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思俊旭';?>

首页 / 故事

暗恋的总裁突然开除我,3天后他敲响我家门:回来做老板娘吧

By 良思俊旭 •  2018-02-09 07:59 •  21次点击 短消息

暗恋的总裁突然开除我,3天后他敲响我家门:回来做老板娘吧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嘉言 | 禁止转载

1

光华集团里,新来的小秘书颤颤巍巍地泡好一杯咖啡,端到桌上,“程总,咖啡这次应该好了。”

电脑后面的人顺手拿起,只抿了一口,淡淡道:“凉了。”

小秘书一脸愁苦地看着桌上其他三杯同样只抿了一口的咖啡,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使劲挤出一个职业化的微笑:“好的程总,我马上出去重新准备。”

“等一等。”

“程总还有什么吩咐?”

程成皱眉思考了一会,这个新来的秘书实在是出错太多,他一时间又懒得多费口舌,“算了,你出去吧,对了,把副总叫来。”

“好的,程总。”

“把门带上,今天一天你进出了八次,没有一次带上门的。”

“抱歉,程总我……”

程成明显有些不耐烦,朝小秘书挥挥手,示意她不用解释了。

秦明进来时程成还在看合同,没来得及说什么,程成已经发号施令:“给我换个秘书。”

“祖宗,这是这个月第五个秘书了。”秦明摊手,他知道程成挑剔难搞,程成嘴里的错误有可能是放文件的时候没有放在他左手边而是放在右手边,拿文件的时候不够顺手。

程成抬头,一双英气的眼审视着秦明,却不开口说话,盯得秦明后背发凉,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双手撑头,似笑非笑。

秦明立马摇头,“你自己气走的人你自己去追回来,况且你要我去追人家未必稀罕。”

其实事事都对程成胃口的秘书未必没有,以前公司那位温阳****就是,一杯咖啡,几成热度端过来都清清楚楚,脾气又十分和顺,面对性格火爆的程成总能将百炼钢化成绕指柔。

只是一个月前,一个新来的小员工录入数据时出了错,导致接下来三天接触这项数据的工作都要重来,更巧的是我们程总那天心情正好糟糕,整整进行了一下午的训话,众人扛不住了,偷偷叫来了当时在外面送文件的温阳。

温阳才刚开口劝就被吼了一声滚蛋,然后,人家这次不忍了,真的走了,辞职当天程成亲手盖的章,戳得咚咚响,第二天人走之后顺嘴喊得也很响:“温阳,文件。”

“程总,温阳****昨天就离职了,您要哪个文件,是要送去审核还是盖章?”

程成是个急性子,做事一定要马上做成,凡事又不喜欢多费口舌,“你出去,我自己来。”

想到这里,秦风麻利地打通了温阳的电话,递给程成,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温润的女声:“你好,我是温阳,请问有什么事吗?”

程成皱眉不知该说什么,半天只吐出一个喂字。

“有事吗?”

“你在干吗?”

电话那头的温阳有些不悦,“等待面试。”

温阳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只剩下了一阵忙音,程成把电话重重扣在桌子上,“她说去面试了。”

秦明看着程成的黑脸心里偷笑,嘴上宽慰道:“人之常情嘛,没了一份工作总要着急找下一份的,要不怎么养活自己?”

程成丢下一句“一点头脑也没有”就不再理他,继续埋下头看文件。

可没想到真正的灾难还在后面。

刚从饭桌上下来的程成还心有余悸,老爷子知道了温阳离职的事在桌上当场发飙,程家四子,全都低着脑袋挨训,程成现在脑子里还是老爷子那句:“人要是追不回来,以后这饭也不用吃了。”

此时的程成正在开车去温阳公寓的路上,车停在楼下,发现三楼温阳屋子里的灯还没亮,他在门口的地毯下轻车熟路地摸到了钥匙。

开门,亮灯,暖黄调的家空无一人。

程成在沙发上坐下,开始琢磨等下怎么组织语言,琢磨得太入神,以至于温阳开门进来都没听见。

“你怎么来了?”

程成转头,组织好的语言一下子又乱了,看到温阳手上提着的菜,说了声:“我饿了。”

温阳正在矮身换拖鞋,“没回去吃吗?”

