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思俊旭';?>

首页 / 故事

17岁儿子被撞死后司机肇事逃逸,一封匿名信我才知凶手在身边

By 良思俊旭 •  2018-02-09 17:00 •  14次点击 短消息

17岁儿子被撞死后司机肇事逃逸,一封匿名信我才知凶手在身边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宋哥 | 禁止转载

1

夜,很深的夜,万籁寂静,惨白的月光照在路上,其中有无数根雨丝飘落。冬天的雨,即使细如丝,也能让人感觉到寒意。

巷子口的路灯忽闪忽灭,一阵拖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是醉不成词的哼唱,咿咿呀呀,像是在说戏,又像是在唱歌。

这是一个深夜醉酒的男人。

他满脸通红,眼神迷糊,东倒西歪,雨丝把他的大衣和头发都染湿,却无法掩盖他浑身的酒味。

男人走了几步站定,揉揉眼睛,小鸡啄米似的伸着脖子往前瞅,一分钟后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家就在前方。

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但身体似乎到达了极点,胃又开始翻天覆地地搅动起来,一个不小心,酸气上涌到咽喉口,他再也忍不住,扑到最近的垃圾桶前,一波呕吐结束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刚准备站直时眼角看到一个尖尖的有点奇怪的东西,他重新靠近了些想看清,然而头顶的路灯忽然灭了,四周被黑暗吞噬。

等他要放弃时灯又亮了起来,一改之前的忽闪忽灭,恢复到正常程度,足以让他看清垃圾桶里的东西。

那是一根人的食指,不,不仅仅是一根食指,与它相连的另外四指都清晰地出现在视线内。

这分明是一只人手啊!

他尖叫着跑回家。

一小时后,警察过来了,陆终下车直奔报案人方向。

两夫妻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冷的,相互搀扶着瑟瑟发抖,手里还拿着扫把,菜刀。

陆终咳了一声,问道:“你们怎么发现的?”

男子道:“我在外面喝大了,走到垃圾桶旁边时忍不住吐在里面,然后就看到了一只手,把我吓得马上跑回了家!我老婆就是个老妈子,怕真有坏事发生,硬拉着我过来,等确定不是我喝醉了眼花后就赶紧报警了。警……警察先生,那东西你们也找到了,我们可以走了吧,怪吓人的这事儿。”

对方口中的“那堆东西”是指两只手掌和脚掌,本来是被装在黑色塑料袋里的,但塑料袋被垃圾桶里的玻璃碎片划破,里面的手指渐渐露了出来。

幸运的是,法医程澄确认这四个零部件属于同一个人,不幸的是,整条巷子里只有两三个垃圾桶,如果每个里都只有零星几个部位,那么剩余的就一定在附近的其他地方,而警方必须要在人们开始新的一天前找到所有尸块,避免引发恐慌。

果不其然,另外两个垃圾桶翻完后只找到了小腿和上臂,侦查员于是三三两两分开,到第二天清晨才在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全尸。程澄将尸块分批装好,和陆终打了声招呼便先回局里。

邢非经过一夜的搜寻已经对抛尸现场有了大致了解,“这条巷子,左边出口出去五百米处有一个监控,右边出口出去一个都没有,尸块大部分都是在右出口附近找到的,这肯定不是巧合,凶手应该对这里的情况有一定了解。而且这里住的不是老人就是务工人员,还有半个月就春节了,打工的人都会提早回家,我们必须要尽快找到凶手才行。”

这一点,陆终也非常清楚。

2

程澄对尸体进行了拼接,技术部根据其面部特征画了肖像,警方得出了些基本信息,年轻男性,身高1.78米,身形消瘦,检测胃里食物可知死亡时间为昨晚,也就是14号晚上11点左右。此外,程澄还在其后脑勺发现了挫裂伤,死亡原因为颅骨粉碎性骨折。

既然分尸发生在死后,而且凶手把尸块分散丢弃,那么比起折磨受害者,凶手的意图更像是要隐瞒其身份,两人之间很可能是比较相熟的关系,相熟到一找出受害者身份,凶手就会被列入调查范围内。

但受害者到底是谁呢?

