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听潮';?>

首页 / 故事

登山队遇意外仅丈夫一人生还,回家后不出几天我发现人不对

By 沧海听潮 •  2018-02-08 11:00 •  41次点击 短消息

登山队遇意外仅丈夫一人生还,回家后不出几天我发现人不对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毛凤麟 | 禁止转载

1.电视新闻

晚上七点左右,刚从外面与朋友购物回来的赵肖晴回到家中,将脚下精致的细高跟鞋换下后,她有些疲惫地歪坐在沙发上,又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子,视线在客厅醒目的地方挂着的结婚照片上停顿了几秒后,她叹了口气,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随手调了几个频道,都没什么好看的节目,赵肖晴便随意停在了新闻频道,然后又开始对着结婚照片发呆。

与周鑫结婚五年,这五年里,相片里的周鑫与现在的周鑫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这也许就是男人与女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婚姻总会将女人拉向衰老,而赐于男人成熟的魅力。赵肖晴苦笑了一下,当初嫁给周鑫伊始,她也是觉得幸福的,只是,再浓烈的爱也会变成一杯清水,淡然无味到让她觉得寂寞。

正当她在胡思乱想时,电视里传来的新闻吸引起她的注意力。

“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这一队登山队员里有大部分人是同一车友俱乐部的队员。但因遇上连日暴雪,一队人在北面山峰遭遇到雪崩,这起事故现已造成十七人遇难,仅一人生还,受伤人员已送往就近的医院救治。”

记者子悦的声音清晰地透过电视屏幕传了出来,赵肖晴手一抖,不小心按到摇控器上的按钮,她焦急地将电视再转回去时,关于这则雪崩事故已报道完,电视里在播放着另一条消息。

周鑫半个月前就和赵肖晴说过,他这次会和车友一起出去登山。而且,周鑫自三年前成立了车友俱乐部后,才日益繁忙到没时间陪她。

这个新闻一下子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赵肖晴往里吸了进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呆坐了多长时间,才想起自己已经与周鑫这半个月都失去了联系,慌忙之中,她站起来,从包里拿起手机,又将电话拔了过去。

还是和以往周鑫参加户外活动时一样,手机里始终只有那个冰冷的女声回答她,“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拔。”

试了几次,还是如此,赵肖晴想了想,又拔出了另一个电话。

手机沉闷了几秒之后,终于传来接通的声音,她松了口气,电话响了几秒后,那边终于有人将电话接了起来。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赵肖晴抬头,注视着一身疲惫出现在门口的周鑫,电话里已经接通,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清,只是有些怔怔地愣在当场,看着周鑫拖着步伐进了屋后,歪在了沙发上。

周鑫似乎累坏了,他半瘫在沙发上,一张脸上没有往日的意气风发,英姿勃勃,只剩下憔悴,见她像个木头一样,盯着自己,便笑着向她伸出手。

赵肖晴迟疑了一下,挂断电话,走上前,被他一把拉进了怀里。

周鑫的怀抱还带着屋外无尽的寒意,让她打了个哆嗦,这时,她脑海里浮现出记者子悦一字一顿解说的脸:“这起事故现已造成十七人遇难,仅一人生还——”

2.两个回家的人

接下来几天,周鑫都在家休息。

赵肖晴已经习惯了他每次回来时的这种状态,端着食物放在客房门口后,便下了楼。只是,下楼时,她觉得这次周鑫闭门休息的时间比之前都长了一点。但一想到他曾经历过雪崩,九死一生的,心中又不免有些心疼他。

于是,在和一帮闺蜜坐在一起喝茶时,赵肖晴便有点儿心不在蔫。这时,她听见有人说,要介绍个新朋友过来认识,那人特意用手肋撞了撞她,小声告诉她:“听说她老公也是爱车爱户外活动的,和你老公正好一个样。”

赵肖晴便应付着笑了笑,这时,就有一个穿着有点老气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叫王城雪。”女人一进门,便冲所有人点点头,然后有些拘谨地作了自我介绍。兴许是因为年纪相仿的原因,赵肖晴对王城雪一见面便产生了好感,特意往另一边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让她坐下来。

