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舞台';?>

首页 / 故事

她面容平庸却心高气傲,即使姑姑给她创造机会,她也不愿把握

By 一个人的舞台 •  2018-01-09 20:00 •  6次点击 短消息

她面容平庸却心高气傲,即使姑姑给她创造机会,她也不愿把握

被选入宫中的秀女均被安置在储秀宫,由教引姑姑管着,每日要学习女工、沏茶、学习宫中礼仪,半月之后,再由皇上甄选,选中者则为妃为嫔,未入皇上眼的,则一律充当宫女,伺候主子或分配到六尚二十四司。

入宫将近半月,赵云岫与储秀宫的姐妹也大多相熟,了解了几分。姑姑是个好人,虽严厉了些许。

今日,与赵云岫同房的婉琪故意将姑姑房中的花瓶打碎了,姑姑一气之下罚了婉琪抄写百遍三字经,没抄完不许用晚膳,不许出房门。

婉琪出身武将之家,爹娘早亡,兄长是威武军的正四品参将,每日训练军队,无暇照拂婉琪识文断字,因此,婉琪只会舞刀弄枪,识得的字都不足百个,会写的更不用说了。

赵云岫躺在摇椅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婉琪关在房间里抄写三字经,玲珑与玉格儿嬉笑着在屋子外面说着风凉话。赵云岫明了,这事儿,是她们两个帮弄是非,骗着婉琪去砸坏了姑姑的花瓶。

这还未成为皇上的女人,阴谋与设计就已经悄然浮出水面,这要是真的成为了主子,为争宠,将面对的是更多的阴谋与设计,步步设防。

实在嫌这两人叽叽喳喳的太吵人,赵云岫站起身来,推开房门,往屋子里进去。婉琪坐在书桌前,很认真的抄写三字经,赵云岫走过去,瞧着她写的字,歪歪扭扭的,写得极为艰难,到底是不会写字的,抄三百遍,着实为难她了。

赵云岫瞟了眼那三字经,“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为人子,方少时,亲师友,习礼仪……”

看到这里,这一页已经完了,可赵云岫的嘴里却还一直在往下念,“香九龄,能温席。孝于亲,所当执。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首孝悌,次见闻,知某数,识某文。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三才者,天地人。三光者,日月星。三纲者,君臣义,父子亲,夫妇顺……”一直将正本三字经都念完了,念完后才知,婉琪拿着毛笔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云岫,你好厉害,这么难的三字经都会背。”

婉琪崇拜的说道,而玲珑与玉格儿不屑的哼了一声,玲珑说,“就算是才女又如何,生得如此丑颜,皇上连看一眼都不会,不过是当宫女的命!”

玲珑也跟着奚落了赵云岫一句,“姿色如此平庸,也妄想得皇上宠爱,有些人就该有自知之明,可千万别闹了笑话!”

赵云岫不予理会她们,二人无趣,只好冷哼一声走了。

玲珑与玉格儿算是储秀宫里略有姿色的美人了,又出身世家,自然心高气傲,瞧不上已经家道衰落的赵云岫。且,赵云岫确实容貌丑陋,肤色黝黑,五官不出色,面色亦无光泽。

赵云岫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望向窗外那两株开得正艳的茶花,前几日雨势颇大,如今这花儿再艳,也抵不过颓废的时光,这花儿,自开的那日,便注定了凋落的结局。赵云岫走出屋子,到那两株茶花边,悄然的摘下被大雨摧残凋零的一朵败花。

婉琪瞧着赵云岫,疑惑她为何不去赏看那开得正艳的茶花,偏偏留心已败的花。

姑姑来了,瞧见婉琪正发呆,便训斥了一句,“婉琪,还不赶紧抄写,没完成是绝不能用晚膳!”又转眼看向云岫,说,“你跟我来。”

“是。”赵云岫低头颔首,慢步紧跟着姑姑的后面。

姑姑的房间布置得很简单,唯一锦上添花的花瓶让婉琪给打碎了,便显得略微简朴了些。姑姑命小宫女关上房门,屋子里就只剩下云岫和姑姑二人。

“云岫你是心气儿高的人,也聪慧懂事,明日皇上应了云妃娘娘的邀,会往御花园里一走,我会安排你与婉琪去御花园里采花瓣。”

云岫愣住,但还是恭敬的问,“姑姑这是要提拔我?只是云岫姿色平庸,丑颜何以见天子?云岫在此谢过姑姑的好意了。”

姑姑叹了一声,对云岫很是失望,道,“我在这宫中教引过多少批的秀女了,唯有你是最不想争宠的,虽然你容貌并不出色,可你聪慧伶俐,得圣宠,于你而言,绝非难事。”

云岫婉拒,“姑姑抬爱云岫了,云岫粗鄙之貌,如何入得天子圣眼。”

“凡事皆有可能。”姑姑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

辞别了姑姑,回到自己屋中,见婉琪仍在用心的抄写三字经,眼下这都到了申时了,婉琪才抄了二十来遍,晚上可是要饿肚子了。

云岫唤了缈缈,“缈缈,你去将文房四宝摆上。”

缈缈很快摆好了文房四宝,以为云岫要练字或是写诗词,却见云岫拿起一张婉琪抄好的三字经抚平放在书桌上,又盖上一张白纸,提起毛笔,就行云流水的写了起来。

“****,你好聪明啊!连这都能想到!”缈缈简直不敢相信,心里更加的佩服云岫了。

婉琪感动得不得了,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谢谢你,云岫,在这里,就你对我好了。”

有云岫的帮助,晚膳之前,婉琪便抄写好了一百遍的三字经,交到姑姑那里看了,姑姑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第二日,晌午的阳光暖暖,和着微风轻轻的吹,御花园里,云岫和婉琪两个人在花丛中细心的采着花瓣,云妃和皇上从一边走过来,又走进一边的凉亭里呆了许久,至始至终未注意过采花瓣的云岫和婉琪。

姑姑给云岫这个机会,是希望云岫把握机会引起皇上的注意,而云岫虽然来了,却什么都不做,高高在上的天子,自然不会将一个丑颜女子看在眼里。

本文来自小说《与帝为谋》

0 回复 添加回复

回复

用户中心

登录 没有账号请 注册

广告位

可靠云cdn为本站提供cdn加速 咨询购买广告位请加QQ:24470850
  • 官方讨论群:40683355
  • 迅雷VIP群:11946109
  • 业务QQ: 24470850