频合作了萌娃类真人秀《放开我北鼻》。该节目的成绩和品质甚至比曾经制作的卫视节目高出不少。


 

浙江广电系则依靠《奔跑吧兄弟》和《中国好声音》为网综界输入不少力量。最成功的自然是原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入职爱奇艺主导了《中国有嘻哈》、《机器人争霸》等大体量节目。原来的“弟子”岑俊义也离开浙江卫视自立门户,担任《单身战争》导演,《中国有嘻哈》的总编剧,做得风生水起。同时,《奔跑吧兄弟》、《挑战者联盟》等真人秀的主导者“板娘”俞杭英离开浙江卫视后也以原子娱乐创始人的身份与腾讯合作了《王者出击》。


 

除了省级卫视大量流失中坚力量,从央视走出来触网的人也不少。上文提到的马东带领其在央视时的团队成立米未传媒。该公司的COO牟頔进入央视后担任曾先后在综艺频道和综合频道担任节目导演,进入米未后制作了《奇葩大会》及一系列衍生节目。但同为央视出身的哈文虽然在体制内凭借《非常6+1》等节目和春晚名声大振,但触网后节目数量不多,质量也一般,首档网综《偶像就该酱紫》播放量和口碑并不如意。


和哈文一样未能适应网综市场的电视人有,但不多,易骅和俞杭英似乎属于还在门外徘徊的二人,《脑力男人时代》和《王者出击》反响一般。


从体制内走向市场,意味着身份从甲方转变为乙方。如果说以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出走就要面临真刀真枪的江湖。


“国内排的上一线的节目制作人,如果(从体制)出来,要么在网综平台上经营一个超A级的项目来奠定基础,要么还是在传统卫视有一个特别大或特别成功的项目来支撑,这是基础。”完成电视综艺向网综大跨越的灿星副总裁陆伟如是说。


 

庆幸的是,大多数曾在电视台输出优质内容的制作者都能够在网综如鱼得水,也能凭借多年经验迅速掌握不同题材节目的窍门。虽然如今网综如火如荼,电视节目江河日下,但后者依然具有检测“真金”、培养人才的作用。正如如今红火的新媒体背后依然是传统媒体从业者。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成功节目的方法论一定是相同的,变量只是细节,只要具备开阔的眼界和成熟的制作手法,电视综艺和网综并不是悖论。

 


前瞻|暑期网综大混战,你选择pick哪一档?
《创造101》中场战报:怎么不按套路走呢?
偶像团体:一份残酷且低保的职业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