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别哭';?>

首页 / 体育世界

游民专栏|小小的芬兰用什么枪,在1940年打残了苏联红军?

By 天使别哭 •  2018-01-11 09:02 •  6次点击 短消息

  冲锋枪是二战的主角,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场战争有如此大量的冲锋枪服役。在二战这么多冲锋枪中,苏联的波波沙生产速度快、部件少、成本低,又比斯登之流更精准、耐用、可靠,是二战冲锋枪的豪杰。但苏联并不是最早开始使用大规模冲锋枪的国家,与之恰恰相反的是,他们是既一战以后第一个被冲锋枪打得头破血流的国家。二战前期,一款来自北欧的索米重新定义了冲锋枪的使用,促使了波波沙的诞生。



亲爱的达瓦里希,冲锋枪永远不嫌多



被芬兰人缴获的T-28坦克


  很多人认为索米是二战最好的冲锋枪,完胜波波沙之类的“量产垃圾”。诚然,在我们这一代接触的大部分机战作品里,总会出现“原型机吊打量产机”之类的设定,但现实情况往往是不是这样。


冲锋枪:不适合传统野战的武器



1918年手持MP18的德国士兵


  在谈索米之前,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什么是冲锋枪?简单的来说就是一款可以全自动射击的大尺寸手枪。尽管有所争议,德国的MP18 I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实用冲锋枪。MP原文为“Maschinenpistole”,直译过来就是机关手枪。冲锋枪在堑壕战时被用于增强步兵班的火力,以达到快速清理战壕的目的。比如在一战晚期,德军曾投入了成批装备MP18 I冲锋枪的精锐步兵,他们被称为“突击部队(Sturmtruppen,国内有时也将其翻译成‘暴风突击队’)”,用于突破敌军防线,他们给英法联军带来了较大的压力。



暴风突击队:不是左边的白兵;也不是右边的二战德军



正统的帝德健儿,英法的噩梦


  就如之前所说,冲锋枪本质还是一把全自动的、大号的、或许打得准些的手枪,所以手枪存在的问题,她都有。早期的冲锋枪,如MP18 I博格曼和M192汤普逊都存在远距离精度不足的问题;其极快的射击速度也让枪手难以仔细瞄准,所配套的大容量弹匣也因为技术原因经常卡弹。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各国军队都对冲锋枪这种武器的实用性表示怀疑,依旧继续使用传统的栓动步枪作为一般步兵的武器。



这种地形下,直射火炮很难测距进行有效攻击


  但是,有些国家的地形很特别,传统步枪的火力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而芬兰就是其中之一。纵横交错的峡谷、星罗棋布的湖泊、茂密的森林和冬季厚厚的积雪决定了这个国家不会发生当年欧洲交战距离动辄上千米的大战。相反,它们为近距离的伏击提供了理想的场所。同时,近距离交火更需要瞬间压倒性的火力,所以,最合适芬兰这个小小的国家的轻武器是冲锋枪,而非步枪。


研制:“索米”系列的诞生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系列的军事限制被套到了新生的魏玛共和国上。由于担心这一新武器的军事潜力,英法特别规定,除部分警察单位以外,德国武装力量不得拥有冲锋枪。在这种情况下,德国人将MP18 I授权给了瑞士工业公司(Schweizerische Industrie Gesellschaft;即大名鼎鼎的西格公司,SIG)来进行生产销售。这些MP18的瑞士版在当时被称为西格-博格曼M/20式冲锋枪,以加以区分。从1922年开始,芬兰的国民卫队(suojeluskunnat;独立于芬兰陆军)便开始大规模购置M/20冲锋枪。尽管M/20在1927年停产了,但后来,依旧有1415支进入了国民卫队的武器库。



上图为M/20,下图为MP-28 II


  M/20冲锋枪像任何瑞士武器一样有着极高的质量,但依旧不是芬兰人最理想的武器。她实在过于昂贵,甚至每一个弹匣都需要工匠手工磨合并加以编号,以保证插入的流畅性;专为战壕设计的侧供弹系统也因为经常挂到树枝而不受士兵们的喜欢;另外,芬兰恶劣的自然环境更让其内部结构饱受折磨。芬兰也无法自产该枪,多家芬兰公司尝试仿制,但仿品质量低下,算下来还不如继续从瑞士购买。



