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属于';?>

首页 / 故事

差一点!我成了全村的罪人

By 不属于 •  2018-02-11 14:00 •  6次点击 短消息

差一点!我成了全村的罪人

耿家庄的耿老喜有个美好的打算,他有5亩地,全种上了各种果树。他是这么想的,他所在的耿家庄,紧靠着山南的一处风景区,常有大批的游客要路过他那5亩地,他想等他种的果树长起来,就开个采摘园,让那些从风景区回去的游客来他的果园采摘各类水果,他不就大赚一笔?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想不到,他果园里的果树还没到收果期,村里修路便要占用他的地,这可是他万万也没有料到的事。

这不,天刚黑,村主任耿大海又来了,进门“嘿嘿”一笑道:“老喜,考虑得怎么样了?你是不是同意了?”耿老喜把脸一沉,没好气地回答道:“不同意,我还指着那几亩地发家致富哩,叫你修路这么一占,我还发什么家!”耿大海不急不恼道:“这占你的地不是村里还给你补偿吗?再说了,这修路怎么叫我一占,你也不想想,这路是给我修的吗?这是给咱全村人修的致富路。不是跟你说了,路修不好,咱招商引来的厂子就进不来,没有厂子咱靠什么来致富?”

耿大海一席话说得耿老喜答不上话来,但末了,耿老喜还是愤愤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反对那路从我地里走。哦,你们也不想想,占我的地村里是给我补偿了,但我的果园却是年年要给我收益的……”耿大海见耿老喜还是一根筋拧到底,就气愤地走了。

第二天,耿老喜一大早出门溜达。走到村东头的时候,突然发现几个人在一片桃树地里不知干什么。他走过去一看,原来那几个人都带着斧头、电锯什么的,准备砍树。更让他吃惊的是,这被砍的树竟是村主任耿大海的。耿老喜有些纳闷了,他知道,这片桃树可是耿大海家的摇钱树,结的都是大佛桃,运到城里去都是按个卖。这么好的桃树耿大海怎么舍得叫人砍了呢?耿老喜实在有些不明白。

差一点!我成了全村的罪人

终于他忍不住了,走上前去,问一个领头的人:“这树好好的,怎么说砍就砍了呢?”那人回道:“不是要修路嘛,那路要从这里经过。”耿老喜更不明白了,接着问:“那路不是没从这里规划吗?”那人又回答道:“原先规划的路有人不让修,这不,村里准备改线路哩。”耿老喜一听,心里不光乐不起来,还有些闷闷不乐。他明白,这人说的不让修路的人,肯定是指自己。

他又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刚走了半里地,就发现村支书耿怀庆正站在自家的樱桃园里,指手画脚地和旁边的人不知在讨论着什么。看到他过去,耿怀庆朝他喊道:“老喜,过来,过来……”耿老喜不解地问:“耿书记,你这是在干什么,好好的樱桃园不要了?”耿怀庆阴着脸说:“干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呀。”“因为我?”耿老喜实在有些不明白。“就是嘛,”耿怀庆直言不讳地说道,“因为你不让从你地里修路,只好改线路了。这线路要占我的樱桃园,我只好把樱桃树挪走贱卖了。”

“你舍得?”耿老喜紧紧地盯着老耿问。耿怀庆嘿嘿一笑道:“不舍得,我怎么舍得呢?这樱桃园一年给我好几万收入哩。可为了咱全村乡亲的致富,我这个樱桃园又算得了什么呢?”

说到这里,耿怀庆看了看耿老喜,话锋一转,又批评说:“不是我说你老喜,你说规划好的线路,你偏偏不让从你地里经过,这线路一改,占的地多了不说,还多增加了几十万投资。唉,叫我们说你什么好呢,你真是一头撞到南墙上,认死理呀!”

被耿怀庆当面这么一说,耿老喜脸上有些挂不住,就借机发难道:“我说耿书记呀,好好的招什么商建什么厂子呀,现在不是到处都在治理环境污染吗,咱再把厂子招来,不光是往枪口上撞,更是要破坏咱这青山绿水呀……”

耿怀庆“嘿嘿”笑道:“老喜呀,你真是榆木疙瘩死脑筋。你以为,建厂子就会污染环境呀,污染环境那也要看什么厂子,再说了,污染环境的工厂我们能引进吗?我们现在准备引进的编织厂、制衣厂、木器厂等,不仅不会污染我们这里的环境,还会给我们村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村里的富余劳力,包括你老喜,到时候都可以到厂子里上班当工人,你怎么就转不过弯来呢?”

被耿怀庆这么一说,耿老喜不由得暗暗佩服,但他嘴上还有些犟,又扯了几句不服输的话,灰头土脸的赶紧离开了。

一回到家里,耿老喜就对婆娘二凤说道:“这路咱是不能再阻挡从咱们地里过了,要不,全村的人都该指着咱脊梁骨骂了。”接着,他向二凤说了自己刚才出门的见闻,然后又补充道:“你看看人家支书、主任的觉悟,要修路占地,一点也不含糊,多么好的桃树、樱桃园呀,可咱……”二凤说:“你别跟人家比,人家是村里的干部,这么乐意让占地,肯定是村里的补偿多。”耿老喜一琢磨这话,也是,要不谁肯这么乐意把摇钱树给砍了呀。

差一点!我成了全村的罪人

为了证实自己的推断,耿老喜专门去找村会计耿四,耿四跟他沾点亲,耿老喜想,耿四嘴里说出来的话应该可信。见了面,耿老喜把自己的疑惑说了,想不到耿四“哈哈”一笑道:“我说老喜叔呀,你咋有这想法呢?村里修路占地补偿那是严格按照章程来的,怎么补偿,补偿多少,都是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具体补偿完了,还要张榜公布,每一笔补偿都要经过村民理财小组严格审核,还要登记造册,一点都马虎不得的。因为是村里的干部就多给补偿,那把我们的村‘两委’都看成什么了!莫这么想,莫这么想哟……”

“这么说,书记主任带头让路占自家的地,那真是因为他们觉悟高?”耿老喜还有些不相信似的,摸着头问。“可不,”耿四颇为不满地说,“因为咱们有点亲戚,原先还想叫我去做你的工作哩。后来,耿书记、耿主任说了,咱修路是件好事,宁肯多花点钱,多走点弯路,也不要和一些一时想不开的村民冲突,把好事变成了坏事。这不,书记、主任宁肯让路从自家地里走,也不想占用你的地了。唉,你这觉悟这脑筋呀,什么时候也能改一改,进步一些呢,可别让全村的人都嚼你舌根呀!”

这最后一句话说到了耿老喜的要害上了。是呀,耽误了村里的大事,对村干部好说,可对全村人咋交代呀。这么一想,耿老喜连忙从耿四那里出来,急急忙忙往家走。他要去告诉婆娘二凤,那路就从自家地里经过吧,他不能再做全村人致富路上的绊脚石了。

— END —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8年2月上半月刊

栏目:新时代·风尚

原文标题:《修路要占地》

作者:张玮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