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少爷';?>

首页 / 美文

婚姻中,如何做一个好命女?

By 我不是少爷 •  2018-01-11 09:00 •  4次点击 短消息

作者:王安娜

来源:niwo(ID:niwolamabang)


我们的每一分钟都可以做选择。——赖佩霞

勇敢地发挥自己女性最浩瀚的爱,用爱的运转力,让自己、家庭和世界都幸福。





“结婚后才知道自己多恶毒……”

听过赖佩霞演讲的人,都记住了她的这句话。

 

赖佩霞,华人圈著名的身心灵作家,两岸三地十分活跃的心理咨询师。她的人生曾拿到一手烂牌,可她将这一手烂牌重新排列组合,打出一手王炸。


今天的她,早已蜕变为一个心地辽阔的婚姻建设者,拥有一个幸福的重组家庭,她幸福,先生幸福,她亲生的一对女儿幸福,她先生的一对子女也幸福。


靠的不是天赐幸运,而是改变最难改变的人格——它运行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并真正影响的我们命运、我们的亲密关系和婚姻。


赖佩霞演讲《结了婚才知道自己有多恶毒》,视频长度:19分钟


1


那个“恶毒”其实是原生家庭的伤


赖佩霞所说的那个“恶毒”,并非存心害人的蛇蝎心肠。


在婚姻里,那是一些说出来就会噎到人、愤怒指责的句子,以及一些攻击性的扎心的行为。


24岁即结婚的她,在第一段婚姻里,她自以为是地认为,一些“恶毒”的话语和行为里,包含着爱。


多少年后,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赖佩霞深深地知道,那个“恶毒”,其实是需要被看见的心里的伤,是不敢活出自我的束缚,是用语言和行为反向表达的对父母的忠诚。


但那个时候,她没有机会懂得。她的原生家庭没有教会她如何爱和被爱。


1963年,赖佩霞出生在台湾。但从出生直到20岁,她都没有见过父亲。在她成长中一直缺席的父亲,当年是驻台美军士兵,他后来返回美国另娶新太太,在台湾的赖妈妈则和赖佩霞相依为命。


一个单亲妈妈独自带大一个女孩儿,要多艰难有多艰难。好强的赖妈妈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个信念也传递给了赖佩霞,在她眼里,男人都是不负责任的无情汉。


同时被她带进第一段婚姻的,还有那种直眉愣眼、火力很强的沟通模式。“我的母亲是一个性格非常刚烈的人,她认为对的,就要据理力争。我很爱我的妈妈,所以她说的,我统统听进去了。她说,不可以背后说人家,有什么要当面说,我也听懂了。当我进入我的第一次婚姻,看到我的公公婆婆做事情我实在无法理解的时候,我就当面说了。”


她的这段婚姻里,只有战争,没有和平。


“结婚后才知道自己多恶毒”,赖佩霞没有说的另一个事实是,我们的另一半,如果同样有原生家庭的阴影,一样会呈现“恶毒”。赖佩霞和前夫,两个都出身于单亲家庭的成年人,以恶毒怼恶毒,就像两只漂浮于飓风肆虐的海上的独木小船,他们所缔结的婚姻,也只能倾覆。


结婚8年之后,赖佩霞带着两个只有5岁和1岁的女儿离婚了。



2


婚姻常常是六个人的混战


“受苦是个宝藏,因为慈悲藏于其中。在黑暗冰冷的地方,忍受悲伤、脆弱与痛苦,正是生命泉源与狂喜之杯。”离婚之后,赖佩霞开始反省自己。“我不要过得和妈妈一样,以及要让女儿过得快乐的决心“,促使她去学习心理学,去揭开自己命运的秘密。


这是一条很长的修行之路,要在自己的心里走。走起来很难,但是一定要走,因为这是一条蜕变与重生的路。


“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座自己的冰山。”赖佩霞经常讲到萨提亚的冰山理论——我们的自我,就像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冰山,能够被人们看到的行为表现或应对方式,其实只是这座冰山很小的一部分,吃水线以下,才是体积更加庞大、但更加重要的冰体,那正是让我们成为我们、但却可能不为我们所知的潜意识密码,里面藏着我们生命中的渴望、期待、观点和感受。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第一段婚姻里会有那么多冲突,因为,在亲密关系里,常常是我们看不见的冰山体在交战,我们常常代表我们的原生家庭、我们的爸爸妈妈,去和我们的伴侣去冲突、去战斗——事实上,我们面对的并不是眼前的这个人,而是他/她背后的那个原生家庭和他/她的爸爸妈妈。这常常是六个人的混战。


赖佩霞意识到,对第一段婚姻里的种种,自己要负很大的责任。 她坦诚地公开致歉:“对前夫的家庭很抱歉,以为骂就是爱,导致怎么努力都没用。”同时,她也诚挚地公开表达谢意:“感谢他让我有机会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觉醒。”




3


与父母和解,爱的运转力


亲密关系里的冲突,要解决的话,需要回到原生家庭去疗愈。


“我们必须和父母亲和解,敬重我们的父母,把属于他们的还给他们,并且走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我们配得拥有一个璀璨的人生。”赖佩霞写了一部《回家》的著作,触动了无数心里有伤的人。


