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生气咯';?>

首页 / 故事

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竟成了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上)

By 别生气咯 •  2018-02-10 19:00 •  29次点击 短消息
点击上方红字关注我哦~

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竟成了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上)

文 | 博主@辛小慕

图 | 网络,侵删

楔子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

曾几何时,每次路过皇城都觉得那金漆大门严丝合缝,无限威严。红墙几乎与天同高,无从逾越。

未曾想,有一日我竟能跨过这道天闸,成为那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

从小我便知自己多余。

因为母亲还有一个女儿,我的阿姐,倾歌。

她真真生得极美,让人连嫉妒都望而生畏。那些自知此生已无法与她比肩的闺秀们便借我来发泄心中的愤懑不甘。

她们说,以沫,你娘亲生你姐姐时定是拼就毕生精华,轮到你时只敷衍了事。

不过没有关系。反正你们叶家只需有一人俘获圣心,鸡犬都可升天,你是她亲妹妹,总不会亏了你去。

话没说完,已经掩不住笑意四溅。

我随手拎起一只砚台便扔过去,砸在那个笑得最放肆的闺秀头上,顿时血流如注。

爹爹忙着安抚宾客,母亲怒不可遏地甩来耳光,一掌不够,反手再一掌,眼看第三掌就要落下,倾歌拉住她的袖子,母亲息怒!

听说倾歌跪求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母亲神情冰冷地告诉我,若不想被赶出家门,便要听她的安排。

一月后,我嫁给府里的小厮楚白。

楚白人如其名,白皙清瘦,不多言语,也算知书达理。我并不知他喜不喜欢我,可他应允得干脆。

那是个无比晴好的天,有两只五彩的鸟儿落在窗棂,叽叽喳喳地唱。倾歌说,妹妹你看,连喜鹊都来给你道喜了。你穿上这一身嫁衣真是好看。

我不屑道,这样普通的嫁衣怎么比得上宫装。

两月后才到大选,宫里长了心的奴才便早早地就把宫装送了来。说是让倾歌试试,若不合身还有得时日改。

我偷穿过一回,对着镜子比了又比。要说我叶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母亲虽宠爱倾歌多些,却也不会在吃穿用度上苛刻我。好料子我也穿过,可见着这一水儿青天碧的旗裙才知道,民间再好的都是俗物。皇宫里哪怕是宫服,都是一针一线绣成的奇珍。

可惜,我没那个命。

倾歌亲自搀扶着我拜堂。欢声笑语里没人能见着我在红彤彤的盖头下,一脸沉郁。

后来听母亲说倾歌那晚欢喜得哭了,还喝了好多酒。薄醉的倾歌更美,不知迷了在场多少王孙公子的眼。

只是不知那其中是不是也有楚白。

成亲之前倾歌便拿私房钱给我在外面另买了一座宅子,可楚白说,他既然娶了我,便是叶家的人,定要伺候老爷夫人身前的。我嫁给这样一个夫君,此生住在何处也都无所不同,也就随了他。

日子很快滑到盛夏。

母亲乐极生悲,不留神患了热咳。便交由我与楚白送倾歌至城门。天下着雨,马车里倾歌一直紧紧攥着我的手,泪水打湿了衣裳。

姐姐这是做什么,要知道这福气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你这一去,封嫔封妃指日可待。

倾歌低头拭干眼泪,一面执了我的手,一面执了楚白的手,交叠放到一起。以沫,你和楚白,要幸福。

那样的郑重其事,我也不由得生出伤感。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前尘似鸿毛。

倒是楚白,反握紧了我们姐妹的手,认真地承诺,倾歌你放心,我会一辈子照顾好以沫,照顾好叶家。

下了马车,倾歌与众秀女一道进入城门。

我痴痴地看着那道早已消失的背影,直到城门关闭。站得太久已是倦极,伸手去扶楚白,见他仍面向着城门,一束目光像丝线般不知缠绕至何处。

隔日就有好消息传来。倾歌颇得圣上瞩目,已册封为贵人。

府中上下无不欢愉,母亲自然喜上眉梢,嘴上却道,这才哪到哪呢,我家倾歌那可是娘娘的命。

然而,又过不久,宫里又透出风声,叶贵人得罪安妃,被罚禁足。

母亲忧心忡忡,寝食难安。就连楚白,也四下奔走打探确认倾歌是否安好。

眼见家中人人惴惴,我妒极而笑,倾歌啊倾歌,我很小就知道,这个家有你在一天,父母就不会在意我。谁知,如今你不在了,也牵动着叶家每个人。包括我的夫君。

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竟成了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上)

得知倾歌被打入冷宫的消息,母亲终于生了大病,从此卧床不起。楚白照顾得格外用心,更胜过我这个亲生女儿。母亲喝着他亲手喂的汤药,泪眼婆娑。

后宫局势变幻莫测,还未至深冬,已等来峰回路转。

倾歌有孕,圣心大悦,即刻下旨放她出冷宫。谁知她竟不肯,只是呈书请求圣上应允由其家人进宫伺候她待产。

夜里,楚白替我收拾行李,一包又一包。我不耐烦地一件件扔出来,皇宫里什么没有,哪还需要这些劳什子。

我知道宫里什么都不会缺,可这些都是你用惯了的,我担心……

担心?我笑,你担心的是倾歌吧!

