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练过';?>

首页 / 故事

忙着去死(现代故事)

By 哥们练过 •  2018-02-22 02:59 •  5次点击 短消息

得知老婆香妮即将到横店的消息,黄二顺暗叫糟糕,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接站。一见面,香妮便兴奋地扑进他的怀里,说:“二顺,想没想我?”

黄二顺却埋怨说:“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搞得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见自己的男人,难不成还要预约?香妮正要张口质问,黄二顺的手机响了,他走开几步,背着香妮接通了电话,还时不时用余光瞥香妮,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

“二顺,谁啊?偷偷摸摸地跟做贼似的。”香妮的口气里明显多了一丝怀疑。黄二顺慌忙挂机,说:“别瞎想,是刘导。香妮,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是‘特约’,人人都高看我一眼,忙着呢。走,回去。”

刚回到黄二顺租住的巴掌大的小平房,香妮就关紧门抱住了他。不料,该死的手机再次响起。黄二顺忙推开香妮,吞吞吐吐道:“坐了一整夜的火车,累了吧?你先睡一觉,歇歇乏,我忙完就回来。”

“忙忙忙,老婆来了都顾不上管!你去忙吧,我不用你陪!”香妮说着,气鼓鼓地将黄二顺搡出了门。

在横店影视城做了五六年群众演员,黄二顺和许多剧组导演都混了个脸熟,如今已是特约群众演员,偶尔还能和那些大牌明星们演个对手戏,说上一句半句台词,这对来自偏远小镇、仅有高中学历的黄二顺来说实属不易。黄二顺对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无比珍惜,他知道,甭管导演有名没名,脾气都一样的大,一个电话你要不到,今后就永远也别来,来了也没你的份儿!

黄二顺一阵风似的赶到刘导的剧组,气喘吁吁地问:“刘导,我没来晚吧?怎么个死法?”

“赤身肉搏战,赶紧化妆!”刘导不耐烦地回道。

“好嘞,马上到位。”应着,黄二顺手脚麻利地脱掉衣服,一头扎进了化妆棚。

短短数分钟后,轮到黄二顺上场了。按导演要求,这场肉搏战要在雨天进行。洒水车一制造出倾盆而下的雨幕,黄二顺和十几个群众演员就赤裸上身,挥舞刀枪厮杀得天昏地暗。时下正值初春,乍暖还寒,冷风一吹,黄二顺顿觉一股寒气冷到了骨子里,动作也有点儿僵硬。刘导手举扩音喇叭,着急地喊:“你们是在战场上,是在拼命,不是在太空漫步!重拍!”

众人满身泥水,摸爬滚打,足足折腾了十几遍,刘导终于喊了声“通过”。不等冻得嘴唇发青的黄二顺穿上衣服暖和暖和,手机又响了。

是附近另一个剧组负责招募群众演员的陈导打来的,有一场爆破戏需要群众演员。黄二顺连声道谢,急匆匆赶去“赴死”。

普通级别的群众演员,死一次30元,而特约则是50元,还有可能给个半秒不到的特写。最近两天,黄二顺忙得脚不沾地,已死了不下20回:被手榴弹炸死、被*********射杀、被刺刀戳死、被火烧死,踩上地雷粉身碎骨……每种死法,黄二顺都轻车熟路演得很到位,可谓死态百出。

一直忙到天色渐黑,陈导才宣布收工。早饿得肚子咕咕狂叫、累得身子快要散架的黄二顺就着水龙头,洗去满头满脸的炮灰烟尘,领了盒饭急忙往住处跑,边跑边打电话:“小河南,我是二顺。你嫂子来了,看样子要住些日子。别忘了告诉红杏,要是见面,机灵着点儿,千万别演穿帮!”

小河南也是漂在横店的群众演员,与黄二顺的私交很不错。尚未交代完,忽然“哧”的一道刺耳声响骤然撞入了黄二顺的耳鼓。

坏菜了,一个没留神,一辆黑色轿车从斜刺里杀出!黄二顺仓促撤身,可还是慢了一步,径直被车头撞得横飞出去。“扑通”落地的那一刻,黄二顺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昏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黄二顺悠悠醒转。一睁开眼,便恍恍惚惚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

“香妮,我……我这是在哪儿?”

“大夫,二顺醒了!哎呀妈呀,你可吓死我了。”守在病床边的年轻女子惊喜地站起身,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嚷道,“你好好瞧瞧,我是红杏,不是香妮。二顺,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刚才,大夫说你没啥大事,我还和他们吵呢。”

黄二顺使劲晃晃隐隐作痛的脑袋,总算看清眼前的女子是同做群众演员的红杏,又勉强活动活动胳膊腿,都还在,也能动弹。这时,大夫走进病房,给了他一个让人长松一口气的诊断:心肝肺完好无损,休养两天便可出院。黄二顺一听,彻底放了心:“红杏,香妮呢?”

