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板凳';?>

首页 / 美文

结婚照为什么不能挂床头?千万别这样挂了

By 冰冷的板凳 •  2018-01-13 22:03 •  4次点击 短消息

第1章 给我生个儿子!


黑暗,周遭一切都是黑暗的。

这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

陆可念趴在床上,被蒙着眼睛,嘴里塞着布条,双手双脚分别被绑到了床的四个角上,以极其羞耻的姿态被束缚着。她看不到任何事物,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要儿子!贱女人!给我生个儿子!”那个暴躁而高亢的声音再一次在她的耳边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陆可念痛出了眼泪,只可惜没有人看得到。男人把她的身体塞得满满的,毫不怜香惜玉地横冲直撞。陆可念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散架了似的,她几乎就要晕厥过去,可身体的疼痛又让她一次一次保持清醒。

“贱人!我要儿子!”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儿子,儿子……

这两天,陆可念反反复复听到这句话。老实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陷入这个魔爪之中的。

就在大前天,她下班回家的路上开着车子撞了人,准备筹钱私了,去银行取钱的路上被人直接扣了麻袋带走了。等她醒来就已经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男人愤怒地冲撞比前两天来的更加凶猛,陆可念甚至有一刻在想,就这样死掉吧。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生死折磨终于结束了。

一个有力的大掌忽然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抬了起来。“贱人,生不出儿子,你就去死!”男人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话的。

陆可念的心里“咯噔”一下,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男人用力将她的头按在了枕头上,终于离开了她的身体。

房间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应该是那个男人在穿衣服,门开了,又关上。陆可念仍旧趴在床上,为什么这个男人一直喊着要她生儿子呢?难道说她这是要给人代孕?

从那个幽暗的房间里出来,男人孤高冷傲的脸终于显露在光明中。冷霆司,雷霆集团现任执行总裁。那双幽深的眼睛闪着冰冷的光芒,不带有一丝情感。

第二天,冷霆司把身上的衣服从里换到外,把换下来的衣服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便开着车子来到了医院。

病房里,脸色苍白的楚云面带微笑,“霆司,你来了。”

冷霆司总算露出了那么一丝微笑,坐在了楚云的床边。

“好点儿没有?”“好多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工作那么忙,不用每天都跑来看我的,这边有医生和护士,还有你请的护工,不碍事的。”楚云气若游丝,声音温柔无比。她总是那么善解人意。

冷霆司没有说话,端起旁边的小米粥试了试温度,便舀了一勺送到了楚云的嘴边,喝完小米粥,还帮楚云擦了擦嘴角。

楚云却忽然陷入了悲伤中,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霆司,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的,等我出院,我们就分手吧。”“怎么又哭了?”冷霆司急忙抽纸巾帮楚云擦眼泪。

“你们家里本来就嫌弃我的身份,我配不上你,现在我……连生育的能力都没有了,我不想连累你,我们还是分手吧。”前几天,楚云遭遇车祸被送进医院里,子宫破裂,因为情况紧急,医生只能保命,所以摘掉了楚云的子宫。她才二十四岁,就已经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力。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冷霆司坐在楚云的旁边,将她搂在了怀里,他们恋爱三年了,也许曾经有机会放弃她,可是,她现在遭遇横祸,他是不可能放弃她的。

“你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对策,等那个女人生下儿子,我就告诉我的父母,你为冷家生了一个儿子,到时候我们就结婚。”

楚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诧,“霆司,你……”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不要再胡思乱想,我回公司上班了。”冷霆司离开了医院,楚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只要那个女人生下儿子,她就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冷太太。到那个时候,她有了儿子,有了丈夫,有了富足的家庭,就真的什么都有了。

冷霆司马不停蹄地来到了雷霆集团。

秘书立即抱着一沓文件跟在他的身后。

“叫陆经理来我办公室。”

“冷总,陆经理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

冷霆司忽然就停下了脚步,看向自己的秘书,“她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好几天不来上班都不知道跟我请假?!”

