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小新';?>

首页 / 美文

汪曾祺小说告诉你,绿帽子没什么了不起

By 泡泡小新 •  2018-01-12 09:02 •  8次点击 短消息

本文由豆瓣用户@科幻少年一点红 授权发布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




一次和一位也嗜读汪曾祺的友人聊天,谈到最喜欢的汪曾祺笔下的人物,我开玩笑说是邱韵龙。我对邱韵龙的金句很激赏:“我宁可精精致致地过几个月,也不愿窝窝囊囊地过几年。”


小说里,邱韵龙是京剧团里唱二花脸的,是个很称职的二路。他高小毕业,在戏班子里文化程度算高的。邱韵龙精于算计,他也熟知北京的掌故 、传说、故事、新闻。他爱聊,也会聊。邱韵龙不赌钱,不抽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是吃。吃肉,尤其是肘子,冰糖肘子、红焖 肘子、东坡肘子、锅烧肘子、四川菜的豆瓣肘子,是肘子就行。


他二十二岁结的婚,娶的是著名武戏教师的女儿,比他大两岁。他们生了个女儿。一转眼,邱韵龙结婚小四十年了。一家子过得风平浪静,和和美美。女儿读了外贸学院,工作了,结婚了,生孩子了。万万没有想到:邱韵龙谈恋爱了!


女的是公共汽车公司卖月票的售票员,模样不错,照邱韵龙的说法是“高鼻梁,大眼睛 ,一笑两酒窝”。她四十几了, 一年前死了丈夫。因为没有生过孩子,身材还挺苗条 ,说是三十大几,也说得过去。


出轨的过程极富戏剧性:这就到夏天了,他们逛了一回西山八大处。回来,邱韵龙送她回家。天热,女的拧了一 个手巾把儿递给他:“你擦擦汗。我到里屋擦把脸,你少坐一会。”过了会,女的撩开门帘出来:一丝不挂……


邱韵龙的一个弟妹(师弟的媳妇)劝他不要这样,他说:“我宁可精精致致的过几个月, 也不愿窝窝囊囊地过几年。”他天天跟老婆蘑菇,没完没了。老婆叫他纠缠得没有办法 ,说:“离!离!”他自觉于心有愧,什么也没有带,大彩电、电冰箱、洗衣机,成堂沙发,组合家具,全都留给发妻,只带了一个存折,两箱衣裳。“扫地出门”,去过他那精精致致的日子去了。


钱钟书说,老年人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没得救了。放在这个邱韵龙身上,再合适不过。可惜邱韵龙精精致致的日子没过多久,他得了大面积心肌梗死,在医院里去世了。


怎样看待邱韵龙这场由出轨引发的不可救药的黄昏恋,汪曾祺在小说里不置可否,不过题目起的有意思:《迟开的玫瑰或胡闹》。这到底是一支迟开的爱情的玫瑰还是一场胡闹呢?难说。


小说《薛大娘》里,主人公薛大娘是卖菜的。薛大娘个子高高的,腰腿灵活,眼睛亮灼灼的。引人注意的是她一对奶子,尖尖耸耸的,在蓝布衫后面顶着。还不像一个有二十岁的儿子的人。薛大娘还有个“副业”,给青年男女拉关系——拉皮条。薛大娘拉皮条,有人有议论。薛大娘说:“他们一个有情,一个愿意,我只是拉拉纤,这是积德的事,有什么不好?”


薛大娘喜欢上了吕三。吕三是县里中药店万全堂的“管事”,他岁数并不大,才三十多岁,为人和善,说话很有趣。薛大娘爱听他说话,爱跟他说话,见了他就眉开眼笑。薛大娘对吕先生的喜爱毫不遮掩。她心里好像开了一朵花。吕三每年回家一次,平常住在店里。他一个人住在后柜的单间里。


有一次,薛大娘对吕三说:“你下午上我这儿来一趟。” 吕先生从万全堂办完事回来,到了薛家,薛大娘一把把他拉进了屋里。进了屋,薛大娘就解开上衣,让吕三摸她。随即把浑身衣服都脱了,对吕三说:“来!”她问吕三:“快活吗?”——“快活。”——“那就弄吧,痛痛快快地弄!”薛大娘的儿子已经二十岁,但是她好像第一次真正做了女人。