他哑然。

从前再多蛛丝马迹也是猜测,如今看他默认,心好似被一盆冷水浇透,再也不作任何念想。

一念灭,一念生。这次进宫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知道自己绝不能错过。

临别,楚白千叮万嘱要我万事当心。最后塞给我一个真丝质料的小小包袱,请我转交给倾歌。

楚白,当初为何答应娶我?

罢了,我不该有此一问。我微笑地拂拂手,楚白,我的夫君,好生珍重。

我漏夜入宫,马车踢踏而行。离家的路途无遮无拦,仿佛踏风而行。那时,我报以绝不再回头的决心,却不知回家的路也是从那刻起步步断送。

当夜,我见到倾歌,她亲手拆开包袱,里面是一件件精致柔软的婴孩装。倾歌无不珍惜地捧在掌中,楚白的手艺真是连宫里的秀女都不及。

最难得的不是手艺,而是这份心思。我就着烛光去看那衣裳鞋袜,无不显露关怀爱怜。针脚细腻寸寸刺心,我呵一口气吹灭烛光,阿姐,早些歇息吧!

我并不爱楚白,他也不爱我,可眼泪轻易就淹没入宫后第一个夜,那样滚烫肆意。

自我入宫,皇帝再未曾提及要接姐姐出冷宫,复贵人位一事。

倾歌日日在庭前绣花,为腹中的孩儿裁制新衣。一束淡紫色流苏自她鬓间随风摇摆,嘴角笑意恬淡丰腴,不能不感叹,无论置身于何处,她都如皎皎明月,任沉云坠坠亦无法掩其容华。

这日倾歌生辰,皇帝身边的小公公前来禀报,今儿个皇上要来,提醒我们醒神打点。两个一同进来服侍倾歌起居的宫女都欢喜疯了,一时间都忙得乱了分寸。我亦压制住心底的兴奋地躲进房中悉心打扮。

无怪她们欢喜过头,这冷宫是皇城内最低贱晦气的所在,皇帝竟也愿尊驾栖贱地,足可见倾歌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这块踏脚石必定也沉稳可靠,助我平步青云。

如此想着,更觉光阴漫长。午后,我与两名宫女便在庭前候着。倒是倾歌不疾不徐,事不关己般与绣面上那繁复冗杂的花瓣暗自较劲。

等到暮色四合,宫灯四起,宛如一泓银河照亮这一处幽暗。终于有轿辇停在殿门口,可从上面下来的人并不是皇帝,而是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

我虽没什么见识,却一眼认出她头上那支金光闪闪的步摇乃是凤穿牡丹的图样。凤者,中宫之主也。若不是独占鳌头,谅她也不敢戴出来招摇。

果然,宫女一怔,慌忙下跪请安称她安妃。

阿姐亦恭谨相待,只是我久久盯住她头上那支步摇,冷宫最是寂静,我甚至能听见心底快要按捺不住的欲望。

阿姐拽我跪下,无不小心道,小妹以沫初入宫中不懂规矩,还请娘娘恕罪。

早听闻安妃跋扈,却不想她竟毫不在意地轻握住我的手指,语出寒暄,直赞叶氏出美人。

我受宠若惊,从小到大,阿姐美貌我何曾能追其一二。安妃凤眼如丝,轻易就看透我心事,惋惜叹道,可惜啊,今儿个皇上在钦安殿批折子实在没工夫过来,就遣了本宫来看望妹妹与龙胎。若是皇上亲自来瞧见以沫这般好相貌,必定会一见倾心。

说这话时,她的余光始终落在阿姐身上,我便分辨出她的居心。也曾听宫女提起,前任皇后因陷害安妃肚子里的皇子而遭废黜,如今后位空悬,安妃虽得宠,但尚无子息。假如阿姐一旦诞下孩儿,便是母凭子贵,成为她争夺后位最大的绊脚石。她怎会眼见于此。

我拂一拂身,娘娘谬赞,小女担当不起。也不敢痴心妄想。

是吗?她眯了眯眼,便也不再计较。临走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心机纳进眉梢。

夜里,我推开阿姐的房间,寝殿里烛光昏昏地晃着,她正抱着楚白绣的小衫出神。待我走近了,她才回过神。

你有话要问我?知我者莫若倾歌,我便开门见山地问她,打算何时离开这鬼地方?