“今天早上陆总的父亲来了公司,说老家有急事,陆总回老家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就顶替陆总的位置。”

“什么?”冷霆司立即拿出手机播出了一通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冷霆司厌恶地挂了电话。一个月之后冷霆司接到了消息,那个女人怀孕了,双胞胎。又过了两月,医生说孩子至少有一个是儿子,另一个看不太清楚。

转眼间,陆可念的肚子已经八个月大了,因为是双胞胎,她的肚子看上去要比寻常八个月的肚子大得多。可是,她整个人却是消瘦的,形容枯槁,没有一点儿精神。因为怀孕了,她终于不再忍受那个男人的暴戾,也终于不用被捆住手脚。

自从怀孕之后,那个男人也从来没有来过。陆可念坐在阳台上,阳光洒满了她的全身,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可她的心却冰冷一片。“把这燕窝吃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陆可念缓缓地睁开眼睛,是一个陌生的佣人,以前没见过,她扶着腰站起身来走到了桌子前。

自从怀孕,总是会有源源不断的补品送过来,她每天都要定时吃,佣人也会盯着她吃完。她一开始还会反抗,但反抗的结果是被几个佣人捉住手脚,硬生生地灌下去,后来也就学乖了。陆可念乖乖地吃下了燕窝,佣人端着碗准备离开,却发现陆可念抓住了她的手。

“有事吗?”




第2章 怎么会是她


“姐姐,算我求你,放我走吧。”陆可念抓着佣人的手腕,身子慢慢下滑竟然跪在了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呀?快起来!再有一个月你就要生了!”佣人急忙放下碗,准备把陆可念扶起来。

“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陆可念一边哭着一边向这个陌生的佣人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没有手机,没办法和任何人联系,又被看管的严严实实,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某个会心软的佣人身上。

佣人虽然被严重警告过,可陆可念实在太可怜了。

“对不起,我没办法帮你!”她高亢地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握了一下陆可念又小声道,“晚上十二点换班。”

陆可念的手里多了一把钥匙。

――

深夜冷霆司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冷总,那个女人恐怕不行了!我们现在在医院里,请您马上过来一趟!”冷霆司咒骂一句立即穿衣服赶往医院。晚上的医院格外清冷,手术室外,有冷霆司派过去看管陆可念的保镖。

看见冷霆司过来,满头是汗的保镖立即走上前来。“冷总,今天晚上那个女人想要逃跑,被我们抓了回来,可是,她不小心跌了一跤,现在正在抢救。”

“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冷霆司眉头紧皱,他和楚云能不能结婚就看这个女人能不能顺利生下儿子了,如今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竟然出了这等事!

“我们也不知道。”

“霆司……”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冷霆司一转身就看见楚云单薄地站在他的身后。楚云早就出院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车祸那次遇险太严重伤了元气,哪怕她一直调养着,气色也还是不好。

冷霆司立即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了楚云的身上。

“你怎么来了?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

“听说她快生了,我过来看看。”

“生就生,有什么好看的?值得你大半夜跑过来?”

楚云的脸上带着轻松愉悦的笑容。

“霆司,你不要这样说话,她可是为了我们生孩子,我们总要对人家好一点儿。”

“谁叫她当初撞你!这是她自食恶果!”楚云抬起手轻轻地捂在冷霆司的唇边,“别这么说,我想她当初也不是故意的,即便是故意的,如今她为了我们生孩子,也算是功过相抵。”

“嗯。”冷霆司无力反驳,楚云总是这么善良。这几个月,楚云一直在他耳边说,要对那个女人好一点,叫保镖们不要总凶她,叫佣人们好好伺候。这样的话,说了几百遍了。

“坐下等一会儿吧。”“好。”冷霆司扶着楚云坐在了外面的长椅上。

“霆司,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这孩子生下来,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要给人家一笔钱,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我记得。”

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一个护士走了出来。“病人家属在吗?”冷霆司站起身来,“什么事?”

