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听潮';?>

首页 / 故事

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

By 沧海听潮 •  2018-02-09 00:59 •  11次点击 短消息

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

1、遗药

大清乾隆年间,河间府上出了一个徐神医,妙手回春,声名远播。他只有一个儿子,名叫徐广文。徐神医一心想让儿子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故而只让儿子读书,却不教儿子医病的本事。可惜他儿子脑子总不开窍,连个举人都没考上。

徐神医临终前,把儿子叫到跟前,失望地叹了口气,让儿子把药箱拿过来。徐广文忙着搬来药箱。徐神医打开药箱,指着里面放着的3个油纸包,让儿子记下。徐广文仔细看去,却见3个油纸包上各写着字,分别是“健体”“美身”“长疮”。他对徐广文说:“这是3副神药。等你实在找不到媳妇、又看上谁家姑娘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一用吧。为父也帮不到你别的了,谁知道你这么不争气。”

徐广文愣住了:“爹呀,凭这3个药包,就能帮我找到媳妇?”

徐神医点了点头,悄悄告诉他说,真遇到了喜爱的姑娘,就把那“长疮”之药悄悄放入姑娘房内,打开纸包,姑娘闻了,就会浑身长疮,恶臭难当,无人能治,自然也嫁不出去了,这时你上门提亲,她家自然会满口答应。你再拿出那“美身”之药,让她服下,即可光鲜如初。这时,当可成亲了。而后再给她吃了“健体”之药,更是精神倍增,一力为你承担起家务来。但你要记住,这“长疮”之药甚是恶毒,一个月内即可要人性命,若是一个月内仍不能娶到姑娘,也务必要去救活她的。徐广文迟疑着问道:“爹,这招儿是不是有点儿损啊?”徐神医气得连连咳嗽了两声,一口痰没吐出来,卡住了嗓子眼儿,给憋死了。

徐广文葬了父亲,也摘下了堂口上那块金字招牌,徐家的医堂,就此关门了。

徐广文想好了,等到服丧期满,他就出去教书,好歹也混口饭吃。

这天夜里,徐广文睡得正香,忽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他忙着起身开了门,一个姑娘扑进门来,倒头就拜,急切地说道:“求徐神医救我爹一命!”徐广文忙着摇手说道:“我爹死了,我可不是神医,我根本不会看病!”姑娘顿时如五雷轰顶,霎时变了脸色,身子一软,就瘫在地上,昏厥过去。徐广文又给她掐人中,又给她泼凉水,好一阵手忙脚乱,才把姑娘救醒了。姑娘悲戚地哭道:“爹呀,你这一去,还有谁管我呀?我不如随你一同去了吧!”说罢,就朝墙角儿上撞去。

徐广文一把抱住了她。他想起了父亲临终前交给自己的那3个油纸包,当即眼前一亮:“姑娘你别着急,或许还有救。”他忙着问姑娘她爹得了什么病。

姑娘名叫沙俊梅,家住城东,她爹沙洪海,乃是远近闻名的裁缝,开着一家不小的裁缝铺子。最近几个月,她爹吃不下喝不下,日渐消瘦,请了许多大夫看过了,也不见一点好转。她听说城西有个徐神医,赶过来相请,却得知徐神医也病重,只得作罢。她爹今晚病得实在太重,眼看着就不行了,她才急慌慌地赶来相求的。

徐广文一咬牙,就从小箱子里拿出那包“健体”药,交给她,让她回去试一试。沙俊梅捧着宝贝药,千恩万谢地走了。徐广文看她一个人走夜路不放心,就悄悄跟在后面,暗中保护着她……

2、回心

沙洪海吃了那“健体”药,竟渐渐地好了,身体又强壮起来。父女两人欣喜不已。这天,父女两人买了重礼,来感谢徐广文。

徐广文唯唯诺诺地说出了那剂药的来历。这父女两人一听,都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徐神医留下的药居然还能救他的命,真是不愧神医之名。但徐广文肯拿出来救他的命,那也真是大恩大德了。父女两人再次谢他。徐广文嘴巴里应付着,一双眼睛却盯在沙俊梅身上。沙洪海的病好了,沙俊梅心情也好了,脸上带着娇羞,很是俊美。徐广文一看就动了心,想娶她做老婆。