埃莫拉蒂年轻的时候


  供职于“中芬兰”团(Keski-suomi regiment,这是芬兰陆军的一个步兵团)的军械师:埃莫·拉赫蒂,认为他可以比单纯仿制做得更好。早在1921年,他就基于MP18 I设计了一款原型枪。在当地的一个铁匠的帮助下,埃莫制造出了一把仅长30厘米的原型枪,证实了他设计的可行性。终于,在1922年,埃莫在芬兰坦佩雷(Tampere)的一家工坊的协助下制造了一把全尺寸原型枪。对于这款被命名为M/22的枪,国家并没有给予任何政策或财政上的扶持,但她依旧吸引了一些高级军官的注意,并在1923年上交国防部以进行审核。尽管该枪最终并没有通过,但她依旧展现了巨大的潜力。



“冲锋枪公司”的成立文书


  在北极以南、波罗的海以东、苏联以西,一个名为芬兰的国家正面临没有足够好的冲锋枪的大危机。面对国家的危机,以枪械设计师埃莫·拉赫蒂为中心的四名男子(埃莫·拉赫蒂、柯贝拉上尉、科斯金中尉和博耶斯伯福中尉)站了出来。为了保护我们最喜欢的国家,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成为偶像!



成为偶像……当然不


  偶像团体或许可以解决废校危机,但除非你是来自日本的高中生,否则偶像是无法用爱设计冲锋枪的。所以,他们成立了Konepistooliosakeyhtiö Oy(直译:冲锋枪公司)。如同这个名字所暗示的一样,这个公司只是为了这款具有巨大潜力的冲锋枪而成立。由冲锋枪公司设计的冲锋枪,听上去到是颇为滑稽。



KP/-26“索米”


  埃莫和他的同事一直在完善他们的设计,并成功吸引到了芬兰国防部的兴趣。1924年八月,Konepistooliosakeyhtiö公司向曾有仿制MP18 I经验的AB Tool Oy公司下达了100支KP/-26的订单。作为一款趋近成熟的产品,她配有36发7.62x21毫米鲁格弹的曲线弹匣,造型颇为猎奇。


  KP/-26和为世界熟知的“索米”——Kp/-31在外观上区别只在于枪托、快慢机和弹匣上了,她们甚至都可以快速更换枪管。事实上,在1925的一份文件里,埃莫设计的KP/-26被命名为“索米”。这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因为,在芬兰语里,它指的就是芬兰这个国家,换句话说,这相当于把这把枪命名为“芬兰”。


  想象一下,当汤普森被命名为“美国”,波波沙被命名为“苏联”时是个怎样的情况。不过,考虑到这事实上是芬兰第一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实用冲锋枪,也不会太意外了。但是,直到1930年,芬兰人一直都无法自产枪管,所以这支“芬兰”的枪管来自英国的伯明翰武器公司。枪上的复进簧则来自瑞士,博格曼M/20上的一模一样,称不上是完全国产。


  1925年二月,13支样本被送到芬兰军械部进行审核。这款经过改进后的冲锋枪造价只有2200芬兰马克,大大低于博格曼M/20的4500芬兰马克。军械部在审核中发现两个问题:弹匣不通用于每一把枪且枪管已经遭受腐蚀。无论如何,政府买下了之前生产的100支Kp/-26,其中60把配备给军队,40把给国民卫队,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即使到冬季战争,每把M/26也仅配备了两个弹匣,极有可能是总体产量过低的缘故。


改进:最负盛名的KP/-31(M/31)


  M/26小小的供弹口里装着的曲线弹匣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它不仅破坏了整体的颜值,更导致了严重的供弹问题。埃莫本人则觉得枪托不够结实,无法承受战地的折磨。一些源自博格曼的设计也导致了较低的可靠性。毫无疑问,这把“索米”需要进一步改进。



自由枪机开放机匣的设计并不复杂


  事实上,经过埃莫和他的同事改进后的KP/-31依旧保留了M/26的枪匣结构,这使得它保留了较多MP18 I的特征,显得德味儿浓浓。和MP18 I 一样,KP/-31采用了自由开放式枪机 (Blowback Open bolt),结构相当之简单,基本上就是被一个弹簧驱动的枪机,通俗点说:它本体有些像是一个大钢块,通过前后运动撞击子弹的底火以全自动射击。其上膛机制则比较“复古”,在复进簧的下方,有一个如同栓动步枪一样的设计。这个部件和枪栓相连接,拉动它从而使枪机进入待击位置,弹匣中弹簧将子弹推入枪膛,完成上膛动作。为了把射速控制在一个可以控制的程度,埃莫很有创意的在固定复进簧枪的帽(Cap) 的底部转了几个小孔,通过大气压来降低射速至900发每分钟,让枪支变得更容易控制。



