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飞羽';?>

首页 / 故事

臣想要当攻

By 枫飞羽 •  2018-02-07 02:00 •  29次点击 短消息

正值隆冬,檐上覆了厚厚一层雪,寒风一吹,便一层一层地飘下来,融进风里。

晨曦初初照下来,放眼望去,紫禁城一片银装素裹,长廊九转,檐牙高啄。

臣想要当攻

傅筠议完事走出御书房,微风飒然,天地希声,竟不忍心打破这样的静谧,楼千城便也安然站在他身后,温柔垂顺。

良久,傅筠才出声道:“派人回府说一声,早膳便在宫里用吧。”

“微臣早已交代过了,府里有数的。”

“那便好,下去休息吧,莫误了早朝。”

“是。”

傅筠看着远去的人影,和年少时的背影重叠。他的走路姿势,一贯就是这样斯斯文文的,佩环随着人的走动碰撞出轻响,一声一声,清脆琳琅。

他这么规矩,以至于傅筠都要怀疑,那天他站在合欢树下支支吾吾地对他说“我喜欢你”是不是他的一个梦境。

臣想要当攻

明明那日是他拒绝了他,对他说,“此事朕不会放在心上,爱卿也还是忘了的好”的也是他,怎么最后反倒是他牵肠挂肚了起来,楼千城却似什么都不曾发生。

那还是他第一次私下里对他称“朕”。

他们打小一起读书狩猎,打鸟翻墙,说是亲兄弟也不为过,怎么如今,就生分了。

罢了罢了,他当真不放在心上不是很好么。

早朝后傅筠又叫了几人在御书房议事,楼千城自然也在的。

一晃已是晌午,傅筠又留了楼千城一同用完午膳才让人离去。

太后便在此时过来,提了他那个待字闺中的妹妹,太后看上的驸马人选,是楼千城。

确实,整个朝中,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

傅筠却心中闷痛,随意敷衍道,“需问问他的意思”。

这日下午,朱笔批不下一个字。索性换了衣服,翻墙溜出了宫。

臣想要当攻

这也是年少时留下的习惯,嫌道道宫门麻烦,还不如翻墙简单。只是他登基后,便再没有这么干过了。

他登基之前楼千城还没有自己的私宅,现今住的楼府还是他赐给他的。

以往他来这儿都是车驾卤簿,玉辇华盖,前呼后拥地跟着一大帮子人,如今只身而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府里布置地清雅得很,是傅筠喜欢的风格。他素来喜欢的雪见草,也是错落有致地栽着。

楼千城听有位姓雲的客人来,便知是他,一路疾行而来,见了人匆忙下跪,“微臣有失远迎。”

乌压压地跪了一帮人,傅筠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心情忽地便低落了下去。

私下里我不愿意你叫我皇上。

嘴上还是道了句“免礼”。

他此来本是想问问娶琼华公主的事,真见到了人,却说不出了。

便只好道,“你这府邸,倒是布置地不错。”说这话时,心里猛地一震,岂止是不错,分明是好得很,从花圃到屋里的摆设,乃至刚换上的新茶,样样皆是他所喜欢的。

楼千城正低头喝茶,不曾注意到他眼中的神色变化,只淡淡道,“皇上谬赞了”,放下杯,“不知皇上所为何来?”

他既问了,傅筠只好压下心中的情绪,说了琼华公主的事。

本来想着他当是拒绝的,然后他便能顺理成章地再寻个人选。

哪知楼千城随口道,“全凭皇上定夺”。

?全凭我定夺?那我自然不该拂了母后的意,他竟是想娶琼华的麽?

他却不知,楼千城已经暗暗下了决定,计划便在今日提前实施。

傅筠沉下了脸,良久才道,“陪我喝一杯吧”。

第二日醒来,傅筠是躺在楼千城的床上,楼千城正侧躺在他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千城……唔……”

才出声双唇便被霸道的吻堵住了,“若不是你昨晚喝醉了,我竟从不知,你是这样的心思……差一点……”

“?什么心思?”

“你真的忘了,昨晚抱着我又是吐又是哭得,说不让我娶琼华,要让我做你的王夫?”

傅筠惊得说不出话。

良久傅筠才恢复了智商,“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娶琼华?”

楼千城翻开褥子,扣了扣床板,一听声响就知道,里面是空的,许是密道或密室的入口。“这里有个密道,你要是没说那番话,我就把你抓走,藏起来。”

看着眼前笑得人畜无害的楼千城,傅筠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好还好,现在在一起,也不晚。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