邢非把失踪人口信息调出,将符合外形特征的筛选出来进行对比,结果没一个对得上,这说明受害者不是失踪人口中的一员,这样的话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要知道尸体身上可是连一个衣服片都没有。

无奈之下陆终只好让人拿着受害者的画像去抛尸现场附近走访,看有没有人能认出,走了一天,问了无数个人,结果仍然是个零。

全员士气低迷,谁也没想到案子还没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难题。

然而在低迷了一天后,他们终于迎来了曙光。

有男子报案,说自己表弟失踪了,随身携带来的照片正好和画像上的人一样。

接到通知时,刑侦队全员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唤。

来报案的是个胖胖的年轻人,戴副圆眼镜,陆终把人领去辨认尸体,对方才看了一眼就确认这个人是自己的表弟,也就是他说失踪的人——万辉。

“说说他失踪的经过。”

“昨天早上,15号的时候,”年轻人扶了扶眼镜,有点儿紧张,“我上班前去他房里,应该是7点50分左右,想劝他早起吃饭,但没发现人。当时觉得很奇怪,因为自从辞职之后小辉从来没早起过。然后晚上下班回来,还是没看到人,打电话也不接,我就有点担心了!”

“那你去找过他了吗?”

“找了,知道的地方都去了。但小辉平时也不怎么外出,他毕业之后跟我一起上班,平时除了公司,家,就是乐队。可乐队两个月前就解散了,原来的练习室被列入拆迁范围,小辉不可能还待在那里。但除此之外,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还会去哪里,所以只好来报案。”

“那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14号晚上九点,他叫了夜宵,我们一起吃的,吃了半小时吧,收拾了一下,应该是在十点,各自回房了。”

“这么说他是在14号晚上十点之后出门的?”

年轻人点头,“没错。”

“那你刚刚说的乐队又是怎么回事?”

“小辉喜欢玩音乐,大学参加了学校的乐队,毕业一年了也没收心,把正经工作当过家家,老想着有天能在音乐上混出名堂,家里人劝不住,都快绝望了。不过两个月前他忽然告诉我要退出乐队。本来我以为他是清醒了准备好好工作,哪知道紧接着就辞职了,整天混日子。现在好了,混着混着把人都混没了,这下我要怎么和家里人交代啊!”

“你知道乐队其他人的姓名住址吗?”

“只知道一个人的,戴日晞,好像是个富二代,小辉平时提起他比较多。”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哦,对了,我觉得小辉可能是陷入了钱财纠纷中。”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有几次晚上经过他房间时听到他讲电话的声音,一直在劝说对方多给他一些时间,这应该是欠别人钱没还吧?”

陆终和邢非对视一眼,在彼此眼里都看到了跳跃的小火苗。

3

万辉表哥给的地址在华都别墅内,里面的房子确实符合戴日晞富二代的身份。

两人走进去不一会儿,邢非道:“要是万辉真是因为钱财纠纷被杀害,我倒不觉得凶手会是戴日晞。”

“为什么?”

邢非一边打量着设计奢华的别墅一边感叹:“感觉万辉借的钱入不了这些有钱人的眼。”

找到戴日晞的住址后,陆终按响门铃,里面的人姗姗来迟,裹着睡袍靠在门边,问道:“谁啊?”

陆终亮出工作证,“警察。”

公子哥神色秒变,先是惊愕再恢复如常,“哦,有什么事吗?”

“你是戴日晞先生吗?”

“废话。”

陆终没和他计较用词问题,“那你认识一个叫万辉的人吗?”

对方愣了一下,“认识啊,不过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他怎么了?”

