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乖乖女';?>

首页 / 美文

Jessie J、华晨宇也难以挽救的《歌手2018》总决赛,顶级电视音综将成“绝唱”?

By 乡下乖乖女 •  2018-04-15 09:00 •  9次点击 短消息

 

“遗憾很多,骤雨疾风。”“若此次一去不复返呢?那便一去不复返。”


   

在昨晚《歌手2018》的歌王之战总决赛中,Jessie J与上届歌王李玟、KZ演绎了中国风版经典《Bang Bang》,最终以《I Will Always Love You》夺冠。除了vocal系歌手稳若泰山的现场表演,与未经修音后此起彼伏的“车祸现场”外,本季歌王之战留给观众感触最深刻的,想必便是末尾出现的记录式短片,以及吴梦知的文案了。


  

自2013年开播以来,在歌手系列节目的第六个春天里,这档坚持没有“舍本逐末”的“顶配”音乐综艺,却仿佛在第82集末尾呈现了一段认真道别。

 

上星期,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总导演、《歌手》系列总监制——洪涛的离职传闻不胫而走,一时间《歌手》第二季是否将成最终季的忧虑登上了热搜话题榜。仔细观摩,本季《歌手》除了最大的话题点Jessie J,来自“首播录制时导演洪涛落泪”,与“洪涛将离职湖南卫视”等节目制作本身的话题频频成为热议焦点。

 

而从收视情况来看,根据猫眼数据显示,《歌手》总决赛平均直播关注度1.75%,当晚恰逢《奔跑吧》首播,直播关注度为为2.3%。在首期节播出当日,《歌手》第二季收视率一度达到2.2%,位居周五全国第一。但相较之前,收视下降是一个始终无法回避的现象,不少新闻报道用“断崖式跌落”来形容《歌手》的收视成绩。


  

无论如何,褪去了光环的《歌手》热度早已大不如前,一面是六岁的《歌手》已经难以调动起刺激观众胃口的新鲜灵感,面面俱到已经不足以成为称赞点;另一面,关于退赛等“不可说”的桎梏已是不可抗力,属于这档电视音乐综艺的辉煌已然不在,《歌手》背后,电视音乐综艺的未来将行进何方?

 

《歌手2018》,审美疲劳的顶配“音综”

与逐渐缺失的新鲜灵感

 

来自大洋彼岸的超级巨星,成为中国音乐综艺舞台中首位摘下冠军桂冠的绝对主角,而这档堪称顶级配置的音乐综艺节目中的“视听盛筵”却远离了属于它的辉煌时刻。

 

最后一期歌王之战总对决中,共有汪峰、腾格尔、Jessie J、张韶涵、李泉、华晨宇、霍尊等7位歌手,华晨宇位列第二名。在明星帮帮唱环节中,成功晋级第二轮个人演唱环节的四位选手为Jessie J、汪峰、腾格尔与华晨宇。

 

 

其中,Jessie J与上届歌王李玟、KZ演绎了中国风版经典《Bang Bang》,汪峰与谭维维演绎《Hey Jude》、华晨宇与邓紫棋对唱《光年之外》,腾格尔联手吴碧霞演唱了《九儿,你大胆地往前走》。

 

在个人演唱环节中,汪峰、腾格尔分别带来代表作《我爱你中国》和《苍狼大地》,华晨宇选择了张韶涵的歌曲《呐喊》,Jessie J则以一曲《I Will Always Love You》“表白”中国观众。 


  

对于观众来说,大咖云集、风格完备,欣赏门槛不高,这是《歌手》系列节目能够成为一档全民音乐综艺的重要属性,也是《我是歌手》最初杀入观众视野,并掀起全民“等待洪涛导演宣布歌手成绩”的狂欢,这样一档顶配音乐综艺,伴随着前几年的音乐综艺热,自然也引来了资本的“趋之若鹜”。

 

据媒体报道,《我是歌手》第一季的冠名费为1.5亿,除总决赛外的12期贴片广告费约达到1亿;第二季总冠名费2.35亿,另24条特殊广告位共计1.67亿,共计4.505亿;到了第三季,冠名费涨到了3亿元,第四季,伊利投11亿元获得《我是歌手4》及《爸爸去哪儿4》的独家冠名权。