王城雪坐下来后,赵肖晴还未和她说话,便又听见有人在向她道喜。

“有什么喜事?是有了吗?”赵肖晴不明所以,扫了眼她平坦的小腹,不由打趣了一句,王城雪听她这样说,脸上笑容一顿,随即一脸尴尬地摇了摇头。

“不是,是我老公今天出院。”她说。

赵肖晴听了,便也礼貌地和王城雪说了几句,几句寒喧过后,王城雪终于放下拘谨,和她聊了起来。聊着聊着,两人便聊到了彼此的老公身上。因为两个人的老公都有共同的爱好,赵肖晴抱怨了几句周鑫每次出门都大半个月将自己晾在家里时,王城雪也有同感地点头笑了起来。

“你老公为什么事情住院啊?”聊了一会儿,赵肖晴随口问了一句。

“哎,不就是前几天那个登山队的事吗?”王城雪还未回答,有人插嘴进来,“他老公就在那个登山队里,就是唯一生还的那一个,还好他福大命大,只是受了轻伤而已。”

赵肖晴一听,顿时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问道:“是6号播的那个新闻吗?”她见王城雪点点头,心里一陡,又接着问道:“你老公不会是飞龙车友队的吧?”

“是啊,你老公也是吗?”王城雪一听,连连点点。

赵肖晴全身一阵发凉,她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个新闻里记者说过的,那起事故中只有一人生还的,但现在回到家中的除了周鑫外,还有王城雪的老公雷军。她又仔细想了想,自从周鑫回家后,便住进了客房,两人从那晚之后,便几乎没有见过面,还有那晚寒冷的怀抱。

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漫了上来,这时,一群人里,有人已经在开始讲些无伤大雅的故事。

轮到王城雪时,她推辞了一下,其它人还是鼓动她也说一个,她只好想了想,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我来说个应景的故事吧。有一对情侣去参加登山队,当天风雪太大,女友便留在了营地里,而男友则和其它队友一起去登山。后来,半夜里,女生突然被男生摇醒了,那个男生告诉她,登山途中发生了雪崩,只有他活了下来。

“接着,男友出去收拾东西,准备下山,这时,其它的登山队员却回来了,告诉了一个让那个女生更加惊恐的事情。他们说,他们遇上了雪崩,其它队员都活了下来,只有她男友掉下山崖死了。”

3.古怪的男人

大家一听这故事,都嫌王城雪的故事太老套,罚她另外叫了杯酒过来喝。等到一堆人散场时,赵肖晴向王城雪要了联系电话后,也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家里。

一路上,她都在想着王城雪那个故事,想着周鑫与雷军两个人,想着记者子悦所说的“仅一人生还”。等到她混混沌沌地回过神来,才发现家里如同墓地一样安静。这突然冲进脑中的比喻让她打了个冷颤,这时,楼上突然传来一声什么东西坠地的重响。

是从客房传来的。赵肖晴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赶忙跑了上去。

一推开客房,里面黑沉沉的氛围便让她感觉很不舒服,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窗外的斜阳,她想也没想,便伸手将窗帘一把拉开,正从洗手间里出来的人却不悦地出声阻止她:“不要开窗,太刺眼。”

赵肖晴的手中动作一顿,只好又讷讷地将拉了一小半的窗帘拉上,却又特易留了一条缝没将窗帘全拉实。站在那道光线里,她才微微有些安心。

周鑫用手捂着头,站在洗手间门口看向赵肖晴的方向。赵肖晴下意识地往窗户又退了一点过去,周鑫在阴暗中笑了笑,“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赵肖晴被他这个问题问得莫名其妙,他低沉的笑声在黑暗中听起来如同在耳朵边似的,让她缩了缩肩,周鑫看着她,无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她。

两个人便在不开灯又拉了窗帘的房间里对峙似的,相互看着对方。过了一阵,赵肖晴又听见周鑫叹了一口气,才想起自己上楼的原因,便问道:“你怎么了,刚刚我在楼下听见有什么东西掉地上了。”

“没什么。”周鑫似乎一下子失去了与她交谈的兴趣,往床上一躺,便将被子拉过去,盖住了脑袋。

赵肖晴看着在阴沉的房间里,那张大床上,依然白得让她心慌的被子,接着问道:“我记得,你的那个车队,叫飞龙车队?”

