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飞羽';?>

首页 / 故事

邪道强占“出马仙”,骗取钱财终得恶报(上)

By 枫飞羽 •  2018-02-12 00:59 •  7次点击 短消息
笔者/雅痞杨

一、入道篇

阿文走到了通北大桥的中央,站在人行道上仰望天空。

这时,浓密的乌云开始从东南方向急卷而来,将上午的晴空万里瞬时遮得严严实实,犹如兵临城下。

阿文一声怒吼,暴雨如瀑布般倾泻而出!

邪道强占“出马仙”,骗取钱财终得恶报(上)


暴雨夹杂着稀疏的冰雹砸在阿文的头上,原本暴躁不安的他稍稍平静了下来,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让他全身不禁打了个寒颤。

阿文,今年三十岁,是山东省某市的一名普通公务员。结婚五年育有一子,老婆是一名教师,父母也是退休的教育工作者,一家人生活得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至少是吃喝不愁。

在外人看来,这一家人称得上是中国小康家庭的模板,一家人和和睦睦,邻里之间无不称赞。

但就在这个看似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阿文自幼体弱多病,作为父母的独子,没少让二老操心。

三岁那年,一场流感险些把阿文送上黄泉。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阿文的母亲都是抱着他睡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阿文的病是好了,可从那时起,母亲的胳膊就落下了毛病,一到阴天下雨就会疼痛难忍。

邪道强占“出马仙”,骗取钱财终得恶报(上)​那次病后,本来瘦弱的阿文,更是雪上加霜,看上去比正常的孩子小了不止“一号儿”,而且还患上了“厌食症”。

一次,农村的婶子来市里购物,顺道来阿文家做客,看到瘦弱的阿文,心里很不是滋味。

婶子好心,跟阿文的母亲提出了带阿文到农村去“看看”的想法。

母亲和父亲都是教师,对婶子的想法不是很认同,婶子看出了她的顾虑,也就随口打了个岔,说别的话题去了。

婶子回去了,此事也就告一段落。

看着日渐消瘦的阿文,父母心中既焦虑又难过,他们一到周末,就会带阿文四处求医,可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要食补。

有一次,父亲和同事在办公室拉家常,聊着聊着就说起了阿文。同事看到阿文的父亲满脸愁容,出于好心,就跟他说了不如去农村里看看巫医的想法,如果巫医给乱吃东西,那就拒绝;如果只是简单的仪式性的操作,那就试试。

父亲起初是比较抵触的,可同事说的似乎也有道理,时至今日,也只能这样了。

他回到家里,与老婆说了自己的想法,老婆忽然想起前几天阿文的婶子来家做客时说的意思,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相视苦笑了两声算是定下来了。

第二天,阿文的父亲给农村的堂哥打了电话,意思是要劳烦嫂子给介绍一位好一些的“大夫”,帮阿文好好看看。

邪道强占“出马仙”,骗取钱财终得恶报(上)​堂哥爽快的答应了,定好周末就去看。

转眼到了周末,阿文的父母带着阿文一起回到了老家,阿文的叔叔和婶子早就在家里等了,吃过午饭,一行人来到了村中有名的出马师父家。

阿文的父母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师父家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甚至还有外省的牌照。

他们走进院子,里面已经排了不少人,堂叔径直走进屋子,和一位身着朴素的师父低声说了几句。

最后,师父点了点头,就继续为别的香客“看病”了。

堂叔将阿文的父母和阿文带到了师父家房子的里屋,里屋中只有简单的一套沙发,没有过多的家居装饰。

可是,阿文刚一进这间屋子,就突然大哭起来,还闹着要离开,哭喊着说头不舒服。

师父可能是听到了动静,跟其他排队的香客打了招呼,停止了外面的事物,赶紧进屋来查看。

师父进了屋子,先是将手放在了阿文的头上,摸了几下,然后像触电一般抽回了手,瞪大了眼睛看着阿文!

这时,阿文也不再哭闹,只是盯着屋子里的镜子呆呆地站着。

师父问,谁是孩子的父母?

阿文的父母也被眼前的一切弄着有些不知所措,急忙应声。

师父将阿文的父母叫到了一边,低声说,这孩子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一些你们听不懂的话?

阿文的父母摇了摇头,说没有,一直都挺好的,就是不爱吃饭,四五岁的孩子,还不如两岁的孩子能吃。

师父又看了看阿文,摇摇头说到,难道是还没成形?

阿文的父母被说得更是一头雾水,问道,什么成形?

师父低声说,这孩子天生就不是一般人,你们家祖上有没有“立”过香炉?

阿文的父母看了看堂哥,堂哥毫不迟疑地说,有啊,师父之前是给看过的。

原来,阿文的祖上立有“堂口”的,也就是传说中的,家中有仙!