 

从邀约嘉宾阵容来看,华语乐坛在经历了近几年来音乐综艺大爆发后的“掘地三尺”后,想要找寻集合了实力与勇气登上竞技舞台、并且档期合适的歌手们对于任何一档音乐综艺都难上加难,对于《歌手》这种首发阵容一向是“高端配置”体量的节目而言,在已经录制了五期节目后,嘉宾愈发显得“供不应求”。


  

在本季节目中,无论是预投票环节等在赛制上的小花样,还是把挑选嘉宾的目光拉向了国际歌坛和乐坛新声势力,却也显得有些“无关痛痒”。显然,《歌手》已经碰触到了一档音乐综艺的天花板,在近几季节目中,相关不可抗力的原因,突发事件也频频发生,张敬轩等选手的突然退赛,嘻哈选手的临时消失,也成为不可言说的遗憾所在,不少观众表示,至少《歌手》这档节目的初心犹在,而关于为大众市场带来华语音乐文化的传播使命,或许它早已经完成。

 

情怀退场导演离职,命途多舛的“突发事件”

与“日薄西山”的电视综艺

 

从2017年开始,观众对于卫视综艺似乎陷入了审美疲劳的怪圈,一些浩浩汤汤、一鸣惊人的综艺节目仿佛都难逃“三季魔咒”,而综N代也千篇一律的陷入疲态,开始靠“情怀”说话。电视综艺的生命周期也随着网生内容的冲击迭代迅速,观众们在大量内容短期内密集而猛烈的冲击下,迅速提升了自己的审美认知,同时提升的还有审美疲劳的速度。

 

《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就是被频频举出的例证,曾造就“万人空巷”的现象级音乐综艺在这个强烈反差的时刻也愈发显现出她的落寞。去年《中国新歌声》最新一季收官后,追随节目一路而来的导师那英也发表声明,宣布将退出已参与6年的《中国新歌声》(《中国好声音》)。

 

另一方面,上个星期,湖南卫视《歌手》总导演洪涛即将离职的传闻不胫而走。4月4日,根据《南周影视》的报道,洪涛向湖南卫视递交的辞职申请已被批准,他将在本季结束后正式离开湖南卫视和他一手扶持起来的《歌手》。洪涛总导演的离职传闻,尽管目前尚且未得到证实,但这位坚守在湖南卫视的体制人的“被出走”似乎早已经成为了电视人的大势所趋。


 

如央视走出的马东创立了米未传媒,《爸爸去哪儿》导演谢涤葵创办了皙悦传媒,《跑男》总导演岑俊义创办了乐禧文化,龙丹妮出走创立了哇唧唧哇等等。尽管出走后自立门户或是另谋高就的电视人们成绩参差不齐,但走出体制确实为其获取了更多灵活的发展空间。

 

另一方面,坚守在体制内的制作者们,也在经历着电视综艺越来越高的试错门槛。为《爸爸去哪儿》写主题曲、给李宇春俞灏明等音乐人作词、撰稿2013年《快乐男声》、《花儿与少年》和《我是歌手》总决赛,称自己为 “鸡杂汤”撰写者的编剧吴梦知,也在去年正式接手廖珂,从总编剧职位转向担任《花儿与少年》(以下简称《花少》)第三季导演职位,不过从文字背后转到监视器背后,需要背负的更为沉重。


 

3月21日,《花少》第四季的停播消息登顶微博热搜,经费过高、入不敷出,也有传闻招商失败,一面是电视节目已经被太多因素所桎梏,另一面,《中国新说唱》、《明日之子》《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网络综艺的类型与给观众带来了不断涌现的感官体验,对于体制内的电视人来说,试错门槛的大大提高成为压力来源。《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或许也是一个贴合的例证。

 

视频网站们在陆续IPO与上市的行进步履中,具备了大刀阔斧的制作 “超级剧集”的实力与能力,而传统电视综艺的破局之路却越发艰难,但不意味着没有机会,如《声临其境》这般的配音综艺新类型便不失为巧妙新鲜的有趣灵感。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应聘简历发送邮件:yldjs001@126.com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可扫我

微信号:yldjskf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