过了几天,徐广文就请了媒人,到沙家去提亲。不过一个时辰,媒人就回来了,说沙俊梅早已许了人家,他说得晚了。徐广文重重地叹了口气,只怨造化弄人,倒叫自己饱受相思之苦了。

但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不可能,却遏制不住。徐广文心里都是沙俊梅的影子,梦里也都是她,再想到她出嫁之后就更是难以见到了,他更是撕心裂肺般难受。这天黄昏,他装作闲逛的样子,来到沙家的裁缝铺前,不过是想看姑娘一眼。可他刚来到裁缝铺前,就见沙俊梅冲出来,边哭边跑。徐广文忙着跟上去。沙俊梅跑到一个荷塘边,就要往里跳,徐广文忙着扑过去抱住了她,大声劝道:“沙姑娘,你不要干傻事!”

沙俊梅使劲地推开他:“你救得了我的今天,却救不了我的明天,我总是要死的!既然要死,你就让我死个痛快吧!”徐广文更是吓得紧紧地抱住她不肯放开:“谁说你就要死了?你说出来,总能想出办法来的!”沙俊梅听他这么一说,眼睛一亮,接着就急切地问道:“徐大哥,你有没有能让人变得漂亮的药呀?”

徐广文反问她:“你要这药干什么用啊?”

沙俊梅抹了一把眼泪,这才说开了。原来,她爹早就给她定下了一门亲事,乃是城西的金家。那金家是河间府的名门,金相公更是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能嫁给这样的人,自然让她满心欢喜。但就在前几天,坊间流传说那金相公看中了戏班子里的一个漂亮旦角,非要跟那姑娘成亲,她爹赶去理论,那金相公竟蛮横地说要退亲。若是被退了亲,外人不知道真实原因,就会猜疑是她做下了丑事,那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辈子都得让人戳着脊梁骨。那金相公贪图戏子美貌,这才会弃了她。如果她貌若天仙,金相公定能回心转意。

看着沙俊梅伤心欲绝的样子,还有她那乞求的眼神儿,徐广文就再也受不了了,也把老爹的嘱托和留下这药的初衷抛到了脑后,信誓旦旦地说:“我爹还真留下了这么一副药。”沙俊梅不禁喜出望外:“真的?大哥,那你就送给我吧。”徐广文一咬牙,就带着她回家拿药。

老娘一见他翻开药箱子,忙着问他要做什么。徐广文说了沙俊梅的事,就要去拿那副“美身”药,老娘一把按住了他的手:“儿呀,这副药可不能动。这是你爹给你留下娶媳妇的宝贝呀。送给了她,你还怎么娶媳妇啊?”徐广文说:“娘啊,看到她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我就是不娶亲,也得帮她呀。”老娘眼珠儿一转,忽然说:“你不如就拿了这副‘长疮’药给她,让她生了疮,没人肯娶她了,你再把她娶过来,那不正合了你的心意?”

徐广文摇摇头说:“娘啊,我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会用这损招儿娶媳妇。”他拿起那副“美身”药,出来送给了沙俊梅。沙俊梅接过了药,千恩万谢地走了。

徐广文心里还惦记着沙俊梅,还是常到她家附近去逛逛。十几天后,他再见到沙俊梅时,也不觉暗暗心惊。只见沙俊梅身姿婀娜,脸蛋俊美,那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迷人,看得徐广文心都要飞了。邻居们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无不称奇,河间城里更是到处传说她的美丽。那金相公听了,也偷偷过来察看,一见到她国色天香,即刻回心转意,忙着商定了婚期,不日就要大婚了。

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

3、奇药

徐广文听到这个信儿,痛不欲生,回到家里,就打开了那个“长疮”的药包。一股恶臭之气扑鼻而来。徐广文闻了,连连干呕着,强自抑制住了,躺到床上等死。

老娘忙着跑过来追问根由,徐广文早已锁了房门,不准她进来。老娘知道他的心思,忙着劝解,但徐广文只是不睬,老娘一阵长吁短叹,只得守在门外落泪。到得晚间,他老娘实在忍不住了,破门而入,急忙包起了神药,又强行喂他些米汤。徐广文只是闭紧了嘴巴,不肯吃,他是死意已决了。他老娘就在一边抹眼泪。