KP/-31,乍一看,它的外观确实和苏军的波波沙冲锋枪有几分相像


  KP/-31的枪机像MP18一样,使用一整块钢锭通过机床锻造而成。但和外面那些同样采用自由开放式枪机的“骚艳贱货”完全不一样,KP/-31很实在,一点也不做作。枪匣使用来自邻居瑞典的优质铬镍钢,枪机部分则被特别加硬到55RC。这有效的增加了枪栓的耐腐蚀性,极大程度上满足了芬兰军队对于可靠性和精度的要求。代价也很明显,KP/-31空枪重量高达4.72公斤,甚至比AKM(3.1公斤)还重。锻造这一工艺也极大程度上增加了大规模量产的难度,但考虑到同时期的冲锋枪皆没有采用冲压工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通过一个简单的装置,枪管可以快速更换



验收时100米坐姿有依托射击的结果:左侧为半自动,右侧全自动


  索米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可以在几秒内快速更换枪管——事实上M/26是世界上第一款可以快速更换枪管的冲锋枪。这个设计一般只出现于气冷机枪上以保证机枪的持续射击,不难想象,埃莫对于索米的要求其实并不仅仅局限于让它充当一把冲锋枪,相反,他甚至想把它当班组机枪使。索米的枪管也很特别,每一把索米都会配备一根备用枪管,每一个枪管都会有一个“归零”的标记。如果标记上的标记和另一只枪管所匹配,那么这根枪管不经归零,可以保证在坐姿有依托的姿势下、在100米的距离、打出一组十个散布不超过25毫米的弹孔。



早期40发弹鼓



40发弹鼓设计图


  KP/-26原来窄窄的供弹口也被拓宽,曲线弹匣被一个20发容量的箱型弹匣所取代。虽然可以被强行多塞入5发子弹,但这些20发弹匣并不适合M/31这种快速射击武器,并在冬季战争后停产。作为弥补火力持续性低下的手段,埃莫本人发明了一种40发的弹鼓。得益于其较小的直径(145毫米),这些弹鼓被称为“sissilipas”(突击队弹匣)。这些弹鼓理论上可以通过一个类似于“观察窗”的上的数字让射手知道子弹还剩多少,但实际操作上这些压印的数字即使在大白天也很难被辨认。这个无用的装置不仅仅增加了生产成本,而且还降低了弹鼓那原本就低下的可靠性。无论如何,直到1935年为止,上述两种弹匣是索米的唯二选择。


  从KP/-26到KP/-31的完善在1930到1931年之间完成,而芬兰政府是埃莫的第一目标客户,可惜芬兰国有的VKT工厂不具有生产这种全新的冲锋枪的能力。于是,埃莫就将生产许可证卖给了私营的蒂卡科斯基公司(Tikkakoski),Konepistooliosakeyhtiö公司也就此解散。



1936年开始生产的70发弹鼓,尽管它可以塞进大约71发子弹子弹



70发弹鼓设计图


  即便如此,KP/-31的改进工作仍在继续。埃莫在Konepistooliosakeyhti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科斯金中尉,依旧在自行设计或改良索米的配件。在1935年,他开发了一款“70发弹鼓”。简单的来说,这个弹鼓相当于把两个35发弹匣掰弯了以后粘在一起后被一个强力弹簧顶着。这可以说是完美适配KP/-31的弹鼓,坚固,顺手,相对可靠而且空载的重量和之前的40发弹鼓一样。该弹鼓在1936年开始由蒂卡科斯基公司开始生产,在1938年总计获得49000个订单。考虑到在1939年的冬季战争中,芬军仅有不多于4000支的索米,弹匣的数量可以说是绰绰有余的。



50发的“棺材”弹匣



“棺材”弹匣的设计图


  芬兰的好邻居瑞典也购买了KP/-31的生产许可证,但他们并不喜欢那70发的弹鼓的过大的重量。来自Linde AB公司的工程师设计了一款全新的四排供弹的弹匣。这个单匣相当于将两个20发弹匣黏在了一起,因为其较厚但和之前的20发弹匣长度基本一致而被称为“棺材”弹匣。因为其锥形的弹簧,“棺材”可以在特殊工具的帮助下多塞一些子弹。芬兰人很快就看上了这款轻便且易于生产的弹匣,在冬季战争时少量购进了250条,并于1940年购买了生产许可证。尽管存在装弹手感糟糕的缺陷,在1943年停产前,依旧有120000个弹匣出厂。