“他死了,15号凌晨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并报案。”陆终说,“我们通过万辉表哥了解到他平时和你比较熟悉,待在同一个乐队,所以想找你了解下两个月前他离开的原因。”

“原因?”戴日晞想了会儿,“原因就是他被家里人说动了,发现在乐队里赚不到钱出不了名,看不到未来,所以就走了呗。”

“就这么简单?”

戴日晞耸了下肩,“至少他告诉我的就是这些。”

“那他离开之后你们有见面吗?”

“不多,中间吃过一两次饭。”

“期间他有和你提过借钱,或者跟谁借了钱的事吗?”

戴日晞愣了下,摇头,“没有,我从没见万辉跟谁借过钱,他这个人,钱没有,傲气不小,不愿意让我看低。”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陆终道,“还有最后两个问题,请问14号夜里11点之后你们有见面吗?”

“没有,他想约我出来,但是我拒绝了。”

“为什么?”

“那会儿我正和女朋友做运动呢,春宵一刻值千金,哪有时间理他。”说到这,戴日晞笑了一下,“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找我女朋友陈鹿求证。”

“我们会的,谢谢你的配合,再见。”

关上门后,戴日晞脸上立刻爬满了愤怒,抓着手里的手机狠狠砸到茶几上,正好对准尖尖的一角,屏幕一下裂开。

他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离开别墅区,陆终和邢非又马不停蹄地赶去戴日晞女朋友陈鹿家。

他们到的时候陈鹿才起床不久,敲门声响起时以为是点的外卖到了,但一打开门她就知道自己想错了,门外站着两个长相俊朗,但神情严肃的男人。

这明显不是外卖员。

她握着门的手紧了紧,满脸警惕道:“你们是谁?”

陆终和邢非照旧出示了证件,想要缓和下气氛,但陈鹿心里的疑惑只多不少,“警察?警察来找我干什么?”

“有一些事情想和你了解下,关于你男朋友的。”

“戴戴?他惹什么事了吗?”

“这个我们暂时还不确定,就是想请问下14号晚上你们在一起吗?”

“14号晚上……”陈鹿使劲回忆着,轻轻呀了一声,脸颊开始泛红,“我们是在一起。”

“一整晚?”

“是啊。”

“那请问你认识万辉吗?”

“认识啊,他和我男朋友是朋友,之前两个人一起玩音乐。”

“他们关系如何?”

“还不错啊。”陈鹿脸上闪过一丝不安,“那个,我能问下出了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15号凌晨有人发现了万辉的尸体并报案,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他的人际关系,只是例行提问而已,不要紧张。”

陈鹿不紧张,倒是很惊讶,“万辉死了啊?”

陆终盯着她,问:“他和你男朋友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两人有矛盾吗?”

“做朋友嘛,小摩擦当然是有的,但也不至于杀人。”她顿了顿又说,“警察先生,戴戴是不会杀人的。”

4

从陈鹿家出来上车,邢非道:“总觉得戴日晞怪怪的,上一秒你告诉他万辉死了,下一秒问他万辉离开乐队的原因,他居然很快就回答出来了,仿佛早有准备一样。”

陆终颔首赞同,“两个月前万辉退出乐队,戴日晞说他是因为认清了现实,但之后万辉却待在家里混日子,这怎么看都不像是认清现实的表现,我们需要调查下两个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转道去了万辉家,想要和万辉表哥再了解些情况,顺便看看万辉的房间,说不定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这一次万辉表哥想起了一件事告诉他们,万辉在退出乐队之前有一晚,他夜里上厕所时正好碰到万辉回来,当时万辉的神情非常慌张害怕,他连忙问发生什么事了,但万辉没有回答,而且怎么问都不肯说。

之后还忽然退出乐队,辞了工作,在家混日子。一系列事情让他措手不及,也就顾不得纠结那晚的事,现在邢非问起他才想起。

另外,陆终在万辉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样突兀的东西——一叠信纸,并且已经被撕去了三分之一。

现在还有人用手写信?还是个男人?还写了这么多封?

陆终觉得怪怪的,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万辉难以启齿到需要写信才能说出来?