“嗯。”周鑫只是应了一声,人却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她只能看见一个人形,被埋在了被子下面。

她突然觉得室内有些冷,她想了想,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带着轻松,对他道:“是吗?呵呵,我今天刚认识了一个女的,好像她老公也在你们车队里,和你们一起去参加登山了呢。”话还没说完,周鑫突然一下子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他盯着赵肖晴,一字一顿道:“你想说什么呢?”

新闻里那个记者说只有一个人生还。这句话梗在她的嗓子眼,她却被他注视得说不出来。接着,她看着他额头上还是外向冒血的伤口,手哆嗦着指过去,“伤,伤,流,流血了。”

“死不了。”周鑫用手抹了一把,他将手中的血全部擦在了被子上,然后又毫不为意地躺到了被子下面。

赵肖晴在原地傻站了一阵,直到室内安静到连他的呼吸都听不见的时候,她才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客房。出了客房,她脚步不停,直奔到了大门口。一种想要逃离的愿望像蔓藤一下缠了上来。

周鑫太不对劲了!登山队里生还者只有一个人,看这情形,周鑫根本就不是生还的那个人!那他,还是周鑫吗?赵肖晴在本能的驱使下,拿出手机,拔出了一个号码。

4.另一个古怪男人

就在赵肖晴开始怀疑周鑫的死活的时候,王城雪也正为雷军的举止而产生了怀疑。只是这些疑神疑鬼的想法,她却只能当成秘密藏在肚子时,不知该告诉谁。正当她也怀揣不安,小心与雷军度日的时候,赵肖晴打来了电话。

到了两人约定的小餐馆,赵肖晴才发现王城雪比上次看到时更加显老,仿佛一夕之间,她就老了好几岁似的。赵肖晴知道自己的状态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在喝了一大杯啤酒后,她终于将周鑫的事情,还有车队,以及登山队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了王城雪。

王城雪静静听她说完,脸上刚开始是不敢相信,接着却是愕然,到最后,她静默着,直接拿起啤酒杯,将酒倒了下去。

王城雪这几天过得十分不好。特别是在聚会后,从朋友口中得知,赵肖晴的老公也是车队里的人时,她便有些怀疑,从雪崩中活下来的那个人,真是自己的丈夫吗?

虽然之前,她与雷军的关系也算不上太好,但也不坏。但这次,雷军见到她时,却已经可以用形同陌路来形容。不仅不理不睬,而且脾气一下子也暴燥了许多。更让王城雪害怕的是,雷军晚上总会突然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赤着脚,面对着苍白的墙壁自言自语。

昨晚她终于鼓起勇气,靠近了去听时,就听见雷军对着墙壁诚挚说道:“兄弟们,你们怎么都一个个站在这里?快进来喝茶啊?”接着,他走到门边,打开门,对着空荡荡的走廊招着手道:“进来吧,都进来吧,看你们被雪埋得,脸都紫了。”

一阵冷风顺着敞开的大门卷了进来,掀起王城雪的睡裙,让她全身一个哆嗦。

她觉得雷军是回来了,却不是生还。如同回来的是他的身体,他的魂却丢了一大半在那海拔几千米的雪山之中。

赵肖晴原想从王城雪那里找到一点勇气,但听她说完,她却也只能埋头,盯着空空的酒瓶措手无策。

许久,她看着窗外,若有所思道:“如果能知道他们谁是生还的那个就好了。”

她的话让王城雪的眼睛眨了一下,接着,王城雪猛地点点头,抓住赵肖晴的手道:“我知道怎么试。”(原题:《生还者》,作者:毛凤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