薛大娘和吕三的事渐渐被人察觉,议论纷纷。薛大娘的老姊妹劝她不要再“偷”吕三,说:“你图个什么呢?”“不图什么,我喜欢他。他一年打十一个月光棍,我让他快活快活,——我也快活,这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对?谁爱嚼舌头,让她们嚼去吧!” 薛大娘虽然有丈夫,但她和丈夫分开过,并未分灶,饭还在一处吃。不过,这也还算是出轨。


汪曾祺在小说结尾写道:薛大娘不爱穿鞋袜,除了下雪天,她都是赤脚穿草鞋,十个脚趾舒舒展展,无拘无束。她的脚总是洗得很干净。这是一双健康的,因而是很美的脚。薛大娘身心都很健康。她的性格没有被扭曲、被压抑。舒舒展展,无拘无束。这是一个彻底解放的,自由的人。


显然,汪曾祺对薛大娘有一种同情之理解,甚至赞美。并不是赞美出轨,而是赞美那种舒舒展展的,无拘无束的,不被压抑和扭曲的人性。汪曾祺曾谈到,聊斋对妇女常持欣赏眼光,多曲谅,少苛求,这一点,是与曹雪芹相近的。汪曾祺自己也是如此。


其实,世上本没有轨,自从有了婚姻制度,就有了轨,也就有了出轨。前现代的婚姻制度,因为种种复杂的社会原因,对女性是极不公平的,对女性出轨行为的惩处是极其严厉的。对男性几乎没有任何约束。


到了一夫一妻的现代婚姻制度,出轨只是婚姻双方的事,外人似乎可以不必插嘴。出轨当然是不道德的,但道德也是在不断变化的。社会文明的进步趋势是,对出轨的人和出轨的行为,越来越宽容。现在毕竟不是一个动辄要浸猪笼,丢石头砸死的时代了。得知配偶出轨之际,当事一方如何反应,最见修养,最见格局,最见做人的境界。


民国年间的金童玉女,梁思成和林徽因也曾经历过这样的考验。梁思成在事情过去若干年后是这样回忆的:“可能是在1932年,我从宝坻调查回来,徽因见到我时哭丧着脸说,她苦恼极了,因为她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怎么办才好……我想了一夜,我问自己,林徽因到底和我生活幸福,还是和老金一起幸福?我把自己、老金、徽因三个人反复方在天平上衡量……过几天徽因告诉我说:她把我的话告诉了老金。老金的回答是:‘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当退出。’从那次谈话以后,我再没有和徽因谈过这件事。”


这才是真正的爱,博大的爱,不是那种狭隘的,以占有欲为底色的爱。虽然有出轨行为,但林徽因金岳霖也都是君子,梁思成更是伟大。我辈凡夫俗子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汪曾祺有一组以聊斋故事改编的小说《聊斋新义》,其中有一篇叫《捕快张三》。捕快张三,结婚半年。他好一杯酒,于色上寻常。他经常出外办差,三天五日不回家。媳妇正在年轻,空房难守,就和一个油头光棍勾搭上了。一回,张三出外办差,提前回来了一天,发现了媳妇出轨的行迹。张三要媳妇自尽……


一会儿,媳妇出来了:喝!眼如秋水,面若桃花,点翠插头,半珠押鬓,银红裙袄粉缎花鞋。到了外屋,眼泪汪汪,向张三拜了三拜。 “你真的要我死呀?” “别废话,去死!” “那我就去死啦!” 媳妇进了里屋,听得见她搬了一张杌凳,站上去,拴了绳扣,就要挂上了。张三把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叭叉一声,摔碎了酒杯,大声叫道: “咍!回来!一顶绿帽子,未必就当真把人压死了!” 这天晚上,张三和他媳妇,琴瑟和谐。夫妻两个,恩恩爱爱,过了一辈子。


伴侣出轨了怎么办?不妨看看是偶然失足,还是已彻底不爱了。要是彻底不爱了,当然离婚干净。要是一时糊涂,可以选择原谅。一顶绿帽子能当真把人压死吗?不能够!




点击以下标题还可以继续阅读:

  • 写给想过年来东北旅游的南方朋友们!!!

  • 送这些奇葩礼物,还想追到女神?做梦吧!

  • 从一个男人的角度谈“如何选婚姻”

  • 哪些行为让你觉得这个人很有修养?

  • 2017年刷新我三观的15条朋友圈金句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至豆瓣联系作者。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