不久后,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在调查戴日晞时找到了。

邢非从两个月前戴日晞在社交网络上更新的状态来看,他换了一辆车,日期正好是万辉退出乐队的那几天,底下有人问他为什么换车,他回复说之前那辆出了点小毛病,在修理。

但直到现在,车子也没换回。

邢非接着查到了戴日晞专用的汽车4S店,和陆终立刻赶去,发现戴日晞的车并不是在修理,而是直接托4S店的熟人转手卖掉。

所幸的是,直到现在那车还没转手出去,只是全身被翻新了下,找不出一点瑕疵。

陆终叫来戴日晞在这的熟人,问他戴日晞为什么要买车,对方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坦白道:“我怀疑戴少的车撞过人。”

他说戴日晞车子刚送来时明显清洗过,而且很可能是戴日晞自己洗的,手法生疏,洗得非常不匀称,前面部分特别干净,后面的就只是擦了一下。

不仅如此,车前还有明显的撞击痕迹,而之后他重新清理车时又发现了另一样东西。

对方回到办公室拿出一个校牌交给陆终,“这个东西扎在前轮胎上,位置蛮隐蔽的,所以戴少爷洗车的时候没发现。”

校牌上印着一个名字,季青原。

陆终把校牌拍照发给小花,很快小花就查到了这个人,季青原,第十二中学的高三生,两个月前晚自习结束回家时遭遇车祸,因为出事地点偏僻且无监控,所以肇事者直到现在也没找到。

现在看来,这起碎尸案倒把人给找到了。

5

回去之后警方认真调查了车祸那晚戴日晞和季青原的活动路线,发现出事那条路并不是他们常走的。

通过和季青原父母电话联系得知那晚是季青原的生日,家里做了菜买了蛋糕,想等他晚自习回来后小小庆祝一下,季青原为了能早点回家,所以选了近路。

至于戴日晞,从当晚的社交状态来看,乐队聚餐喝了不少酒,他应该是为了躲避交警才改变路线。

然后就发生了意外。

而车祸之后两人的状态可以说是千差万别,万辉受到很大的影响,几乎是放弃了生活的状态,但戴日晞并没有,还是正常潇洒过日子。

这应该就是两个人的矛盾点。

也许是万辉想自首,但戴日晞不愿意,所以就起了杀心。

“但他有不在场证明,”邢非道,“除非陈鹿说谎了。”

“说没说谎我们迟早能查清,但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另一点。”

“什么?”

“抛尸现场的选择,至少从目前线索来看,那个地方无论是和戴日晞还是和万辉都扯不上关系。”

“所以你想再去一次?”

陆终点头。

命案的发生多少还是冲淡了些这附近的年味,两人搜寻了一圈,除了低矮的小屋没有其他发现,陆终仰头看向四周,远处是新建的高楼大厦,巨大的LED屏幕上不停播放着招商广告。

他忽然想起戴日晞乐队之前的排练室被拆了,那么新的场地在哪里?似乎都没有在戴日晞的社交网络上看到过。

“我们过去看看。”陆终道。

新建大厦的一楼有些店面已经租出去了,乒乒乓乓正在装修,左边楼梯口进去有一个办公室,他们亮了身份,询问最近大厦的出租情况。

负责人拿着合同过来,陆终和邢非一份份翻看过来,最终看到了戴日晞的名字。

他是在一个星期前签下的,说是租来给乐队排练用,付钱时非常爽快迅速,但却始终不见有人来装修,因此那间屋子的锁还没有换掉,可以用大厦里的备用钥匙打开。

陆终打开了门,和邢非仔细查看起来,最后一致认为太干净了,尤其是地面,作为一间还未装修的屋子,实在是干净得有些不寻常。

所以他打电话给小花,让技术队过来做血迹检测,然后又给戴日晞的女朋友陈鹿打去电话,再次询问当晚的事情。

电话那头的陈鹿有些不耐烦,“不是和你们说过嘛,我们整晚都在一起。”

“一整晚?那你睡着之后呢?”