  尽管不乏创意和先进之处,但需要指出的是,作为脱胎于MP18 I的“第一代冲锋枪”。索米因为没有使用点焊或者冲压技术,而赢得了坚固耐用的名声,但其代价也很明显:又重又贵。那么有没有一把枪既好用又便宜呢?继续战争时期,芬兰人盯上了苏联人的PPS-43,将其仿制。这款名为Kp m/44的枪成本仅为749芬兰马克——约是KP/-31的一半。如果进行大规模量产,价格甚至可以到KP/-31的四分之一。



除了口径改成了9毫米,并可以装进70发弹鼓,Kp m/44的设计基本和PPS-43一致


死神:冬季战争中的KP/-31


  1939年,苏联人和德国人签下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在和德国瓜分完波兰后,苏联人将目光瞄准了他们的邻居:芬兰。这个仅仅和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32公里之遥的国家一直视苏联为其唯一的假想敌,其政策也一直亲近德国。斯大林认为芬兰是德国入侵苏联的重要跳板,决定打一场像德国闪击波兰一样的闪击战,彻底地击溃并占领这个小小的国家——毕竟,T-26骑脸怎么可能会输?但现实并不像斯大林想象的一般顺利。尽管芬兰最后失去了11%的领土、30%的经济资产和12%的人口,但苏军和芬军的交换比却达到了惊人的4.6:1。



冻僵了之后用于指路的苏军


  在谈论“索米”在这场战争中的作用前,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冬季战争中苏联和芬兰士兵的区别。苏联在冬季战争中的兵源主要是来自乌克兰等南部加盟国的应征兵,他们之前可能是农民或者工人,甚至没碰过枪。来自南方的他们也很难适应北欧那动辄零下几十度的低温;和苏联士兵不一样,许多芬兰士兵祖祖辈辈都是猎人,不仅枪法精湛,也可以在严寒中像埋伏猎物一样埋伏苏联人。当然,在苏联士兵里也有来自西伯利亚的猎人,但直到1940年,乌克兰人始终是侵芬苏军的主体。



被芬兰人瘫痪的苏联车队


  在部队方面,苏联投入了许多摩托化的作战单位,但它们只能规规矩矩地走几条劣质公路;芬兰人则拥有专门的雪橇部队,这些越野滑雪的高手在雪地里有极佳的机动性。芬兰的滑雪部队往往在苏联人放松的时候出现,抢先发动袭击,然后在敌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撤离,只留下一地弹壳和一帮哀嚎的苏联应征兵。



遭到伏击的44师,注意右边两位在腰射索米


  在对付沿着公路突击的苏联人时,芬兰人一般使用“木材”( motti )战术。这个有趣的名字主要是将苏军比喻成一整块木材,需要将他们一块一块的切成足够小的部分才能扔进火堆里。这个战术的关键则在于持有冲锋枪的高机动滑雪步兵将敌军切断,而对于芬兰来说,KP/-31“索米”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来自乌克兰的第44步兵师是这个战术最大的猎物。在1939年的冬天,普通苏联步兵的主要装备还是老旧但可靠的栓动莫辛-那甘步枪,没有可以和KP/-31“索米”所媲美的冲锋枪。这个师的摩托化纵队在前往支援同样被包围的163步兵师时遭到了突然袭击,一周内损失了超过4000人,并丢弃了大量的装备辎重。“索米”完全对得起“死神”这一称号,如果没有这么一款有效可靠的武器,苏联人的伤亡可能会大大降低。



尸横遍野的第44步兵师纵队,战后,该师的师长、政委和参谋长都因渎职而被处决了


结语


  “那些可以被贴上标签、包装、进行大量生产的东西既不是真理也不是艺术。”马蒂·鲁宾的这句话很合适评价索米:她既不是不可替代的真理也不是追求完美的艺术品。埃莫设计“索米”的初衷是替换过于昂贵的M/20,而不是找出一把比M/20更加精准的冲锋枪。“索米”虽然最终只生产了八万余支,但依旧是一把进行过大规模量产的武器,难以被称作精细的工艺品。诚然,索米在“第一代冲锋枪”中属于较为精准的,但和传统栓动步枪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截,其巨大的重量也让她称不上小巧灵活。


  但这把来自芬兰的冲锋枪让世界看到了冲锋枪的价值,更是让苏联开始重视冲锋枪的运用。她或许不是最好的冲锋枪,但她展现了冲锋枪的潜力。作为一代名枪,我们不应去神化“索米”,也不可贬低她的历史地位——是她揭开了冲锋枪时代的帷幕。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