“回去了,没给吃。”

玄关橙黄的灯光从温阳的头顶倾泻下来,将她水墨画般清淡温和的眉眼点亮,她扑哧一下笑出了声,丢下了句“活该”就走进厨房。

程成的父亲是个退役的老将军,年轻时经历过太多,老来身子不好,温阳的父亲年轻时是程老爷子部下的校官,自从程阿姨去世之后就一直照顾老爷子。温阳脾气和顺,程老爷子打小看她长大,生怕她工作后受人欺负,就安排在了程成身边工作。

今天老爷子一听到温阳姑娘离职的事情,就想到和程成这小子脱不了干系,在饭桌上一顿臭骂叫他来给人家姑娘赔不是。

“所以,你就是这么赔不是的?”饭桌上温阳咬着筷子看着狼吞虎咽的程成。

程成抬头适时地夸奖道:“你做的饭还行。”

显然温阳并不买他的账,“看来今天程总心情不错,我不仅不用挨骂,还能受表扬。”

小丫头还挺记仇,程成张张嘴巴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拉下脸来道歉,只抛出最后一个问题:“考虑回光华吗?”

程成语气中带了少有的恳切,温阳夹了块红烧肉放进他的碗里,笑起来眼尾低垂,温顺而明媚,“不了,我快找到新工作了。”

程成被驳了面子,没再说话,只低头将汤喝尽,扬扬眉,“好,我也会尽快找到新秘书的。”

温阳看着他别扭的脸忍不住偷笑,“还喝汤吗?锅里有。”

程成端着空碗思忖了一阵,小声答道:“喝。”

温阳笑意更浓,接过他的碗愉快地去盛汤。

都说程成这个祖宗不好伺候,阴晴不定,随时开火,其实哪有这么夸张,只不过生气时毛竖得高而已,顺一顺就好。

喝完汤的程总此时正窝在沙发里,两只无处安放的长腿拖在了地毯上,明明是吃饱喝足了,两只眉却依旧蹙着。

“不高兴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温阳洗过碗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织毛线。

程成皱着的眉下的两只眼很快锁定了温阳,一副“还不是因为你”的表情。

温阳知晓程伯伯的脾气,比程成更加暴躁,一时半会好不了,她也无奈,抱出了被子枕头放在了沙发上让他先在这里将就一晚,寒冬风大,温阳又帮他把窗户关上了。

“不用关,冻死我算了。”

温阳不理会程成的阴阳怪气,从小到大,温阳家的沙发程成也没少睡,他自会照顾自己,温阳转身回房。

2

第二天温阳起床的时候沙发上的程成还在那里窝成一坨,茶几上、地上到处是散乱的文件。

温阳把文件一一收拾好,替程成掖了掖被子。沙发上的人此时正睡得安详,长睫毛乖巧地垂着,醒着的时候总爱皱眉发火,很少有人知道这双眉眼笑起来有多好看。

程成翻了个身,头下面露出了半截毛线巾子,这是温阳昨天晚上织的那条,估计程成睡着了连着被子绞了进去。

温阳怕毛线针扎到他,轻轻托起程成的头想把毛线抽出来。

很不巧,那人睁开了眼,“干吗?”

温阳的一只手还压在程成的头下,好像自己有意要占便宜一般,她憋了半天低吼道:“你压到我的毛线了。”

程成的头并没有想从温阳的手上移开的趋势,而是顺势滚了一下脑袋枕到她的胳膊上,用余光看了一眼那团灰色的毛线巾子,“围巾?织给谁的?”

“要你管。”程成的短发戳在她的手腕上痒痒的,温阳一向脸皮薄,此时不知为什么又红了脸,她忙抽回手,“快起来去上班,我也要出门了。”

程成没有在乎温阳语气中的慌张,也没有留意到女孩脸颊微妙的变化,而是拎起那团毛线,难得耐心地将它抚平放在了一边,乖巧地去洗漱,吃过了早餐,和温阳一起出门。

“你去哪里我送你?”程成今天有着以往从没有过的好脾气。

“不用了,我自己乘车去。”

程成点头,没有再坚持,“今天我早点下班去买菜。”

“嗯。”温阳点头,继而发现有些不对,“今晚你还来我家?”