两日之后,徐广文身上开始刺痒难忍,接着就长起疮来,一挠就破,然后就流出脓水。他老娘给他配了几副药,掰开他的嘴巴硬给他灌下去,也不见效,他身上的脓包开始溃烂,屋里也是恶臭难当。他也滴水不进,身子一天瘦过一天,闭上眼睛,竟现太虚幻境。

这天,他正躺在炕上等死,忽见沙俊梅来到眼前,不觉苦苦一笑,对她说:“我已面似枯槁,丑陋无比,你见了我,难免会做噩梦,以后就不要来看我了。”

沙俊梅“扑通”一声跪倒在炕前,流着泪说:“你一心为了我好,却苦了自己。现下你已时日无多,就让我来伺候你几天吧。”她的泪水滴到徐广文脸上,热热的,徐广文一摸,手竟湿了。他知道这不是幻境,沙俊梅就跪在他眼前啊,不禁一惊,强挣着坐了起来:“你不是成亲了吗?怎么到我家来了?我这里有恶药,别传上你,你快出去吧!”说着,他就动手去推她。可他却已没了力气,就喊老娘,让老娘送沙俊梅走。

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

沙俊梅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不走!”她告诉徐广文,那天徐广文回家来给她拿“美身”药时,她偷偷跟了进来,不巧听到了他们母子的对话,明白了徐广文对她的一片真心。但她已和金相公定了亲,这是不能改变的了,只想着下辈子若是有缘,再来报答他吧。谁料就在成亲之前,城里忽然闹起了瘟疫,死了不少人,金家急急慌慌收拾东西要外逃。沙洪海听到信儿,赶紧追过去,想让他们把闺女一同带走,谁知金家不肯带她,绝尘而去。沙俊梅彻底对金家绝望了,于是赶过来服侍他,以报前恩。

徐广文心下一惊。他这些日子在家里等死,可没想到城里竟闹起了瘟疫。他忙着问沙俊梅是否也传上了病症。沙俊梅苦笑着说,瘟疫一来,过人不过门,家家都有死人,哪知道染上没染上啊。徐广文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万分懊悔地说:“都是我太笨了,没学会医术,不能帮你们驱赶瘟疫,治疗病症。无用,我真是无用啊!”

沙俊梅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大哥你还是不要自责了。瘟疫难治,即使徐神医在世,也未必能有根治的法子。生死有命,随它去吧。”她望着徐广文,关切地问道:“几天不见,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徐广文苦笑着说,他见沙俊梅就要出嫁,心是死了,就放出了“长疮”的药,以求身死。沙俊梅嗔怪地说:“放药害自己,你好傻呀!”徐广文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心都死了,还留着这副皮囊做什么呢。”

沙俊梅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泪水涟涟地说:“我来了,可你……”她的眼泪又一串串地滴到徐广文的脸上。徐广文感觉一阵舒坦,脸上那些脓疮,竟渐渐地开始消脓退肿。他们这才知道,徐神医医术高明,专门给这恶病留下了治疗的良药,那就是人的眼泪。

更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徐神医留下的那包“长疮”药,竟让他们避过了那场灾祸。等到瘟疫过去,徐广文身上的脓疮也都好了。让人颇感意外的是,金公子外逃时竟染上了瘟疫,不治身亡。

两家老人看他们两个情深意长,也乐观其成,找来媒人提了亲,又按规矩回了礼,这亲事就定下了。不久之后,两个人就成了亲,那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沙洪海又把他的手艺传给女婿,徐广文心灵手巧,不久就成了一个好裁缝。夫妻两个夫唱妇随,其乐融融,一时传为美谈。徐神医留下3剂药,竟给儿子娶回了一个好儿媳,那也是奇之又奇了。

— END —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6年6月上半月刊

栏目:古装剧场

原文标题:《三剂神药定姻缘》

作者:魏炜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