“她守了你一夜,一眼没合,我叫她回去歇着了。”红杏打趣说,“为了照顾你,我少死了两回。以后刘导陈导要有活儿,你可别忘了我。”

当晚,香妮来替红杏。瞄到香妮两眼熬得通红,黄二顺不由心头泛酸,紧紧握住了她的手:“香妮,我,我对不起你,害你担心了。”

香妮瞅瞅红杏,紧忙抽回手,神情局促地说:“你是我男人,啥对得起对不起的?好好躺着,来,我喂你吃饭。”

第二天一早,红杏又来轮换香妮。只趴在床边眯了三两个小时的香妮帮黄二顺擦了把脸,抱起脏兮兮的衣服走出了门。她前脚刚走,黄二顺便气急败坏地问红杏:“你跟我说实话,你和小河南是不是演穿帮了?露馅了?”

“没,没有……”

“少跟我演戏。我来横店混的时候,你还没出校门呢!”黄二顺打断红杏,强撑着下了床。红杏伸手要拦,却被黄二顺硬生生推开:“快去办出院手续,我要出院!”

中午时分,在片场,由刘导导演的一出近乎白热化的战斗戏刚刚结束,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尸横遍野,惨不忍睹。在一道污水横流的壕沟内,一具头部中弹、面目全非的“尸体”居然活了!

这具尸体,是黄二顺扮演的。他左右张望一番,慢慢爬向不远处另一具尘灰满面的“尸体”。对方倒非常敬业,规规矩矩地躺着。当黄二顺摸到她的手时,她仍旧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你干啥?别乱动,导演还没喊好呢……”

“香妮,我是二顺。”

躺在黄二顺身边的,的确是香妮。香妮禁不住打了个激灵,睁眼一看:“二顺,你的伤还没好利索,你来干啥?”

黄二顺张张嘴,一时间泪光涌动。从小到大,黄二顺做梦都想当演员。六年前,他走出小镇,独自闯荡到了横店影视城。在横店,大腕云集,像他这样既非科班、又没后台的小角色,只能做群众演员,想在影视剧中露个正脸儿,简直比登天还难。好在他任劳任怨,不怕吃苦,混得年头又长,渐渐认识了刘导、陈导等几位导演。

香妮几次问他,“特约”是啥?他说,“特约”是个很重要的职务,相当于副导演,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自在着呢。等再干两年,他就回老家翻盖房子,让香妮过好日子。

万万没想到,香妮竟不声不响地找了来。黄二顺实在没辙,只好紧急通知同在一起混的小河南和红杏,让他们帮着圆谎。而他之所以吹牛,是不想让年事已高的父母和心爱的女人香妮操心,担惊受怕。当了多年群众演员,他已不在乎出不出名,只想多赚点儿钱,让一家人过得宽裕些。

他哪里知道,前天,他接到刘导的电话后匆忙赶往片场,香妮就偷偷跟上了他。看着他大冷天的往身上浇凉水、在泥地里滚来滚去,上了“战场”脚下炸点噼啪乱响,香妮这才明白男人干的是啥差事。就在车祸发生的次日早晨,黄二顺的手机响了。电话里,刘导气呼呼地质问:“明明约好9点开拍,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若是不想干,马上滚蛋!”

骂声入耳,香妮正想还嘴,小河南和红杏忙拦住了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黄二顺跟人家有约定,误工要扣钱,要赔违约金,这还不算,弄得伤痕累累死的那几回也就白死了。思来想去,香妮忍下了,咬牙说:“就算天塌下来,咱说话也要算数。小河南,你带我去,我替二顺拍!红杏,等他醒了,你瞒着他。不然,他是不会让我去的。”“为啥?”红杏问。香妮望着昏迷中的黄二顺,眼中含泪,喃喃自语道:“结婚那天,他向我许诺,今后,他绝不让我受一点儿苦。”

此刻,黄二顺紧攥着香妮的手,强忍着没让眼泪跌出眼眶:“香妮,我没事,你的胳膊也没事吧?”

昨晚,他去握香妮的手,香妮忙不迭地躲开,没让他碰,袖子也垂得很低,黄二顺便感觉有蹊跷。来到片场,他的猜测得到了印证:香妮在替他上战场,当炮灰!

死一次,家里一天的生活费就有了;死100次,父母和香妮能衣食无忧地过半年。忙着去死,实则是为了生,当然也是为了爱。

“咋还哭了?没出息。”香妮低声回道,“导演说,我演得还不赖。”

“不赖不赖,比我强。香妮,谢谢你……”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