“病人难产大出血,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当然是保孩子!”冷霆司暴怒地脱口而出。

护士吓了一跳,不是被冷霆司的暴怒吓到,而是被冷霆司的答案。这已经不是旧社会了,现在敢直接说保孩子的人真的越来越少,可他们医护人员还是要例行公事问一遍。

“你还愣着干什么?保孩子!”冷霆司一把夺过护士手里的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护士立即灰溜溜地回到了手术室里。“霆司,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总不能为了我们能有个儿子,就让这女孩子去死吧?”楚云急忙走上前来。

“一点都不过分!她害你摘掉了子宫,不知道扼杀了我们多少孩子!”

“可是……”楚云没有继续说下去,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去抽支烟。”冷霆司说完就准备去楼道里抽烟,还没有走到的时候,忽然感觉脚底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一低头,眼睛骤然放大。这是……

冷霆司立即弯腰捡起来,那是一根红绳,上面拴着一块心形的石头。石头上刻着一个字念。

“我去,冷霆司,你的字怎么可以丑?”

“你还嫌我的字丑!这可是我从山上求来的!戴上这个能让你早日找到意中人!我找大师开了光。”

“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上,那我就勉强收下吧。”

昔日的对话还历历在目!这是他送给陆可念的,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陆可念已经许久没有来上班了。秘书说她的父亲来过,说老家出事了,她临时回去的。

后来,她的父亲帮她办理了离职手续。冷霆司打过无数个电话,也没能打通陆可念的手机。他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该不会……

冷霆司拿着这根红绳子大步霍霍地朝着手术室走了过去,他直接拉开了手术室的门。里面的医护人员被吓了一跳。

“先生,这里是手术室,不能进来的!”

“先生,麻烦你出去!”

冷霆司根本不顾及面前几个人的阻拦,直接就向里冲,几个医护人员都没能拦得住他。

手术室里,陆可念已经晕了过去。

冷霆司拉开最后一道阻挡他的帘子,陆可念惨白的小脸就映入了他的眼帘。“先生,麻烦你赶快出去,你身上有细菌,这里是手术室!”医生们都有些不知所措。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家属直接冲进了手术室里。

“保大人……”那一刻,冷霆司感觉自己的腿有点软。

“你说什么,先生?”

“保大人!我让你们保大人!如果她死了,你们全都给我陪葬!”

“好,好,好,麻烦你出去!我们会尽力的!”冷霆司已经感觉自己浑身被掏空了一样,医护人员急忙把他拉了出去。

他垂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眼神里的光芒如同瞬间熄灭的烛火。楚云站起身来,直愣愣地看着冷霆司。刚刚他在手术室里的吼叫,她听见了。他终究还是知道了。

“怎么会是她……”




第3章 他一定可以帮我的


时间滴答滴答,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冷霆司不知道自己保持这样直立的姿势有多久,手术室的灯熄灭了。

医生走出来,手术服上满是鲜血。他摘掉口罩,一脸疲惫。

“大人暂时脱离了危险,双胞胎保住了一个男孩,很抱歉,另外一个女孩夭折了。”医生的声音也是有气无力,能做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楚云听到保住了男孩,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冷霆司听到那一句“大人暂时脱离了危险”之后,总算了松了一口气,后面的话他已经不在意了。

他不知道自己如何走出医院的,也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脑袋里乱极了。是他派人把她囚禁起来。是他蛮横地在她的身上里横冲直撞。是他把她当成囚犯一样让她给自己生儿子。都是他!他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陆可念!