出马师父似乎回忆起来了,他家的确是有位厉害的仙家,可说来也怪,这家人中一连几辈都没有一个能出堂的,甚至连仙缘都没有。

后来经师父又一次查看才知道,与其说他家这几辈儿人的仙缘都让这孩子给占了,还不如说这家的仙家祖师就是一直等着这孩子出世。

师父说,他家的家仙与常人不同,并非五大家仙那么简单,甚至连五大家之首的胡家都排不上让他出马,他身背的是“清风”,也就是鬼仙。

这清风大仙也并非是普通的清风,据仙家师父查看,说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一位武将!具体是谁,在此不便详细描述。

出马师父看了看瘦弱的阿文,疼惜的搂到了自己的怀里,怪的是阿文不但没有认生,还依偎在出马师父怀中好似久别重逢的旧人。

出马师父让阿文坐在沙发上,自己到外面燃了一柱清香,请师上体。

这时,见出马师父一步一挪地进了里屋,与阿文对坐,说起了一些外人根本同不懂的话。

可就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阿文一句一对的与出马师父说着,大概意思就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世,和为什么要来找这个孩子的前因后果。

眼前的这一切,把阿文的父母和堂叔婶子看得目瞪口呆,不一会儿,屋外就站满了围观的人。

对话大概过了五分钟 ,出马师父与阿文似乎是互相行了礼,结束了对话,出马师父也恢复了正常。

她起身将阿文的父母拉到了一边,轻声说道,大兄弟,大妹子,咱们既然相见,那就是机缘已到。

你先让孩子回去好好学习,把他的名字和生辰留给我,晚上我帮他安抚一下你家的家仙,让孩子先过正常的生活,等孩子十八那年,一定要再来找我。

最后,出马师父亲自将阿文一行人送出了院子,本来阿文的父母带来了不少礼物,但出马师父只是留下了一把清香,算是谢礼了。

转眼间,阿文顺利考入了师范学院,他的志愿就像被定格好一样,跟随父母的脚步,继续为祖国的教育事业而奋斗。

但也恰恰是在师范学院这几年,彻底改变了阿文的命运。

阿文自幼受父亲熏陶,对中国古诗文有特别的爱好和研究,小学六年级时,就能与许多大学生讨论古文的解意。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地摊上偶得一本«烟波钓叟歌»,传说这本书是气门遁甲一派的经典书籍,他如获至宝,而且竟然能从中悟出诸多道理。

那年他才刚刚十六岁。

考入大学后,别人在课余时间去逛街和泡网吧,可他却闷在宿舍里研究古文和那本"宝贝"。

通过自己的捉摸和上网查阅资料,他竟然能起局,并且预测一些简单的事物。

大一时,班上一位同学将新买的手机弄丢了,急得哇哇直哭,阿文当众用奇门遁甲术帮同学在校园的花丛里找到了手机。

自此,小诸葛的名号便在学校里传开了,来求阿文找东西的人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叫东西故意藏起来让他找,而他几乎"百发百中",最终,就连校长都要找他帮忙了。

可渐渐的,阿文发现情况有了变化,他竟然能莫名其妙的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断指引着他去帮助别人,帮助的范围也越来越大,考研的师哥师姐都要来找他测算考试结果,最不可思议的是有些要评职称的老师都在私底下找到他,让他测算评定的结果。

结果不言而喻,还是能"百发百中"。

但是,之前的测算可以称作为测算,可后来,阿文完全是"听音辨事"了。

那个奇怪的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每当有人来求他问事,他就会先画好局盘,假装看局,然后双目微闭,给与他答案的声音自然就会出来了。

阿文虽然敢于在同学面前展示奇门遁甲的神奇,但他从不敢说出自己的"特异功能",因为阿文认为,事情一旦败露,同学们一定会将他看成异类,那他就不用在学校里混了。

那年他十八岁。

大二上学期,他被调剂到文学院,开始学习自己喜欢得专业,当然,他的"第二职业"也在继续着。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他很快就在校外出名了,他也因此招来了麻烦。

前来问事的校外人员越来越多,大多都是在校老师的亲戚朋友,为此,学校领导专门找阿文谈了话,让他停止一切"封建迷信"活动,如若再犯,开除学籍。

阿文开始害怕,他害怕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涯就这样葬送,于是他停止了一切的对外"帮助"。

有一天,几个社会人打扮的小伙子找到了阿文,麻烦终就还是来了......

邪道强占“出马仙”,骗取钱财终得恶报(上)​明日为大家继续更新:阿文帮社会大哥解决了"麻烦",也因此背上了因果报应。黑势力与邪道联手控制了阿文和他身上的出马仙,并利用他在社会上招摇撞骗,被卷入黑势力的阿文又如何能脱身呢?明天继续为大家讲述阿文的故事。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