“你也说是睡着啦,睡着之后的事我怎么会知道。”

“不,我的意思是你醒来之后他在房间里吗?有没有任何觉得奇怪的地方?”

这话倒是让陈鹿好好回忆了一番那天早上的情景,“那天我醒来的时候他确实不在床上,在楼下的浴室,我问他在干吗,他说洗澡,然后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卧室里有浴室,他没必要下去用客房里的那个。”

“还有吗?”

“没了,其他的我记不得了,应该没了。”

“好。”

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房间内确实存在大量擦洗过的血迹,血迹是谁的?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

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陆终立即赶去戴日晞的别墅,但里面空无一人,就连电话也打不通。

不得已之下,他再次转向陈鹿。

陈鹿再见到陆终时真的要笑哭了,“警察先生,我真的无话可说,求你别再来了。”

“不是的,”陆终解释,“戴日晞不见了,我们想跟你了解下,除了别墅,他还会去哪里?”

陈鹿了解到事态的重要性,带着警方去了戴日晞另外两处房产,都没有找到人,她也慌了,站在原地使劲回忆,急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忽然,她停了下来,转头激动地朝陆终大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6

陈鹿带警方去的,是戴日晞在山上的一栋小别墅,戴日晞一直嫌太远不怎么去,陈鹿也只是跟他来过一回而已。

车子顺着山路蜿蜒而上,树木郁郁葱葱,本该让人感觉充满生机的地方,现在却只能闻到抑郁。

别墅大门是电子密码锁,和戴日晞现在住的地方用同一个密码,陈鹿解锁后大家进去,安静到死气沉沉的氛围让人不由怀疑戴日晞真的在这里吗?

沿着楼梯轻轻上去,一路寂静后终于在走廊尽头的房间前听见了模糊的水声,咕噜咕噜,缓慢搅动着。

陆终内心更加不安,他推开门,继续前进,一直走到浴室门口,水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他伸出手,缓缓移开了门。

大到可以容纳三人的按摩浴缸正在工作,戴日晞穿着浴袍,闭眼仰头躺在其中,浴缸里的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在他的右手腕上,有一条深可见骨的切口。

浴缸外面丢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

戴日晞死了。

在他书桌的平板里,陆终发现了一份打出来的遗书,在里面,戴日晞先是承认自己酒驾撞死了人,又说出为了隐瞒真相而杀了万辉的事情。他以为一切都会结束,可迎来的却是噩梦,最后因为无法忍受,所以选择自行了断。

邢飞想着第一次见面时戴日晞高高在上的样子,嘀咕道:“可真看不出来他会自杀。”

陆终也觉得奇怪,照遗书上来看戴日晞是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才割腕的,但这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一个能冷静杀人分尸的人会在短短几天内就因为愧疚自杀?

这不合理。

他环顾四周,在床头柜发现了一小瓶药,走过去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安眠药,于是转身问陈鹿:“这药是戴日晞的?”

陈鹿还陷在震惊中,直到陆终又问了一遍才听到,她点点头,“是的,这药是他吃的,他最近又开始失眠了,所以特地跑去医院开……”

眼泪猝不及防流出,她捂住嘴巴,嘤嘤哭泣,“我不知道他是因为这个,如果早知道的话,我会陪着他,绝不让他走到这一步的。”

之后警方仔细搜索了别墅,在一楼的储藏间内发现了其杀害万辉时用的作案工具——沾满血的衣服、手套,和分尸时用的刀。

戴日晞杀了万辉,这是不争的事实。

那戴日晞呢?他真是因为愧疚自杀的吗?

不管怎么样,那场车祸都是这件事的源头,如果存在凶手,他应该和季青原有着某种关系。

陆终觉得,他们似乎有必要亲自去一趟季家,果然,去季家后他们得知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凶杀另有其人!(原题:《逃逸》,作者:宋哥。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