程成显然没有听到最后一句,驾车扬长而去。

午饭时间,程成接到了弟弟程逸的电话,“喂,哥,过几天你生日,上次看的那件西装我给你买下来了。”

“嗯,再帮我看一条围巾,女士的。”

电话那头一下炸开了,“女士的,哥,有情况呀。”

程成拒绝回答,挂掉了电话,心情大好。

下班后去了温阳家附近的超市,在纠结选择青菜还是油麦菜的时候程成接到了温阳的电话,“今晚我不能回去给你做饭了,程成你晚上回家吃吧。”

电话那头没再说话,程成对某事不满意时惯用的手段,回给你一段沉默,让你好好想想错在哪里,该怎么弥补,温阳柔声道:“你还在公司吗,要不让秦明陪你一起吃?”

“不在了。”程成抛出一个简短的回答,显然对这个安排不太满意。

“或者这边活动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吃宵夜?不过那要很晚了。”温阳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有超市促销的吆喝声,“程成,你不会已经在超市买菜了吧?”

程成将手中的油麦菜放回货架,“没有,我还在公司,你忙吧……”

温阳想想也是,一向不沾人间烟火的程家二少爷怎么会有这种耐心,他口中的买菜一向都是让超市送货上门的。温阳还想说些什么,只听见电话那头说了最后一句,伴着程成特有的慵懒的不耐烦的声线流淌出来,他说:“那一起吃宵夜,说定了,你忙吧,我等你。”

半开的办公室门外,来送东西的程逸笑得一脸猫腻,“二哥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还会体谅人。”

秦明勾唇笑笑:“脾气不好,多半是惯的,现在没人惯,自然就好了。”

“你说温阳姐吗?巧了,我刚刚才见过她。”

“认错人了吧,温阳今天不是新公司任职的第一天吗?”

“我们还打招呼了,她和那个学长,哥当兵那年追过温阳姐的那个,正在选领带呢。”

秦明赶忙捂住程逸的嘴,“小子,看见温阳和那个学长一起逛街的事千万别告诉你二哥,你也知道,你二哥他就是个军火库,一点就……”

秦明在程逸几乎要眨掉睫毛的暗示下终于回过了头,很不幸,看到了一脸阴沉的军火库,哦不,程总。

后者眼中有一瞬间的落寞,随后又是满脸的不耐烦,还顺带一脚踹掉了一把拦路的椅子。

3

温阳已经好几天都联系不上程成了,那天新同事聚餐回来就没见他,以为回来晚了点儿又不顺他的意了。

没等到她,应该是回家去了吧。

算了,总要想办法改改他的脾气。

当时让温阳辞职的主意还是程家三少爷程泊这只俏狐狸出的,他桃花眼中那两颗黑珍珠一转,道:“你所幸就离职,一来可以杀杀他的脾气,让他知道你不是离了他不可的;二来,温阳你不是一直想从事设计这块的工作嘛,乘此机会,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虽然……”

“虽然什么?”

“虽然你迟早要嫁到我们家的。”

温阳想到这里又羞又气,程家的都是些什么死孩子,秦明说这几天程成连公司都没去,听过秦明和程逸双簧般的解释,温阳终于知道她的祖宗在生什么气了,下午温阳就去了程家。

和程伯伯打过招呼后,温阳提着保温盒去敲程成的房门。

“谁呀?”声音闷闷的。

“我,给你带了小馄饨。”

屋里没了回答,“那我进来喽。”温阳推开门把保温盒放在床头柜上,然后顺手开始整理程成掉在地上的衣服,帮他开窗透气。

“别开。”程成抗议。

“透透气,不然人都闷坏了。”

“关上。”床上的人语气中带了些许不友好,温阳转头,发现床头柜上的小馄饨没动。

所以,还在生气吗?

“起来吃饭了,欠你的夜宵补给你了,是城北巷子里的那家馄饨。”

温阳见程成没有动静,扯了扯他的被子,一下子掉进一个巨大的怀抱,他说:“温阳,我冷。”

温阳的头被程成揽在颈窝里,触及到的肌肤是滚烫的,“你发烧了?”

程成突然明白过来这几天的身体跟不上思维,思维跟不上需求是怎么回事了,他又一把推开温阳,吸溜了一下鼻子,怕把感冒传染给她。

恍惚中一双冰凉的手抚过他的额头,程成感觉自己像一个受伤的孩子得到了安慰,满腹的委屈得到了一个倾泻口,温阳只听到眼前这个一米八几的男子沙哑的似乎带着哭腔的问题。(原题:《没头脑****和不高兴先生》,作者:嘉言。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 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