冷霆司在自己的公寓里整整待了三天三夜,中间给医院里负责陆可念的人打了一个电话,确定陆可念已经没事了,除此之外,他没有联系过任何人。

客厅里几个酒瓶东倒西歪,一片狼藉。门铃响了一次又一次。冷霆司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总算是清醒过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楚云看见他的那一刻也是吓了一跳。头发乱七八糟的,下巴上还有青色的胡茬,眼窝深陷,眼睛里布满了红血色。可下一秒,她就扑进了冷霆司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霆司……”冷霆司愣了数秒中,才伸出手来拍了拍楚云的后背。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冷霆司猛地睁大眼睛,“是不是可念她……”

楚云泪眼汪汪地看着冷霆司,“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冷霆司蹙了蹙眉,“怎么回事?”楚云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本蓝色封皮的日记本递给了冷霆司。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我的车祸根本就不是意外!是她!一切都是她策划的!”冷霆司把日记本接了过来,这日记本他似曾相识。

一打开,就看见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不用看名字也知道这是陆可念的。他对她的字简直不要太熟悉。

“不可能的,可念她不是这样的人。”冷霆司的声音带着沙哑。

“前些天交警那边联系了我,说通过监控发现陆可念有故意撞人的嫌疑,他们问我需不需要起诉,我拒绝的,因为我觉得她也不是这样的人,她也没有理由这么做,可是……”楚云的声音哽咽了,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可是,我发现了这个!这是陆可念的日记,她在日记里说,她喜欢你,我后知后觉,终于找到了她的动机!”

冷霆司微缩瞳孔,这怎么可能呢?陆可念喜欢他,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准备去医院里问清楚,结果我碰到了我出车祸的时候负责给我做手术的医生,你知道他和我说什么吗?”楚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向下掉。

“说什么?”

“他说原本我出车祸的时候,是可以不摘掉子宫的,是因为陆可念!是她买通了医生,叫他们无论如何要摘掉我的子宫!可那医生发现陆可念也住进了医院,觉得这世间因果报应,这才告诉了我真相!”“不,不会的,可念不是这样的人。”

冷霆司摇了摇头。“霆司,我知道我和你三年的感情,是比不过你和陆可念七年的友情的……可我又做错了什么?我再也不能做妈妈了,再也不能!我永远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楚云捂住嘴巴就转身跑去,冷霆司立即追了上去,拉住了楚云的胳膊,将她抱在了怀里。

“对不起,我会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的。”楚云狠狠地把冷霆司推开。“我也不愿意相信陆可念是这样的人!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啊!如果她想要和你在一起,又何必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只要她把我的子宫还给我,让我做一个完整的女人……”楚云蹲在地上痛哭起来。那一声一声的哭声,绞的冷霆司的心乱极了。

冷霆司蹲了下来,“小云,我们结婚吧。”

楚云突然停止了哭泣,“你说什么?”

“儿子已经有了,我们结婚。”他的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病房一身病号服的陆可念,脸色仍旧苍白地如同一张纸,她身形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似的。陆可念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那一片黄叶的大树,时不时有叶子从树上掉落。

“陆****,你刚刚生完孩子,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可不能吹风啊!”护士走过来急忙把窗户关上了。

“他们把我的儿子抱走了吧?”陆可念这话不像是问句,倒像是陈述句。

从她被人套了麻袋带到那个偏僻的房子里,她就知道对方一定是有钱有势的人家。凭她,斗不过的。

“已经抱走了。”陆可念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淌下来。虽然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心里还是不甘心。

“你有手机吗?我想打个电话。”陆可念用力将脸上的眼泪蹭去,

平白无故遭此横祸,她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你要给谁打电话?”

“冷霆司!他一定可以帮我的!也只有他能帮我!”陆可念出身贫寒,虽然有冷霆司这个好朋友,可她天性要强,从来没有求过冷霆司什么事,可这一次不一样。

“冷霆司?你说的可是那个雷霆集团的冷霆司?”“没错,就是他!”护士默默地叹了口气,“我看你还是算了吧。”“算了?为什么算了?”护士把一个牛皮纸袋递到了陆可念手里。“这是你手术那天的一些资料,你看了之后说不定能帮上你什么忙。”陆可念立即打开了那个牛皮纸袋,第一张就是她的手术单。

而签字的地方――冷、霆、司。


未完待续...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