为什么必须与父母和解?当我们不原谅父母的时候,也意味着,我们不肯接纳自己;更重要的是,透过不原谅和控诉父母,我们让父母对我们今天的不幸福负责,而我们,则逃避了对于自己生活应负的责任。


赖佩霞与母亲有非常深刻的联结与纠缠,既相爱,又相杀。当母亲去了另一个世界,赖佩霞陷入巨大的丧失之痛。她去请教一位八九十岁的心理咨询师,老人家意味深长地对她说:“我先生过世之后,我跟他的关系更好了。”赖佩霞被震撼到了。


我深刻地发现并体会到,对于心里那份深到让人无能为力的悲伤,原来,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给它足够的时间和空间,静静地不去打扰它,它自然就会流动起来,找到它下一个新的方向。”在母亲往生之后,赖佩霞和母亲的关系也变得更好了。


和父亲的和解,发生在她20岁,那一年,她在美国第一次见到父亲。她看到,他是一个充满父爱的父亲。 “找到父亲,我生命中那个大洞总算被填满了。面对真实的人生,有真实的互动,我对生命的真实理解,自此才逐渐展开。


“你永远不可能用争执的方式来赢你的父母亲。”赖佩霞说,“不管我们的父母亲做了什么,我们都要放下对父母亲的怨忿,和他们和平相处。即使父母已经不在世,这个和解的工作还要继续做。因为在心里,你永远会冒出那个爸爸妈妈,所以把你现在心里真正的声音告诉他们,这个灵魂需要听到,要让他有一个圆满。然后,你才可能真正自由地为你自己做任何事情。”



4


她现在的好命,是她自己选的

        

在《回家》序言里,好友猪哥亮写道:“她的命,是自己选的。今天她能这么快乐地活着,不简单啊。”

         

确实不简单。赖佩霞第二次的婚姻特别幸福。她和先生谢志鸿相识于飞机上,过程完全就像李健唱的《传奇》。而最令人感动的部分在于,赖佩霞恐婚,他仍然坚持求婚。他说,无常人生常常发生无常,要是你万一万一出个意外什么的,我可以继续抚养你的两个女儿成人。



这就是生命里那种最深刻的遇到吧。这一次,一切都对了——但一个最重要的前提是,赖佩霞自己先对了,30年前那个恶毒的女生,已然蜕变成一个既能让自己幸福也能让爱人幸福的大女主。然后,在婚姻里,两个人放下了我对你错的相争,只是琴瑟和谐,甜蜜牵手。 

         

在高雄的城市讲堂上,关于婚姻里的战争与和平,赖佩霞说,“我们家通常有意见的人,是我们家的老爷(指老公)。比如要吃什么,他很有意见,该怎么做,他都想好了,我就顺着他啦。现在我基本是一个随性随缘的人,这样,我的日子就很轻松。”

        

先生谢志鸿还总结了一条:“任何一方有幽默感的话,事情很容易化解。”他举了一个例子,一天早晨,他有点不开心,赖佩霞大笑着补充:“你不开心,是因为我没有送你到门口。”谢志鸿哈哈笑着,“哦?是这样吗?反正我开车到一半,就用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她,说今天早晨,我不开心。”赖佩霞又大笑着纠正说,“你的原话是:我觉得今天早上你对我不敬!”赖佩霞有点骄傲地告诉现场爆笑的观众:“然后我就对他说,’你这么好的人,像这种敢对你不敬的老婆,你休了她!’我先生哈哈大笑着去上班了。”

           

“我很珍惜我的先生,我爱这个人,他也很在意我。”赖佩霞解释,“我要是想让他日子难过,太容易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他日子难过,对我有什么好处?他得罪了老板或员工,我们的钱少赚呐!我用那样幽默的方式,是因为我真的在意这个人!我既然爱他,那这一点小小的礼物,我给得出来。”


5


我在你的光亮处找答案

         

赖佩霞没有止步于只是自己做一个幸福的人。从2005年开始,她开始在两岸三地带领爱的运转力工作坊,她用自己30年的个人蜕变告诉所有人,改变是可能的,命运是可以逆转的。


关键是要看见——因为看见即是慈悲,看见即是转变的开始。赖佩霞希望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与原生家庭强大的情感联结,看见自己的生命故事里那些巨大的冰山体,真正地与父母和解,也真正地爱自己,活出自己当下如是的样子。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被父母伤害的地方,很多人都会卡在那里过不去。但我不会在你的阴影里找答案,我会在你的光亮处找答案,我会看到,原来你的父母亲对你有这么大的伤害,你都爱着他们,这是多么伟大的事情!”   

        

“我们的每一分钟都可以做选择。”赖佩霞的选择是,勇敢地发挥自己女性最浩瀚的爱,用爱的运转力,让自己、家庭和世界都幸福。


“生命是可以如此和谐平静,并散发出温暖的光芒与智慧,可以与人分享快乐,感染别人,也转化他人的生命。”赖佩霞说,这就是成为一个后天好命女的心理秘密吧。


公众号:黛眉有约:dmyy0568

主编、商务合作微信:jzhy0568

图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