倾歌微笑,目光柔和得如同池面荧光,为何要离开。这样静这样冷,反倒让我想起许多旧日温暖…

可是阿姐,我却不想陪你永居冷宫。

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竟成了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上)

我再见到安妃,是数日后被她召去宫中。

宫殿华美精致,富丽堂皇。连一壁香炉,一面窗花都生生透着天家贵气。与阿姐所处之地,何止天渊之别。

这是今年皇上新赏的碧螺春,以沫,你也尝尝。

我略品一小口,恭谨道,娘娘今日召我来此,不只是品茗吧?

安妃微笑,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你想承宠,本宫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只不过,天底下可没有白捡的便宜。

不想她竟聪慧至此,我只作无知,安妃娘娘何出此言。

哼,你不用瞒我。那日在冷宫,单看你阿姐只一身青白如素,而你却艳若云霞,本宫便知道你进宫另有目的。

那娘娘以为,我此行可有胜算?

见我不再遮掩,安妃不由得粲然一笑,那就要看你愿不愿意与本宫做个交易。

从安妃宫里出来,我袖中多了两件东西。一颗香粉末,以及一枚落胎丸。

前者助我迷惑圣心,后者助她踢开绊脚石,如此昭然心思,我却不曾知自己的私欲败露得这样彻底,彻底得会令安妃认为我会受其摆布。

回来时还未踏入殿中,便闻到熟悉的粥香。是我自小就最爱吃的荷莲子粥。因母亲心疼阿姐,并不许她染指厨房。可也奇怪,阿姐偏爱下厨、女工这些母亲眼中下等人的活计。

第一次吃到这粥,是在十三岁。那年后院荷花开得极好,花红如火,碧色无边。那一年,楚白甫入府中,成为我和阿姐的伴读书童。却常被阿姐与我拉出去玩,每次父亲都勃然大怒,阿姐有母亲护着,所以受罚的总是我和楚白。

挨了打之后,便面向墙跪着。我还记得楚白哭着问我疼不疼,而我只是痴痴地望着眼前的高墙白瓦,思索着何时才能离开这个家,远走高飞。

如今不知道算不算成真,我盯着阿姐为我盛粥的手腕,她的肌肤与粥浑然一色,白糯喜人。

怎可劳烦阿姐,不,我该称贵人小主。我夺过她手上的碗勺,扶她坐下。

有什么要紧,如今我身处冷宫,你能来陪我,我已经很满足。你放心,待我孩儿出生,你便可回去与…楚白好好地过日子。

嗯。我敷衍地答,握汤勺的手指分外用力。

那晚阿姐早早便睡下,直至半夜被一阵浓烟呛醒,方才发现自己身处火光之中。而我,奋力背起她冲出了冷宫。

那场火很快就被扑灭,可我清清楚楚看见了,火烧到了皇帝的眼睛里,他拦腰抱起被浓烟熏至昏厥的姐姐,大声地喊太医。

重华殿内,阿姐安详地睡在合欢帐中。仿佛一切都不曾改变,她依然是皇帝宠爱的叶贵人。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皇帝轻抚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无限爱怜。

等他察觉到我时,我捧着茶杯的手指已经泛红。

以沫不是有心打扰皇上,请皇上恕罪。我故作惊慌地跪倒在地。宫里的人不知道我是谁,也没人替我换身衣裳。因此他眼中的我,当真狼狈。

不过,也只有这样不堪入目的狼狈才能衬托出那味香粉的滋味。是了,我只用了香粉,却将那粒落胎丸投入火中。

手指怎么红得这样厉害?

这是给皇上沏的茶,不敢叨唠皇上,所以…

你就一直捧着?可不要烫坏了。他接过茶杯,看见我手指上残留救阿姐时留下的伤痕,不觉皱了皱眉头。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以沫。叶以沫。

哦?可是相呴以湿,相濡以沫的以沫?

皇帝轻轻一笑,胡须随之翕动,无限高远威严,亦无限陌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失望,而不是期待已久的惊喜。

叶贵人身怀有孕,不宜侍奉圣驾,其小妹以沫,性情温良,适逢其会,救长姐有功,特纳入后宫,册为常在,陪伴朕旁。

未完待续……

我从未想过,有一日我竟成了金殿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娘娘(上)

本文为博主@辛小慕的原创文《画莲》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